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三尾狐妖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06 17:5410,199

  见得身边有人被上方的地藏所伤,众人已是有了防备,这次地藏的波若掌并没有击到下方之人,只是让人群一阵骚动。梦环州见地藏在那明藏处借力后又向手持佛珠的殊藏跃去。他距离殊藏并不是很远,见到地藏的意图后全力向殊藏处奔去。

  上面的地藏也看出了梦环州的意图,波若掌直接向下方的他击了过去。梦环州左右穿梭闪避着击来的波若掌,在距离殊藏半丈距离之时背后太极图案显现挥出了几道剑气向殊藏刺去。距离殊藏三尺距离后于地上借力跃起整个人在半空旋转刺向了殊藏,正是天机剑法中的旋风刺。

  殊藏见几道剑气袭来右手结印在佛珠上一划拉,那暗沉的佛珠立马变得熠熠生辉,他右手握着佛珠在身前一直挥舞算是将梦环州几道凌厉剑气给挡了下来。这一瞬间梦环州又以旋风刺击到了自身前,殊藏知晓这一击威力非同小可,不想冒险抵抗便闪到了一边。

  梦环州这致命一击落空后又落到了地面,见那殊藏闪到了别处便提剑追了过去。而此时地藏也已落到比试台上,见得梦环州的举动后赶紧向他截了过去。梦环州见地藏截了过来并不想跟他正面交锋便舍弃了殊藏闪到了人群里。等他闪到人群后一看,那刚刚还被冰封着的大旗不知何时被人给弄起来了,只留下了一地的碎冰。

  此时的大旗已落入了昆仑之手,只见那星河踩在盘龙鼎之上不断唤出黑色龙形来抵御着近身之人,而星镜四人则合力举起大旗向昆仑石台处快速奔去。眼看他们就要到达比试台边缘,几人也正蓄力想用尽全力将大旗掷过去。此时百花谷弟子和倪音三人被星河牵制着,想要突进到大旗处怕是很难。

  就在这时一向友好的北海冰宫竟然全力向星镜四人攻去,只见古寒雪先是一招千里冰封阻碍着几人行进方向,而古寒冰和古栖云几人则全力攻向了星镜几人。那星镜几人将全部功力都用在掷大旗上,此时若是收功来抵挡古寒冰几人的攻击那辛辛苦苦到手的大旗定是前功尽弃,若是执意将大旗掷出去他们定当要受伤。

  这一变故让盘龙鼎上的星河始料未及,他果断放弃了抵御旁人,瞬间唤出几条黑色龙形向古寒冰几人飞去。最终星镜几人还是选择了将大旗掷了出去,同时四人也都被北海冰宫弟子击中。星镜四人瞬间倒地,而此时那星河飞过来的几道龙形救援不及,他恼羞成怒将那四条龙形飞向了北海冰宫两名实力较差的弟子。

  那两名北海冰宫弟子在击中对手后,感觉到了危险袭来立马抵御,星河放弃了攻击古寒冰和古栖云,几道龙形向另外两人攻了过去。那两人都是临时回防虽都各自挡下了一道龙形,却都被另外一条龙形击中。星镜几人虽是受了伤可意识清晰地看着那大旗朝自家石台越来越近,几人脸上写满了笑意。

  突然他们的笑意凝固了,那大旗前端突然出现了两把巨大的能量剑迎了上去。梦环州抬头看了看两把大剑的形状正是七星剑和秦宇浩的素白寒芒剑。此时的倪音和秦宇浩背后太极图案涌现,全力催发着巨剑斩,而巫小小则在一旁为他两守护着。

  能量巨剑的出现一下就阻碍了大旗前进,只见那大旗撞到能量巨剑后“砰”地一声后又掉向了比试台边缘。梦环州见此机会向掉落的大旗位置闪了过去,哪知那百花谷的青鸾又故技重施用红菱缠住了大旗,在百花谷其余弟子合力拉扯下直接凌空将大旗拉走了。

  百花谷弟子也没有笑到最后,那大旗在经过比试台中间时被两只巨大的金色巨手将旗杆牢牢抓在手里,任凭青鸾几人怎样用力都无法撼动丝毫。这地藏怎么又能唤出千手佛印了?梦环州疑惑地看向了比试台中间,只见地藏此时正坐在其余四人手掌之上。

  没错,地藏双腿交叉盘坐着,左前玦藏右手举过头顶托着他的左腿膝盖、右前亥藏左手托着他的右腿膝盖、左后释藏右手托着他右脚脚掌、右后明藏则用左手托着他的左脚脚掌。地藏平稳地端坐于上,再看他背后唤出的金色巨佛比平时足足高了好几尺,而金色大佛背后的巨手也是随着多了。

  梦环州心想这地藏定是用上了他脚下四人的功力才能将千手佛印催发得如此巨大,想不到护国寺还有功力融合技。饶是青鸾五人死死拽着红菱竟还是顶不过地藏,不过梦环州感慨到青鸾的红菱不知是何材质所锻造竟然能在这么大的撕扯之下丝毫不见损坏。此时北海冰宫和昆仑都各自有受伤严重的弟子,再看那星河此时竟然顾不上地藏手中的大旗而是在盘龙鼎之上唤出黑色龙形向北海冰宫剩下的三人攻去。

  星镜几人也早已服下了丹药,但一时也还没那么快恢复。而北海冰宫两名弟子已经离场救治去了,自然也算失去了本次比试资格。眼下台上能和护国寺硬抗的也只有剑阁和百花谷了。梦环州见青鸾几人逐渐吃力,便一下跃到了红菱之上踩着红菱斜上而去。

  他很快就来到了大佛面前,地藏早已一手臂向他横扫了过来。他见状两脚在旗杆上一跃又是跃到了上空,此时梦环州身处的高度离地面约三丈有余,看着近在咫尺的佛顶他俯身而下施展天机剑法向下攻了过去。此时下方的地藏像是要速战速决一般,那大佛又是只手臂拽向了大旗,直接将青鸾几人拉得向前滑去。

  梦环州几道剑气斩下,那地藏连防都不防任凭几道凌厉剑气斩在金色大佛的手臂上,然而几道剑气并没有对大佛造成什么伤害。梦环州借着下落的势头手持铁剑向大佛攻去,还没等他近身到大佛就有几只手臂攻向自己。此刻的他身处半空,下坠的身子根本无法闪避,只能手持铁剑挡了过去。

  下方的青鸾几人此时已被拉到了大佛之下,而地藏又增加了几只手臂抓向了旗杆,这几只巨手的加入一下子就将最前面的花小枝拉得离地而起。就在此时一旁的倪音三人竟是飞速闪了过来帮着百花谷几人拉扯了起来。秦宇浩最先到达身处花小枝前面,倪音在秦宇浩前面,而巫小小此时则身处最前端面向着地藏。

  梦环州见那同时袭来的几只手臂,先是一剑迎向了横扫过来的一只手臂,铁剑在碰到手臂之后瞬间被震得碎裂,他身子也被那力道震得向后而去。梦环州瞬间就被拍到了大佛身前,而此时两只扫向自己的巨手也已是向他抓来。

  梦环州身子被撞在了大佛身上后,连忙两脚借力身子凌空向前扑去。他看着眼前的巨手本想双手撑在上面借力闪开的,哪知那大手却突然闪开了。同时感觉后背一阵凉意一只大手一下将他拍了出去。

  此时的昆仑几人除了星河还能一战外,其余几人都盘坐在盘龙鼎附近,不过看星镜几人的气色较先前却是好了许多。星河也没有了刚刚的怒气停止了对古寒雪几人的攻击,而是小心戒备着四周,看样子是在等几位师兄弟恢复。

  而北海冰宫西现只剩下了三人,虽说三人实力都很强悍,可见到那剑阁和百花谷竟是联手起来,一边的护国寺也是实力暴涨,更有结下仇恨的昆仑在一旁盯着。于此那古寒雪三人也是不敢有何动作,在一边看着对手互相残杀,像是在等待着机会再攻入。

  百花谷与剑阁两派本就没什么间隙,在梦环州和青鸾交换了两面旌旗后,双方更是少了戒备之心,最重要的是百花谷弟子和倪音几人自是知晓梦环州与青鸾有点微妙关系。所以在刚刚秦宇浩几人近身时百花谷几人并未攻击他们,而秦宇浩三人此时背对着身后的百花谷五人也相信她们不会背后偷袭。

  由于倪音三人的加入先前落得下风的百花谷几人竟能与之抗衡起来。就在此时上面的梦环州被拍得刚好顺着红菱飞速地滑落下来。巫小小见梦环州都快到自己身前了立马两手坠着红菱将身体撑了上去。

  巫小小两脚挡在了梦环州前面,梦环州则见机踩在巫小小双脚借力而起,余势未减的他意欲落到地面去。这时青鸾一把琉璃伞出现在前方,梦环州会意一脚跺在琉璃伞上又回到了红菱之上。梦环州站稳后又向上面大旗方位急奔而去,同时右手拖于身后半握着拳头,一把玲珑剑追了上来被其握在手中。

  梦环州还没到大佛前就边跑边挥出了几道剑气击向金色大佛,地藏还是没有抵挡这几道剑气,他算准了梦环州行进的方位后将几只大手向其拍了过去。这次梦环州的几道剑气斩在大佛之上所斩之处那金色竟是暗淡了一些。

  地藏这才发现梦环州手里握着的竟是下方那女子的玲珑剑,他不解为何梦环州也能驭使玲珑神剑。据他所知剑阁之人的佩剑在引剑通灵之后便是一人一剑至死方休,可这玲珑神剑竟然能先后被两个不同之人驾驭,他还感应到玲珑剑在梦环州手中展现出的威力比起下方那女子大了不知多少。

  地藏意识到了梦环州带来的危险,刚刚几道剑气已是破防了。而此时自己四位师兄弟在下方也消耗许久,更有昆仑和北海冰宫在一旁观望着,他大喝一声将大佛剩下的手臂全都击向了梦环州。梦环州这次早有准备,他先是在旗杆上面一跃便看准了袭来的一只大手踩了上去,同时玲珑剑飞舞着斩向了最近的一只手臂。梦环州以灵活的身法在那些大手之间来回穿梭起来,偶尔瞅准时机以玲珑剑反攻。

  然而梦环州本就是高空作战,必须要依赖借力点,再加上地藏仿佛也是在做最后一搏,那一只只大手捉摸不透地攻向他。突然梦环州被不知从哪里伸出来的手臂一掌击到了胸前,他当即就是一口鲜血喷出,随后整个身子倒飞了出去。

  这次梦环州并没有那么好运又落到红菱之上,而是直接向那比试台下落去。此时下面巫小小见受伤的梦环州倒飞了下来,赶紧将手里剩下的那把玲珑剑向上驭使而去。巫小小一边驭使着玲珑剑一边大声喊到:“小梦,快踩上去”。

  就在此时一把琉璃伞也是跟了上去到了梦环州身后,也许是琉璃伞的接触面比较大,也许是梦环州近段时间跟青鸾的琉璃伞接触得多了,他竟然没有踩在玲珑剑上,而是两脚踩在了琉璃伞之上借力又向那大佛抓着的大旗而去。

  巫小小看着琉璃伞接住了梦环州先是笑了一下,便欲收回玲珑剑。哪知她刚想驭使玲珑剑就被击的口吐鲜血,而身后的倪音和秦宇浩也被这一击击得倒地而去,就连身后的百花谷弟子花小枝也被震得倒地。梦环州还不知晓下面的变故,等他快要靠近大旗之时却见到青鸾的红菱竟是收了回去,而大旗没了红菱的束缚被大佛全力掷向了护国寺石台方位。

  原来地藏眼见梦环州手持神剑威力极强,刚刚几道剑气就是已经破了凭他们五人之力结出来的防御,下面更有百花谷和剑阁弟子跟自己苦苦消耗着。眼看自己脚下几名师兄弟已显疲乏,若不速战速决的话就算胜了百花谷和剑阁,到时候也如法再来抵御一旁的昆仑和北海冰宫了。

  想到此处地藏决定速战速决一边在上面全力攻击梦环州,一边将降魔杵藏于红菱之下借着红菱的遮挡向下偷偷击了过去。此时又恰逢梦环州被击伤倒飞而下,巫小小几人注意力都放在了梦环州处,而巫小小和青鸾更是分心来支援梦环州,就这样地藏的降魔杵一下子就偷袭到了巫小小身上。

  命数就是这样,谁都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梦环州的人生本可平淡而过。本来这次夺旗大会后他会回到剑阁继续修炼,以他的天赋以后混个长老也只是时间问题,也有可能做个师尊执事,可能那时候倪音或是巫小小也做了云顶玬的执事了。他们的责任也只剩下培养一代代新弟子了,闲暇之余还可以去藏剑山看看辰逸,去修吾峰后山看看美景。可试问谁又能逃过命数,梦环州的人生轨迹被地藏这一棍子给彻底改变了。

  梦环州不解为何下方会撤了红菱,于是低头一看下面巫小小几人正倒在地上,尤其是巫小小一脸苍白嘴角还不断地渗出血迹。他见巫小小被打伤心里瞬间犹如火烧一般,就是在广燚峰内院阴阳鼎上方焚烧一样。梦环州此时已经快要接近大佛了,只见他的双眸渐渐发黄,直到变得犹如火苗在跳动一般。

  “啊”!梦环州大叫一声,背后的太极图案瞬间涌出并暴涨,而后太极图案出窍离开梦环州身后旋转着在其头顶,七道火红剑气向握着大旗的金色手臂飞去。而此时梦环州也已经到了大佛前端,两手握着玲珑剑举过头顶蓄力,突然出现了一把巨大的玲珑剑被梦环州两手握着斩向了大旗位置。

  七道剑气击在了金色大佛之上瞬间出现一团团花火,被击到之处的金色能量竟是破裂开来,而那绣有图腾的大旗旗面也被剑气穿过燃了起来。此时梦环州凌空而下两手托着巨大的剑气斩了下来,众人看去梦环州手里握着的只是玲珑剑本体而已,而结出来的巨大剑气跟玲珑剑一模一样。

  梦环州下坠的身躯举着玲珑剑斩了下来,所过之处犹如割草般将那一只只能量大手整齐切断,就连那粗实的黑铁旗杆也被从中斩成了两截。此时梦环州好似失去了理智,竟没想到自己从这么高落下来会摔伤,只听见“叮当”两声,两截黑铁棍摔在了下方的石板之上。而他也随着摔在了石台上。

  梦环州本就挨了地藏两掌,尤其是后面一掌直接击在他的胸前将他打得口吐鲜血,此刻又重重地摔在比试台上直接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后便是不能动弹了。

  大旗旗面已全部烧光,旗杆也断成了两截,按照相空先前所说无法用旗面识别的旗子将作废。梦环州看着两截光秃秃的旗杆心里一阵安稳,此刻的他好想睡一觉,他的眼睛开始迷离起来,周围的嘈杂声渐渐地变得小了。可突然梦环州脑子里听到了巫小小的呼救,像是一大群人正在追杀她一样。他猛地惊醒,躺在石板上艰难地慢慢将头看向了巫小小所在之处。

  只见此时已是一大群人围在了巫小小的位置,梦环州看不见此时巫小小的身影只听见人群喊到:“妖怪”!

   

  “原来这女子竟是一只狐妖”。

  “尾巴都已修到三条了”。

  “可它身上为何并无一丝妖之气息”

  “应该是食过化形草”。

  “刚好我炼丹需要一颗内丹,这还真是老天恩赐啊”,星河说完便向巫小小走了过去。

  “你们昆仑是什么都想要”,古寒冰话语间跟几名北海冰宫弟子也是向巫小小围了过去。一时间比试台上除了倒地不起的梦环州外其余人都围着巫小小,就在星河等人离巫小小越来越近时两把琉璃伞围绕着人群转了起来阻止了众人的行动。

  星河看向青鸾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见不得你们人多欺负人少”。

  “你看清楚,它不是人,是妖”。

  “那也只是受了伤的妖”。

  此时那台上的云琦公主喊到:“力奴,绽魔”。

  只见后面一位中年男子将手里的宝刀递给了云琦公主,云琦接过宝刀后拔出将刀尖指向了台上的巫小小,只见云琦公主手里的那把宝刀在指向巫小小后刀刃竟是闪起了白色的光芒。云琦公主手里的宝刀正是十大神器最后一件“绽魔刀”,乃是远古时期与降魔杵同一根源之物,后护国寺赠予王室,为王室权利的象征之物。云琦公主既能持有这王权之刃,说明她在龙腾国的地位可不一般。

  “有点儿意思”云琦公主念到。

  辰瑾此时脑袋一片混乱,自己与巫小小好歹也是师徒一场,自己曾对她言传身教了好几年早是有了师徒情谊。可怎想这妮子怎会是一只狐妖,历来五大派一致跟妖魔都是誓不两立的,自辰瑾跨入修仙之道后,所见闻的妖魔大都只有几种结局,被诛杀炼化、被豢养或是囚禁,只有极少数能逃掉或是被放生。

  辰瑾越想越急随之一下子站了起来意欲出手,哪知一旁的虚空住持说到:“辰瑾老兄,小辈之间的事情不如先看看这些小辈如何应对吧,区区一只三尾狐而已,用不着劳烦我们出手,老兄你该不会是想背信弃义而徇私吧”?

  “是啊,辰瑾老弟,不要为了一己之私而毁了剑阁多年的清誉”。

  辰瑾眼睛扫了一圈,发现三大长老此时也都看向自己,似乎在等自己拿主意,辰瑾叹了口气后只得又无奈地坐下了。辰瑾何尝不想救巫小小,只是这么多眼睛都盯着呢,自己就算今天救了小小,这几大门派定是又要联合向剑阁施威了。辰瑾联想到了自己的师弟辰逸,当年他不也是为了救一只狐妖吗,最后被各方势力施压那狐妖还不是死在了辰逸的剑下。

  青鸾的两把琉璃伞再也挡不住众人,那星河几人很快就将巫小小的三条尾巴拽住,三人分别抓着巫小小的尾巴将她往天上丢去又摔在地上,如此重复着。梦环州终于见得了巫小小,只见此时巫小小原有的一头黑发全部变成了银白色,两只耳朵变成了毛茸茸的白色狐耳,那狐耳很大向上伸去都高过头顶了。

  梦环州看着巫小小的眼睛,虽然她的眼珠已变成了淡红色,但自己还是从那眼里看到了无助和可怜兮兮。

  “小梦,若是以后有人想要伤害我你会护着我吗”?

  “那是肯定的啊,谁敢伤害你得先过我这一关”。

  “不管什么原因都义无反顾吗”?

  “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除非我死”。

  梦环州脑海里又想起了巫小小跟自己说过的话,自打进入剑阁之后,自己就跟巫小小朝夕相处在剑阁留下了一串串足迹,两人相处的片段不断在梦环州脑中闪过。

  此时一个声音在梦环州心底响起:“你要考虑好,融合后我便是彻底没了意识,以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独自去面对了。你将会招来无休止的追杀,今后你的路也不再安然,随时都可能丢了性命保,遇到绝对强者你可能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我知道”。

  梦环州两手微微动了一下,迷离的双眼开始明朗起来,他慢慢地坐了起来,此时的他双眸中恰似有一团白雾萦绕其中,再看他的全身都萦绕着一层白雾。

  星河三人还拽着巫小小尾巴将她举过头顶后又摔向比试台,突然一把玲珑剑快速地飞向星河几人,这剑来的快如闪电气势如虹。星河反应最快赶紧撒了手,而另外两位师兄则被那玲珑剑划过在手腕留下了一道不小的伤痕。

  星河刚开始还在纳闷,这玲珑剑究竟是从何而来?后随着众人的所看之处望去,见得刚刚倒地不起的梦环州此时竟然像没事一样盘坐于地,双眼紧闭全身白色雾气不断向外弥漫,偶尔一阵阵龙吟之声,刚刚这一剑就是那他用意念驭过来的。

  不久梦环州慢慢起身向巫小小的位置走去,星河见他的气势比起平时更是强了不少。他穿过人群走到巫小小身边,慢慢蹲了下去伸出双手将巫小小抱了起来。梦环州低头看着怀里的巫小小,相识这么久了自己还是第一次抱她,没想到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着怀中楚楚可人的她梦环州说:“小小,我带你回去”。

  此时的巫小小是口不能语,但梦环州还是能从那苍白的脸上看到了一瞬间的笑意,梦环州抱着巫小小想带她离去。

  “梦环州,你走不了”,星河边说边向他攻了过来。梦环州像是根本没有听见星河的话,还是旁若无人地向前走去。昆仑其余几人也随星河向他攻了过去,梦环州一边行进一边驭使着两把玲珑剑攻向了星镜四人,反而那星河攻向他的几道黑色龙形是一点闪避的意思都没有。星河内心一阵暗笑眼看着自己几道龙形击到了梦环州,直到梦环州在被黑色龙形击中星河脸上的笑容已是逐渐消失。那几道龙形击中梦环州后他竟是连半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还是抱着巫小小向前走去。

  星河难以置信地看着梦环州随即又是几道龙形向其飞去,而这次梦环州开始反攻了。众人只听得一声龙吟响起,随着便是一条白色龙魂穿梭而过将星河那几道黑色龙形吞噬了。白色龙魂吞完后直接一头撞向了星河,将那星河撞下了盘龙鼎往比试台外飞去。

  星河摔在比试台下后再也爬不起来,星镜几人见状后自是不敢再阻拦梦环州只能任其离去。这时那古寒冰几人又堵了上来,梦环州收回龙魂抱着巫小小继续前行,两把玲珑剑在其身边围绕飘动着。

  “梦环州,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希望你能顺利地过了长辈们那一关”,古寒雪挡在古寒冰几人面前对他说到。梦环州并没有理她依旧是向前走去。哪知那地藏几人又是上来挡住了梦环州,就在此时那台上的辰瑾突然喊道:“你们两个拦住他”。

  辰瑾自是看得出刚刚那白色龙形所为何物,不只是辰瑾,在场的稍微有点阅历之人可能都看出来了梦环州刚刚用的乃是龙魂。最关键是梦环州竟然已经完美地跟那条风属性的龙魂融合了。几百年来这风属性的龙魂都没了消息,直到十几年前被魔教从十万大山抢了出来后便是下落不明,想不到竟出现在这小子身上。

  难怪啊难怪,辰瑾总算明了凌风师尊为何要拼死将这小子送到剑阁。辰瑾气得不行,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巫小小的事还不知怎么来处理,梦环州这小子竟然为了巫小小把龙魂给暴露了。

  广燚峰内院那火龙辰瑾自然是知晓的,辰瑾还知晓昆仑那盘龙鼎之内并非是土属性的龙魂,真正的土属性龙魂此刻正沉睡在昆仑之底,现如今梦环州是唯一一个能将龙魂完美融合的。

  辰瑾也希望梦环州能带走巫小小,可一旦这样他将背上私通妖孽的罪行,到时候修仙界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追杀他,夺取他身上的龙魂。此时巫小小对他们来已经不重要了,梦环州才是他们想要得到的。辰瑾权衡利弊后决定要挽救梦环州,便叫倪音和秦宇浩二人拦住他。

  “连你们也要拦着我吗?”梦环州被倪音和秦宇浩前后堵着,见到眼前的秦宇浩举剑对着自己。

  “她是妖”秦宇浩道。

  “她是小小,跟我们一起长大的小小”。

  “可她现在变成妖了,你想让她以后去害人吗”?

  “我们几个在剑阁一起长大,你还不了解小小吗?她心地纯正,平日走路连一只蚂蚁都要避开,你说她会去害人”?

  “妖孽始终是妖孽,我们五大门派就是容不得”。

  梦环州不想再多费口舌便转身朝身后的倪音方向走去,却见得倪音此时七星剑也已经指向了自己。

  “倪音,你让开”梦环州一步步向倪音逼近。

  “梦环州,你不要犯傻了,师尊会保护小小的”倪音说到。

  “我只是想带小小回去,我们一起回剑阁,怎么来的又怎么回去,以后我跟小小就呆在剑阁再也不出来了”,梦环州越走越近身子就快到那七星剑剑尖了。哪知这时他突然一个踉跄撞到了七星剑之上,他回头见身后的秦宇浩说到:“梦环州,上次在百丈涧我已说过那是最后一次了”。

  此时的秦宇浩眼中一片暴戾,梦环州不得不佩服青鸾,果然自己还是伤在了同门手里。也许正如青鸾所猜,自己和秦宇浩几人在广燚峰内院吸收火之灵气的同时也吸收了那火龙的怨念,再加上在百丈涧吸收了不少瘴气和中了那巴蛇的邪毒。

  梦环州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熟悉的七星剑此时正插进了自己左胸,这可是自己带到剑阁的七星剑啊!这可是爷爷留给自己唯一的物品。一滴滴鲜血顺着剑刃滴落,直到滴在了那巫小小的脸上。梦环州一脸悲痛,仿佛自己心里此刻也在滴血一样。巫小小微弱地看着梦环州,眼角早是眼泪淌了出来。梦环州完全没有想到秦宇浩会从后面给自己来了一掌,正如辰逸曾说过:“正面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身后的熟人”。

  “小梦”!两把琉璃伞将倪音和秦宇浩向后逼开了些许距离。青鸾快速闪到梦环州旁将一粒药丸塞进了他嘴里,然后右手为掌对着他的胸前推着。梦环州感觉到一阵舒坦,身体竟然开始不再那么疼痛了,那青鸾手掌传来了阵阵功力试图为自己止血。

  “青鸾,谢谢你,这是我的事,你就不要参和进来了”,梦环州说完绕开了青鸾向一边走去。哪知此时那地藏大声道:“梦环州,你一个人离去,留下那狐妖交给长辈们处理”。

  地藏一说话像是刺激到了梦环州一样,他心想小小被打出原形全都拜地藏刚刚降魔杵一击,此刻他还要来阻拦我,他越想越气两眼愈发变得通红。他小心翼翼将青鸾放在了石板上,起身就向地藏迎了过去。地藏手持降魔杵很快便跟他打斗在了一起,地藏见了梦环州的眼神道:“施主,我看你已心生邪念了,你不要再错了,赶紧回头免得坠入魔道”。

  明藏几人见地藏渐渐难以抵御梦环州便加入了战斗,五人同时进攻着梦环州。此时的梦环州愈战愈勇以一敌五不但没有落得下风,还让地藏几人很是吃力。无奈地藏几人又使出了刚刚那融合技,以千手佛印来应对梦环州。

  梦环州这次见到那巨大的金佛居然主动攻了过去,地藏先是两只巨手往中间的梦环州夹去。梦环州此时的速度快得惊人在那两只巨手碰到自己之前一下就跃向了上方,巨大的两手交汇并没有捏到梦环州,梦环州一下踩到一只巨手之上顺着手臂便是向上跃去。

  地藏见状将身后大手不断向梦环州的方位拍去,梦环州则灵活地穿梭其中,利用这些巨手顺利地踩到了那巨佛之上。梦环州背后的太极图案显现,这次的太极比起平时却是大了许多。随着便是一把巨大的玲珑剑旋转着向巨佛攻了过去。众人只听得“轰”地一声,那巨大的金佛被梦环州这一击“旋风刺”击得瞬间爆裂,而下面的地藏几人则口吐鲜血地倒了下去。

  梦环州这次没有再摔在地上,而是被一条白色的龙魂接住了,他骑在龙魂之上一个翻转又平稳地落到了比试台上。他慢慢收回了龙魂,催动着天机剑法一把巨大的玲珑剑出现在半空对准了地藏几人。梦环州此时将功力发挥到了极致,只见那半空的玲珑剑越发明亮凌厉,一股杀气直逼躺在比试台上无法动弹的地藏几人。

  此时的梦环州双眼通红,其衣袂和发丝也是无风自动地飘着。感觉到巨剑斩已成型后他看着躺在比试台上的地藏邪魅一笑,巨大的玲珑剑向其落了下去。此时那比试台外围的两个护国寺高僧已是救援了过去,只是以他们的距离再加上这一剑的凌厉只怕是于事无补了,众人都在为那地藏几人的性命而担心了起来。

  “小梦”!梦环州听得身后的巫小小竟然微弱地叫了一声自己,这一声像是触动到了他的心灵,他那赤红的双眼渐渐暗淡了下来,直到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梦环州身子开始发抖,那斩向地藏的巨大玲珑剑剑气变得虚无缥缈起来。梦环州越发抖得厉害,身子开始晃动起来一下子栽倒下去。他看着前方的巫小小,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小小”,梦环州终于在一个山洞中找到了巫小小。看着远处的巫小小,快步向她闪了过去。此时巫小小被一个巨大的金色笼子关着,小小将手从空隙伸出来向梦环州招手。不知怎的梦环州竟然能用七星剑了,他手持七星剑向那金色笼子攻了过去。七星剑斩在笼子上,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梦环州一连挥了十几剑都只是在那笼子上留下了一道道浅浅的痕迹。

  而此时那笼子后方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兽吼声,伴随着地动山摇,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笼子后面。梦环州看不清那巨兽什么模样,只见它一爪拍在那笼子上就将坚硬的笼子拍碎,单手将巫小小握在手中,将巫小小举到眼前,当着梦环州一口吞了下去……

  “小小……小小……”,梦环州急得一遍遍地呼叫着巫小小。这时几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叫着自己,梦环州越听越熟悉,好像是辰瑾师尊和知书长老几人在叫着自己。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见眼前正是辰瑾师尊和知书长老以及执事长老立于床前。

  “小梦,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有哪不舒服吗?”辰瑾问到。

  原来是做梦了一个梦,梦环州心里高兴至极,原来只是一个梦,小小没有被吃。“小小,小小呢?”梦环州看着房间四周焦急地问到。

  “嘘!”辰瑾向梦环州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后轻声道:“昨晚执法长老连夜带着小小赶回剑阁了”。

  “回剑阁了”?

  一旁的执事长老接话到:“是啊,你昨天昏迷后我们便将你和小小带回来救治,昨晚执法长老就悄悄带着小小先溜了”。

  “嗯,走的后门”知书长老也附和着。

  “小梦,你看!”知书长老将一块金牌举在梦环州眼前,梦环州见那金牌上刻画着一些图腾,跟那夺旗大会旌旗上的差不多,图腾围绕着一颗火红的宝石被两把剑交错支撑着,下方刻着“第壹名”三个大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