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孤岛遇险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3510,207

  知书长老话刚说完就看见梦环州驭着一把铁剑在他身边飞来飞去,他又说到:“这天狼蛛看似体型巨大形体笨重,实则速度极快,尤其是那八条长腿,弹力惊人,一般人的速度恐怕连逃命都难”。

  “长老,再磨蹭那些人都被吃光了”,梦环州弹至一棵小树顶上,整个人踩在柔弱的枝头上下微微晃动着。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没那么简单,能打败内阁的秦宇浩,不可能就那么点修为”,知书长老道。

  “去吧,我跟在你后面”。

  梦环州闻言就施展身轻如燕的身法在草木上穿梭,向那下面急速而去。

  梦环州整个人身子前倾,可能是因为速度过快,此时的他右手执剑拖于身后,左手也在身后,像是保持平衡一样,两手上下微微晃动着。眼看越来越近,梦环州才发现这些蜘蛛比想象的大多了,刚刚在山顶看还没什么感觉,现在离得近了,反而有点心虚起来。他看到离自己最近的一只天狼蛛,两只前腿将一人夹起就往嘴里送去。

  梦环州加速冲了过去,眼见已来不及了,便是将手中的铁剑朝那蜘蛛射去。只听见“当”地一声,铁剑在蜘蛛腿上崩出了些许火花,而后那铁剑竟是被弹到一边,再看那天狼蛛坚硬的腿并未受到丝毫损伤。梦环州此时已无计可施,只能驭回铁剑冲了过去,眼看着那人就要命丧天狼蛛之口,顿时觉得已是回天乏力。

  就在那人快要进入天狼蛛的嘴里时却意外地停住了,梦环州一看,原来那蜘蛛的两只前腿被两根红菱拉着。

  梦环州顺着红菱看了过去,居然是昨天遇见的青鸾姑娘。此时的她还是一身黑衣,黑纱斗笠遮住了面容。

  “我说我俩有缘吧,你看这才多久,又在这人迹罕至的荒岛相遇”,青鸾笑着对梦环州说到。

  梦环州怎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跃而起举起铁剑就是一招天机剑法里面的巨剑斩,朝那两只动弹不得的蜘蛛腿斩去。只见梦环州身后太极图案显现,紧接着一把巨大剑气出现在他头上,快速地斩到了蜘蛛腿上。只听见“轰”的一声,那天狼蛛两条前腿从关节处被斩得离体而去,随之砸在下面地上。

  死里逃生的那人已然顾不上疼痛,爬起来就是一路狂跑。那只剩六条腿的天狼蛛痛苦地叫了一声,随之发狂地奔向梦环州。在离他一丈之地弹跳而起扑向他。梦环州早有准备,在那天狼蛛快要压到自己之前,施展身轻如燕身法闪到了一边。

  天狼蛛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见自己扑了个空,那天狼蛛找到了梦环州的位置所在,弹起来又是向他扑去,用现在的两条前腿划向梦环州。

  梦环州驭剑斩向那蜘蛛,铁剑在他的驭使下在天狼蛛身边飞舞,时不时斩在蜘蛛身上,发出犹如打铁般的“叮当”之声。

  此时的青鸾姑娘也并不好受,穿梭在蜘蛛群中左右闪避着。

  梦环州见自己的铁剑一点都没有减缓那蜘蛛奔向自己的速度,眼看天狼蛛跳到自己眼前,举起锋利的腿划向自己。就在蜘蛛腿快要划到自己时,铁剑及时回到他的手中,他紧紧地握住铁剑,挡下了蜘蛛腿。可另一条腿又是从一边划了过来,梦环州只得往后闪了闪,举剑来挡另外一条腿。

  可就在自己刚刚挡住之时,刚刚那条腿又是向自己进攻过来。梦环州又只得往后退去仗剑来格挡这条腿。如此循环了好几次,他被天狼蛛逼得连连后退。不能再这样被动防守了,在成功挡下天狼蛛的进攻后他往上一跃,举起铁剑使出全力照着天狼蛛的头部斩了过去。

  只听得“当”的一声,梦环州的铁剑斩在天狼蛛头上,蹦出了些许火花,随即铁剑一分为二直接被震断为两截。还好他反应够快,下落的身体用双脚在蜘蛛腹部一踹,直接弹了出去,躲过了蜘蛛的利爪和嘴里吐出来的丝线。

  梦环州在地上打了个滚,顾不得细看,随手在彝环拿出一把武器站了起来。因为此刻他身边出现两只蜘蛛,从他的左右同时向他攻了过来。梦环州算是见识到了这天狼蛛的厉害,那坚硬的躯壳,恐怕也只有巨剑斩能击破。

  可这巨剑斩消耗极大,自己又还不是很精通。这些蜘蛛速度又是极快,刚刚那只完全是被青鸾绑好了等着他去斩的,就凭自己一人应对这天狼蛛根本来不及施展巨剑斩。

  对付一只都吃力,现在同时面对两只,梦环州只得放弃抵抗逃命要紧,便展开身法开溜了。没跑多远就见得那青鸾也向自己这边跑了过来,还带来了三只天狼蛛,很快五只蜘蛛就把二人包围在了中间。

  “给我武器”,青鸾姑娘冲梦环州喊到。

  梦环州随手将自己手中刚刚拿出来的那把武器扔了过去,他这才看到自己刚刚慌乱中在彝环里随意拿出的武器竟然是一把锈迹斑斑的破刀。那青鸾接到武器后,瞪了梦环州一眼,遂举刀挡住了扫向自己的蜘蛛腿。

  梦环州尴尬至极,想这彝环里面的武器起码都有几百上千年时间了,全都在里面腐朽着。眼下也不敢多想,将神识感知到彝环内部,又在里面拿出一根约自己小臂粗的铁棍出来,这下我看你再断。

  举起铁棍击向一只蜘蛛,这铁棍到了梦环州手里,顿时感觉用起来十分别扭。他两手握着铁棍,感觉一点手感都没有。敲在天狼蛛身上也造不成什么伤害,自己的身法也是感觉迟钝了一些。

  再看青鸾手里的破刀没用几下就断掉了,只见她在慌乱中逐渐抵御不了三只天狼蛛的围攻。她两手用红菱同时缠住两只天狼蛛,吃力地拉扯着红菱,那另外一只从她身后攻来,此时的她已完全无法抽身闪避。

  “小心啊”!梦环州边喊边将手里的铁棍朝那蜘蛛扔了过去,“当”地一声,铁棍正好砸在那蜘蛛眼睛上,那天狼蛛痛苦地叫了一声,巨大的身躯往后退了几步。青鸾也立马收回两条红菱跃到了一边。

  梦环州感觉到一丝危险袭来,立马闪开躲过了一只天狼蛛的攻击,同时驭回刚刚那根铁棍。只见那铁棍从地上飞起来,在空中旋转着飞向梦环州。梦环州感觉这铁棍用着极不趁手,眼下另外一边又是一只蜘蛛腿扫向自己。他在地上一跃闪了开来,可刚刚落地站稳另外一只蜘蛛便是一腿扫了过来。好在铁棍已经被自己驭回来了,马上就可以手持铁棍挡住这一击。

  铁棍刚刚到梦环州面前,还没到手里,就被蜘蛛腿扫到了。他也不知道是自己慢了,还是那天狼蛛变快了,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那蜘蛛腿扫在铁棍上继而拍到他的胸前,将他拍了出去。

  梦环州极其痛苦地倒在远处地上,刚刚这一击若不是拍在铁棍上,只怕自己现在已经凶多吉少了。由于自己一直都没有引剑,都是用的一些临时性武器,他一时间也无法感应到刚刚那铁棍被拍到何处去了。刚想再从彝环取武器,就有三只天狼蛛从三个地方同时扑向了梦环州。

  此时的梦环州惊魂未定,完全没有抵挡的能力,只得忍痛快速奔跑后弹至一边。就在他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时,发现自己跃去的地方正有一只天狼蛛张牙舞爪地等着自己。此刻的梦环州身体凌空在上方,根本找不到借力点来改变方向,只能看着自己离那天狼蛛越来越近。

  就在他快要掉到地上那天狼蛛头上时,一段红菱在他的腰部缠了几缠,随之将他拉走,抛向另一个地方。

  青鸾对着梦环州吼到:“刚刚你帮了我一次,现在扯平了”。

  梦环州刚刚落地,就看见两只天狼蛛也夹击着扑向青鸾,他抓住腰间的红菱大力一扯,将那青鸾拉到了自己面前。

  “还是欠我一次”。

  青鸾哼了一声,发现自己跟梦环州所站的位置正是刚刚一只天狼蛛被梦环州斩断双腿的地方。她捡起地上的一根蜘蛛脚扔给梦环州,梦环州手拿坚硬的蛛腿,被青鸾用红菱甩了起来。

  梦环州发现自己被青鸾甩到了一个他从来都没有上到过的高度,他俯冲而下,两手握着蛛腿,使出全部力气,将手里的蜘蛛爪子刺到了下面一只蜘蛛头部。瞬间一股恶心黑色液体随即喷出,青鸾也赶紧拉动红菱将梦环州甩走了。

  就这样梦环州跟青鸾两人配合默契地在蜘蛛群穿梭,没几下他两就各自刺杀了两头天狼蛛。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突然天空传来了一阵刺耳的猛禽声,梦环州抬头一看竟然是一群体型巨大的猛禽在上空盘旋惊叫着。这巨型怪鸟时不时俯冲下来一只,在地上啄起一人后贴着地面一个盘旋便是又飞回到半空而去。

  两人本来就处于蜘蛛群中,现在天上又多了一群攻击力、速度、灵活性比地上这群蜘蛛强了不知多少的怪鸟。梦环州跟青鸾一看情况不妙,两人对视了一眼,便是各自逃命而去。

  梦环州刚刚躲过了一只冲向自己的猛禽,就被一只蜘蛛扫到了手臂,虽然只是擦到一下,可天狼蛛爪子上的毒刺使得他的手臂当时就感觉一阵发麻。

  此时在一旁看观战知书长老眼见情况不妙,将自己的佩剑射向梦环州,自己也拼尽全力奔向梦环州。那射向梦环州的飞剑速度极快,知书长老的速度也是极快,跟在自己的飞剑后面瞬息就来到了梦环州身边。知书长老提起梦环州,想带着他御剑飞走。

  梦环州却是叫着:“长老,救救青鸾姑娘”。

  “放心,她很安全”。

  梦环州这才见得青鸾姑娘身边不只何时多了两名黑衣人,就是昨天见到跟在青鸾身后护着她的那两名黑衣人。现在的几人危险重重,地上被一群天狼蛛围着,天上被一群巨型猛禽堵着,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金翅大鹏越来越多了,我们快撤”。

  知书长老跟两名黑衣人掩护梦环州和青鸾往山底处撤去,终于三人在蜘蛛群中打开了一个缺口,他们将梦环州和青鸾两人送了出去。梦环州跟青鸾知道自己在这里一点用都没有,只会拖累他们,两人借着茂密的树林掩护往密林深处奔去。

  “原来是剑阁的老道”,一名黑衣女子说到。

  知书长老见这名女子声音约莫中年,手里拿着一黑布包着的武器挥舞着。知书长老见这黑布包着的武器每击到天狼蛛或是金翅大鹏都能轻松地打伤它们。虽是用黑布包着,这武器威力如此巨大,再看那外形像是一把折起的伞,他便是猜到这就是那十大神器排第八的“凤鸣舞”。

  “凤鸣舞,原来是百花谷的老麻子”,知书长老也是毫不客气地回应到。

  另外一名中年女子开口说到:“老道,你刚刚要是早点出手,大家至于这么麻烦吗”?

  “哼,你俩躲在那里这么久怎么不出手?就等着坐享其成”。

  “我看你是在防备我们吧”!手持凤鸣舞的女子说到。

  知书长老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二人,挥舞着手中佩剑抵御着身边的怪物。三人都是修为高超之辈,对付这天狼蛛和金翅大鹏也都游刃有余,还边说话边从容地对付着这些怪物。怎奈这天狼蛛和金翅大鹏数量众多,饶是三人修为高超,也被纠缠得一时半会脱不开身。

  “你快点啊,怎么越来越慢了”?青鸾回头看了看还在身后的梦环州。这梦环州刚刚跑的比自己还快,怎么现在慢了这么多?青鸾心疑地看了一下梦环州,只见他脸色惨白,嘴唇乌紫便是知道他中了天狼蛛的毒。再加上他中毒后动用真气急速奔跑,更是加快了毒素扩散。

  青鸾立马停了下来等梦环州,看着他奔向自己速度越来越慢在快到自己跟前时倒了下去,青鸾赶紧过去接住了他。

  青鸾将他躺在地上,随后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一颗丹丸,塞进了梦环州嘴里:“你现在不能再使用真气了,几个时辰后就能痊愈”。

  梦环州感激地看着青鸾道:“谢谢你,青鸾姑娘”!

  “不用谢我,现在咱俩算扯平了吧”?

  梦环州看着青鸾笑了笑,青鸾也看着他笑了起来,虽然隔着面纱,他依然能感觉到她笑的好美好美!

  世间很多美好的东西往往都只是存在一刹那,就在两人笑容以对时,一只体型巨大的金翅大鹏俯冲而下。这只金翅比刚刚在林子外面见到的那些个头大很多,梦环州躺在地上行动不便,又使不出什么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金翅扑向自己。

  突如其来的变故,青鸾本能地闪到了一边,却看见梦环州被金翅一爪子给抓了起来。

  “小梦”!青鸾惊叫一声,赶紧将手里的红菱抛了过去在梦环州腰部绕了几圈。可这次她并没能将梦环州拽动,反而连自己都被拖离了地面。金翅速度极快,瞬息就将二人抓到天空往远处飞去。

  还在奋战的知书长老和百花谷两名女子发现被抓走的梦环州和青鸾姑娘,他们赶紧收回武器踩在脚下腾空而起,向那远去的金翅大鹏追去。奈何天空盘旋着的这群金翅甚是烦人,就在三人刚刚上升一点又是冲了过来。

  虽然三人都是修仙高手,但此刻已经借助炼器在空中飞行,消耗真气不说,三人还要一边保持平衡,一边躲闪扑向自己的金翅。这金翅在天空本来就灵活,再加上数量众多,知书长老三人一时间也冲不出去。

  情急之下,那背着“凤鸣舞”的女子,弹到另外一名女子的肩膀站着。凤鸣舞上面的黑布瞬间碎裂后碎片四散飘去。那黑衣女子手持凤鸣舞在手中旋转了一下,只见凤鸣舞顿时打开,晶莹剔透的伞面发着五色光彩。

  五彩琉璃般的伞面绣着两只彩凤,在琉璃伞的旋转下活灵活现地在伞面跳着舞。凤鸣舞在空中旋转着直接将一只金翅旋得羽毛脱落,随之就是鲜血直流。那金翅大鹏的翅膀被凤鸣舞所伤,在空中扑腾了几下就几个旋转掉了下去。

  那黑衣女子出手越来越狠,凤鸣舞幻化成四把颜色不一的琉璃伞旋转着冲向前面的金翅群。知书长老见状也只好跟在后面,很快三人就冲了出去。

  等三人来到梦环州二人消失的海面上空,哪还见得到刚刚那金翅的影子,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飞走的。那手持凤鸣舞的女子道:“师妹,我往那,你往那边追,找到了回这岛上碰头,找不到也回这岛”,另外一名黑衣女子点了点头。

  “若是看见我家那小子顺便也带回来一下”,知书长老对着两名黑衣女子说到。

  “你是在跟我们说话吗”?

  知书长老见吃了瘪也不开腔,朝着那黑衣女子没有说的一个方向御剑而去。

  青鸾两手死死拉着红菱一端不肯放手,也被金翅大鹏巨大的力道一起带到了天空。眼下离地面已经非常高了,早就超出了她平时所能把握的极限高度。而那金翅大鹏已是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巨大的金翅大鹏一直将梦环州和青鸾拖到看不见边的海面,此时梦环州身上的毒稍许好转了些。他死死地拽住缠在自己腰部的红菱,下方的青鸾被晃动得像荡秋千一样抓着红菱不敢放手。

  梦环州使劲将青鸾一点一点地往上面拉,一直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他才发现青鸾的黑纱斗笠不知在什么时候掉了,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绝美女子:

  雪肌面容如出水芙蓉

  双颊红晕似春桃绽放

  睫毛忽闪显两汪深泉

  玲珑微闭藏编贝皓齿

  眉心粉色三花小瓣

  幽蓝娇躯千丝垂落

  是仙女九天惹妒伶

  落凡尘引万物仰羡

  梦环州痴痴地看着身下的青鸾,却不知她已经顺着红菱离他更近了。梦环州只觉得一只柔软的小手到了他的腰部,接着另外一只手也到了自己腰后,两手十指紧扣将他腰部环着。他也两手将青鸾的小腰牢牢扣住,生怕她掉下去了一样。

  两人就这样痴痴地看着对方,一动不动,没有只言片语,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没想到你这么美”!梦环州看着眼底的青鸾,一股体香瞬间让他如梦幻一般。

  “是你喜欢的那种美吗”?

  梦环州没有回她,眼睛闪避了一下后问到:“你又何苦要跟来送死呢”?

  “你看,那远处有山”,梦环州顺着青鸾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茫茫大海竟然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岛屿。虽是隔得这么远,梦环州依然能感觉到那岛很大,岛上的山更是高大奇险。

  “是不是到了金翅的老巢了”?梦环州问到。

  “应该是,我两就要变成它们的食物了”。

  青鸾又道:“等下它们进食是先吃你还是先吃我”?

  梦环州思索了一下道:“先吃你”。

  “为什么”?

  “先吃我怕你看了害怕”。

  青鸾噗嗤一笑。

  梦环州突然想到了背上的小白龙,自打在小岛上遇到天狼蛛后就在内心呼唤小白龙好几次,小白龙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小白龙曾告诫自己在遇到修仙高手的时候不敢跟自己沟通,一方面是出于自保,另一方面也是怕给梦环州带来祸端。

  在南海边缘有知书长老跟着,可以理解,在小岛上有两名黑衣女子梦环州也能理解。现在就剩自己跟一个修为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姑娘,这小白龙还在畏惧什么?莫不是头上这只金翅大鹏?

  现知书长老不在身边,小白龙也没有感应,梦环州已经感觉到了绝望,难道这次注定要死在这儿?看着怀里的青鸾不自知地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青鸾将红菱一层层缠在梦环州头上将他的眼睛部位遮住缠了好几圈后打了个结。

  梦环州不解,青鸾道:“等下万一要先吃我,我不想让你看见”。

  青鸾说完两脚夹住梦环州的脚,翻到梦环州身上,踩在他背上。往上一跳,抓住金翅的羽毛,几下便是到了金翅大鹏背上。

  突然一声巨大的鸟鸣将梦环州吓得一惊,这一声鸟鸣犹如来自灵魂的恐惧一般。梦环州突然被吓得一个激灵,只感觉金翅如同挣扎一般颤抖,慢慢地朝海面俯冲了过去。他双眼被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刚刚这一声鸟鸣绝对不是金翅大鹏鸟发出的。他感觉到此时自己正在下降,梦环州在心里想:是到了那岛上了吗?

  “青鸾,青鸾……”,梦环州一遍遍叫着,却不见青鸾回答。他心里咯噔一下,难道青鸾姑娘真的先被吃了?

  突然梦环州身子一空,便是失去重心一样直直掉了下去。然而他并没有掉在陆地上,而是掉在了海水往海底沉去,他在水里憋了好久,终于露出水面。他摘掉头上的红菱,惊魂未定地在海面浮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恢复了一下才想到青鸾。

  梦环州在海面四处观望也没有看到青鸾的身影,嘴里也是大声叫着“青鸾”的名字。他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连一个黑点都没有,全是蓝色的海面,海水的声响让梦环州的叫喊声显得微不足道。

  此时就自己一人漂浮在这海面上,梦环州从心里生出一股孤独伴着恐惧。心想还不如被那金翅鸟吃了干脆,剩下一个人在这海面等死。梦环州试着与小白龙感联系,却一直都无法感应到它。

  突然,梦环州发现自己手里的红菱竟然向海底沉去,他感觉到了一丝气息,连忙抓住红菱就往上面拉,只见一女子全身肤白地浮出水面。女子见梦环州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红着脸低头将梦环州手里握着的红菱扯了过去在身上遮了起来。

  “青鸾”!梦环州叫到。

  “把眼给我闭上,谁叫你取下红菱的”,青鸾问到。

  梦环州尴尬极了,假意闭上双眼:“刚刚怎么回事”?

  “哦,刚刚那金翅大鹏撞到了一只飞过来的大鸟”,青鸾回到。

  “然后呢”?

  “然后两只大鸟都掉下来了,然后我们就得救了”。

  “就这么简单”?梦环州不敢相信。

  “对呀,就这么简单”。

  梦环州没有继续追问,跟青鸾两人在海面上漂着。

  “起雾了”!梦环州道。

  “我们是要继续在这海上漂着等死还是去那岛上或许还能有一丝生机”?青鸾问到。

  梦环州想都没想就说要去岛上。

  此时浓雾渐起,两人全力地向那岛上游了过去。雾越来越大,都看不见远方的岛屿了,渐渐连眼前的海面被浓雾笼罩得模糊起来。两人不敢停下来,拼尽全力朝前方游去。

  “我游不动了”,青鸾姑娘躺在水面上不走了。

  梦环州回头一看,这一回头又看到青鸾平躺在海面上,手脚微动地躺在海面休息。只见青鸾完美的身体全部暴露在自己眼前,围着的红菱被海水泡了紧紧地贴着她白嫩的肌肤,加上朦朦胧胧的雾,这一看梦环州又是心跳加速。

  “转过去,你个色鬼”,青鸾嗔怒到。

  梦环州听话地转过身继续朝前游去。

  “喂,你等等我,我一个害怕”。

  “喂……”,青鸾在梦环州后面边喊边朝他游的方向追去。

  梦环州在心里琢磨着:不至于啊?那岛刚刚离自己并不是太远,就算在水里的速度慢,也不至于一个时辰了还不到。眼下浓雾渐渐消散,可前面哪来的什么岛。此时他也是累得不行了,也学着青鸾刚刚那样平躺在海面上,手脚小幅度动着。

  看着后面的青鸾,正游向自己,梦环州见到她一只手居然是握拳游的,难怪比自己慢。

  青鸾一到梦环州身边就嚷嚷:“你游那么快干嘛,叫都叫不停,你看你看游错方向了吧”。

  梦环州也不确定是不是游错了方向,眼下迷雾尽散,他在海面环顾了一圈,哪还看得到什么岛,全是一片茫茫的蓝色海面。

  “现在好了,连岛都没了,我看我两不先饿死,反倒要先累死在这海面上了”,青鸾说到。

  梦环州心里很是懊恼,刚刚这么大的雾,自己全然不顾青鸾姑娘的叫喊,只顾自己朝着觉得对的地方游着。

  现在两人都已经体力透支地在水面垂死挣扎着。

  “你手里捏的什么东西啊?那样游不会累吗”?

  青鸾将手伸在梦环州眼前展开,在他眼前勾引了一眼便又立马握住收回。

  梦环州看了哭笑不得,原来是昨天在集市给她的那枚金币。

  “修仙之人都是视钱财为粪土的,这都死到临头了,你还拿着金币,真是财迷心窍了,扔了吧!那破玩意儿我彝环里面还有一大箱呢”。

  “彝环”!梦环州突然想到了自己手指戴着的指环,随即一个激灵在水面扑腾了一下,右手触摸着左手无名指上那枚古朴的黑色彝环。

  梦环州认真地里面感应着,一大堆武器、知书长老买的食物、一些衣物被子、一些瓶瓶罐罐、木箱。

  “木箱”,梦环州像是得救了一样叫到。

  梦环州将木箱取出在海面漂着,青鸾也游了过来,两人上身一下子趴到木箱上。两人这一趴,木箱便是承受不了两人重量慢慢下沉。

  他俩吓得赶紧弹开,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不能没了,两人默契地从箱子两侧双手托起木箱。

  “你这箱子里面装的什么啊,死沉死沉的”?青鸾问到。

  “古币啊!你手上那种”。

  青鸾伸手在箱子里面摸索了一下道:“你在下面托着木箱千万不要动,不要让木箱沉下去了”。

  梦环州不知道青鸾要干嘛,还是听话两手在下面托着。

  青鸾两手攀到木箱边缘,再一手托着木箱,一手伸进木箱里,抓起里面的古币,一把一把地往海里洒。

  “喂,你干什么,快住手”!梦环州见状急得在下面叫唤着。

  “别激动,托好箱子,箱子要是没了我两都活不了”。

  “可你扔我的古币干什么啊,还扔了那么多”?梦环州急了。

  “耶,刚刚是谁在说修仙之人当视钱财为粪土来着?我现在帮你把这些粪土清理掉,你得感谢我”。

  木箱无法承受两人的全部重量,梦环州跟青鸾面对着趴在木箱上,他看着空空的木箱,大半箱古币竟是被她给扔得个精光。

  “一个都没给我留下”?

  青鸾一手把玩着古币道:“这样我这枚就是独一无二的了”。

  梦环州瞪了个白眼,抬头看了看天,发现自己跟青鸾在这海面已是漂了整个下午,眼下天色越来越暗,眼看就快黑了。

  一整天没机会吃饭,加上又消耗了大量体力,梦环州早就是饿得饥肠辘辘了。他从彝环取出食物,当着青鸾的面在木箱慢慢打开。

  “你饿吗”?梦环州问青鸾。

  青鸾微微点了点头。

  梦环州更是慢慢地解着袋子上的绳子,再慢慢从里面拿出一些干粮,挑了一个饼啃了起来。

  “哇,真是人间美味”!梦环州边说边瞟着对面的青鸾,见青鸾也慢慢地把手伸过去拿,赶紧挡住青鸾的手道:“这是我的”。

  “给我一个嘛,我好饿”。

  “真的想要”?

  “嗯”,青鸾点了点头。

  “拿金币来买,一个换一个”。

  青鸾看了看手里的金币摇了摇头。

  “舍不得?那就捏着钱继续饿着吧”!

  “啊!好吃,可惜有点噎,哦对了,还有水”。梦环州拿出一个水袋咕噜咕噜喝了几口,喝完还不忘对着青鸾哈了一口气。

  青鸾看了整个人开始慢慢抽搐起来,随即“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了。

  这一哭可把梦环州给吓坏了,赶紧从袋子里面拿出一个饼往青鸾手里塞:“我就是开开玩笑,逗你玩呢”。

  哪知青鸾死活不要,“哼”了一声便把脸转向一边。

  “好了,我知道错了,喏,给你两个,接着吧”。

  青鸾还是一脸不屑地把头转向一边。

  “你可能是还不饿,那就留着明天再吃吧,刚好这点干粮也是我们最后的食物了,能省一顿是一顿”。梦环州边说边把饼往袋子装,却被青鸾一把抓了过去:“我说不饿了吗”?青鸾说完便是将两个饼合在一起大口啃了起来。

  青鸾没啃几口就被噎到了,她嘴里塞满了干饼口不能语,只能边哼哼边用拿着饼的手指着水袋。梦环州见青鸾两手不得空,便将水袋凑到她嘴边,青鸾也毫不客气大口大口喝起来。

  待青鸾吃好喝好,梦环州将食物捆好扔进了彝环,看到彝环里面自己的衣物,再看看那只缠了几条红菱的青鸾,便是取出一套递给了她。

  青鸾接过衣服怒道:“你,你为什么不早拿出来”?

  “我也是刚刚才想到”。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个色鬼”。

  梦环州百口莫辩干脆不回答。

  待青鸾穿好衣服,两人又是双手趴在木箱边缘,面对面地相互注视着。此时天色已然全黑,一望无边的海面上,两人漂在一个木箱上。周围只有无尽的黑暗和海水的拍打声,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

  “小梦,你怕吗”?

  “不怕”!

  “可是我好怕,你能不能陪我说说话”?青鸾说到。

  梦环州听得青鸾这句话一下子给愣住了,曾几何时也有一个女孩害怕黑夜,也要自己陪她讲话。梦环州熟练地给青鸾讲着自己仅有的几个故事,仿佛眼前这女孩就是小小一样。他看着女孩冷得微微发抖,便取出衣服盖在女孩肩膀上。他生怕女孩冷,用衣服把女孩包得严严实实的,就像当初给小小盖被子一样。

  看着眼前熟睡的女孩,梦环州停下了说话。此时的他心乱如麻,现在已经是陷入绝境,彝环里面的食物和水也撑不了几天。这茫茫大海连一只飞鸟都看不到,知书长老想要找到自己简直比登天还难。

  梦环州看着眼前睡着了的青鸾,腰间系着红菱连着自己,两手环抱倚靠在木箱边缘,手里死死握着一枚古币。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可能我将会跟这个刚认识的女子一起在这大海渐渐消亡”。

  第二天梦环州猛地一下惊醒,睁开眼一看对面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正注视着自己。他扫了一眼,跟昨天一样,还是四周还是一片蓝色的海水。

  “小梦,你想离开这里吗”?

  “想啊,难道你不想”?

  “离开这里了你以后会去哪”?

  “肯定是回剑阁啊”!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好安静、没有世俗的烦恼,这天地间只属于你我”,青鸾很小声好像对自己说着。

  “小小是谁啊?是你心上人吧”?

  梦环州脸色微红,不敢看青鸾,把头一低:“不是”。

  “她一定是个很美的女子吧”?

  梦环州点了点头。

  “我跟她比谁美”?

  梦环州看着眼前的青鸾虽是被这海水乱了芳颜,却是改变不了她绝色的容颜。

  “她美”!

  青鸾一点都没生气地说到:“我倒是想见一见你连睡觉都念叨着的女子到底美成什么样子”?

  “你是说我昨晚睡着了叫了她的名字”?

  “不然呢,那我是怎么知道她名字的”?

  青鸾一双大眼睛瞪着梦环州坏笑地问到:“她肯定是你的心上人”?

  “不是”!

  “咦,脸都红了”。

  梦环州想着此刻的巫小小应该还在广燚峰吧?也许回到了内阁。他想着自己跟巫小小的过去,想到了封易函……想到了自己跟巫小小在广燚峰的最后一次见面:“你可知你现在的修为远远不够保护我,傻瓜”。

  梦环州越想越心里越乱,七星谷大仇未报,辰逸的恩情未还,喜欢的女子远在天边而不可得,自己又即将在这里消亡,顿时心里充满了不甘和无奈。

  梦环州突然一激动,双手竟是离开木箱,自己一个人立于水里,失去平衡的青鸾也一下子掉到水里,青鸾赶紧浮出水面把木箱托着。

  梦环州在水里拼命地挣扎,像是想要跳到水面上行走或是跳出水面飞向天空一样,可无论他怎样挣扎都只是在海里浮浮沉沉。青鸾见得梦环州双眼微红,一脸怒容,嘴里大声叫喊着,有时候被海水淹没了头部。

  “小梦”!青鸾急得推着木箱慢慢往梦环州身边游去。她拉着梦环州的手,大声叫着他的名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