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锁妖禁地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25 13:1910,108

  梦环州四下观望起来发现这护国寺就是建立在一个小山包之上,抬头望去斜上方一里左右便是山顶了。那山顶仿佛被削掉了山尖一样露出了一片开阔的平地,只见平地有一石塔耸立。那石塔共有七层,远远望去都显得高大宏伟。梦环州猜想这难道就是那“锁妖塔”?正欲开口问,哪知秦宇浩竟然抢在了梦环州前面说到:“师尊,那山顶的石塔就是锁妖塔吧”?

  哪知辰瑾白了秦宇浩一眼道:“休要胡言乱语,那是舍利塔,用来存放圆寂高僧舍利的”。

  一旁的知书长老接话道:“锁妖塔在外城北部,与护国寺中间还隔着一个内城呢”。

  秦宇浩被师尊这么一训顿时脸颊绯红,梦环州心里窃喜还好自己刚刚没来得及说,不然这挨训的可是自己了。

  很快就有一小和尚迎了出来对辰瑾说到:“欢迎诸位光临护国寺,住持特意吩咐我过来恭迎诸位”。

  辰瑾虽说不是第一次到这护国寺,还是对小和尚说到:“那就劳烦小禅师带路了”。

  那小和尚带着辰瑾几人又是沿着台阶向上走了些许距离,将辰瑾几人带到一大殿外停了下来。

  “辰瑾道兄,几年不见你的修为比起四年前又是精进了不少,小僧猜道兄怕是离那万剑归宗不远了吧”!

  梦环州寻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三个僧人正盘坐在大殿中央,此话正是那中间的僧人所说。梦环州见到大殿除了三位僧人外还有几位男女坐于蒲团之上。他见得其中两名中年女子有点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那两名女子也是随意扫了自己一眼。

  辰瑾回到:“虚空住持,我看你才是修为大增,贫道猜你的千手佛印至少又增加了不下十手吧”。

  “欢迎几位施主莅临寒寺,奕藏,你带四位小施主去寺中转转”虚空住持对刚刚那小和尚说到。

  梦环州四人在奕藏小和尚的带领下又是回到了台阶上,此刻正有不少弟子三三两两地往下面广场而去。梦环州好奇地问奕藏:“小禅师,不知这些弟子去那广场可是去修炼的”?

  小和尚冲梦环州点了点头道:“嗯,此刻正是众师兄修炼之时”。

  梦环州很想看看这护国寺的功法究竟有何奇妙之处,竟能在近年的每届夺旗大会都稳居第一。想起自己对护国寺功法认知也只是当初在天祁峰后山苦崖洞石壁上刻画的图文,可那基本上只是简要地记录了一些如何来防守和克制的方法,并没有对护国寺功法的详解。想来刻那字画之人定是曾和护国寺之人交过手,眼下夺旗大会在即,梦环州打心里想看看对手的功法。

  “小禅师,不知我们能否下去观摩观摩”梦环州问到。

  “当然可以,几位施主请跟我来” 奕藏说着。

  梦环州几人便跟着小和尚回到了刚刚那广场边缘,此刻的广场已站满了护国寺弟子,见他们全都只穿着一条布裤,赤裸着上身站立在初春的寒风中。

  没多久那广场上的弟子就开始修炼起来了,只见他们整齐划一地操练起来。梦环州见得这些弟子身板都挺硬朗的每一次出拳踢腿都虎虎生风,时不时还一个倒立将光头顶在石板上。看了一会儿梦环州他们自是看出这都是一些强身健体的入门功法,就跟自己在修吾峰练剑广场练习剑法差不多,几人觉得多看无益便叫奕藏带他们找地方休息。

  那奕藏将梦环州四人带到一厢房后说:“几位施主可在此休息,等用膳之时我再来带几位施主”。

  几人谢过小和尚之后便在那房间稍作休息,梦环州见奕藏远去后,走出房门四下张望了一下,便是一个人沿着石阶向上走去。很快就走到了山顶,他站在山顶看下去,对面的外城一览无余一直延伸到了远处山脚才是高大的城墙。

  而这护国寺的小山包也不是太高,顶多也就百丈之高而已,梦环州纳闷这偌大的山顶竟然没有人,他刚刚就猜想这护国寺的弟子莫非就是在这山顶修炼高阶功法?哪知自己轻而易举便是上到了山顶,而山顶连个鬼影都没有。

  梦环州见这山顶地面也是用石板铺成,一座高大的舍利塔威严地矗立在正中,而山顶四周还有几座小石塔,里面点缀着昏暗的油灯。他好奇地走到舍利塔下,见这舍利塔全是石头,整个塔仿佛就是一整块巨石掏空而成的,外面根本看不见有一丝缝隙。石塔上面雕刻了许多佛像、莲花、和一些飞禽走兽之类的。

  梦环州围着舍利塔转了两圈才确定眼前就是进入舍利塔的石门,出于好奇他很想推门而入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可一想觉得有些不妥,四处张望确定无人后将神识感知了进去。

  这一试才发现舍利塔有一层无形的能量璧罩着,无论自己如何都无法感知进去。虽是这样但梦环州还是发现那能量璧跟自己抗衡期间竟然有些松动,他咬紧牙关全力向那能量罩里面感知了过去,僵持了一会儿终于是感觉如水滴石穿般将神识感知了进去。

  只见这里面跟外面一样也是石壁上也是雕刻满了缭乱的图案,这第一层舍利塔内竟然是空荡荡的哪有什么“舍利”?他正准备收回神识突然发现塔内正中间居然有一瘦小的老者盘坐于地,那老者身着暗黄僧袍,全身都积满了厚厚的灰尘,若是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这?这难道就是肉身不腐?梦环州听闻过有一些得道高僧圆寂或是道家高人仙逝后其肉身不腐不坏。再看此人全身都沾满了厚厚的灰尘,没有个几十上百年是沉淀不了这么厚的,想来眼前这高僧已是圆寂多年了。

  突然一阵莺莺燕燕将梦环州惊到,有人上来了?梦环州赶紧收回神识跑到广场边缘假意欣赏山下的风景。

  “几位施主,这山顶平日都是有阵法封闭起来的,只有本寺精英弟子才能上来,就连我都是第一次上来”,一个小和尚对几名年轻女子说到。

  “小禅师,你们护国寺有女弟子吗”?

  “那你们百花谷有男弟子吗”?

  “你们护国寺弟子也有蓄发修行的”一女子看着梦环州问小和尚。

  小和尚这才发现广场对面有一男子正背对着他们,男子素衣飘飘,双手环抱,一头黑发用一木簪束着,垂下的黑丝在微风中飞舞。

  小和尚说:“不是,不是”。

  那小和尚走到梦环州身后问:“敢问施主何许人也,为何擅闯护国寺圣地”?

  梦环州转身对小和尚道:“小禅师,我是剑阁弟子,随师尊前来拜访贵寺,因师尊在下面大殿与住持商议事情。顿生无聊,又是第一次来帝都,就忍不住来这山顶欣赏美景来了,若是有不妥之处,还望小禅师见谅,我这便下去”。

  “原来是剑阁的贵客,是我们招待不周”。

  小和尚话刚说完一女子就大声说到:“哦!原来是剑阁的骗子”。

  梦环州听得此言心里顿时不爽,向那女子看了过去,只见一青衣女子正微怒地看着自己,梦环州心里一惊,此人正是那许久不见的青鸾姑娘!

  “骗子,你不是不来的吗”?

  梦环州尴尬一笑:“师尊他们临时决定的”。

  “青鸾,你们认识”?一女子问到。

  青衣女子点了点头。

  那青鸾指着梦环州对几个女弟子道:“这位就是剑阁大名鼎鼎的梦大侠,梦大侠,明日夺旗大会要是我两对决还望大侠手下留情啊”。

  梦环州知晓青鸾在挖苦他,正想谦虚两句却见得倪音几人也是来到了山顶,巫小小笑着道:“小梦,我就知道你跑上来了”。

  众人都将目光转向刚刚上来的一男两女,巫小小快速走到梦环州跟前道:“还是我了解你吧,你一出门口我就猜到你要上这来”。

  “哟,这位该不会就是你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吧”青鸾走向巫小小,不怀好意地仔细打量着她,巫小小被青鸾这一个陌生女子如此看着顿时觉得不好意思。

  “你还真是个美人坯子”青鸾对巫小小说到。

  “你也是”巫小小回到。

  那青鸾行走间梦环州发现她背上背的一伞状之物被黑布包着,梦环州记得这正是上次南海之行那两名蒙面女子所用的百花谷所有之神器“凤鸣舞”。想不到这青鸾竟如此受百花谷器重,竟是连镇派神器都传承于她了。这样想来刚刚在大殿所见到的两名中年女子就是上次护送青鸾南海之行的那两个黑衣女子无疑了。

  传闻这凤鸣舞并不像其它神器那般苛刻认主,几乎所有百花谷之人都能驾驭它,至于发挥出来的实力就因人而异了。“凤鸣舞”又叫琉璃伞,既能排在十大神器之列自是有它神通的。凤鸣舞的神通据说是能够幻化出另外四把形状相同的琉璃伞,与主体同时五把颜色不一的琉璃伞飞舞灵动让人捉摸不透。如今的百花谷却是再也没人能够五把琉璃伞共现了,连修为最高的谷主玉生烟也只能同时驾驭四把。

  “不知美人修为如何,若是明日有幸能与美人切磋一番就再好不过了”青鸾对巫小小说到。

  “我也正有此意,到时候还望姐姐能让着小妹”巫小小回到。

  言语间那台阶处又是人群骚动,众人看了过去只见又是十来人在一名小和尚的带领下来到了山顶。梦环州见得这十来人有部分人全都身着一样的道袍,道袍上面有个葫芦的标志,梦环州知晓这就是昆仑派弟子。另外几人则是衣着随意,但有两人特别引得梦环州多看了几眼。那是一男一女,男的一头银发披在肩后,细看其年龄是竟跟自己相仿,而女子一头齐颈短发则全是深蓝色的。

  最吸引梦环州的还是女孩手里握着的一根冰杖,那冰杖通体幽蓝如寒冰凝聚而出,冰杖顶部被些许突出将一颗如冰刺如水晶状的物体环绕着。虽是隔着老远梦环州都能感觉到那冰杖逼人的寒气,那定是北海冰宫的玄冰杖,也是十大神器之一,排名第四比起剑阁的紫云剑还要靠前。

  如今这小小山顶竟是出现了四件神器,分别是排名第九的七星剑,排名第八的凤鸣舞,排名第七的玲珑剑和排名第四的玄冰杖,几乎每个势力都带出了神器。

  而那昆仑弟子皆都是两手空空,梦环州仔细一看,其中一名弟子手上也是戴着一个跟自己手上差不多的指环,他断定那定是彝环无疑。昆仑派也持有一神器,乃是排名第六的磐龙鼎。想来昆仑若是带来磐龙鼎的话肯定是将其放入彝环内,不然谁没事背着一尊巨大的磐龙鼎啊?若真是这样那明天可真是能够大开眼界了,说不定还能看到护国寺藏有的那排名第三的神器降魔杵。

  很快这山顶众人就开始热闹起来了,众人先是自报家门而后便是开始寒暄起来。梦环州哪里一下子全都记得他们名字,只是特意记住了三人的名字,北海冰宫那名白发男子叫古寒冰,蓝发女子叫古寒雪,而那名戴有彝环的昆仑弟子叫星河。

  这些轻人因夺旗大会而聚,亦会因夺旗大会而散。他们不谙世事,甚至童心未泯,完全不在意明天他们之间会有一场恶战。他们可能有人会受伤,他们也会因夺旗大会的结束而分开,也许将是永别。

  “梦环州,你过来一下”青鸾叫到。

  梦环州见青鸾不知什么时候独自一人端坐于舍利塔之下,听得叫自己后梦环州便朝她走了过去。

  “怎么了”梦环州问到。

  “坐”。

  梦环州听后坐在青鸾身边,青鸾见他坐定后说:“梦环州,我见你双眼之间的戾气比起上次南海之行时还要严重,你是否又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梦环州心里暗自佩服这青鸾的眼力,自从南海回去后更是犹如在那广燚峰内院住下了,再加上烟都城吸得瘴气入体。

  “你那几个师兄妹也是,眼中散发出邪恶戾气,我猜你们是为了这夺旗大会通过某种极端之法来提升修为吧”?

  梦环州知晓巫小小三人也是在内院呆了不少时间,可梦环州觉得他们的戾气可能是受那巴蛇的瘴气影响要多一些,于是回到:“是,也不完全是”。

  “修炼之路讲究的是循序渐进,哪有什么捷径可行,那些偏门之法应该适可而止,否则这戾气日积月累很容易种下心魔,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对了,我给你的《清心录》你研究的怎么样了”?

  梦环州这才又想起青鸾曾给过自己一本清心录,想起从南海回来后也就上次虞斗文被火浪烧伤后在玄铁桥上看过一次,之后就被扔进彝环了。

  梦环州道:“那《清心录》生僻难懂,里面有的字都是长得奇形怪状,实在是研究不了啊”。

  “研究不了是一回事,我看你都没去研究”青鸾气呼呼的。

  “梦环州,明日若是我对上你的那位心上人可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青鸾说到。

  “那若是遇到我呢”?

  “呵呵,哪有那么巧”青鸾笑道。

  “梦环州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帮忙”?

  “姑娘请讲”。

  “我有一位故人就在锁妖塔附近,此次虽是来去匆匆,我还是想抽空去见见它,可这帝都竟是如此之大,我连那锁妖塔在何处都不知晓”。青鸾说到。

  这帝都能与护国寺齐名的除了内城就是那北城锁妖塔了,锁妖塔跟南城的护国寺中间隔了一个内城,这之间的路程少说也有十多里。梦环州估摸了一下现在离正午还有一个半时辰左右,可若是走过去的话就算以他们的脚力不停歇也只能勉强一个来回,何况梦环州也不知道那锁妖塔具体在何处只能知晓个大概方位。

  梦环州带着青鸾走到广场边缘指着远处内城那边的区域道:“锁妖塔应该在那个方向,只是现在时间仓促,我看是不能在用膳之前赶回来了”。

  “哪里要那么久,以我两的身法去那对面也只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青鸾说到。

  “你忘了我两是修道之人了?怎敢以身法明目张胆地穿过人来人往的街市”梦环州回到。

  “你忘了我两是修道之人了?一定要走街上吗?就不能走房顶吗”?

  “这,这有些不妥吧”梦环州犹豫到。                                    

  “哼,你不去就算了,我一个人去”青鸾说完便是一下就跳到了广场下面,在树枝上面穿梭起来向那山下奔去。梦环州见后摇了摇头,无奈之下只得跟了下去。远处的巫小小无意见到离去的二人先是楞了一下,而后又像没看到一样转过身去。

  两人的身法本就是达到了身轻如燕大成,再加上这本就是一个小山包,只是几个瞬息两人就到达了下面的街市。青鸾知道梦环州跟了上来,心里暗自笑着故意放慢速度等了等他,两人便先后在那密集的房区穿梭起来。他们穿过热闹的街道,跃过满是荷花的池塘,踏过凉亭阁宇留下了一串串难再寻觅的足迹……

   

   

   

  很快两人就绕过了内城到达了北外城区域,他们寻得一偏僻之处跳到地面,问过好几人后按照指引的方向来到了一个广场上。可这广场周围一览无余,哪有什么锁妖塔?一路奔波也有些许疲意,两人便是走向广场正中,只见广场正中是一道圆形的石墙,那石墙高约莫有一丈左右,两人坐下来靠在石墙上面稍作休息。

  不多时一名中年男子路过他们身边,梦环州赶紧站了起来问到:“大叔,请问锁妖塔所在何处”?

  中年男子只是转头撇了梦环州一眼,也没作回答就继续向前走去。

  梦环州觉得奇怪,刚刚这男子的眼神,就算不想给我指路也不用这种眼神啊,像是我在戏耍他一样。他见那人已经走远,又坐到了青鸾身边准备问她何时回护国寺。

  “二位是从外地第一次来到帝都吧”?

  梦环州见一少年身着一身戎装走向自己,两个中年男子紧跟在其后。

  “不错,我们确是第一次来帝都,公子真是好眼力”。

  “我看二位想必乃是修仙之人吧”那少年又道。

  梦环州惊讶到:“公子何以见得”?

  “我看二位气宇轩昂,一身气息超凡脱俗,定非凡人。寻常百姓心里大都对妖魔充满了恐惧而对这锁妖塔避而远之,二位竟毫不避讳地坐在锁妖塔上”那少年又道。

  梦环州听得此话后一脸迷茫地问到:“我们坐在锁妖塔上”?

  那少年先是哈哈一笑接着道:“没错,这广场就是锁妖塔,是不是很疑惑锁妖塔竟然没有塔”?

  一旁的青鸾走近了道:“莫非这锁妖塔是在这广场之下”?

  “不错,这锁妖塔正是埋在这广场之下,那圆形围墙内就是入口塔尖,像是一巨大的竖井自地面往下共有九层,越到下面所封印的妖魔越是厉害”少年回到。

  “多谢兄台指引”梦环州向少年答谢到。

  那少年莞尔一笑“我还有事先失陪了,若是有缘自会再见到”,说完就朝那内城方向走去,两名中年男子紧紧跟在后面。

  见三人走远后,梦环州看他们离去的地方对青鸾道:“这兄台年纪轻轻竟生得如此智慧,又有两名高手保护着,想来定是哪位内城皇亲贵族”。

  青鸾噗嗤一笑道:“什么兄台,也只能骗骗你这样的傻子,人家分明是女儿身”。

  “啊?”梦环州不敢相信刚刚的少年是女儿身,从那少年的一言一动,哪有半点女子气息。

  “我相信我的直觉没错,你爱信不信”青鸾说到。

  “既然这就是锁妖塔,我们还是赶紧寻到你那位故人吧”,梦环州抬头看了看头顶行走的烈日。

  青鸾一眼深邃地看着那圆形围墙说:“梦环州,你想下去看看吗”?

  梦环州想这锁妖塔内肯定是凶险万分,想想那晚差点就陨落在了百丈涧,再加上他们此刻也没有多少时间逗留了,便想劝劝青鸾折返。哪知这一念间青鸾已是到了围墙顶部,背对着梦环州看着下面。

  犹豫之间那青鸾便是直接跳了下去,梦环州只得也跳到了围墙之上往下一看,只见这圆形围墙内如此空旷,只是在正中间露出了不到十尺高的一点塔尖。再看青鸾正在朝着那中间的塔尖走去,梦环州见了也是跟了上去。

  哪知他还没追到青鸾就见得从那围墙处涌出几十个士兵很快便将他们围在了中间,一位像是头领的走了过来问到:“你们二人为何擅闯锁妖塔”?

  青鸾回到:“小女子久闻锁妖塔盛名,今日专程前来想一睹锁妖塔真容,还望统领行个方便”。

  那统领也是知晓眼前二位既然能进来到这里,还敢进入塔内去定是修仙之人无疑。这二位看起来虽都年纪轻轻,可统领心中有数自己和几十个兵卒在这两名年轻人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无奈之下那统领对青鸾说到:“女娃,不是我不让你们进去,只是王命在身,若是私放你们进得塔内,我们这些人可就是要被重罚的,指不定小命就没了”。

  青鸾回到:“统领,只要我们不说出去,没人会知道的,你就放我们进去瞧一眼吧”。

  统领为难道:“女娃,你就不要再难为我们了”。

  青鸾见好说不行,便心生了冲进去的念头,反正以自己的身法可能自己跑进塔内了,这些人说不定还追不到塔尖。青鸾心意已定,准备趁众人不注意冲进去,可梦环州这次像是早就猜到了她的想法一样走过来拉住青鸾的手道:“要不咱们先回去吧”。

  青鸾想抽回被抓住的手,哪知梦环州死死地将自己的手抓住,根本无力挣脱。青鸾正欲说话,却见那围墙之上一人跳了下来,稳稳地站在了地面朝众人走来。来人正是那护国寺的奕藏,就是早上在护国寺带梦环州几人的小和尚,只见他手里提着一木盒很快便是走到了他们这里。

  奕藏一见这阵势就明了这其中缘由,先是意外地对梦环州二人道:“咦,二位贵客刚刚不是还在护国寺吗,怎么这么快就到锁妖塔来了”?

  梦环州一脸尴尬道:“自然是来一睹锁妖塔了”。

  奕藏道:“施主有所不知,这锁妖塔内凶险万分,寻常人都是避而远之。虽说是人迹罕至,但也是封印着众多妖魔之地,若是被居心叵测之人进入锁妖塔放走了里面的妖魔那将是一场灾难。因此帝都派兵将这锁妖塔都是封闭起来,再加上释空师叔亲自看守着锁妖塔,除了每日来给释空师叔送斋饭的弟子外,平日里是无人能进得其中的”。

  梦环州心想果然这里面还有高手坐阵,不然这锁妖塔这么重要之地不可能仅仅就这些普通士兵来把守。真庆幸刚刚将青鸾拉住,若是硬闯进去可能两人又会生出祸端。

  梦环州说:“既是如此,我们也不便强求,我们这就回护国寺”。

  哪知那奕藏赶紧说到:“且慢,两位施主可否稍等我片刻,等我将斋饭送进去后再带二位施主一同回去”?

  梦环州跟青鸾对视一眼后默契地点了点头,奕藏见后转身大步向那塔尖之处走去直至消失在塔尖。

  只是瞬息,那奕藏便出来了,只见他兴冲冲地跑到统领处低声说着什么,那统领听后先是犹豫了一下,而后便是点了点头后就带着一众手下离去了。

  奕藏走到梦环州二人面前道:“你两真走运,释空师叔叫我带你们进去看看”。

  梦环州二人闻言后大喜,赶紧跟在奕藏后面向塔尖快速奔去。只见奕藏到达塔尖处后停了下来,双手结印似乎在解着什么禁制,瞬息那奕藏双手所指之处便出现了一个通道,奕藏停下动作说:“二位施主请随我来”。

  梦环州和青鸾按耐不住内心兴奋走进了那锁妖塔的最上面一层,一进入后就发现这塔内竟然是光线十足,抬头一看原来是那塔顶正中间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这夜明珠比起辰逸给自己的那颗简直是大得多了,虽说夜明珠散发出来的光比起白昼是要微弱万分,可也将这漆黑的塔内照得一片清晰。

  梦环州跟青鸾两人开始在塔内环顾起来,只见这塔身全是石头,跟护国寺的舍利塔差不多,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从中间开辟出来的圆柱空间。梦环州走向最里面,算是把这一层看得明白了。这石塔中间是一个环形的走道,走道内侧石壁便是这锁妖塔封印妖魔的石室,他仔细数了一下,这最上面一层也只有仅仅七个石室,每个石室全都石门紧锁还被一层能量罩给阻隔着,看样子那就是锁妖的封印。

  梦环州很好奇这里面都锁着一些什么妖魔,便想走到最近的一个石门一探究竟。哪知奕藏像是猜到了他的想法提醒到:“锁妖塔内的妖魔大都凶险万分,邪性未灭,二位施主还是远离的好”。

  梦环州听后尴尬一笑道:“那是自然”。

  两人随着奕藏走在石道上,中间的环形走道宽约莫六尺左右,横着走也就成人三步而已。梦环州走到过道边缘低头向下一看,这一看瞬时吓得往后退了退。原来这走道之下就是那塔底,刚刚一看便是知晓这塔非常高,更要命的是这走道边缘不但没有护栏,就连走道都略有倾斜地向塔底斜去。

  梦环州往后退了几碎步处于一石门前,刚刚站立稳就被一根藤条缠在了腰部向那石门处拉去。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他心思还沉浸在那塔底之下,完全没有一丝防备就被藤条缠住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已被拉到了石门处。

  梦环州转头一看一下就吓了一跳,一个偌大的牛首正从石门空隙处盯着自己,一双铜铃大小的巨眼死死盯着他。那牛首还张开巨大的嘴向自己哈气,梦环州急得全力挣断了藤条,借着冲开的势头向前冲去。这本来就狭窄的石道很快就冲到了尽头,他吓得连忙收住脚步,在那石道边缘处一个踉跄晃动了几下差点掉了下去。

  此时从塔下飞来一道闪电直接击在那石室内,梦环州见那巨大的牛首痛苦地朝石室内逃去。他此刻才见得真切,那是一只牛首人身的妖怪,此刻被闪电击中后一边翻滚一边哀嚎着向石室内滚去。

  “牛首人身”?梦环州在心里琢磨起来,这半兽半人之身的妖怪只有远古一些妖神才有的特征。这些妖神是早就以本体修炼成神,后来在人类出现后才欲修炼人身的。不过这些妖兽已经修炼成神,具有自己独立的神祇,再想修炼成人形是很难的。这就出现了很多半兽半人身的妖神,不过再怎么样他也已修成了神。

  另外还有两种可能出现半兽半人身,其一就是妖怪已经过漫长的岁月修炼成人形。只不过身体某处受了严重的外伤还未完全愈合,那受伤之处并不能化为人形,就像上次百丈涧的墨染。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妖兽吃过化形草后又觉醒了妖的血脉,化形草乃是天地间一种极其稀少的仙草。这化形草生得五百年之后便是具有化形之功,普通妖兽若是吃了此等化形草,很快便会化成人形,完全省去了修炼成人的漫长岁月。更神奇的是妖兽一旦吃了化形草化为人形后就完全是人的血脉了,再没有一丝妖气。

  不过万物都有它的利弊,通过吃化形草化为人形的妖兽可能会在某种契机下觉醒妖的血脉,到时候就会变成半兽半人之身。梦环州见的这牛妖肯定不是上古妖神了,再看这青牛也并不像是哪受了很重的外伤,就算受了很重的外伤早就关在锁妖塔痊愈了。那就是最后一种可能了,这青牛妖吃过化形草。

  梦环州缓了一下后,又小心来到那走道边缘向下看去,只见下面的格局跟这一层差不多,等下!那是什么?他这才发现塔内正中间的半空中竟然凌空盘坐着一个人,那人约莫四五十岁模样,身披暗黄袈裟犹如闭目养神般安详地端坐于下面一层。若不是朝下看去,是很难发现其踪影的,这难道就是奕藏口中的释空师叔?

  梦环州一想不对劲,随即在心里惊呼到:“凌空而立?这难道就是那传说中的枯禅祖师”?

  那奕藏仿佛看出了梦环州的疑惑对他说到:“施主可曾发现这石塔内每层之间并没有连接通道”?

  听得那奕藏小和尚这么一说梦环州又扫了一圈果然没有找到通往下面一层的通道,难道说想要去下面一层得御器飞行?

  此时那奕藏走向梦环州道:“施主若想到下面一层必须从这虚空跳下去,不知施主可敢一试”?

  梦环州又低头看了一眼下面见得这石塔竟是如此之高,自己可视距都足有半山之高,而自己还只能看到下面第六层。可能是光线的原因,也可能是最下面的三层被什么给笼罩着,完全是一片漆黑。这高度他们哪里敢往下跳,那下面无尽的黑暗更是使人害怕。梦环州犹豫间那下面的中年僧人此时开口道:“奕藏,不要故弄玄虚了,带两位小施主下来”。

  奕藏听闻后连忙回到:“喏”,随即又对梦环州二人道:“两位施主请随我来”。

  梦环州见得那奕藏说完便转身朝环形石道边缘走去,直接一脚踏出石道踩在了虚空之中。那奕藏并没有失足掉下去,反而如履平地般走在虚空之中,见梦环州二人还没跟去,奕藏回头道:“跟上啊”。

  梦环州此时明了,原来这是一层能量罩,可他无论如何都感应不到这能量罩有一丝能量波动,也许这就是锁妖塔的其中一个秘密吧。梦环州跟青鸾也走到了那虚空之中,虽是明知道有一层能量罩,两人走在上面还是心惊胆战如履薄冰般,生怕踩重了把能量罩踩破了掉下去。

  奕藏等两人靠近后说到:“我们下去吧”。

  说完那奕藏便是动用修为发力于双足重重地踩在能量罩上面,只见那能量罩被奕藏踩得竟是凹了下去。随着奕藏不断发力,能量罩终于在他的双脚间破了一个洞,奕藏也掉到了下面一层去,等奕藏掉下去后那破洞又随即修复还原了。

  梦环州和青鸾也学着奕藏刚刚的动作,那奕藏的修为本不如梦环州二人,因此两人毫不费力就破开了那层能量罩,稳稳地落到了下面一层。

  “你二人是剑阁和百花谷的弟子吧”?中年僧人见两人落定后道。

  “剑阁弟子梦环州见过前辈”,“百花谷弟子青鸾见过前辈”,梦环州和青鸾两人恭敬地对那中年僧人道。

  “你们是来参加明天的夺旗大会吧?”中年僧人问到。

  梦环州跟青鸾两人默契地点了点头。

  “奕藏,你带两位小施主到下面看看”。

  奕藏听闻后回了一声“喏”后便是又重复起了刚刚的动作,这次奕藏可没有刚刚那么轻松了,费了好大劲才下到第三层去。

  梦环州跟青鸾也紧随其后下到那第三层,相比第一层的能量罩这层可就不那么轻松了,他用了好大劲才冲破能量罩。一到第三层梦环州又是扫视了一圈发现格局跟上面两层差不多,只是比第二层是要大上不少,他发现越到下面空间越大,能量罩越结实。

  见到梦环州二人下来后奕藏说:“我也只能下到这一层了,若是两位施主还要下去的话,小僧也只能在这等候二位了”。

  梦环州看向青鸾,两人对视了一眼后那青鸾已是功力大放踏向了脚下的能量罩。他见青鸾像是使出了全部功力,就像刚刚奕藏下到这一层般吃力,好在最后还是下到了第四层。梦环州见青鸾下去后也将修为发挥到极致向那能量罩破去,可这一层的能量罩比起上面一层更是强上了不少,他全力以赴好不容易才冲破能量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