第三十三章 依依惜别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6 17:2810,040

  梦环州听得有些感动了,他问青鸾到:“后来呢?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青鸾说:“后来,青鸾就一直找劫的转世啊。那劫一共要轮回百世,每九世凡人后才会在第十世修仙。青鸾也不知道劫每次会重生在哪里,她每天都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到处寻找劫。她每天都要飞过无数山川河流,跨过一座座城市,只为了能找到劫的转世”。

  “怎奈这大陆是何其之大,在茫茫人海中任凭青鸾飞多快也不是每一世都能找到的。在她的记忆里这数千年中她找到劫的转世还不过十世,每一世的劫无不过得孤苦悲凉。青鸾想以自身神通来改变劫的痛苦,可是天意难违,每次她出手相帮后也都是改变不了他的厄运”。

  梦环州说:“我听说青鸾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这世上只会有一只青鸾存在,你所讲的青鸾就是你自己吧”?

  青鸾没有回答梦环州。

  梦环州又问:“千年前豢龙氏男子就是劫的转世吧”?

  “不错,那一世的劫是我见过实力最强的,也最有希望成为神的,只可惜……”。

  “那这一世呢,你找到他了吗”梦环州问。

  青鸾看着梦环州的眼睛说:“额,还没”。

  “梦环州,你愿意跟我一起去找他吗”?

  梦环州犹豫不决不知如何回她,青鸾又问到:“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我想回剑阁了,他们肯定都担心死我了”梦环州回着。

  “你是想回去看你的小师妹吧”青鸾气到。

  “梦环州,你若再回剑阁对你是百害而无一益,你如今的修为在剑阁已经很难有多大提升了。我们去昆仑,听说那昆仑派之下有一条黑色龙魂”。

  梦环州听得龙魂后心里一惊,那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他说到:“黑色龙魂,不是在昆仑弟子星河的盘龙鼎里面吗”?

  青鸾摇了摇头道:“那根本就不是龙魂,龙魂的威力不可能那么小”。

  “青鸾,我还是想回剑阁,我曾立下过誓言永远都是剑阁之人”。

  青鸾一阵委屈,想来从龙腾国夺旗大会之后到现在,她无时无刻不陪着他出生入死。看来自己在梦环州心中的地位远远还是不如剑阁,不如巫小小。

  “好吧,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也不会勉强你,那你自己回去吧”。

  “你不跟我一起”梦环州惊讶到。

  “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也该分道扬镳了”。

  “别开玩笑了青鸾,你是要我游回去吗”?

  青鸾将一颗硕大的避水珠递给了梦环州,然后便化作了青鸟远去了。梦环州看着手中的避水珠,心想自己定是让青鸾生气了。不管了,先回剑阁吧,自己欠青鸾的日后定要找机会还了,看着青鸾消失的位置顿了顿便持着避水珠向水里走去。

  梦环州还没几步,四周的海水都还没淹过自己头顶之时,那天边一只青鸟俯冲下来又将他抓了起来。梦环州惊喜到:“我就知道你是开玩笑的,青鸾,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他边说心里不知怎么生出了一种内疚的感觉。

  落墨祭司自迷雾中跟丢之后便是寻了个地方停留了下来,她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就朝着一个方向急速而去。而隐雷宗的弟子苏远在长老东方聿的带领下向那东海边缘回去。东方聿驭器带着苏远飞了一天后准备在前面镇子休息了一晚。那东方聿行事也颇为谨慎,两人一路上都是乔装掩面而行,石剑也自然被放到了东方聿的彝环中。

  落墨抵达陆地之时已是黄昏,她见得不远的地方有一小镇,那小子若是也从这附近上岸的话定会来这小镇休息补给,她便飞到那小镇附近落了下来朝着小镇位置走去。突然落墨感应到了自己身后有修仙者飞了过来,在离自己不远处的灌木里停了下来。落墨故作镇定将功力全收,踩着重重的步伐向那小镇走去。

  东方聿跟苏远很快便走了出来,两人沿着另一条路大步向那小镇走去。落墨见得这两个修仙者也是跟自己一样掩盖着面目,她也没在太意便放慢步伐让那两人走到了前面去了。

  不知怎么的落墨总觉得有一丝怪异,她敏锐的嗅觉察觉到还有另一道气息追了过去,可她如何都没有看到人影,也感知不到别的气息。落墨觉得有些古怪,反正自己也是要进这小镇的,便是加快脚步跟了过去。

  落墨进到小镇之后并没有住店,她先是在那小镇转了一圈,在镇子中间寻得了一棵古树,然后趁着夜幕上到那树顶之上。树顶算是这个小镇的至高点了,加上又恰好在小镇中间,她站在树顶能轻易就将整个镇子的情况尽收眼底。

  约莫入夜丑时,守了一晚的落墨也是困意来临。她在树上静守了一个晚上依旧是一无所获,除了自己和那两个蒙面的修炼者之外,这镇子再无外人进来。就在落墨想眯一下的时候一股异样突然出现,她皱了皱鼻子,不就是刚刚在小镇外嗅到的那丝怪异气息吗?可落墨依旧没发现这附近有人影活动。

  没过多久落墨发现远处的房顶有动静,只见一道白影在那房顶之上一闪而过。难道白影就是刚刚那丝气息?落墨好奇便轻轻向那房顶靠了过去。待落墨靠近之时那房间已是传来了打斗之声,紧接着就有两人破了房顶而出。落墨见着其中之一正是黄昏之时见到的一位修仙者,只是此时的他并未蒙面,想来是在睡觉之时被那白影给惊醒了。

  落墨见得这人年纪约莫凡人的四五十岁左右,想来也是修炼已久的老手了,那人手持一把曲重刀。再看那白影直接将落墨吓了一跳,只见那白影也是人形,只是惨白的皮肤像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太阳般,全身也就一些兽皮包裹在腰际之下。细看那人惨白的脸,尖耳、獠牙、一对眼珠是赤红色的。

  落墨一下子就知晓了白影的身份了,这白影之人定是传说中的密盗族之人。传说在花亭大陆地下活跃着一群以偷盗为生之人。他们昼伏夜出从来都见不到阳光,这密盗族人擅长掩藏自身气息,又精通遁地和一些奇门之术,不是老练的修仙者根本就拿他们没办法,更别说普通凡人了。落墨总算明白先前自己两次嗅到异样却不见人影,原来是这人掩藏了气息遁地而去了。

  两人交手没几个回合,那密盗族人就被东方聿打的连连败退。这里乃是人口密集的小镇,东方聿不敢做过多纠缠只想快速解决了眼前之事,他使尽全力执着曲重刀向那密盗族人攻了过去。落墨见得曲重刀每次都伴随着雷电之力击向那道白影,密盗族人像是极其怕那雷电,一直不敢硬碰只是一味地闪避着。

  就在落墨以为那密盗族人要遁地逃走之时又是两道人影上到了房顶,只见又一个密盗族人挟持着一名少年,那少年颈部被一把黑色的弯刀勾着,着急地看着远处交战的东方聿。

  东方聿停下了攻击说:“早就听闻你们密盗族的威名,不知二位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那挟持着苏远之人说到:“把不属于你的东西交出来”。

  落墨听得这声音很不舒服,就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声音一样尖声刺耳。

  东方聿说到:“我叔侄二人一向都是志士仁人,何来不属于自己之物在身”?

  “东方老儿还装糊涂,我们大老远跟到这来你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另一名密盗族人说:“将南海带回来的石剑交于我们,我们自会放了这小儿”。

  东方聿思考了一下后从彝环取出了那把石剑执于手中,看着两个白人说到:“交于你们可以,不过我得知道你们是受何人之托”?

  “这个无可奉告,你应该知晓我们密盗族人的规矩”。

  东方聿看了一下那苏远,对着苏远身后白影喊:“接着”,而后便将石剑扔了过去。苏远后面那人见石剑逼近便收了自己的弯刀准备去接石剑,哪知苏远一脱身后便是直接抢了石剑向东方聿奔去。就在苏远石剑入手之际,他的双脚四周出现了藤蔓将他牢牢地缠着,任凭苏远怎样发力都是无用。

  苏远执着石剑就是朝脚下一阵乱砍,可那藤蔓像是源源不断地从下面生长出来,砍断了又有新的藤蔓缠绕而来。苏远眼看自己是脱不了身了,那两白人已是向自己袭来了,情急之下他将手中的石剑向东方聿扔了过去。

  东方聿老早就几下闪到了苏远不远处,只见他手持曲重刀凌空向那苏远脚下斩了几下便是几道白色飞了过去,只听得几道声响后苏远所站之处塌了下去,苏远也随着掉了下去。

  东方聿见苏远脱身之后便一爪抓向了飞来的石剑,他的五个手指刚好抓在那剑刃之上。就在东方聿以为取回石剑之时他面前又是生出了好些藤蔓将那石剑剑柄牢牢缠着。而此时那两个密盗族人同时向他攻了过来,东方聿知晓这二人凶险只得暂时放了石剑来回防着,就在东方聿撒手之际那藤蔓便是拖着石剑而去了。

  东方聿一边跟那两白人相持着,一边看着被拖走的石剑一时间也是无计可施。就在此时远处突然射来了十几道利刃将那缠着石剑的藤蔓尽数斩断,打得正欢的三人眼见着石剑向远处飞去,而后被一个一身黑衣之人握在了手中。

  三人见石剑已易主便同时停下了攻击向那黑衣人围了过去,落墨手执石剑仔细观摩了一下果然就是那小子昨天跟自己对决的那把。见得三人将她围在了中间落墨不慌不忙地举起石剑冷冷地说:“挡我者死”!落墨说完东方聿和那密盗族二人同时向其发起了攻击,落墨将手中石剑舞的密不透风,以一敌三丝毫不惧。

  那两密盗族人本就修为不怎么样,现在面对这修为比东方聿还高的敌人,两人使尽浑身解数依旧不能拿黑衣人怎么样。他们一时间也讨不着好,反而还被黑衣人的剑气所伤,两人用眼神交流一下后便同时逃离遁地而去。

  此时东方聿已是看出了黑衣人所用的功法,他停下攻击对黑衣人说到:“敢问道友是剑阁哪位高手?在下隐雷宗长老东方聿,吾今早才与贵派的辰逸道兄别过,不知道友可否归还了石剑,我隐雷宗上下不胜感激”。

  “哼”,落墨没有理会东方聿只是冷哼了一声后便欲离去,哪知那东方聿将曲重刀驭到了落墨前说到:“还请道友不要将事做绝,日后才好见面”。

  落墨一石剑就将曲重刀拍开了,对那东方聿说:“最后说一遍,挡我者死”!

  “好,那老夫就来看看你的真面目了,看看是谁这么大能耐”,东方聿说完便是手持曲重刀攻向了落墨。

  东方聿已是修道多年其修为也是不俗,一身修为在隐雷宗可算是排到前几的。可落墨也不是吃素的,她能贵为海族四大祭司之一说明定有她的实力。两人交手了几个回合后那东方聿便是知晓了自己的修为跟眼前这黑衣人是差了一大截。东方聿身为隐雷宗的长老,自然不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被人抢走自己宗门之物,那日后可是没脸呆在隐雷宗了,也没脸在修仙界立足了。

  东方聿将自己全部功法集于曲重刀之上,只见得那曲重刀外面出现了一把巨大的能量之刃。那能量之刃形状跟曲重刀一模一样,将东方聿手中握着的曲重刀包裹在里面。东方聿见机向落墨攻了过去,结出来的能量巨刃四周闪着一道道雷电。

  落墨见得东方聿这一招跟剑阁的巨剑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唯一不同是剑阁所凝聚出来的能量巨剑是可以脱离出来的,不像东方聿那巨大能量之刃始终都包裹着他手中的曲重刀,就这点来说剑阁的巨剑斩比起隐雷宗的这招是要技高一筹。落墨在心里想到:“好,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剑阁的巨剑斩”。

  落墨见后也不再保留身后太极图案出现用全部功力催发出了一把巨大的能量石剑。她结出来的能量剑比起东方聿的能量刃却是要大了不少,只见那巨大能量石剑从落墨身前的半空中向东方聿刺了过去。

  此时的苏远早就摆脱了藤蔓束缚,他快速来到窗户边见两道巨大的光芒撞在了一起。“砰”地一声后东方聿结出来的能量刀刃已是消失殆尽,而那只是暗淡了些许的巨大光剑瞬间就穿透了东方聿,苏远见着东方长老的身躯慢慢向后倒了而去。

  落墨见东方聿已是毫无还手之力后又是手执石剑催发出几道剑气向另外一边的地上攻去,“轰隆”几声后落墨对那击出来的土坑说到:“怎么,你两还想来试试吗”?

  落墨话音刚落那土坑一阵翻滚后便是安静了下来,想来定是两个密盗族人先前藏在那里欲等东方聿和黑衣人自相残杀然后坐收渔翁之利。不想那黑衣人实力实在太强了,不仅几下就解决了东方聿,还能精准地找到他两的藏身之处。就此这两个密盗族人哪敢出去自寻死路,只得遁地往远处去了。

  落墨见那两人已是远去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东方聿,也不再管奔向东方聿的苏远,直接几下就闪到了远处眨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中。苏远奔到了东方聿躺的地方看着奄奄一息的长老,那东方聿取下了手上的彝环交给了苏远对他说:“你带上……曲重刀回……回去,剑……剑阁……”,东方聿后面的话来不及说完就两眼一闭两腿一蹬了。

  苏远悲痛万分,那黑衣人不但夺走了石剑,还杀死了东方长老。他将东方聿拖到了一个墙角,收好彝环和曲重刀之后说到:“东方长老,我这就回隐雷宗叫人来接你回去。你放心,你不会白死的,隐雷宗上下定会为你报此深仇的”,苏远说完便是趁着夜幕消失在了小镇之上。

  青鸾载着梦环州又是飞行了一天一夜后才看到了远处的陆地,这一路上他两走走停停一点都不急着赶路。梦环州见着远处越来越近的陆地心里万分激动,他跨坐在青鸟之上黑发被吹得在后面凌乱飞舞着,一把布条缠着的石剑斜在后背之上。

  青鸾带着梦环州在一个山坳处落下,她也幻化成了人形。两人相视一眼后都是尴尬地笑了一下,青鸾说到:“这下咱们真要分道而回了”。

  梦环州不知在此刻如何跟青鸾道别,他对青鸾说:“青鸾,谢谢你”!

  青鸾笑着说:“不用谢”。

  梦环州看着眼前的青鸾心里有千言万语一时间竟是说不出来了,青鸾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对他说到:“喏,你径直朝那个方向走便能回到剑阁”。

  “青鸾,那你”?

  “我!我朝这个方向”青鸾又指着北方笑着看向梦环州。

  “梦环州,别磨蹭了,你先走吧”!青鸾说完便是不敢再看梦环州,她将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他,她怕她会又忍不住跟了过去。

  “青鸾,那我先回去了……”,梦环州本来想说等他回去处理好一切事情后会去找她,可话到嘴边又是忍住了。他对着青鸾的背影说:“后会有期”,说完便大步朝那正西方走了。

  青鸾不敢回头看,她感觉到梦环州的脚步已渐渐远去,两行泪珠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划了下来。

  梦环州走到远处回头看了一下青鸾,见她还是在原地背对着自己。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他突然有点后悔了现在的选择。他一边看着青鸾一边向后倒退着,可那青鸾一直都是没有再转过身来。梦环州看着远处孤单的身影在心里念到:“青鸾,你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的”,念完就干脆地转身快速向前奔去。

  过了好久,青鸾慢慢转过了身子,看着梦环州消失的方向原地呆滞了起来,她傻笑着,流着眼泪傻笑着,笑了好久后终于是往那百花谷方向而去。

  夜幕即将降临,淡红色的夕阳将青丘国北部山林映得一片红光,在那山林之中有一少年穿梭于草木之巅向着西方而去。少年一身素装,一头黑发束在脑后随着奔跑的速度在后面晃荡着,一把布条缠着的石剑依旧斜在身后。

  梦环州眼见天色将黑,这几天的连续奔波,自己彝环内的食物早已吃得一干二净。他见得远处有个偏远小镇,便是全力向那小镇奔去。

  梦环州慢慢从小镇外走了进来,见得小镇虽说偏僻可集市上倒还热闹。他走进了人群之中,周围嘈杂的声音传进耳朵每一句话他都能听得清楚。突然梦环州被远处的一个声音吸引了过去,只见有一个说书的先生站在一棵大树之下,那说书先生四周围了好多人,他也静静地站在了正中。

  只见得那说书先生继续说到:“话说这龙腾国和咱们青丘国十几位高手在小岛附近找了一天一夜也没找到那少年。你们说这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怎么能在海里一直呆着不出呢?真是奇哉,怪哉”。

  “后来呢,后来找到那少年没有啊”人群中有人问到。

  说书先生慢吞吞地喝了口水后道:“自然是没找到,不过啊,他们却找到了更宝贵的东西”。

  “找到啥宝贝”?

  “金银”?

  “非也”。

  “珠宝”?

  那说书先生边摇着手里的折扇边摇头。

  “哎,先生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讲吧”,一个大汉边说边将几个铜板丢到了说书先生的书袋里。

  说书先生顿时来劲了,将手中的扇子一合讲到:“乃是一把上古时期的宝剑,此宝剑据说在那南海已有数千年之久了。这几千年间花亭大陆的众多高手前去那石岛取剑都是无功而返,有道是冥冥中自有天意,石剑竟是被我们青丘国隐雷宗的一个年轻小辈被取回来了。可如此神兵利器岂是一般之人能够驾驭的呢?那小辈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带回来的宝剑竟然是件凶器”。

  众人又是一阵疑惑,那说书先生又是故意停了下来,此时梦环州从彝环取出了一块碎银丢给了那说书先生,对他说到:“讲一下龙腾国几人的去处”。

  “好勒”那说书先生收好碎银后讲到:“据说这次龙腾国来的高手皆是龙腾国五大势力之人,尤其是有个剑阁高手仅凭一人之力就将那血剑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血剑从海里出来后见到他都只顾着逃命去了,这两国的高手在海上寻找了一天一夜后便是走的走留的留”。

  “走的呢自然是小王子他们那群去石岛寻剑之人,还有尧黎上人带着龙腾国三位高手先前回观海坞了,只留下了两位长老在岛上继续寻找那少年。也就两天两夜后那南海之外所有人全都回了观海坞。当然,除了带回宝剑别的都没带回来”。

  “后来呢”梦环州问到。

  “后来他们在观海坞吃了个便饭就带着受伤之人一起回龙腾国了”。

  “全都回去了”?

  “是的”。

  梦环州听后便径直离开了人群,走出数丈之远后突然听得那说书先生讲到:“那剑阁高手身后一个太极图案出现,然后便是一把巨大剑气将隐雷宗的东方长老杀死了”。

  梦环州听得后又慢慢退回了人群,只听得说书人又讲到:“你们以为此事就这样完了?非也非也!那剑阁高手在杀了隐雷宗长老后又是连夜赶到了最近的一个兵营,将驻守在那里的几位高手尽数诛杀,要知道这几位高手可都是青丘国三大势力之人,还有一位可是王族血亲。如此大事在咱们青丘国是多少年都没发生了,现在青丘国可是热闹了,各路高手皆纷纷赶来”。

  梦环州听说书先生口口声声地将那黑衣人说成了剑阁高手,气得他一把就将说书人拎了出来,将其拖到了一个无人之地对他说:“你个信口雌黄的家伙满口妖言惑众,我现在就要了断了你”,梦环州说完便取下了石剑对着说书人。

  那说书先生吓得立马跪在了地上求饶到:“大侠饶命,小的所说句句属实,绝不敢有半句假话”。

  “哼,此等要事,你这一个偏远小镇之上的凡人是如何知晓”?

  说书先生快速回到:“大侠明鉴,我们镇子虽是偏远,但附近有个兵营离这也只有不到十里路程。小的有一叔父在那兵营里任了个小官,平日里小的经常快马去兵营闲玩,这些消息都是从那里听来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王室和三大势力为何没有动静”梦环州问到。

  “大侠,三大势力皆已派高手前去了,王室自然也是派人去了,现在王室的悬赏公告都已是下来了”。

  “什么公告”?

  “说是谁能擒获那神秘高手和寻得石剑赏黄金万两,城主官帽一顶”。

  梦环州将说书先生放开问:“你口口声声说那黑衣人是剑阁高手可有凭证”?

  “大侠,那黑衣人不但剑法了得,最关键的是会使天机剑法。这天机剑法历来都是剑阁从不外传的最高绝学,那黑衣人不是剑阁之人是谁?而且……”。

  梦环州见他支支吾吾的便问:“而且什么”?

  “而且,能仅用几个回合就能将隐雷宗长老击杀,剑阁也没几人能做到”。

  梦环州听他这么一说那不是嫌疑都到了自己几位师尊头上了,加上辰逸刚好又在那个时间段离开青丘国,莫不是这所有矛头都隐隐约约地指向了辰逸前辈?

  他将石剑顶在那人脖子上说到:“会天机剑法的人不一定就是剑阁之人,在真相大白之前若是你再四处散布谣言诋毁剑阁休怪我割了你的舌头”。

  “小的知错了,那是黑衣高手,神秘高手”说书先生连忙说到。

  “滚吧”!梦环州吼到。

  说书先生听后连忙爬了起来说到:“多谢大侠,多谢大侠”,说完便飞速地跑回了小镇。

  梦环州心里想:自己五大师尊除了辰逸外皆是在那数千里外的剑阁,他心里绝不会相信黑衣人会是辰逸。自己跟辰逸相处了这么多年了对他最是了解的,辰逸前辈早已是放下了所有名利,这次若不是担心自己,他根本不可能出山。

  他在心里不断琢磨,天机剑法、石剑、黑衣人。难道是她!那黑衣人是落墨祭司?可她跟这些人无冤无仇为何要造下这么多杀孽呢?想了一下后顿时明白了,这落墨是要逼自己现身呢?梦环州一边在心里骂着落墨祭司卑鄙无耻,一边为自己接下来的路焦虑起来。

  梦环州看着手里的石剑心里开始纠结了起来,这石剑又不能放进彝环只能随身携带着。若是带着这石剑将来定是一大堆的麻烦而来,还有可能要无故背上那落墨造下的所有罪孽,弄不好小命都没有了。要不扔了吧?可一想这石剑是自己跟青鸾拼了命从海族带回来的,自己也好不容易才寻得一把跟自己通灵的神剑。都还没捂热就这么扔了,心里着实有点儿舍不得。

  梦环州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将石剑重新背到了背上,他向着一个方位而去,在内心里坚信着:身正不怕影斜,只要自己走的正、行的端,就不用惧怕这世间的邪恶。梦环州心里笑着,这不正是辰逸前辈曾对自己的教诲吗!

  在南海边缘的黑暗中,一个黑影坐在海边一块巨大石头之上,她的身边放着一把石剑。寒冷的海风吹了过来,吹起了那黑衣人身后的长发。许久后黑衣人站了起来,从彝环取出了一把淡蓝色的佩剑执于手中,使出全部功力对着大石头刷刷地舞了几剑。

  而后落墨将冰魄剑执于左手,俯下身去从那大石头上捡起了一块块石片,将那些碎石片一一扔向了海面,石片就像打水漂一样漂向了远处。落墨冲着海面笑了几声后自言自语到:“小子,我找不到你,我就让全天下来找你”。

  梦环州在小镇简单地补充了食物和水源之后便是连夜向西方奔去。他一出那小镇就感觉到有人一直跟着自己,可每次他回头却是不见人影。梦环州心有疑虑加速进到了一片密林之中,几下便跃到了一棵茂密的大树里面藏了起来。他将功力内敛屏住呼吸,借着月光向那下面观望着。

  果然不久后梦环州见得下方出现了两个黑影,两个黑影在他脚下停了下来,仔细感知着梦环州所去的方向。在这关键时刻梦环州连呼吸都不敢了,他憋着气息只盼着下方两人早点离去。突然梦环州感觉后背一阵发麻一丝危机传了过来,他慢慢回头看向了身后瞬间吓得叫出了声来。他见得自己身后突然多了一张恐怖的脸,那张脸看起来阴森恐怖根本不知道是人是鬼。

  梦环州连忙一掌向那张脸击了过去,这一掌过去正好击到那脸上,可他发现自己的手掌竟是穿过了那人脸,这人脸竟是影子?此时梦环州位置已是暴露,树下的两个黑影也同时向他发起了攻击。

  两个追击梦环州之人乃是仙陨之陵弟子殷月和隐雷宗的弟子连破云,两人都是修为不凡,早些年就被王室任命为了督军护卫。那先前的说书先生逃回小镇后就飞鸽传书给了附近兵营,这两黑影此行正是来捉拿梦环州的,刚刚所见的那张人脸正是仙陨之陵的驭灵之术。

  梦环州见几道能量向自己攻来,自己此刻还踩在树枝里面行动颇有不便,只得以身法弹开向另一棵树上跃去。他还没来得及踩到树上就见一个人影从那树顶向他俯冲而来,那影子手执一把巨大的斧头向他劈来,梦环州见得这就是刚刚见到的那张脸。他此时身处半空只得用石剑横在身前挡下了那一击,而自己也被这力道击得向地下坠去。

  他人还没着地就见到下面两人又同时向自己夹击过来,这二人修为绝对都在他之上,两股强劲的气息同时攻到了他身边。梦环州也不敢大意使出了全部功力来应对。那仙陨之陵弟子殷月手执一把青铜戟,看那青铜戟的成色和绿锈应该是有些年代了。

  梦环州见殷月一戟向自己要害刺来赶紧用石剑挡住了,同时也被殷月那巨大的力道逼退了一步,再看那隐雷宗弟子连破云的长鞭已是抽到了他眼前。

  梦环州身子一侧收剑让殷月刺了过去,同时也躲过了连破云一鞭子。两人见梦环州有点本事也不再有所保留了全力向他围攻了过去,二人还未近身反倒是那灵体一把斧子先向其劈来了。梦环州知晓这灵体八成就是仙陨之陵的驭灵术,这虽然只是一个灵体,但他能感觉到其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加上那另外两人现在自己可是以一敌三。

  梦环州先是避开了那灵体的斧子,然后便防守了起来。他本就实力不如那二人,在被他们围攻后早已感觉吃力了。梦环州刚刚躲过殷月的一击,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见着长鞭已是抽到了自己面前。此时他只能用石剑挡之,只见那长鞭抽到石剑之上后余劲未消弯了过去抽在梦环州的胸前。

  他先是感到了一股疼痛,然后便是被雷电击中般全身麻木了一下。想到这隐雷宗果然攻势都带有雷电之力。几人又是交锋了几个回合后,那灵体和殷月同时夹击梦环州。

  梦环州被逼的离地而起暂避锋芒,却不想那长鞭也是随之而来,他躲闪不及被长鞭绕住了脚裸。那连破云使劲一拽将他拽了下来,同时将其往自己的位置拉去。梦环州被这力道拉到地面根本站不起来,倒在地上被连破云拖走了。

  梦环州将石剑用力插进了地上两手握着剑柄,只见石剑在地上拉出了一条深槽也没能止住。眼见就要到达连破云跟前了,他两手松开石剑在地上一推便是弹到了半空,然后驭使地上的石剑飞速攻向了连破云面门。连破云见到那一剑飞去丝毫没有格挡和闪开的意思,见梦环州现在处于凌空状态便是全力将他往地上一拽。

  梦环州被狠狠摔在了地上,他回头一看自己刺向连破云的一剑竟让那灵体给挡了下来,梦环州瞬间想到什么唤回了石剑握在手中,可他还来不及起身突然脖子上就被一冰凉之物顶住了。

  他见着一把带有绿锈的青铜戟顶在了自己脖子之上,只要那殷月稍微用力再推进一点自己可就要殒命于此了。连破云慢慢走向梦环州,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子,揭开后将那瓶中之物洒向了梦环州面门。

  梦环州嗅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他清楚这定是什么毒药之类的便屏住了呼吸,却不想那药物一接触到自己面部就融化了。梦环州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凉意袭来,就像是在剑阁的冰天雪地般冷,他看着眼前的连破天越来越模糊了,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了。

  梦环州感觉到的冰冷并非是那药物所致,而是这密林的温度突然变得低了好多,殷月和连破云自然也是察觉到了。殷月大声道:“我们乃青丘国督军护卫,不知惊扰到了哪位前辈,还请行个方便我们这就带人离去”。

  那密林上空一个声音响起:“你们可走,那小子留下”。

  “这人对我们师门很重要,还请前辈给我们师门一点薄面”。

  “你二人师承何门何派”?

  “晚辈仙陨之陵弟子”。

  “晚辈隐雷宗弟子”。

  “哼,仙陨之陵、隐雷宗算什么东西,老夫为何要给他们脸面”?

  “还请前辈休得侮辱我等师门,不然就算前辈修为再高我们也想要领教一番了”连破云怒到。

  “不自量力的后辈,老夫今天倒想看一下你两有何本事,竟敢这般狂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