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香消玉殒
淰旧的铁公鸡2021-09-07 16:0810,573

  夜无伤此时已是被翻天印伤得不轻,眼下那恐怖的第七重天劫也快降临了。他故作镇定对江城子说到:“翻天印果然威力超凡,今日得见也算不枉此行。江老头,那第七重天劫就要来临了,我等就先离去暂避锋芒,日后自当再来找你讨教一番”。

  江城子语气十足地道:“老道随时恭候公子大驾”。

  夜无伤利索地转身向远处的血剑长老喊到:“长老,我们走”。

  血剑等人听得夜无伤的命令后全都停手御器而起向夜无伤之处飞去,看来这夜无伤在古巫神殿倒也有些威信的。待血剑长老飞到夜无伤身后在他身后耳语了一番,夜无伤听后逐渐精神了。他问到:“当真”?

  “千真万确”!

  血剑长老这四个字刚说完那夜无伤就已消失在了刚刚的位置,众人只见得他在了空中几个忽闪就直奔下面的梦环州而去。此时梦环州的伤势刚好有点好转,他完全没感应危险的到来。倒是辰尘和辰陌二人发现了危机,他两赶紧向梦环州身边跃去。

  夜无伤的速度本就比他们要快,再加上他二人又伤势严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夜无伤攻向了梦环州。眼看那夜无伤就要碰到梦环州了,众人只看见一支黑色的箭矢已是到了夜无伤面前。

  夜无伤感知灵敏自然知晓这一箭的厉害,遂以全部功力于右手来握住了黑色箭矢。只是他还是低估了眼前的小丫头,那箭矢握在手中瞬间感知到其力道之大完全超乎了自己的预判。好在他也算是大陆上的巅峰强者,赶紧右手往左一挥同时脑袋往右一侧。众人只见那黑色箭矢从夜无伤的耳边擦过,直到在其手中消失不见。

  “小丫头,你找死”,夜无伤大怒地向童童攻了过去。大白猿感应到了危险,一把就将肩上的童童放到了自己身后,而后浑身气势外放高举两个巨大的手臂大吼一声怒视着攻来的夜无伤。

  夜无伤一击就将白猿逼得往后退去,眼看那白猿就要倒地之时,突然白猿像是力量瞬间暴增一样稳住了身子,还将夜无伤逼得退回去数丈之远。众人一看原来那白猿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个白衣老头,那白衣老头一身到下全是白色的,白长袍、白布鞋、白头发就连拖到胸前的胡须都全白了。

  此人是从何而来?如何而来?一众修仙者皆是面面相觑,他们根本没能感知到老头的行踪,仿佛就是凭空出现一般。只见那老头单手推在大白猿的肩膀上,没错!就推在那几人多高的白猿肩上,他也是凌空而立的身法!

  夜无伤自是感应到了白猿身后的强大气息,他本就受伤颇重自然不会再去招惹那神秘人了,毕竟身边那小子才是他的目标。夜无伤又是功力大放向白猿攻去,而那白衣老头也一下站在了白猿的肩上看着夜无伤。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这巅峰对决之时,那夜无伤在经过梦环州上方时竟然一把将他吸了上去,而后抓着梦环州的腰际快速远去了。

  “太爷爷,救他”!

  “多管闲事”!

  “童童求你了,太爷爷”。

  “拿来”白衣伸出了一只手。

  童童顿时明了,将手中的诛神魔弓扔了过去。众人只见那白衣老头接下弓之后一气呵成地拉出了一根绯红的箭矢向远处半空急速而去。一众修仙者感知到那红色能量箭矢上蕴藏了恐怖的力量,比先前那小丫头拉出来的黑色箭矢可要强得太多了。

  就在那红色箭矢消失于深渊上空之时,众人只听得一声惨叫,正是那夜无伤的声音。顿时两道身影出现在九幽之地上空,一道身影狼狈地逃走了,另一道身影笔直向下方的九幽之地落去。众人只听得远处传来了夜无伤的笑声:“小子,我已在你身上下了嗜血咒,你会来古巫神殿求我的,哈哈哈哈……”

  此时深渊上方的乌云开始翻滚起来,以九幽之地为圆心转起了一个巨大的旋涡,无数雷电之力自那旋涡上闪下来。

  “走”!众人只见那白猿上的老头一把将地上的小丫头吸了过去,一猿二人瞬间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第七重天劫就要来了,我们快走”,江城子微弱地说了一句后便是一下栽倒在地昏了过去。原来他刚刚以重伤之身强行催发神器翻天印,以致被翻天印的神力而反噬,刚刚有夜无伤在他强忍着稳住身子跟其对立着。直到夜无伤远去后终于支撑不下去了,喷出了一口红色之后栽倒在地。

  两名天师府老者立马扶起江城子,另一名则拾起了地上的翻天印,而后几人便带着昏迷的江城子飞速而去。

  此时的一众修仙者飞快地离去了,因为以他们的修为来抵御那些雷电之力本就很困难,何况他们还都功力耗尽重伤在身。

  那上空旋转着的乌云旋涡越来越大,更多的雷电之力自上空划向众人。“小梦”!青鸾惊呼一声后就往远处的深渊冲去,却不想被玉生烟和兰婳仙子给拦住了,她两不顾挣扎的青鸾强行将其带走了。

  就剩下剑阁的辰尘和辰陌两人了,辰尘一脸不甘地看着梦环州刚刚坠下的地方不肯离去。一边的辰陌说到:“师兄,以我们现在的状态冲下去找人无疑是送死,不如我们先行退避,等这雷劫结束后再来寻他也不迟”。

  看着依然不肯离去的师兄辰陌又说:“放心吧师兄,那小子命硬得很,曾几经生死都侥幸活下来,这次肯定也不会有事的”,辰陌边说边将辰尘往外拉走直到消失在了远处密林。

  梦环州感觉自己身子正急速地下落着,两边的悬崖飞快地消失在身后,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此时的他已是远离了地面,身边只有一片无尽的黑暗,渐渐地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入心,那种感觉随着自己的不断下坠愈发强烈。

  直到那种不安变为了害怕,感觉就像凝望到了地狱般的恐惧。莫非是九幽之地的无尽怨气?若再继续下去的话只怕会进到那九幽之地去,到时候就算不死也要在里面万劫不复了。梦环州咬紧牙关唤出了白色龙魂艰难地向上飞去。

  梦环州用了好大功夫才逃离深渊重新回到了先前的地面上,此时四周再也见不得一个人影了。梦环州在心里苦笑了一下:“都走了,两位师也尊走了,就连青鸾都走了”?

  他似乎忘记了上空那恐怖的第七重雷劫就要降临了,痴痴地呆在深渊边上,内心早已是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他想到了七星谷那血腥的一幕,一个个乡亲在自己眼前倒下。想到了自己从龙腾国一直被追杀至南海,好几次差点都没命了。又被海族之人追到青丘国,还被落墨栽赃杀人劫剑之罪,再到后来被关在千尺玄冰洞下……

  梦环州原本那漆黑透亮的眼珠渐渐地开始暗淡了,慢慢变成了淡黄之色,直到变成了血红之色……

  他仰天长啸一声后唤出了身后的石剑握于手中,感受着周围无数细小的雷电之力,然后像是发了疯样在雷电之力中肆意穿梭执剑挥砍起来,直到他被一道雷电击中后身子慢慢倒了下去。

  “小梦”!一个声音在远处响起,而后便是一道身影飞向了倒在地上的梦环州。

  梦环州躺在地上向远处看了过去,只见得一个女子踩在剑上向自己飞速而来。是她!去而复返的巫小小。

  巫小小穿梭在雷电之中侥幸地来到了梦环州身边,她笑着看向地上的梦环州说到:“小梦,以前都是你在救我、保护我。这次终于轮到我救你一次了”。巫小小说完便是俯下身去想要将梦环州抱起来带着他御剑逃离这片死亡之地。

  突然巫小小感受到了一丝危险袭来,看着身下小梦那血红的眼珠她迅速地闪开了,而一把石剑也是向她追了过去。巫小小以玲珑剑将梦环州的石剑拨开后喊到:“小梦,你怎么了?我是小小啊”!

  梦环州弹身而起唤回石剑执于手中,全身一股杀伐气息向巫小小攻了过去。巫小小一边闪避着天空中的雷电之力,一边来防守着梦环州的进攻。她在梦环州一个旋转之际看见了其后背的伤口,那伤口因为梦环州的动作又是血流不止了,只是再也不是红色了而是暗黑色,而那伤口上面早已是黑雾萦绕其上。

  “小梦,你别乱来,这样会入魔的”,此时的玲珑剑和石剑已是发出了“叮叮当当”的碰撞声。

  梦环州此时哪里会在意她说的什么,全力向她攻了过去。他本就修为比巫小小高一个层次,再加上还有两条龙魂加持,手中更是握着威力巨大的石剑。巫小小在他手中过不了几招就被梦环州逼得连连后退,其身上还被剑气划出了两条口子。

  梦环州像是要将巫小小置于死地一般,不给她任何活命的希望,直到被他一剑击到地面再也无法反抗了。梦环州提着石剑一步步走向巫小小,就像是一头饥肠辘辘的猛兽走向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

  他贪婪地看着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活物,举起石剑照着它的脖子就是一剑下去。就在石剑快要斩到巫小小的脖子时,一把琉璃伞从远处飞来击在了那石剑上。

  梦环州大吼一声,一脸怒容地看着远处奔来之人,不等青鸾靠近他就提着石剑气势冲冲地攻了过去。青鸾唤回凤鸣舞与其周旋起来,她发挥出凤鸣舞的神通绕过了梦环州奔到巫小小处,将其扶了起来问到:“你没事吧”?

  “我没事,别怪小梦,他只是受了邪魔之人伤害,一时间被戾气迷失了心智”。

  “何止是被戾气迷失,他已被古巫神殿下了‘嗜血咒’,你看他那血红的双眼,就是嗜血咒发作的表现”青鸾回到。

  巫小小一听到“嗜血咒”这三个字顿时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幸好被青鸾扶住了。她可是知晓这嗜血咒的歹毒之处,简直是让人生不如死。想到月痕师父被锁在那迷雾之下几百年,活的哪还像个人?她想到了先前在迷雾深渊之下,月痕师祖将彝环送给了自己,还将毕生功力封印在了自己体内。

  月痕师祖叫巫小小给她磕三个头,再叫她一声师父。她照做了,赶紧跪在地上给月痕师祖磕了三个响头,等她起身叫“师父”时,才见得月痕师祖已是笑着离开了。一个煎熬了几百年的人终于得到了最后的解脱,她笑的好安详……

  巫小小不敢相信她和小梦早上才得知这嗜血咒,下午梦环州就被下咒了,这可真是造化弄人。他不敢想象梦环州以后会什么样?也许他会因为四处造下杀孽而被大陆强者合力击杀、也许他也会像月痕师父那样被锁在某个黑暗中直到死去、也许……

  “你先走”!青鸾一把将陷入沉思的巫小小推开,举着琉璃伞就迎向了袭来的梦环州。

  看着迟迟不肯走的巫小小,青鸾又喊到:“快走吧,等他恢复正常了我们再想办法”。

  青鸾也不是梦环州的对手,没几下也被其打伤倒地,梦环州跃了过去举起石剑就朝下方的青鸾刺去。青鸾看着此时的梦环州双眼通红、面目狰狞犹如死神般,她两手将凤鸣舞横在身前挡住了梦环州的石剑。

  青鸾使出了全部力道,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石剑逐渐刺向自己。此时的梦环州完全顾不得周围发生了什么,他就想一心取了身下这活物的性命。只是青鸾看到一道雷电之力已是照着梦环州站立的位置迎头劈来,她大声喊到:“小梦,小心雷电”!

  梦环州狂笑着将手中的石剑向下压去,同时以左手两指结出一道火红剑气就要飞向已毫无抵抗之力的青鸾。而此时他头顶的雷电之力已是劈了过来,等梦环州有所感应时已是来不及回防了,只见一个太极八卦纹出现在他上方,正是巫小小以出窍剑结出来的。

  倒在地上的青鸾也趁梦环州松懈之时全力一推,然后整个身子跃起来闪到了一边。巫小小先前就被梦环州所伤,刚刚又全力催发出窍剑替梦环州挡下了雷电之力,此时的她已是被雷电之力震伤嘴角红色喷出,其身影也慢慢倒了下去。巫小小倒地的瞬间将手抓向梦环州弱弱地叫了一声:“小梦”!其眼中已是倒映着一把黑色石剑向她飞去……

  “小小”!青鸾惊呼失色,她看着梦环州的石剑已是刺到了巫小小胸前,早已是无力阻止了。突然青鸾身上一道绿色的影子径直朝梦环州飞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钻进了其体内。而青鸾也开始大声念到:“如初生之纯,之灵动,之無我……”

  梦环州感觉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自己体内流窜着,他那血红的眼珠也逐渐暗淡了下来,再一听身后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不久后体内那股神秘的力量竟是离体而去,向自己的身后飞去。梦环州眼神终于恢复到了漆黑之色,他回头看了看那还在默念着清心录的女子,生硬地叫了一声:“青鸾”。

  梦环州看着眼前的青鸾已是伤势严重,并快速地向她走了过去。还没走几步梦环州就突然愣住了,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慢慢地转过身来向着远处看了过去,只见得一个女子正倒在血泊之中,而那女子胸前正是自己的石剑。

  “不”!梦环州发狂似的冲向了巫小小,他双膝而跪坐在地上,慢慢将巫小小抱到了自己腿上。他急得在彝环里面找了起来,着急地将里面预备的药瓶一下子散落在了身边。

  他飞速捡起地上的瓶子看向了上面贴的小纸条,在接连扔了好几瓶后终于看到了“止血”二字。他去掉了瓶口的封印然后将整瓶药粉都倒在了巫小小的胸前,他又在剩下的几个瓶子里找了起来,终于取出了一颗丹药喂到了巫小小的嘴里。

  梦环州看着巫小小惨白的脸上没有了一丝血色,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流下两行泪水来。他感觉怀里的巫小小身上好冰,又从彝环取出了好几件厚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然后将她搂得更紧了。

  “小梦”,一个微弱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他一看身下的巫小小正在看着自己。梦环州高兴极了,笑着说到:“小小,你终于醒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走,我带你离开这里”,梦环州说完就起身抱起了她,将地上的玲珑剑唤到了身前就准备跃上去。

  “小梦,你离我近一点”,小小那微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梦环州将头低下靠近了巫小小,他一边走向玲珑剑一边听巫小小断断续续地说:“小梦,认识你……真好……”

  “以后……你再……再也……不用保护我了”

  “答应我……以后你都要……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

  “小梦……我不怪你……”

  梦环州已是踩到了玲珑剑上方,突然那小小的双手已是瞬间滑落了下去,再看怀中的小小已是慢慢地合上了双眼。他再也感应不到巫小小的气息了,就连一丝微弱都没有了。

  梦环州呆住了,他的口腔慢慢发出了哽咽的声音,到后来再也忍不住了。“啊”!他仰天大吼了一声,又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小小失声痛哭起来。

  他慢慢将巫小小放于地上,然后跪坐在一侧低头看着她。多么熟悉的一张脸盘,安然得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她可是我最心爱的人啊!老天啊!你为何要如此捉弄我?你要惩罚我直接冲我来就是,为何要连累我身边的人?

  他静静地望着巫小小,仿佛跟她一起到了剑阁,那个第一次叫自己木头的“小男孩”。

  “木头,你叫小梦啊”

  “我可是冒险私传你天机剑法,你还不赶紧给我好好学”

  “想保护我就重新拿起你的剑吧”

  “是天道,是世俗,是你我皆改变不了的宿命”

  “小梦,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若有来世我们再会,只求老天垂伶不要再让我生为妖了”……

  他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个个片段,他和小小在剑阁相识、相知、相伴,一起前往帝都参加夺旗大会,一直到她身份暴露。在他心里小小绝不是世人眼中的妖孽,她永远都是自己的师妹,永远都是……

  自己为了她不惜离经叛道,不怕与全天下的修仙者为敌。从护国寺寻到锁妖塔、从帝都一路南下、从剑阁追到凤栖镇、从凤栖镇到离心岛、再从天师府一路逃进了十万大山。就在今天,这一路的冒死奔波终是走到头了,自己终于帮她找到了最后的归宿。

  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在这最后一刻突发变故,还要让她死在了自己手中。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还真是造化弄人。

  “小梦……小梦……”,他恍惚间听得一个女声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回头看着步履蹒跚的青鸾走了过来。

  梦环州看着青鸾也是受伤严重,见其周围不断的雷电在穿梭,他快速跃了过去扶住了她。就在他扶住青鸾时一道雷电刚好照着他们的位置劈了过来,他赶紧一下抱着青鸾跃开来,再回头刚刚所处之地已是被轰了一个坑出来。

  “小梦,快走吧,第七重天劫就要来了”青鸾弱弱地道。

  梦环州将青鸾横抱着,而后便是御起玲珑剑踩了上去,他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巫小小,还是安静地躺在那里……

  梦环州带着青鸾飞到了对面的一个山头,他寻得了一块平坦之地,将青鸾轻轻放在了地上。他转身看着上空的巨大旋涡,无数雷电正在里面忽闪,像是在做最后的蓄力般。

  他慢慢将视线转到远处山下的盆地,无数细小的雷电在深渊边肆虐开来,一次次亮光闪进了他的眼中。他呆呆地盯着雷电中的那道白影,心里早已是思绪万千。

  “梦环州”!青鸾又叫了他一声。

  梦环州转身跪坐在青鸾身边,慢慢取下了左手上的黑色指环,将两把玲珑剑收到其中。他拉起了青鸾的左手,将一个古朴指环戴在了她的一个指头上。

  “青鸾,麻烦你帮我把它还给辰逸前辈,我……我辜负了他的一片厚爱”。

  “小梦,你干嘛”?

  “青鸾,谢谢你对我的错爱,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只可惜这辈子我已不能报答你了,若有来世,我定当要还了你的恩情”。

  “梦环州,你别乱来”青鸾用上最后力气紧紧地拉着他的手。

  “我已中了嗜血咒,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我身边的人,也为了我自己,我只能是这个结局了”,梦环州强行将青鸾的手拨开,起身站了起来背对着青鸾。

  他仰天默默地看着,在他心里终于是明白了月痕师祖为何要将自己锁到那不见天日的谷底,几百年了,她终于得到解脱了。他在心里嘀咕到:“青鸾,对不起了”,随后又是悄悄挤出了两行热泪。

  “梦环州,你别做傻事,不就是嗜血咒吗?相信我,我一定有办法给你解的”。

  “你不会懂的,看着最爱的人死在了自己手中,你能体会得到那种心碎和绝望吗?我已经失去她了,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他头也不回地说了句:“青鸾,谢谢你”!而后便是全速向那下方的深渊处奔去。

  “小梦……梦环州……”青鸾急得喊着他的名字,她想要站起来又是不能,只得往那下方爬去。

  那个少年于雷电之中穿梭,来到女孩身边。他缓缓俯下身去,将女孩抱在了怀中。他默默地看着她,就像永别前的不舍,直到她胸前的石剑飞离而去,带着他们向那深渊之上的旋涡处飞去……

  此时深渊上方已是沉闷的雷声滚滚,青鸾远远看着那乌云下方的两人一剑,其早已是泪流满面了。他全力地呼喊着梦环州,可她微弱的声音跟那惊天的雷声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

  突然那深渊之上好像天崩了一般,一声巨大的声响将青鸾耳朵震得嗡嗡作响,一时间她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青鸾远远地看着那上空,他还在,那少年怀里依旧还抱着她。

  紧接着旋转的乌云突然亮了起来,将少年的脸庞清晰地映射了出来。依旧是那副冷峻坚毅的面孔,在面对天雷没有一丝怯意,还是那个执着的少年。他的长发和衣带被风吹得在后面飘动着,被风吹起的还有怀中女孩的长裙。那雪白长裙已是被染红得一簇簇的,像是一朵朵鲜红的花朵绽放开来。

  少年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孩,而后抬头望天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在那一刻……他笑了,直到被一股如滔天般的巨大雷电吞噬……

  远处的青鸾瞬间被一片耀眼的雷电刺得睁不开眼,等她逐渐恢复视觉后却是再也看不见那上空的人影了。什么都没有了?深渊上方无数雷电没有了,乌云散去了,他们也没了?这一切都被那天雷化为乌有了吗?

  青鸾渐渐地倒了下去,朦胧之中她似乎听见有人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她心里很想答应,可她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青鸾”!

  “你可真是个傻丫头”,玉生烟将昏迷倒地的青鸾抱在怀中,兰婳仙子也快速地取出了一粒丹药放进了青鸾嘴里,紧接着辰尘和辰陌二人以及其他修仙者也都陆续地回来了。

  “就这么完了?这才第七重天劫啊”!

  “才第七重怎么了?第七重若是扛过了也能位列仙班了”。

  “也不知那妖兽度过了没有”?

  “对了,剑阁那小子呢”?

  一群修仙者议论期间青鸾已是渐渐苏醒了,她一见得玉生烟就委屈地叫了声:“师父”!其眼中已是泪水在打转了,看得周围如此多人她还是强行忍住了。

  此时的辰尘和辰陌早就来到了深渊边上寻找着梦环州的踪迹,他两找了许久都没能感觉到梦环州的一丝气息。

  人群中早已是风言风语响了起来:“第七重天劫,那可是仙人才能扛得住的力量啊,那小子肯定是没了”。

  “他已身中‘嗜血咒’,于剑阁、于天下苍生,这样也许是他最好的归宿了”。

  “是啊,他现在不死,以后也会被我们合力诛杀的”……

  此时那远处的玉生烟和兰婳仙子带着青鸾飞到了辰尘二人的位置,两人扶着青鸾走了过去,青鸾将手中的一枚黑色指环递给了辰尘。青鸾说:“劳烦前辈将这枚彝环交给剑阁的辰逸,说……说梦环州辜负了他的一片厚爱”。

  辰尘一把接过彝环一看,正是辰逸师弟给梦环州的那枚,他急切地问:“小梦呢,他人呢”?

  青鸾一听辰尘这么一问顿时是再也忍不住了,她一头扎进玉生烟的怀中痛哭了起来。

  辰尘一看青鸾的举动自然是明白了,他往后退了两步险些没有站稳,幸被护国寺的虚空扶住了。

  一众修仙者见那妖兽渡劫也是完毕了,虽然成功与否尚不清楚,此时大家都是有伤在身,更怕先前那群妖兽和魔教之人去而复返。此地不宜久留,他们相互告别后就陆续有修仙者离去了。

  龙腾国和青丘国几大势力回到了众弟子等候的区域,一汇合那昆仑派的星河就大声对天卿掌门说到:“掌门,剑阁的梦环州又将那妖女……”,星河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得天卿掌门一脸怒气地瞪着自己,吓得他将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一边的虚空说到:“诸位,此次西域之行也到了尾声,本来大家还想趁这难得一遇的机会齐聚一处共商对付那魔教和妖兽。一看大家的状态好像都不是很好,我等还是尽快回去养伤才是。再过一年多便是帝都举办的夺旗大会了,到时候我们再齐聚一处共商御敌之事”。

  虚空这一席话说完青丘国一行人就过来道别了,大家客套了一番后隐雷宗和仙陨之陵就先行离去了,唯有那观海坞尧黎走向剑阁的位置拍了拍辰尘的手臂说:“事已至此,还请道兄不要太过悲伤,节哀顺变”!

  辰尘笑着说到:“多谢尧黎长老关心,长路漫漫,你们一路多加小心”!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倪音三人听得那观海坞长老的话语后心里满是疑惑,刚刚他们就见辰尘阁主和辰陌师尊的脸色很不正常,他们自然不敢问发生了什么,只得在心里瞎猜测……

  龙腾国东南部,百花谷,玉生烟同兰婳仙子几位仙姑将众弟子召集在了一起。她们要挑选出几名最优秀的弟子出来,参加一年后的夺旗大会。最让众弟子眼馋的是谷主桌前放的一把琉璃伞,那可是十大神器里的凤鸣舞。也就是今天,也就是她们中的某一个,将会得到凤鸣舞的传承。

  “哎,如今再也找不到一个弟子能有青鸾那丫头当年的天资了”兰婳仙子叹到。

  玉生烟听后眼神突然一下暗淡了些许,她缓缓举起桌上的凤鸣舞,双手抚着琉璃伞,就像在抚摸着自己的爱徒一般。

  良久后那玉生烟说到:“不管怎样,这凤鸣舞都是要传承下去的,兰婳,开始吧”!

  “看谷主的表情,应该是想到了青鸾姐姐吧”!

  “青鸾姐离开也有大半年了吧”?

  “自打青鸾姐离开后感觉谷主和几位仙姑都变得沉默不语了”。

  “我挺敬佩她的,为了一个不在之人,她放下了所有”。

  “只能怪她命苦,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龙腾国西南部,剑阁,藏剑山,山顶,寒冬的黑夜被月色将雪白的山头映得如同白昼。一袭白衣的辰逸依旧在那山头一人独饮,细看辰逸左手手指上又重新戴回了一枚黑色的指环。微风中他的双鬓已是不甘心地多了几丝白发,其面容比之以前也是苍老了几分。

  再过一年又是龙腾国的夺旗大会了,剑阁早已在各大山头选出了几名优秀的弟子在内阁进修。此次剑阁一共选出了六名弟子,内阁三名、修吾峰一名、云顶玬两名,而云顶玬两人正是那文瑶、文婷两姐妹。

  自上次西域之行已是过去大半年了,当初剑阁几个有实力的弟子也都逐渐淡出了众弟子的视线。封易函已被提拔为了长老,虽不及三大长老般的地位,但至少在剑阁也算是受到一众弟子尊重之位。

  而倪音、秦宇浩和虞斗文三人也都进到了长老院,自此不再出现在众人的眼中。至于那梦环州和巫小小,他两再也不会出现在剑阁了。

  云顶玬的山路上,两个靓丽身影正向那下方的玄铁桥走去。这两人体型、装束、发型、全都是一模一样的。都是一身雪白长裙拖着,一头乌黑的秀发盘在头顶,而后垂下来在双肩前后散落着。

  “姐姐,你说这次夺旗大会咱们剑阁能排到第几”?

  “排第几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只要我们全力以赴,不管得第几,至少我们问心无愧,对得起剑阁的栽培”。

  “上次我们剑阁可是得了第一呢”!她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又赶紧闭口不语。

  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两人都不再言语了默默地朝山下走去。再看那两个女子的后背都各自斜背着一把金黄之剑,两把秀气玲珑的佩剑。

  凤栖镇位于龙腾国西部边境,其南是青丘国、西是西域十六国,西北方则是天师府所在。其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凤栖镇,整个凤栖镇早已没有了原住平民,全都被一些实力不齐的散修、盗贼之辈、奸骗之徒以及一些走投无路之人所霸占。

  自凤栖镇逐渐被一群乌合之众取代后便是为了各种利益内斗不断,后来逐渐分化为两个联盟。两个联盟以中间河流为界分为东盟和西盟,自此两个联盟便是不再越界和干扰对方之事,凤栖镇也难得有了安宁。此安宁是说的凤栖镇这群人之间,而非凤栖镇之外以及外来的路人。

  不过在上月初一个神秘人的出现又打破了原有局势,那神秘人一出现就以他绝对的实力征服了两大联盟的众人,如今的凤栖镇算是他一人说了算,再也没有什么西盟、东盟之分了。

  那神秘人整日都戴着一个蝴蝶面具,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其身后背着一根黑色布袋不知里面藏的何物,其形像似短棍、剑鞘之类的物品。其左手无名指戴着一个紫色指环,那指环形状就是一条极小的龙形,首尾相衔缠在指头上。

  蝴蝶面具、黑袋子、磐龙指环这三个标志性物件,成了凤栖镇众人辨识他的三大要素。

  虽说神秘人将将凤栖镇囊括于手,但他对凤栖镇所有的管控全都交付于了原来的两个盟主。还有他对凤栖镇所带来的利益以及两个头领敬献的美女皆是看都不看,实际上凤栖镇所有收入还是掌控在原来的两个头领手中。

  为此两大头领自是乐意接受的,既平息了神秘人对他们原有的敌对,他们的收入还是没有变化。最重要的是他们多了一个靠山或者说替罪羊,说不定哪天就有强者滋事或是帝都派人过来剿灭他们。

  神秘人也不是一无所求的,他只下了一条命令:所有人暗中打探有关紫谶果、嗜血咒解法、逆天还魂丹药方的消息。

  这一日,凤栖镇早早就有一位不速之客而来,那人一身火红碎凌裙,一头黑发随意地披于身后,腰际左右挎着两把小巧弯刀。凤栖镇已是好久没有来过如此绝色的女子了,而且还是只身一人前来,集市上众人都被这突来的身影给吸引了过去。

  饶是一众丧尽天良之人竟然一时对这送上门的猎物犹豫起来,是因为这女子一脸苍白像是许久都见不得阳光,加上额头刺有一抹朱红色的不明图案就如同地狱的使者般让人不寒而栗。

  终于还是有胆大之人向她围了过去,不等这群人有何言辞或是动作,外面围观之人只见得一个火红的影子穿梭于人群中,伴随着一阵惨叫那围上去的几人全都倒在地上哀嚎着。

  “禀报盟主,集市上有一个女子指明要找您”!

  只见房间内一个蒙面之人随手一挥外面的门就应声而开,他把玩着一个紫色盘龙指环问到:“来人是谁?找我作甚”?

  门外之人将那女子的装束外貌描述了一番后又继续道:“那女子赤手空拳几下就放倒了我们这边十来人”。

  神秘人暗自道:“是她!她来找我作甚,我跟她又没什么交集”。

  “她人还在镇上”?

  “回盟主,此刻是早已离去,我们也没人拦得住她”。

  “对了,那女子叫我将这竹筒交给您,还说叫您三天后去青丘国石龙镇找她”。

  神秘人将竹筒隔空驭到了手中,右手发力一捏便是破了其上的强横封印。他从里面取出了一卷小纸条,慢慢摊开后见得上面只写了三个字。

  “你先下去吧”神秘人说完反手一挥那门又关上了,他靠在椅背上又将纸条举到了眼前,其内心早已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只见那狭小的纸条上面写着“七星谷”三个字。

  (未完待续)

  话外:筹备另开新书中,本书暂停更新,以后有时间了再做大修改。为了迎合大家口味,计划是在原故事背景下向YY爽文方向修改和续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