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儿时变故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3410,428

  七星谷——花亭大陆上一个不起眼的普通山谷,位于青丘国南部茫茫群山之中。山谷四面环山,谷底乃是一块方圆约五里的盆地。一条河流从谷底经过,几乎均匀地将山谷分成两半。谷内约莫住了六十来户人家,鸡鸣狗吠,牛羊成群诉说着这里的安详。

  本来与世无争,如世外桃源般的山谷今天气氛显得特别紧张。谷主姚盛天看着空地上躺着的民众后如焦头烂额一般,随即快步走向谷里的医师。

  “赶快救人啊”,姚盛天大声喝到。

  “谷主,治疗此症我真是无能为力,据我看她们像是得了瘟疫,我建议谷主下令其他人员不能触碰她们”。那医师说完又靠近姚盛天凑近他耳朵轻声道:“劳请谷主上山一趟吧,他见多识广应该有办法”。

  姚盛天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大部分是妇女和孩童。七星谷人口约三百来人,历来都是与世无争。虽不怎么富裕,但也过得悠然自在,怎想出了这等不幸。姚盛天无奈地点了点头:“我立马上山请他下来,这里交给你们照应了”,说完姚盛天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七星谷四面环山,连绵不绝犹如被一条不见首尾的巨龙盘踞着。每座山的大小、高低、形态各不一样。有的山峰半山就被云雾所覆盖,根本看不见山头。洪仙崖在这群山中显得更为高大奇险,山体长约三里,整座山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山腰犹如被巨斧给削的平滑如镜,有的突兀巨石跟主峰连接处极其细微,看上去像是微风都能将其吹倒一样,部分山体被众多绿物覆盖着,犹如披上了一件翠绿的外衣。

  “爷爷,这里为什么叫洪仙崖啊,他们说山里有神仙是真的吗”?一孩童坐在一头老牛背上,手里拿着一根不知名的藤条抽打着小路两边的野草。孩童约莫十二三岁,稚嫩的脸庞充满灵性,眼睛如捧水般清澈,双眸似果核般透黑,冲天小辫用麻布绳子绑着。

  “小梦,你觉得神仙是怎样的”?一白发老者左手拉着缰绳右手拄着一根普通的木头拐杖,步伐稳健地走在前面。

  “神仙可以在天上飞,会治病救人,还能长生不老”,孩童下意识地回答到。

  “飞来飞去有什么好的,长生不老你不累啊”?白发老者头也不回地道。

  “我要是能飞的话以后下山找小胖他们玩就不用那么累啦!我也想飞过远处那一座座大山,看看山那边是什么样的?住的什么人”?

  老者笑而不语,那孩童想了一会儿又说:“每次下山都是天不亮就出发了,回来的时候都要借火照路,要是神仙往返那还不是一泡尿的事情啊”。

  “你个小鬼,下山就跟一匹野马一样,不硬拉你还舍不得回来。有几次还整个谷里到处找你们几个小鬼”。

  小梦吐了吐舌头没有回答,继续抽打着两边的野草。

  “小梦,你看那青灵果成熟了吧?去摘一个给爷爷解解馋”,老者指着远处的一棵巨大果树道。

  “不能吃,不能吃,前天我悄悄去摘了一个咬了一口就被我扔掉了,又苦又涩”。

  “哈哈哈哈”!

  安静行走了一会儿,白发老者突然指着远方的一座石台怒到:“小鬼头,那紫谶(谶:音chen,四声)草是不是被你给折了”?

  “我没有折,我是连根拔走了,养在别的地方呢”。

  “连根拔走”?老者眼珠瞪得圆圆的:“这等灵物你知道何等稀有吗?老头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这东西,你居然……”

  没等老者说完小梦就抢着答道:“我还留了一株,您老人家不是讲过吗,这天地间的灵物长一株怎么怎么难,要什么什么留个根,留给以后的有缘人”。

  “本来就才两株”,小鬼自己嘀咕着。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你养在哪?爷爷有空帮你照看”,老者说。

  “我不说,我不说,等下次下山我要给小胖和金葵带去”。

  老者没有继续追问看了一眼山下对小梦道:“今天家里来客人了,你猜猜是谁”?

  “小胖,金葵”,小梦说完就从牛背上滑下去,撒开脚丫就朝山腰跑去。

  洪仙崖半山腰并不是绿色的,而是褐黄色。像是被一把巨斧削过的平滑石壁,石壁高约半里,长约两里多。山腰有多处凸出的巨石如孤峰一样耸立在云雾之间。如此险境谁能想到在石壁顶端会有一块离主峰约三十丈宽约一里的平地。

  平地靠近主峰处有一不大不小的茅草房,房子周围菜地篱笆,果树凌乱。房子后方的主峰山体有一天然崖洞,从未间断的泉水从洞顶石壁淌出,在崖洞底部形成一个深潭。泉水漫过深潭沿着一条山沟往七星谷方向流去,这也是七星谷民众的主要饮水。至于谷内那条河流,只是谷内妇女洗衣孩童嬉戏之地罢了。

  紫谶草,百年开花,千年结果,一花生一枝,十枝结一果。花瓣层层相叠,花朵硕大隐隐透着幽紫。花朵本体能自花瓣渗出小水滴,形同露珠。花朵离枝能数年不凋,花香数年不散。紫谶花也被誉为世间最美的花,很多人穷奇一生也不一定能找到一株,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能等到百年开花时。而紫谶草千年结的果至今都未有出现过消息,可能是因为花朵太美,人生太短,不允许它长到结果的时候。传闻紫谶果有起死回生,复体还魂等夺天工之神奇。

  小梦跟爷爷一直住在山上,陪伴他最多的除了爷爷就是山上鸟语花香和一些小动物了。每个月一两次下山是他最开心的时间,除了好吃好玩的,最主要他能跟小胖、金葵及一些年龄相仿的孩童一起打闹。

  “小胖,金葵”,还没到家小梦就扯着喉咙大声喊着,然而这次小胖跟金葵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听到他的呼喊奔向他。待走得近了小梦只看到姚爷爷在房前走来走去,却不见小胖跟金葵。

  “别躲了,我知道你们藏在哪里”,小梦边说边往牛棚外的干草堆跑去。

  “小梦啊,小胖他们生病了,今天没跟爷爷一起上来”,姚盛天简单说了一句。

  没多久白发老者也回来了,姚盛天一看见他就像见到了神仙一样,急忙走过去两手抱拳向老者行了一个恭敬。

  白发老者看了看姚盛天的眼神道:“小梦,去把牛栓好,再去把今天采的草药拿去晒着”。

  小梦极不情愿,看着姚盛天不肯移步。

  老者又催促到:“快去啊”。

  看着小梦牵着牛往屋后走去,姚盛天跟白发老者把谷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通。

  讲完后姚盛天又轻声问到:“是中毒了吧”?

  白发老者一脸沉思后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中了西域五绝之一的‘化血露’,此毒乃是用雷公草为药引加上西域的一些毒物炼制而成。此药毒性虽是五绝里最差的,但其无色无味,传染和再生能力特别强,一滴化血露可以使一支军队一夜之间丧失战斗力”。

  “不知上仙可有办法根治”?姚盛天急忙问到。

  “不急不急,中这化血露者,会身体虚弱,双眼无神体内的血液会逐渐减少。不过无妨,就算普通孩童也能坚持七天以上,不出意外老朽可在三日之内让谷内中毒者全部痊愈”。

  姚盛天满脸笑容:“甚好甚好,一切有劳上仙了,我先代全谷民众向上仙致谢”。

  白发老者神色沉重,若有所思。

  姚盛天见状问:“上仙是否有何难处,请告知老夫,我七星谷上下将全力以赴,致死不辞”。

  “七星谷与世隔绝,向来与外界并无来往,更别说结仇了。这化血露定是从河流传播的,先不管上流多少人中毒,这河流穿过青丘国,直到汇入南海,中毒者更是不计其数。如此大规模地传播,我担心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会不会是”?姚盛天往小梦离去的地方看了一眼。

  白发老者叹到:“极有可能,这化血露历来多用于战争,不管乱世还是盛世这化血露解药都是各大势力必备的。药材虽不罕见但其中一味药材‘衍雪芝’却是极其稀少,都是个各个势利争相收藏的,尤其是王室”。

  “保险起见谷主可派人速去周围城内的集市、药铺碰碰运气,我则另有去处”。

  “好,一切听从上仙安排”。

  “小家伙身上那东西弄好了吧” ?姚盛天向小梦离去的方位看了一眼后轻声问到。

  白发老者点头不语,挥手示意姚盛天下山。

  姚盛天点点头给白衣老者鞠一躬,后退了三步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山下快速离去。

  “小梦啊,爷爷要下山一趟,后天就能回来。明天你自己一个人在家不要乱跑,饿了就热剩饭吃”。

  “爷爷,小胖和金葵怎么了”?小梦声音低沉地问到。

  “没事,他们吃错东西把肚子吃坏了,过两天就好了,爷爷这次下山就是给他们配药去的。明天你就乖乖地呆在家哪都不要去,记住了没”?

  “知道了”,小梦不情愿地应了一声。

  离心岛位于青丘国西北部,西望西域十六国,东邻龙腾国。处于三大国之间杨菱湖中央一座方圆十来里的庞大岛屿。离心岛属于中立区,不属于三大国管辖之内。岛上有大陆最大的拍卖会,最大的交易市场,最权威的猎妖师级别鉴定处天师府,以及大陆独有的乱斗场等等。

  杨菱湖常年浓雾弥漫,水中更是被人加入暗桩,凶猛水兽喜食血腥。传闻湖底十万穿云神钉瞄着天空,飞鸟难以过之,寻常人根本无法抵达离心岛。岛内每天只派出六艘战船,早出晚归每天一趟地往返三大国之间运送人和货物。

  青丘国渡口,两艘战船犹如两座小山头一样立在水中。渡口人声嘈杂,等着上船之人看着下船的人和货物。这里大部分人是掩着面部的,大家也都见怪不怪。就连货物也都装在黑布蒙着的箱子里,根本看不清里面装的什么。

  此时一灰衣人稳健地走在木板上,他头戴斗笠,肩背一包袱,看形态约是一花甲老者。

  “老板需要护宝吗”?

  “老板,最近这边境可不太平啊”!

  “老板,我们天狼帮个个都是高手,价格美丽”。

  老者下船后完全不理周围拉生意的众人,直冲冲地朝远处离去。他刚走没多远就出现了两名黑衣人,朝老者远去的方向尾随而去。两黑衣人行至一树林,发现已离老者越来越远。两名黑衣人对视了一下,同时起身踏草而上,在树枝中飞速穿梭。

  经过了两座大山,两名黑衣人竟发现以自己这般速度还是离老者保持很远的距离,远看老者依然行走在山路上。

  “两位一直跟着我意欲何为”?

  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后面袭来,两名黑衣人本能地祭出了自己的炼器。两人猛然转身间只见眼前数丈外的高空中一老者双手后背,凌空而立,豁然就是他们一直跟踪刚刚还在一里外的老者。

  瞬移!凌空而立!

  两名黑衣人心里清楚眼前这位老者完全有实力一招让自己灰飞烟灭,遂不敢动弹。

  老者左手伸于身前手掌呈爪状,右手依然背负后腰处。只见老者五指凌空一握,那两名黑衣人就看着自己的武器飞离而去,飘浮在老者眼前。一根骷髅骨杖,杖体通白,隐隐黑色烟雾缠于杖身。一根黑色铁链长约十尺,一头五爪,一头尖刃,隐隐血色闪烁其中。

  “原来是西域魔教”,老者又道:“二位,跟着老夫意欲何为”?

  一黑衣人扯着沙哑的嗓子道:“这位前辈,我们乃是古巫神殿的人,奉长老之命追拿一位毒杀我门徒的小贼,没想到眼拙跟错人了,以前辈的修为根本不需要下毒”。

  “对对对,我们向前辈赔不是了,敢问前辈可否方便告诉一下尊号,日后我殿必会带厚礼前来致歉”,另一位黑衣人说完二人同时低头哈腰。

  “哼”!老者冷哼一声并没有理会二人,将附于身后的右手移至胸前,反手朝两黑衣人位置一挥,只见二人“啊”地一声如同箭弩般飞向远处。不时,老者看了看自己左手,随即又一挥两件血炼之器朝两名黑衣人消失的远方飞去。老者顿了顿,突然于原地消失几个瞬移出现在反方向的山头朝青丘国内奔去。

  在离杨菱湖颇远的一处水域,两名黑衣人狼狈地露出水面。不多时他们看着远处飞来的炼器,催法召回后,跃出水面,脚踏炼器朝渡口飞去。

  翌日,七星谷第一缕晨光照到谷内广场上方。此时的广场四周早已围满了人,众人都满怀期待地看着广场中央席地而坐的老者。老者头戴黑色面纱斗笠,面前一鼎黑色丹炉立在众人中央。老者用左手托着右手,右手食指中指指向丹炉,一股淡白色若透明火焰从两指之间源源不断输向炉中。

  再看众人除了中毒者躺着外,其余众人呈圆形全都跪着双手而合,做祈祷状将老者围在中间。此刻,在这些凡人眼里,这无名老者就是他们心里的神。

  突然,老者眉头一皱,托着右手的左手突然举过头顶呈掌向天而托,在半空中出现一个硕大的球形能量罩将七星谷众人护住。

  “哈哈,老头我们又见面了,我没食言吧,我们带厚礼登门拜访啦”!一个赤发赤须的中年男子脚踏白色骷颅杖,上下微微浮动地飘于空中。中年男子旁,一骨瘦的男子脚踏铁链。脚踏白色骨杖的赤发男子双手结印,一番比划后一只半透明血蝠从丹炉中飞向自己。

  老者“咦”了一声,赤发男子道:“想不到吧!就在你买的衍雪芝里面,我们古巫神殿的神通”。对此老者不予理会,眼光并没有看向他俩,而是盯着两名中年男子后的一位戴斗笠之人。那人脚踏一柄血色大剑,那剑柄和剑身都刻着不明符号。无名老者自然也感知到有数十人在地面形成阵法将广场众人困死了。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七星谷所为何事”?姚盛天立身朝着天空大声道。

  赤发赤须的中年大汉回到:“我乃古巫神殿血剑长老枝下的骨灵宗宗主骨灵”,“副宗主铁雄”,另一名枯瘦的中年男子随声附到。

  骨灵宗,宗主骨灵,一听就是新建的小门派。

  无名老者并未理会二人,左手手掌继续维持着天空中半球形的能量罩。看了看血剑长老脚下的密文血剑,无名老者道:“血魔剑更是寒气逼人了,不知道这些年又是残害了多少无辜,从当年这把剑的主人血罗刹到现在不知道换了多少主人了”?

  “前辈认识罗刹古巫”?血剑长老惊讶地问到。

  “哼,手下败将而已,当年就不该留他小命,以至于血魔剑留在世上危害人间”,无名老者不屑到。

  血剑长老听后满脸怒容,从身体散出阵阵煞气,“放肆,竟敢侮辱我神殿巫神”,话刚说完骨灵和铁雄催动炼器同时向球形能量罩攻去。

  洪仙崖,狭小山道,小梦抱着栽有紫谶的陶罐,飞快地向山下奔跑着。七星谷上空的诸多变化,再也挡不住爷爷的劝告了。小胖和金葵不知道怎么样了?爷爷从未离家这么久过,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带着疑惑和不安,小梦撒开脚丫子向七星谷奔去。他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又爬起来,衣服也被割出了一道道口子。

  骨灵和铁雄接连的攻击并没有对能量罩造成什么波动,血剑长老双手合拢脚下血魔剑瞬间握在手中,握剑的双手举过头顶攻向下方能量罩,如同流星坠落一般。“轰”的一声,在血魔剑接触到能量罩的一瞬间,七星谷方圆数里如山摇地动般颤抖了一下。

  小梦看着近越来越近的七星谷更是加快了步伐,就在经过一处坡比较陡的乱石路时,突然地面一阵剧烈的摇晃,使得他失足摔了下去。在连续滚了好远一段距离后,才被一棵满是荆棘的小树丛给挂住。缓了好大一会儿,满是伤痕的小梦才慢慢爬起来。此时的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用手摸了摸,只见满手的血。

  “紫谶草,我的紫谶草”!小梦赶紧在四周搜寻起来,继而又沿着刚刚摔下来的痕迹寻了回去。

  “交出那孩子,不然这山谷今日后将无活物”,血剑长老俯冲着对七星谷众人吼着。

  “孩子?什么孩子”?姚盛天一脸怒气地问到。

  “还装糊涂,十多年前河里飘着的那个孩子”,血剑长老怒到。

  “我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这里是青丘国,你们西域魔教竟然敢在这里撒野,趁现在你们还有机会逃出青丘国赶紧滚吧”!姚盛天从容不迫地对着血剑长老喝到。

  无名老者没有理会他们的对话,他一直用右手操控着真火,左手始终维持着上空的能量罩。

  “开盖,养丹”,无名老者对姚盛天说到。姚盛天随即吩咐医师及几名壮汉用木棍绳子小心地将炉盖慢慢向上抬起。盖子刚一打开,就有一股香气散发出来,白色烟雾迅速溢出,直至弥漫在广场上。

  此刻的小梦满脸鲜血,他终于在一大石块上找到了紫谶草,只是那陶罐已被摔坏,湿土撒了一地。他将紫谶草拾起来,抹了抹枝叶上的土,用手背擦了擦脸。远远望去七星谷上方三个黑点飘于空中:那分明是人影啊!“神仙”!——小梦在心里惊呼着,他完全忘记了疼痛,加快步伐朝七星谷奔去。

  丹药已成,只需文火温养片刻便成。上面的血剑长老依旧无法攻破能量罩,但也没有要停手的意思。骨灵说到:“长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拖久了,恐怕青丘国其他强者赶过来了”。

  血剑道:“不急,这老头虽修为比我高,更有凌空而立的身法,不过此人功力却不是他这个级别应有的差,最多略胜我一筹。再加上他一心二用消耗着,等差不多了你二人助我一臂之力,全力击破这乌龟壳”,骨灵二人听后连连点头。

  终于到了山脚下,小梦痴痴地看清天空飘着的三人,这就是传说的神仙吗?不知怎么的对这三位“神仙”他心里没有半点敬畏,反而有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

   

  剑阁藏于龙腾国西南部茫茫群山之中,建于几座相邻的高山之上。中间的主峰名为天祁峰,其东为广燚峰、西为藏剑山、南为雲顶玬,北为修吾峰。五座山峰山腰处都布有阵法,常年被浓雾弥漫。凡人进入后难辨其位,或在迷雾中迷失,或被阵法牵引到另一个地方出到下山处。天祁峰迷雾阵上方有四条巨长的玄铁吊桥如鬼斧神工般,分别与其余四峰相连。

  剑阁现任阁主名为辰尘,天祁峰乃是辰尘执掌之地,为剑阁中枢区域,称为“内阁”。内阁是剑阁弟子修炼上乘功法之地,所有弟子修为达到一定层次才能转到这里精修。新入门的弟子只有阁主亲点及资质奇佳之人才能直接在这里修炼。内阁除了众人居住之所外还建有练剑广场、练功房、议事堂、藏剑阁、书斋等……

  天祁峰为五峰最高,山顶更是人迹罕至隐于云雾中。最为神奇是一座无名的小岛悬空飘于天祁山、广燚峰、雲顶玬之间的最上空。那悬空岛常年都藏于浓雾之中,也有弟子偶尔能在一个云雾消散的片刻窥得悬空岛真容。可那也只能隐隐约约看到悬浮岛的底部巨石及周边延伸出来的些许绿物。无名岛是所有剑阁门人好奇向往却又不敢去的地方。

  如今的剑阁除了阁主、四大师尊和一些长老外,其他弟子根本没有御剑飞行的能力。更是传闻悬空岛但凡有人靠近便有剑气飞出,越是靠近那剑气便是越多,攻向人的速度更快,剑气更是凌厉。近三百年来剑阁无数高手奇才用尽各种神通最后都悻悻而归。三百年前凌风师祖浑身解数也才进得十丈之地而被神罚般的剑气所重伤。

  广燚峰位于天祁峰之东,乃剑阁铸剑之地,是为大师尊辰陌执掌。三位护阁大长老及其他长老也居住于此峰。

  修吾峰在天祁峰以北,是绝大部分弟子修炼之所,为二师尊辰瑾所执掌。

  雲顶玬位于天祁峰南方,乃是剑阁女弟子修炼之地,为三师尊辰珊所执掌。

  至于西边的藏剑山则由四师尊辰逸执掌。藏(音:zang,)剑山少草木,偶尔一些石缝挤出些许不知名的小草。巨大的山体就似一块巨石。书为藏剑山实为葬剑山,是因为那山上插满了各种剑阁前辈羽化后留下的古剑。凡修炼达到引剑通灵层次之人,在陨落之后其佩剑会飞回到当初的引剑印记之处。

  藏剑山越往山顶越是奇险,山腰往上就没有一点上山的路了。整座山体不均匀地插满了各种剑,有的锈迹斑斑,有的残破不堪或半截剑尖腐朽于石壁中,也有少许宛如新剑一般隐隐散着寒光。藏剑山山腰处有几座零星的石屋,跟其余四峰相比特显寒碜。

  由于藏剑山地形和其他原因,并无适合弟子修炼之处。而四师尊辰逸也没有徒弟,整座山就四师尊一人独守。辰逸修为惊人,传闻是目前剑阁第一高手,修为比现任阁主辰尘都高。然其人寡言好酒,身居独处,除了阁中大事外从不被众人发现其踪影。

  时值入冬,剑阁自迷雾大阵以上已被白雪覆盖,月光映在雪山上,将剑阁照出一副朦胧的夜景。藏剑山的山顶上,一袭白袍的辰逸半卧在巨大石柱上。他一手拿着白瓷酒壶,一手攥着一个翠绿玉佩,清泉般的双眼望着远处的夜色。

  雪后午夜的剑阁一片寂静,苦练了一天的弟子早已熟睡,偶尔一两声兽吼鸟鸣清晰地回荡在山谷。天空一片漆黑,远处一颗“流星”隐隐约约飞向剑阁方向。辰逸也发现了“流星”,此刻他正把酒壶往嘴里凑。随着“流星”越来越近,那酒壶里的酒一口都来不及进到嘴里。

  辰逸仿佛定住一般举着酒壶凑在嘴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越来越近的“流星”。他突然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感觉就像一个孤儿看见了亲人,一颗万念俱灰的心看见了希望。

  辰逸双眼迷离,酒壶脱手而落。他站起来看着越来越近的飞剑,身躯忍不住颤抖起来,缓缓地闭上眼睛,他相信自己是喝醉了,随着身后的声响把他惊醒。辰逸缓缓地转过身,一把仙剑正插在恩师的引剑印记处,那正是恩师的七星剑。七星剑下方牵引着一能量罩,一个孩童在能量罩里被这骤停的力道撞得头破血流。

  能量罩里面的小梦痴痴地望着眼前四人,一头血的他仿佛不知道疼痛一样。嗯,就这样痴痴地望着,手里还死死握着那株紫谶草。

  “应该是凌风师尊的五坎禁令,等辰珊师妹到后,我立中位你们四人各归一位助我解除禁令”,辰尘对另外三人说到。小梦看着那说话的白胡子老人,这老人给他的感觉敬畏而慈祥,就像天上的神仙一样,一身紫青祥云道袍,束发而簪。

  “以凌风师尊的修为怎么会……”,辰尘旁一头发半白之人问了半句就被辰尘摆手示停了。那头发半白的大胡子乃广燚峰执事辰陌,其在剑阁的地位仅次于阁主辰尘。

  突然辰陌指着小梦下身笑到:“哈哈,这小孩尿裤子了”。

  小梦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下一片冰冷,“一个从未修炼过的孩童,第一次飞这么高,尿裤子正常啊,老鬼你小时候在床上还不是尿过”,说话的正是北山修吾峰执事辰瑾。

  辰陌一脸怒气地说到:“你”。

  “都这时候了,你两就不能消停一下”,辰尘喝到。

  小梦看了辰尘的右手边,最先发现自己的中年男子两眼含珠地盯着爷爷的七星剑。一袭白袍,乌黑长发在寒风中飘逸着。

  不多时,辰瑾道:“师妹来了”。话语间一白袍仙姑蹋剑而飞,弹指间就落在辰逸旁边。仙姑也是一头黑发,用碧玉簪着,一薄纱从发簪束向腰际。仙姑额头一朱砂印记,落地一双白色道靴居然在雪面上不进分毫。小梦又看向另外几人,全都是踏雪无痕地立在雪面上。

  辰珊凝视了一下小梦正欲开口旁边辰尘就说:“事不宜迟,咱们开始吧”。说完一跃便盘坐在空地中心,双手结印嘴里喝到:“起”,小梦所在的能量罩居然如同被拉扯一样要脱离而去。

  一条黄色闪电如同铁链一样,牵引着能量罩,同时四位师尊按自己山头的方位而盘坐于辰尘的四个方向,四位师尊几乎同时结印四根能量条连着辰尘。能量罩被拉扯至辰尘头顶上方飘着。“破”!辰尘大喝一声,与四位师尊同时双手而握,食指和中指并拢前伸,使出全力破向能量罩。

  此刻的能量罩飞快地旋转着,小梦在里面撞的七荤八素,很快就昏了过去。不多时随着能量罩的慢慢消失,小梦也晕在雪了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梦才慢慢有些许知觉。他慢慢睁开眼睛,一石屋里坐着正是刚刚几位道人。突然身后传来一股清香,他感觉到一只柔软的手掌贴在自己背后,一股暖流慢慢渗入身体中。

  “不要让任何人碰你的后背,也不能让别人看见你的光背”。小梦猛然一惊,想起了爷爷临别时嘱咐自己的话,一下就朝一边翻滚过去。

  辰珊惊奇地望着小梦,一旁的辰尘开口问到:“孩子,不要害怕,这里是剑阁,没人敢欺负你的。你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送你过来的那位老先生在哪里”?也许是受了太大的惊吓,小梦眼神迟滞地望着辰尘并未回答。

  “直接看师尊有没有留下什么信物”,辰陌说完单手一弓,将小梦吸了过去,便在他衣物里摸索起来。此刻小梦着急地挣扎起来并大叫:“放开我,别碰我……”

  “师兄怎能如此待他”?话语间一道凌厉的劲气将小梦从辰陌手中吸走。小梦定睛一看自己前面,正是自己来到这最先遇见的那位黑发中年人。这是小梦第一次听见他开口说话,充满磁性的声音中略显沧桑。辰珊也走到孩子面前,抚了抚孩子额头前的乱发问到:“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梦”。

  “小梦,能让姨姨看一下你手里的草吗”?

  小梦下意识地缩了缩,双手将紫谶藏进了胸襟。

  “孩子,那是紫谶吧”?辰尘问到。

  小梦双眼仿佛灵光一闪,惊奇地望着辰尘。

  辰尘道:“先祖书中记载这紫谶花虽极其稀有,可对我们修道之人却百害而无一益,历来都是被旁门左道用来练一些邪术”。

  辰尘说完辰珊接着道:“可惜孩子这紫谶根部已离地太久无法再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其根已然枯萎了,无法再种养,更不可能开花。只算得上一枝枯木了,十余年后便会朽损化为尘土,给孩子拿着也无妨”。

  “你能告诉我你从哪里来的吗”?辰珊又问到。

  “不知道”,小梦摆了摆头。

  “那位老爷爷有没有什么信物或者话语交托给你的啊”?

  “没有”。

  “你们那还住的些什么人”?

  小梦又摆了摆头……

  之后几位师尊也陆续问了很多,小梦都是摆头不语,偶尔蹦出一句“不知道”。

  “我看着孩子是受了太大惊吓,就不要为难他了,等过段时间孩子状态好一些了再问也不迟”,辰瑾道。

  “也罢”,辰尘站起来说:“关于凌风师尊之事我会暗中调查的,这孩子能被师尊以死相护定是有其中原因的。这孩子突然出现在剑阁肯定会引来猜疑,先让他住在藏剑山,待下月中旬我会安排人将他以新弟子的身份从山下带进山门。在这期间以修复藏剑山阵法为由,暂停达到引剑阶段的弟子进入藏剑山”。

  “孩子,在此期间你不得离开藏剑山,日后上山就说你是父母双亡的流浪乞儿。今日之事和关于凌风师尊的事不得再对任何人提一字,明白吗”?辰尘严肃地对小梦令到。

  小梦望着辰尘严厉的面色点了点头。

  “我看这孩子和我颇有缘分,上山以后就让我来指导孩子成长吧”,广燚峰辰陌说到。

  “哈哈!广燚峰是做什么的,凌风师尊拼死保下的孩子,难道要跟你去学打铁吗?将来做一个铁匠”?辰瑾笑着说到。

  “你是瞧不起我广燚峰还是瞧不起我辰陌,要不跟我一较高低”?辰陌说完便站起来全身气息外放。

  “师兄不必动怒,我也是为了孩子好啊!要说修炼,我修吾峰才是最完善的地方。试问我们中除了辰逸师弟外,哪个当初不是从修吾峰走出来的”?

  “小梦你过来”,辰尘向他招了招手。

  “你是师尊的亲人也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乃当今剑阁的阁主,剑阁所有的事物都是我说了算。你如果想进入天祁峰内阁修炼,得到最好的教导,就跪下给本尊磕三个响头,本尊定当对你亲传言教”。

  “哼”!辰陌嗤鼻把身子斜向了一边。

  听了辰尘的话小梦未有所动,极不情愿地站在那里。

  “小梦你自己说,你想拜谁为师”?辰珊在一旁说到。

  小梦动容地看了看辰珊仙姑,辰珊也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他看见了辰珊仙姑眼里闪着一道灵光,遂向着辰珊的方位挪了两步,随即又停在了原地。慢慢转了一圈看了看辰陌、辰瑾、辰尘、继而脸庞微红地嘀咕到:“我想拜他为师”。

  小梦嘀咕的声音非常小,普通人隔上这距离定是无法听到他嘀咕的啥,但对于修为已到如此境界的他们来说却听得清清楚楚。

  “谁”?

  众人看着小梦手指的方向,正是辰逸。

  辰逸一开始就心有所思,回想着自己像这孩童般大的时候被凌风恩师带上山,跟这孩童现在是何曾的相似。

  沉默了一会儿叫:“小梦你过来”。

  小机灵鬼会意地跑过去随即跪在辰逸面前,正欲磕头,却听得那一旁的辰陌大声说到:“师弟你可要考虑好啊,别又害了这孩子”。

  辰逸心头颤了一下,急忙伸出双手挡住小梦的肩膀将他扶起,沉默了半天后对小梦说:“我不收徒”。

  不知怎么小梦突然心里一阵失落感肃然升起,两眼无辜地盯着面前这位中年男子……

  辰尘说到:“罢了罢了,也许我等与这孩子并无这师徒缘分,就让他按剑阁新弟子入阁规矩来吧”。说完就走出门外不知从哪唤出一把紫色飞剑,一跃而上踩在飞剑之上向远处飞去。那辰陌、辰瑾也先后飞走了,辰珊看了一眼小梦,摇了摇头后随即也消失在了藏剑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