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驭兽一族
淰旧的铁公鸡2021-09-02 15:2810,145

  “童童”梦环州还未走近便叫着他,一直走到童童身前也不见他回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梦环州见此时童童之前戴的斗笠也摔在了一边,终于见得那神秘面纱之下的面孔了。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稚嫩又苍白脸颊,仔细端详了一番这才发现童童竟是个女儿身。

  他俯下身去将手指放于童童的鼻子下,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梦环州自责到:“哎,幸好还活着,要不然自己可就罪孽深重了”。不过以他两现在的处境,别说来个修炼之人了,随便来个什么凶猛野兽就能将他两至于死地。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突然那远处传来了一阵“嗖嗖”之声,接着见得一群梼杌从密林冲了出来。随着领头的那体型巨大梼杌一声嚎叫,身后跟着的那群梼杌全都向他二人冲了过去。梦环州见这群凶兽约七十多头,全都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锋利的獠牙满嘴流着唾液快速冲了过来将他跟童童围在了中间。

  真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这梼杌梦环州是知晓它们的凶残,昨天不就在乱斗场亲眼见到一个力大无穷的壮士命丧其口。若是放在平时梦环州自然不会怕它们,他可以自身修为将其全部击退,最少能御剑逃掉吧。只是现在他身受重伤功力耗尽,面对这群凶残的猛兽只怕是无能为力了。

  梦环州看着身边的猛兽警惕地向他们围了过来,此时的他急得不知所措,突然丹田的一阵灼热感让他内心一惊,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些许功力和神识了。随着丹田的灼热感越来越强烈,丹田处竟是犹如烈火在焚烧一般难受。梦环州将神识感知到了丹田处,见得先前在石室吞下去的那颗丹药此时正在丹田处飞速地旋转着。

  坏事了,梦环州感觉到了那丹药里蕴藏着极其恐怖的能量,若是这股可怕的能量在丹田处爆裂开来,自己恐怕是大罗神仙都救不活了。梦环州想将丹药逼出来,可无论他神识怎样催发,那丹药依然一动不动。此时梦环州已是忍耐不住炙火的焚烧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啊……”,他这一声吼出来伴随着阵阵热气将周围的猛兽瞬间吓得不敢再前进一步了。

  梦环州见那群猛兽停了下来,便又将神识感知到了丹田,见丹药此时已是开始融化起来。那丹药上的金光越发明亮,丹药上龙凤纹开始逐渐化成能量扩散而去。随着丹药的不断融化,梦环州感觉到丹田之处的能量越积越多,只怕是过不了多久丹田便会爆掉,他只得将丹田内的能量往全身引去。

  不行啊,快要撑不住了,此时的梦环州感觉全身都已是被那能量撑得满满的,难不成自己要被这丹药爆体而亡吗?此时领头的梼杌又是高声嚎叫了一声,附近那群梼杌全都一下子向他们扑了过去。

  “啊”!梦环州大叫一声,他强忍着全身的伤痛,身后的石剑直接飞了出来。他要将体内的能量全部消耗掉,他再也撑不住了。只见他身后太极八卦图案出现,石剑在手中挥舞着,不断地朝身边挥出一道道凌厉的剑气。

  不行,消耗的还是不够快,梦环州又唤出两条龙魂飞舞在那群凶兽之间。此时的梦环州已是两眼微红,他所挥出的每一道剑气都会换来一声梼杌的哀嚎。两条龙魂所过之处,那离得近的梼杌无不是被击飞出去,或是被瞬间冻成了冰雕。

  面对这群凶残的梼杌,梦环州已经杀红了眼了,没几下功夫先前围过来的七十多头梼杌已经死伤大半,剩下的三十来头跟着先前那领头的逃进了密林之中。梦环州的身体已是快要达到极限了,而那丹田处的能量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加。虽是那群梼杌离去了,他便将目标攻向了这密林之中的茂密树木、大小山石。

  只见一棵棵大树倒地,一块块山石崩裂,地上出现一个个深坑和一道道长条痕迹。没多久那先前的一片密林在梦环州强大的破坏力之下已是一片狼藉。

  “师父”,突然梦环州听到地下传来了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是童童。不行,不能在这儿,万一等会儿自己控制不住了这股能量怕是要伤到她。他唤回风龙,踩在上面向那远处的一个山头飞去。来到山顶,看着上面一个巨大的平地席地而坐,两手放于膝盖上。既然这股能量用之不尽,与其被他撑爆而亡,不如试着将它压回去。

  梦环州开始试着引导着周身那强悍且紊乱的能量,试着将它们引着向同一个地方而去,那地方正是丹药所在之处。此时的丹药只剩下小指头大小了,饶是如此那凶猛的能量还是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汇出。梦环州用尽全力终于勉强将那些能量又引回了丹田之处,没有了游走全身的能量后他感觉到浑身一阵轻松,只是他没有想到更大的危机正向他逼近。

  此时梦环州丹田之内的能量已是达到了他能承受的极限了,他只能将那越来越多的能量试着压缩到了一起。终于庞大的能量被他压缩到了一个点,而那丹药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能量。渐渐地梦环州已是感觉到了吃力了,纵是现在能有这么多强横的能量能为己所用,他也已经没有了能够继续支持下去的本源了。

  此时他体内的能量就如同奔流的江河之水,他强行用山石土木阻断其去路。随着水位不断高涨,用来阻断水流的堤岸受到的力道也逐渐加大。除非梦环州能让堤岸更加坚固,否则那滔天洪水迟早会破堤而出。

  梦环州现在的修为乃是人剑合一中期,他现在所能驾驭的能量已是到达了极限了。而此时那丹药竟然还未融化完,其形虽是比刚刚小了一层,可仍然还比一粒花生米还大。

  真是作茧自缚,梦环州感觉到被自己压缩的能量马上就要爆裂了。这可怕的能量,到时候只怕自己将会被灰飞烟灭了。咦?那是什么?突然梦环州在丹田深处感应到了什么,他将神识感知了过去见到又一缕青色的力量在丹田深处活跃了一下。自己从来不知道丹田深处还有这玩意啊,若不是那缕青色能量自己闪动,梦环州可能永远都发现不它的存在。

  突然梦环州感觉到了这缕青色的能量竟是如此眼熟,他的双眼已是开始朦胧了,他感应到了爷爷的气息。错不了,梦环州坚信自己绝不会感知错误的。

  他终于明白了修为高深的爷爷为当初何敌不过血剑长老,原来是他将自己生平功力几乎都封印到了自己丹田深处。怪不得辰逸前辈曾说过爷爷留给了自己最好的礼物,最初他以为是指的七星剑,如今方知那是爷爷数百年的功力啊!

  他试着将那缕青色能量往外面引导,刚开始那缕青色能量只是顺着梦环州的引导慢慢移动着,直到那缕青色能量一下跃出,不受控制地向自己所压缩的能量奔去。

  突然梦环州感觉到了一阵解脱,浑身一下便是如释重负般的清爽。他用神识感知了过去,见自己刚刚还在苦苦支撑压缩的能量已是化作了一缕金黄迎向了那缕青色能量。两股能量相碰后那缕金黄明显不是对手,被那缕青色逼得退了回去。

  糟了,看着那金黄能量被压迫地即将爆发了。这还得了,梦环州又将丹田之处所有能量向那金黄能量汇集而去,加上丹药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能量,终于让两道恐怖的能量维持在了一个平衡点上。

  而此时那丹药还剩下不到黄豆大小,随着丹药源源不断的能量涌出被那缕金黄所吸收,他发现那先前强悍不已的青色能量又落了下风。梦环州又只得将丹药涌出来的能量往自己丹田引来。随着丹田内能量的不断增加,那丹药也是逐渐融化开来。就在梦环州丹田之力再次将要爆发之时,那丹药总算是融化殆尽了。

  此时梦环州感觉自己的功力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哎!让他愁眉不展的是自己体内那两缕强横的能量,留在体内始终是个隐患。看来得尽快赶回剑阁让几位师尊想想办法,两股可怕至极的能量,哪一股都不是他能承受得了的。指不定哪天走在某处它们就突然爆发了,到时候自己可真是说去就去咯。要是自己孤身一人还好些,若是自己回到剑阁岂不是连累无辜?

  梦环州又将神识感知到了丹田处,此时那一青、一黄两缕能量竟然极其温和地旋转在了一起,就像是两条小鱼互相追逐着彼此的尾巴一样。若是任由这两缕能量留在丹田的话梦环州已经想到了三种结局。

  最好的结局是两缕能量一直处于目前这个平衡点,等自己有一天能够驾驭它们后再将其吸收了、其次是这两缕能量彼此牵引相互消耗,直到有一天这两股能量消耗殆尽为止、最坏的结局便是两股能量失衡爆裂,当然最坏的结局可是他不想看到的。

  梦环州已经陷入了一种不安之中,他像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御起石剑便朝那刚刚的密林快速飞去。我怎么把她给忘了?梦环州开始心里自责到。童童现在已是动弹不得,那下面又是凶险万分,指不定哪头伤势不重的梼杌就前去将她撕了。

  梦环州看着下面被自己刚刚破坏的密林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圆形之中再也找不到一棵立着的大树和一块完好的巨石。啊!他老远就见到童童竟然被一群梼杌围着,先前那头强壮的领头梼杌正一口向那童童咬去。

  “孽畜,找死”!梦环州大喝一声向那梼杌冲去,在快要落地后梦俯冲而下,将脚上的石剑执于手中全速向梼杌刺去。他不敢用剑气,他怕那狡猾的畜生闪开后伤到童童。梦环州果然猜的没错,那领头的梼杌一下跳了出去,将童童一口咬在了嘴中。

  梦环州赶紧收回剑势落在地上,又执剑向那梼杌跃去。他凌空一剑刺向梼杌,只是渐渐发现那梼杌并没有咬到童童,只是用獠牙咬着她的衣服将她悬在身前。梦环州知晓这梼杌颇具灵性,尤其是领头的这头,他将石剑对着那领头的梼杌说到:“快放了她,否则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那梼杌听得梦环州的话后像是发怒了,浑身毛发竖起恶狠狠地瞪着他。此时被叼在口中的童童小声对着那梼杌说了一句什么,梦环州也听不懂那是什么语言。只见那叼着童童的梼杌一下变得温顺起来,慢慢俯下身去将童童放在了地上然后退到了一边。梦环州一下闪到童童身前问到:“你没事吧”?

  梦环州见童童此时虽已醒来,可那苍白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血色,虚弱的难以动弹。童童慢慢说到:“我没事,别……别伤害它们”。

  “嗯”,梦环州点了点头。

  “我带你去找地方疗伤”,梦环州说完便将童童抱了起来慢慢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

  “梦环州”。

  “哪个梦”?

  “做梦的梦”。

  梦环州本就身受重伤,先前那丹药又让他忍痛强行用功。虽说现在有充沛的功力和灵力来调和着体内,可浑身的痛楚并没有减少,尤其是抱着童童行走了一段距离后变得愈发强烈。童童见梦环州行进的步伐越来越慢,越来越艰难,此时的梦环州已是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栽倒了。

  “小梦哥哥,放我下来”。

  梦环州忍着痛苦将童童放在了地上,那童童问到:“你要带我去哪”?

  他摇了摇头:“先走出这片密林再说”。

  “你可知这是哪”?

  “哪”梦环州好奇到。

  “十万大山”。

  “啊!”梦环州惊呆了,十万大山可是在西域十六国深处,离那天师府少说也有数百里远。

  “我们这样走,怕是还没走出去就已经死在这山林里了”童童说到。

  梦环州此时也毫无办法,眼下也只能等自己伤势稍微恢复一些后再御剑带童童出这十万大山了。可他身上一点疗伤的药都没有了,这样干耗下去不知要多久才有好转。梦环州又回头见得那群梼杌一直尾随在他们身后没有离去,看样子是在等机会再围攻他们。

  梦环州见着躺在地上的童童,用手对着远处那领头的梼杌比划了一个动作,那领头的梼杌一下便加快了速度带着身边三十来头畜生快速围了过来。

  梦环州吓得又唤出了石剑执于手中,这群畜生定是看到自己身受重伤无法自保又趁机围过来了,它们莫不是要为那些被自己击杀的同伴复仇?在生命受到威胁之际纵是梦环州身受重伤也不得不提起石剑来,强忍着痛苦挡在童童前面,握着石剑的几个手指微微动了动,不知是紧张还是手心里有汗。

  “小梦哥哥,别伤害它们,它们没有恶意”,此时童童细小的声音传来。梦环州看着那逐渐逼近的兽群心里开始慌了,到底要不要信童童的。若是让那个这群凶兽近身了,此时的自己勉强有一战之力,只是童童……

  梦环州还是紧紧地握着石剑,看着已经近身的梼杌他还是没有发动攻击,看着那群梼杌冲围在了他们身边。他警惕地盯着那领头梼杌,只见它慢慢向童童靠近了过去。而梦环州此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准备着随时给那梼杌一剑。

  突然靠近童童的那强壮梼杌两只前腿跪了下去,将头埋在了自己的腿上,温顺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童童。童童对梦环州说到:“小梦哥哥,抱我起来”。梦环州走到童童身边俯身将她抱了起来,童童又说:“把我放在它背上”。

  梦环州见童童所指的乃是那俯在地上的凶猛梼杌不解到:“放到它背上”?

  童童“嗯”了一声。

  十万大山的深处,一群梼杌穿梭于密林之间。梼杌约有三十几头,在最前面一只强壮的梼杌,领着身后那群同伴气势汹汹地向前方奔去。仔细看那领头的梼杌,背上竟然有一男一女两人骑在上面。

  前面坐着乃是一名十二三岁的女孩,那女孩一身白袍,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扎了两个圆鼓鼓的冲天髻,其余头发刚好搭在双肩之处。女孩像是极其虚弱,幸好有身后的男子一手扶着,确保她不会摔下去。

  梦环州一手环在童童的小蛮腰上,一手抓着那梼杌背上的一大把兽毛。他问童童:“它们要把我们带到哪去”?

  “寻药,什么药”?

  “帝屋灵果”。

  帝屋灵果?梦环州在脑海里想了一会儿后终于想到曾在剑阁一本古籍上记载过,那帝屋灵果乃是生在帝屋灵树上的唯一仙果,其品阶堪比下品仙药。只是那帝屋灵木生得高大且无一枝一叶,就一根光秃秃的主树干直耸云霄。帝屋灵木四周多有凶兽猛禽,帝屋灵果处更有无数守护者。古籍上说,这帝屋灵果有复体回魂之功效。

  “童童,你又没被那道人攻到,为何比我还要严重”?

  童童说:“诛神魔弓以我的修为只能勉强拉开,用一次后便是会魂力耗尽,至少要疗养一个月后才能恢复。先前我再一次强行拉开了诛神魔弓被反噬了”。

  “诛神魔弓”?梦环州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以童童的修为就能将那张天师一箭给逼退了好远,这魔弓八成也是遗落在凡间的神器。梦环州说到:“为什么要叫诛神魔弓,听起来像是一件大凶之器般,叫诛魔神弓还好听一点”。

  童童回到:“叫什么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用它来做什么。若是心术不正之徒用它作孽自然变成了大凶之器,如若被仁爱之人所用,定会用来诛杀天地邪魔”。

  梦环州想不到童童年纪不大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由此可见其心境不俗,真不知这小孩背后是何方势力。梦环州打趣到:“如果有一天我成魔了,你会不会用它来诛杀我”?

  “怎么可能,我的小梦哥哥怎么会成魔呢”?

  梦环州嘿嘿一笑:“若是真有那一天,还望童童为了天下苍生给我一箭”。

  二人被那群梼杌带到了一处悬崖边后停了下来,梦环州将童童接下来放在石板上面。他见下方乃是一万丈深渊,深渊四周全是光秃秃的悬崖峭壁围着,将下面围成了一个深井的模样。

  梦环州扫视了四周的悬崖峭壁,笔直而下光秃秃的难以找到攀附之处,只怕是除了飞鸟外,寻常之物定是难以下去。再加上整个深渊顶部皆是被一层浓雾弥漫着,更是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

  此时那领头的梼杌来到悬崖边,望着浓雾中的一个地方不断叫唤着,同时还用它两个前爪在石板上划来划去,莫非帝屋灵果就在梼杌所望去的位置?

  梦环州御剑向那浓雾中飞去,果然感应到前方有能量波动。传闻那帝屋灵果有妖兽守护,他小心提防地向前面慢慢靠近。待他走的近了已是隐隐约约看到了迷雾中孤立着一根黑色,莫不就是帝屋灵木?直到他又逼近了些许距离后见得孤木之上有许多如枯枝败叶般的凸起,古籍上不是记载那帝屋灵木是没有枝叶的吗?莫非这不是?

  此时梦环州接近到了那孤木,他看得心里一阵发麻。孤木上哪是什么枯枝败叶,分明就是密密麻麻的毒蛇缠绕在孤木之上,刚才是隔得较远被迷雾阻挡了视线。梦环州顺着孤木朝上看去,果然见得顶端有团绿色的光芒,可能那就是帝屋灵果所在。

  又小心接近了些许距离,却见到孤木之上离他最近的那些毒蛇纷纷翘起了头,以准备攻击的姿态盯着自己。梦环州从彝环取出了一把铁剑,挥出一道火红剑气向那刚刚骚动的地方斩去。只见到剑气所至斩在蛇堆中发出“叮叮”的声音,看着那蛇堆击砍出来的火星梦环州察觉到这些毒蛇身体看似柔软,但剑气斩上去犹如斩在铁石之上。

  莫非这些毒蛇每天借助帝屋灵木的灵力,也逐渐有了修为?不过梦环州还是见得刚刚剑气所至的地方已有十几条毒蛇掉了下去,想来已是被自己的剑气给击杀了。看着掉下去的毒蛇没有一条被剑气斩断,全都是完整无缺地落了下去,应该是被强悍的剑气震碎了内脏。

  随着那十几条毒蛇的坠落,梦环州看着剑气所斩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空缺。只是一眨眼那空隙很快又被填满了,梦环州又连续挥舞了几剑,几道剑气所击出来的空隙瞬间又被填满了。

  梦环州心想这毒蛇不知有多少,自己现在的状态也维持不了多久。而就在他沉思的同时那上面绿光之处一条绯红的蛇王一道毒液便向他射来了,好在他及时感知到了危险,身子往边上一闪算是躲开了那致命的毒液。

  他还来不及庆幸就见得孤木上其它毒蛇也是纷纷将毒液向他喷来,顿时那密密麻麻的毒蛇喷出的毒液如同下雨一般淋向了自己。这还了得,梦环州先是闪过了会击到自己的几道毒液,随即便是以出窍剑挡在了身前。

  梦环州心有余悸地看着自己衣服被那毒液腐蚀得烂了好大一块,这要是喷到脸上只怕是脸都不要了。他以功法维持着身前的太极八卦图案,就像是下雨天顶着一把大伞般。

  梦环州见到那一道道毒液喷在眼前的太极八卦图案之上,然后便化作一团泡沫直至消失,而毒液消失的地方自己所结出的能量罩便是淡化了不少。想不到这毒液还有侵蚀能量的效果,看着那逐渐淡化的太极八卦梦环州只得慢慢往后退去,直到脱离了那群蛇的攻击范围。

  那绿光能让蛇王守护着,想来里面定是帝屋灵果无疑。自己本就重伤在身不宜久战,要怎样才能从那蛇堆中抢到帝屋灵果?梦环州知晓密密麻麻的毒蛇全都被那绿光处的绯红蛇王指挥着,若是能将蛇王击杀,会不会这些毒蛇就会散去?

  梦环州又靠近孤木,一道凌厉剑气斩向了那绯红的蛇王。只见那蛇王张开嘴巴吐出蛇信,顿时有密密麻麻的毒蛇挡在了蛇王前面,待到剑气消散只见许多断蛇纷纷落下,而那绯红蛇王却完好无损地怒视着梦环州。

  不行啊,这些毒蛇数不胜数,而自己快要坚持不了多久了。梦环州看着那蛇王又指挥着身下的毒蛇向自己弹了过来,看着那纷纷弹跃过来的毒蛇心里一阵发麻,直接御剑往后逃了。

  梦环州仔细想着还有什么办法来对付它们?毒蛇全都听蛇王指挥,说明那蛇王有着天生就能压制众蛇的威严,这威严是来自血统等级上的。梦环州不禁想到,神龙不正是它们血脉的巅峰吗?

  梦环州踩着石剑又向那孤木飞起,两条龙魂分别从左右手臂跃出,化为两条巨大的神龙呼啸在他身边。伴随着两声巨大的龙吟,一白、一蓝两条龙魂向那孤木而去。梦环州见得此时孤木之上的蛇群已是乱了起来,随着两条龙魂逼近那孤木上的毒蛇纷纷向下逃去。

  此时梦环州突然感觉到了自己脚下深渊底部突然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那气息仿佛给了自己一种灵魂上的威压,梦环州从未见过这么强悍的气息,自己生平所见所有的高手都给不了他这种威压。

  这底下不知是何物,梦环州感到了一阵心虚,得赶紧离开。他见得此时那孤木之上的毒蛇全都顺着孤木逃了下去,唯有那绯红的蛇王不舍地看着绿光之处。随着小白龙的一声龙吟张嘴扑了过去,蛇王也吓得如先前那些蛇群般飞速地往树下逃去了。

  为了安全起见梦环州驭使着水龙缠绕在脚下的孤木上,以防那些毒蛇又上来。他驾驭着石剑飞到绿光之处,这才看清那发出绿光的乃是一个巨大的胖葫芦,这就是帝屋灵果?梦环州见其形长得像葫芦般上面小下面大,不同之处是这灵果比一般的葫芦要短很多,胖很多。

  事不宜迟梦环州举起铁剑照着灵果与孤木的连接处就是一剑,只听到“铛”地一声手中的铁剑瞬间断成了两截。他将手中半截断剑扔了,在石剑上一跃扑向那灵果,身后的石剑追了过来被梦环州握在手中全力一击斩了下去。

  这次那连接处一下就被斩断了,灵果瞬间掉了下去,梦环州驭使小白龙一口将灵果叼在了嘴里。他两手在孤木上借力又重新踩到石剑之上向头顶飞了回去。

  童童和一群梼杌此时还在等着下面的梦环州,突然那远处的迷雾中蹿出一人。童童定睛一看正是梦环州,其身边飞舞着一白、一蓝两条神龙,白色神龙嘴里叼着一个发着绿光之物。见到两条神龙童童还好,只是有些意外而已。而那群梼杌就不一样了,随着龙魂的逼近那群梼杌纷纷往后退去。

  梦环州落到童童跟前将石剑又斜跨在了后背,他瞧见退得老远的那群梼杌不禁说到:“哟,先前你们不是很凶猛吗?也有你们怕的东西啊”?他让小白龙将帝屋灵果吐到童童身前后,又驭使它与水龙向那群梼杌飞舞了过去。那群梼杌见得神龙逼近又是全部往后退去,梦环州见到后心里不由得好笑。

  “好了,你就别吓它们了,赶紧过来帮忙吧”,童童对梦环州说。

  梦环州将听后收回了龙魂问到:“怎么了”?

  童童指着帝屋灵果说:“把它切开”。

  梦环州正欲取下石剑,突然又感应到了下方的那股强大气势,他连忙拿起灵果说:“不行,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赶紧离去,等远去安全了再来切”。

  童童明白梦环州的顾虑,她又唤回那群梼杌,两人又是骑在领头那只背上,而后飞快地向密林中奔去。约莫向前行进了十多里路程,梦环州二人寻得了一密林停了下来。他手执石剑全力劈在那灵果之上,帝屋灵果一下就被劈成了两半。

  梦环州捡了起来递给了童童,见得周围那群梼杌全都流着口水看着他手中的灵果。童童说到:“将里面的果核全部取出,果肉你我各取一小块已是足矣,食过量了反而又危险。这果肉也不能存放,剩下的给它们吧”。

  他照着童童的话将里面几颗果核全部取了出来,又切下了两块果肉,将剩下的两瓣连壳丢进了那群凶兽之中。只见那群梼杌一下便涌向了两瓣灵果。梦环州将一块果肉递给了童童,看着她没几口就吃完了。他咬了一口下去,随着果肉被嚼烂只觉得满嘴都是甘甜的味道,直到吞下去后还留有满嘴的清香。

  帝屋灵果下肚后不久,梦环州便是感觉到了一股怪异充斥着全身,这种感觉就像清早起床后从迷糊逐渐变得清晰。果然这玩意儿有着恢复和提精神力之功效,自己才吃了一小块果肉,就感觉到灵魂之力全部恢复了,而且还比以前要充沛了些许。梦环州见童童的精神气也比先前好些了,他将那几颗果核递给童童问到:“这果核不知有何奇效”?

  “这果核可都是浓缩了帝屋灵果的精华,你可别看它小,这一粒果核可比那一整个果肉蕴含的灵魂之力还要丰富得多”。

  童童没有接下那果核只是说:“小梦哥哥,这些果核你留着吧,你以后会用得到的”。

  “你不要吗”?

  “这些东西我家多得是,你就留着吧”。

  梦环州听后也毫不客气地将那些果核收进了彝环,此时的他功力和精神力全都恢复过剩,唯有肉身之伤还能未痊愈。童童慢慢站了起来,两手将她那又脏又破的白衣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穿着的一件湛蓝色衣裙。

  梦环州见童童衣裙极其修身,将那小妮子凹凸的线条勾勒了出来。只见童童脖子上戴着一个像是银锁之类的东西,那银锁从脖子两边下来像是两个弯曲的牛角一样,两个弯角下面的连接处是一个凶猛的兽头,兽头下方接着一个形如盾牌的小物件,小盾牌下面垂着一下挂件。

  只见童童将手指放在兽头之处,瞬间从里面飞出了两把金黄佩剑,那正是玲珑双剑。“小梦哥哥,这两把佩剑还给你”。

  梦环州将两把玲珑剑唤到手中说:“谢谢你了,童童”。梦环州这才明了,原来童童所戴的银锁也是用来储物之用的。跟自己手上彝环一样的用处,只是外形不一样罢了。

  童童又从兽头里面取出了一个小玉瓶递给了梦环州说到:“喏,吃了它”。

  “这是”?

  “疗伤圣药”。

  “梦环州接过来后毫不犹豫地打开封印将里面的一粒丹药吃了下去”。

  “童童你的灵魂之力恢复了吗”?

  “哪有那么快,才恢复了一小半”。

  丹药下肚梦环州就感觉到了它飞速得融化着,只觉得全身慢慢出现了一阵痛痒的感觉,等那痛痒过去之后他只感觉到了一阵舒坦,自己身上的伤竟是好了大半。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神药,梦环州简直不敢相信。

  “这是什么药啊?居然有如此神奇的药效”?

  那童童笑道:“仙药”。

  “仙药”?梦环州自是知晓仙药的珍贵了。如今的大陆只怕是极少能寻得达到仙药品阶的丹药了,有的话只怕也是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因为炼制仙药的药材太过于苛刻稀有了,而一些炼制仙药品阶的药方只怕是早已失传。

  再说如今花亭大陆只怕是没几个能有炼制仙药的本事了吧?梦环州都后悔刚刚没问清楚就吞下去了,早知道那是仙药的话,他绝不会就这么轻易将其服用了,自己身上的伤随便吃点凡品之药拖一段时间也会好的。

  梦环州转眼又想到自己跟童童萍水相逢,她为了救自己被那诛神魔弓反噬,为了给自己疗伤又拿出了极为珍贵的仙药。梦环州不仅心里一阵内疚到:“童童,我欠你这么大的人情,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还你了”。

  “咦,你先前救了我一命,我两这算扯平了,以后谁也不欠谁的”。

  “反正这仙药我是还不起哦”!

  “嘻嘻,不让你还,你要是心里实在过意不去的话就送我回家吧”。

  “你家在哪啊”?

  “一直往西北方向前去”。

  梦环州听童童说的方向,那不是十万大山最深处了吗?他可是知道那里面的妖兽可厉害了,越是深入到里面妖兽的实力就越厉害,想当年那古巫神殿四大长老以及十大护法深入十万大山,最后活着回来的只有三个长老和五个护法。

  其实那些可怕的妖兽并不是让梦环州前去的阻碍,而是他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巫小小。眼下自己的伤势也已有好转,他欲回去想办法将小小救出来。

  童童见梦环州为难便说:“嗯,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自己回去便是。反正回家的路途还远着呢,一路上凶猛野兽也多,想杀我的黑衣人也在”。童童叹了口气后又继续嘀咕到:“反正我现在身受重伤,反正也没人关心我,还不如就让那些猛兽把我吃掉,还可以给它们填饱肚子”。

  “好了,我送,我送还不行吗”?

  童童斜了梦环州一眼:“听你这口气心不甘情不愿的,好像是我逼你送的”。

  梦环州只得勉强一笑说到:“是我自愿的”。

  “哈哈,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童童激动地两手拽着梦环州的双手来回摇晃了起来。

  为了保持体力童童又唤来了那壮硕的梼杌,吃了我们的帝屋灵果总要为我们卖力啊。梦环州二人又骑在它背上领着兽群往西北方向全力奔去。梦环州觉得此时的这群畜生速度比先前要快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吸收了那灵果的神力。

  这次兽群连着奔跑了一个时辰左右,梦环州察觉到此时身下的梼杌已是累得不行了。直到那群梼杌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巨大的石碑处停了下来,梦环州见得所有的梼杌见了那石碑后便是不再敢前进半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