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一路南下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11 18:3310,168

  那黑色巨禽像是被梦环州这一声嘀咕给惊醒了,只见它用翅膀将梦环州推开,而后不断地扇起。扑腾几下后那鸟儿凑到梦环州身前俯下去示意他骑上去,梦环州伸手抚摸着鸟儿硕大的脑袋说到:“我跟你素不相识,你为何要救我”?

  巨禽听后只是叽喳了几声,渐渐那鸟鸣变得急促起来像是催促着他一样。梦环州识趣地骑到了那鸟儿的背上,如今只能依靠它了,不然自己现在的状态连离开这峭壁山洞都费劲。

  那巨禽驮着梦环州飞出了山洞,展翅朝着一个方向飞去。此时外面天色已是大亮,梦环州这才看清自己身下飞禽并不是乌漆墨黑的,而是非常漂亮的紫青色相间着,青色的羽毛夹杂着一些紫色在太阳下闪烁着光辉。一对巨大翅膀宛如透明般的青色,翅膀上的羽毛犹如利刃般排列着。身后拖着一条巨长的尾巴,尾部的羽毛似孔雀翎,其形就像一把巨大的羽扇般。

  梦环州看着身下的鸟儿不禁感慨到:“你是我见过最美的飞鸟了”。

  飞鸟像是听明白了梦环州的夸奖不由得开始在空中飞舞盘旋起来,梦环州毫无防备一下子从背上滑落往下坠去,他大呼一声后那青鸟才赶紧追了下去将他接住。待梦环州又重新爬到鸟背上趴好后才发现此时他们正处于低空飞行,穿梭于一条峡谷之间。

  梦环州向两边看去皆是笔直的悬崖峭壁,所过之处都是褐黄色相间的陡峭悬崖,偶尔几枝绿物穿插其中。而那峭壁顶上则是一环绿色,有的峭壁顶端是一个斜上去的缓坡,梦环州只见得一片暗红色的树丛不知延伸到了何处,其中也夹杂着一团团绿意。

  越向远望去只见得一片片朦胧,不知是云还是雾萦绕在远方的山头,而那云雾上端还隐隐约约能看到千奇百怪的山头。随着向前飞行,身后的景色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梦环州不经意地低头看了一下峡谷底部,才发现下面哪是什么峡谷,分明就是一条宽阔的江流。深绿色的江面毫无波澜,像极了一块长长的镜子。又飞行了一段距离,他发现这下面的江流最宽约有十几丈宽,而最窄的地方也有数丈宽。

  “太美了”!梦环州不由得在心里感慨到,他仿佛忘掉了所有的不开心一样,此刻自己坐在一只奇美无比的鸟儿之上飞翔于空中,眼之所望,皆是旖旎、目之所及,皆是葳蕤。他忘掉了饥饿和伤痛、忘掉了所有的烦恼、忘掉了这几天发生的一切、也忘掉了巫小小。他渐渐闭上双眼,贪婪地呼吸着迎面吹来的清风……

  往往这世间美好的事物都是一瞬即逝,胸口的疼痛和饥饿的肚子将梦环州拉回了现实。他在心里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小小现在下落不明,师尊他们估计此刻都急得在找自己”。此刻梦环州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这鸟儿要将自己带到何处去?想了一阵后他决定要返回帝都找巫小小。

  梦环州对身下青色鸟儿说出了自己的意愿,哪知那飞鸟非但不调头返回反而更是加速向前急速飞去。梦环州又叫了几声无果后急得说到:“你再不调头我可要跳下去了”。

  青鸟此时将头转过来看向后面大声叫唤着,梦环州回头一看见身后的远处有一黑影正往他们这边追了过来。他又反复看了好几遍终于看清楚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打伤自己的其中一个,因为那一头显眼的赤发很好辨认,此刻他正踩在自己的白色骨杖之上向自己全力追来。

  梦环州心想着这妖人是如何找到自己的,想来他们应该是追向那群飞往西南的群鸟而去了啊,为何这么快又出现在了自己身后?那骨灵的速度并不比这青鸟慢,况且青鸟还驮着个人在背上自然是影响了飞行速度。梦环州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那骨灵,发现他与自己之间的距离已越来越近,而身下的青鸟驮着自己一直全力急速飞行了好久其速度已是越来越慢了。

  “完了,这该如何是好”?梦环州在心里焦急地念叨着。突然他见到远方渐渐出现了一个小镇,他灵机一动对青鸟说:“鸟儿,等会儿咱们从那小镇之上飞过去,你飞低一点我找个机会下去,而后你便远去吧。那妖人的目标是我,不会为难你的”。

  鸟儿听后使出最后的力气往那小镇方向急速飞去,看着越来越近的小镇,梦环州瞅准时机在青鸟刚好飞过城墙之时跳了下去。梦环州跳下的一瞬间那鸟儿如同身释重负般飞得高了,眨眼就飞过了小镇。

  梦环州跳下后赶紧唤出龙魂接住了自己,落在下方房顶之上后便施展身轻如燕的身法在房顶上飞奔起来,看准了一个无人之地后跳下去混进了人群中。他边走边从彝环取出了一个斗笠戴在头上,就近找了家客栈走了进去。

  “老板,给我一间上房”,梦环州边说边将一块碎银丢了过去,那老板赶紧迎了上来差伙计将他带上了二楼。

  “随意做点饭菜送上来,进来记得敲门三下”梦环州吩咐到。

  等那伙计走出去后梦环州随即将门栓好,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开一道小缝向下面的人群看去。突然,他发现远处一人正向这边走来,那人虽也是戴上了一个斗笠,斗笠边缘垂下来的布纱挡住了他的模样,但梦环州还是从他衣袍和身形看出那人就是刚刚在后面穷追不舍的骨灵。

  梦环州吓了一个激灵,骨灵是如何这么快得知自己在小镇的?还径直向自己所在的这家客栈走了过来。他赶紧屏住呼吸将自己的神识完全掩藏起来,将窗户缝又关小了一点后朝外看去。

  还好那骨灵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位置,梦环州紧张地看着下方的骨灵从自己眼皮底下经过,随后消失在了窗户缝所能看到的极限范围之外。

  骨灵走过了好久后梦环州才敢大声地喘着气,他一脸疑惑地想着这骨灵为何不去追那青鸟而是直接来到了小镇之上?难道自己刚刚跳落的瞬间被远处骨灵看见了?又或是他感应到了自己的气息出现在这小镇下方?

  梦环州走到桌边坐下后拿起茶壶往杯子里倒茶,这时门外传来了“笃笃笃”三声敲门声,原来是送饭菜的来了。早就饿极了的他连忙回到:“来了”,说完便起身向门口走去准备开门。梦环州走到了门口刚想开门,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刚刚那三声敲门声分明就不是普通人能敲出的声音。虽然那人极力地内敛着自己的功力,但他还是能听出来这绝非普通人敲门发出的声音。

  梦环州对着门外说:“稍等,我拿银子给你”,他边说边往床边走去,走到墙边后果断地掀开窗户跳了下去。而此时那骨灵也一掌击开了木门快步冲了进来,见屋内哪还有个人影。骨灵看向那窗户也不急于追出去,只是将右手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道:“小崽子,就算你跑去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梦环州落地后就随便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他不敢回头,他怕回头又看见骨灵的身影跟来,只能盲目地逃离而去。此时的他是又饿又累,集市两边传来的香气将他勾得直流口水,纵是这样他也不敢停下脚步,只能忍着向远处奔去。

  梦环州几个穿梭寻得一处无人之地跃到了房顶,往刚刚那青鸟离去的方向奔去。他本欲避开人群从房顶快速逃离,殊不知也将自己的方位暴露了,远处的骨灵见到梦环州身影后往上一跃就破了房顶向他飞速而去。

  梦环州很快就来到了那不是很高的防护墙,从墙上一跃而下站在原地。突然梦环州莫名楞在了原地,我这是要往哪里去?小小如今下落不明,而自己还要一路逃命,就算逃过了今天还要面对明天,他像下定了决心一样转身欲从外面绕过小镇往帝都的方向返回去。

  然而梦环州刚转身没多久那骨灵就追到了,他站在墙上见到梦环州改变方向往右手边奔去。当机立断直接一骨杖射往了他前面的位置。梦环州感应到了危险来袭,见那斜上方攻来的骨杖赶紧停下了脚步,见得一根骨杖攻到自己身前凌空旋转了几下后又攻向自己而来。梦环州见状赶紧身子一闪躲开了这一击,而那骨杖一击落空后便回到了骨灵手中,而此时的骨灵早在这期间来到了梦环州身后,离他不足一丈距离。

  “小崽子,你跑不了的,就算让你先跑一年我也能找到你,你若是识趣就跟我回西域”骨灵对梦环州说到。

  梦环州试着问:“莫非你昨天打我那一掌有什么蹊跷”?

  “哈哈哈!不错,昨晚打你那一掌在你体内留下了我古巫神殿的印记,就算你死了我也能通过这印记找到你”。

  “当年你们也是这样找到我爷爷的”?

  骨灵顿了一下回到:“你是指七星谷那隐世的老头”?

  “不错,当年我们也是凭衍雪芝上的印记找到七星谷的,只可惜那老头冥顽不灵,要是早点把你交出来就不会连累众多无辜之人,算起来那几百人也是因你而丧命”。

  听得骨灵的话梦环州仿佛又看到了几年前那血腥的一幕,他从彝环取出一把铁剑握于手中,双眼燃起了熊熊火焰将铁剑指向骨灵道:“如此血海深仇,叫我怎能忘记”?梦环州说完举剑就向骨灵攻了过去。

  骨灵没想到这小子竟敢主动攻了过来,看来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心里一阵暗笑手持骷髅骨杖迎了上去。梦环州哪里是骨灵的对手,虽是用尽全力,可还是没能坚持几下就被骨灵一杖击到。梦环州本就有内伤和外伤在身,胸前的伤口虽已止血包扎着,可那钻心的疼痛还是影响了他的行动。而昨晚阳辄老道那一掌更是将他打得气血翻滚,现在自己稍微运功过猛就感到体内一整剧痛。

  “小子,我看这偏远小镇还有谁能来救你”骨灵边说边攻向梦环州。

  “我”只听得一声喝到,而后一阵芳香出现在梦环州身前。梦环州一看来人正是青鸾,便问到:“青鸾,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青鸾没有回他,而是默默地取下背上的凤鸣舞执于手中戒备着骨灵。他一身火红的长袍,一头黑发垂在身后,依旧是那熟悉的背影。只见她左手向梦环州一挥,梦环州只觉得自己身边的草段、树叶都卷起来在自己膝盖处转着圈。而后旋转的几道绿色能量贴近梦环州身体后融化在他身上,梦环州只觉得一股透心凉的气息钻进了身体,而自己伤势带来的疼痛竟然开始渐渐减轻了。

  “哪来的黄毛丫头敢多管闲事,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骨灵喝到。

  “邪魔外道,竟敢到龙腾国撒野,我已发了信号,趁还来得及赶紧逃命去吧”青鸾回到。

  骨灵听后表面上看着不以为然其内心还是颇为忌惮的,他不敢浪费时间直接向梦环州扑了过去。见到骨灵的意图后青鸾赶紧挡了过去,琉璃伞早就先向骨灵转了过去。那骨灵见得琉璃伞后嘴上说到:“凤鸣舞?难怪这么狂妄,原来是百花谷的弟子”。骨灵早就听说过凤鸣舞的神奇,今日得以见识后便是垂涎不已。

  骨灵道:“看来今天要一举两得”,骨灵又看了看青鸾那绝美的容颜和身段后又补充到:“三得”!

  青鸾灵活地穿梭于骨灵身边,三把琉璃伞飘浮不定地攻向他。刚开始骨灵还能被青鸾牵制着,一番交锋后那骨灵已是熟悉了青鸾的功法套路和凤鸣舞的神通,直到逐步将青鸾压制着只能被动防守。青鸾虽能借着凤鸣舞和身法躲开骨灵的攻击,可还是几次险些被骨杖击中。

  一边的梦环州见形势不妙寻得了一个契机也是加入了其中,他深知自己的伤势坚持不了多久,跟青鸾对视一眼后唤出龙魂向那骨灵奔去,而青鸾也见机两把琉璃伞向骨灵旋转而去。梦环州对骨灵呼喊着:“你不是想要龙魂吗?拿去”。

  骨灵两眼发光地盯着龙魂嘴里嘀咕着:“这就是风龙魂”!他显出一副贪婪的嘴脸见着飞来的龙魂竟已是痴迷。直到两把琉璃伞袭来骨灵才从痴迷中回过神,他连忙驭起骨杖就飞向了那琉璃伞。骨灵击退一把琉璃伞后又将骨杖击向另外一把,而此时的龙魂也迎面扑来。骨灵感觉到了这龙魂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向自己扑来。此时的他正用右手驭着骨杖抵御琉璃伞,仓促之间只得分心用上部分功力左手为掌向那龙魂迎了上去。

  “砰”地一声骨灵被这一击击得离地而起向后退了好远一段距离,又在地上倒退了几步后方才站稳。骨灵站定后感慨道:“不愧是龙魂,在这小子手里都能发挥出如此巨大的威力”。骨灵刚刚以一敌二也仅仅是被这龙魂击退了些许距离而已,其并没有受到一点损伤。骨灵向前方看去,此刻哪还有他二人的影子?遂向远处一看,梦环州跟那女子早就跑到了远方眼看就要进得密林了。

  骨灵这才想到他两人早就有了逃跑的打算,两人合力进攻也只是假象,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脱身逃离。想来自己刚刚击中的两把琉璃伞也并非凤鸣舞的主体,只是凤鸣舞结出来的能量体而已,而本体一直都在那妮子手中。再看风龙魂也早已消失不见,应该已回到那小子体内了。看着两道人影消失在密林内骨灵道:“都说了你跑不掉你还要徒劳”,说完不慌不忙地御起骨杖向密林上方飞了过去。

  梦环州跟青鸾之所以要往密林逃是有原因的,一是密林障碍物多易隐藏、二是那骨灵能御器飞行在空旷之地占很大优势。而在密林就不一样了,骨灵只能在上空跟着,要想抓到二人必须下去密林,而到时候就是身法上的较量了。青鸾本就身法极好,而梦环州也丝毫不逊于她,何况他还有风龙魂加持。

  此时骨灵无法从上面看见二人的身影,只能凭着梦环州体内的印记感应到其大概位置,而梦环州他们则可以透过枝叶的间隙看到骨灵,骨灵看着前面一望无际的密林终是忍不住追了下去。

  来到密林的骨灵盯着他俩身影就追,追了许久他竟然发现自己的脚力已是赶不上去,还微微有落后的迹象。更是有一些飞鸟时不时地迎面扑来,虽说对骨灵造不成一点伤害,可这些鸟儿似没完没了的一样使他不胜其烦。

  梦环州二人身法好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这骨灵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可以御器飞行了,自那以后他出行都是用飞的,几乎不再使用身轻如燕的身法奔波了。而前面两个年轻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现阶段的身法正处于身轻如燕的巅峰,正在努力追求速度的极致向那御器飞行迈进。

   

   

   

  不久骨灵就发现前面两人已经不在他的可视范围内了,只得又御起骨杖向上飞去从空中急速跟了过去。飞行了不过两三里路程后发现下面的印记竟然在一个地方不动了,他暗喜到:“跑不动了吧”,当下就驭着骨杖朝那下方俯去。

  等骨灵下到密林后一看,梦环州二人早已是跑到前方去了,那青鸾还边跑边吹着口哨。骨灵气极又撒腿追了过去,刚一起身密林中一些飞禽又是向他撞了过去。他随手几道能量将飞来的几只鸟儿击落,可这里刚刚击落那边几只又扑来了。

  他心里纳闷了今天是怎么回事,自己也没去哪儿掏过鸟窝啊!还是第一次来这密林,怎么里面的鸟儿都跟自己有深仇大恨一般扑向自己?再看前面两人早已消失在了远处。骨灵猜想多半是前面两个小辈用了什么法子才使得这些鸟儿跟不要命一样来冲撞自己,无奈只得又飞到空中追了过去。

  骨灵御器飞行的速度自然是比梦环州二人快了不少,很快他又感知到了印记就在下面不远处,可想要抓住那小子就必须下到密林去。梦环州跟青鸾二人见骨灵下来就跑,见他上去了就找地方休息。你不下来我就一直休息,你一下来我再跑。重复了几次后那又累又气的骨灵已是勃然大怒,可又拿前面两个无耻小辈没有一点办法。

  骨灵从昨晚持续奔波到现在,还被那鸟群给误导了方向,等他跟铁雄发现其中端倪后早已是离那小子不知隔了多远。这一路的持续消耗,好不容易追到那小子还抓不到他,还要受那群破鸟的气。骨灵气得几掌将附近几只飞鸟击的粉碎,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向前走去,找了块巨石坐下从彝环取出了食物和水。

  此时的梦环州与青鸾也是累得不行,虽然这期间也有短暂的休息,可那点时间完全不够恢复,只是比骨灵的持续消耗要好一点。两人继续向前奔波了好久后,见骨灵没有追来也是找了一处地方停了下来。梦环州坐定后青鸾来到他身前,她伸出右手为掌伸于梦环州身前,双眼紧闭,右手自他的头部而下在他身上仔细游走着。

  梦环州见得青鸾手掌发出了碧绿的光芒,那光芒似烟雾又似能量穿透了他。不多时青鸾停下了手掌的移动说:“找到了”。

  梦环州看青鸾的手掌此时正停于自己小腹之处,看来那妖人打进自己体内的印记就在里面了。

  “咦,还能动”青鸾惊到。

  青鸾的手掌跟随着印记移动起来,那印记好像十分惧怕青鸾的碧绿光芒一样,在梦环州体内一阵逃窜。

  “你把眼睛闭上”青鸾说到,梦环州虽不知青鸾何意还是顺从地闭上了双眼。

  突然,梦环州只听得一声凤鸣在自己身前响起,这声音犹如穿透了他的灵魂一般,吓得他一下就睁开了眼睛。梦环州一看周围什么都没有,还是只有青鸾一人坐于自己身前。可他不经意见得了青鸾那眉宇之上有一个符号正在急速消失不见。这符号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不由得回想起来。而青鸾的话却打断了他:“你看,那妖人就依靠这东西一路寻到你的”。

  梦环州见青鸾手掌心托着一只极小的红色蝙蝠,那蝙蝠形似能量状,在青鸾掌心上下起伏着。青鸾对着密林吹了一声口哨,不久便又是几只鸟儿飞到了他们身边。青鸾将红色蝙蝠封在了一只鸟儿身上后对着西南方指去,那几只鸟儿立马顺着青鸾所指的方向飞走了,做完这一切青鸾拉着梦环州朝正南方快速离去。

  “青鸾,你是如何能控制这些鸟儿的”梦环州问。

  “和它们进行心灵感应”。

  梦环州想起上次在南海青鸾也是这样跟他说的,可自己当时试了好多次都无济于事。回到剑阁后自己也曾试过去感应山里的小鸟,可没有一只鸟他的。梦环州觉得这应该是百花谷的一种秘法,既然青鸾不愿意透露自己也不好强加追问了。

  两人一口气向南奔波了约二十多里路程,期间一直没有再见到那妖人追来,想来应该是被那带有印记的鸟儿给引到别处去了。两人逐渐松懈了下来,也渐渐放慢了行进的速度。

  “梦环州你看那儿”青鸾突然惊到。

  梦环州顺着她指引的方向望了过去,见得远处山壁有一瀑布,那瀑布离地约莫十几丈之高,宽约数丈。白色的水流从上面盖了下来,将后面山体遮得严严实实的。而此时正是太阳当头,从两人的角度看过去刚好见到一弯七色彩虹萦绕其中。

  青鸾已加快步伐向瀑布跑了过去,梦环州也跟了上去。随着与那瀑布距离的拉近,耳边响起了震耳的水流之声。

  “真壮观!”离得远梦环州还感觉不到,原来这瀑布如此之大,白花花的水流从那顶端奔流而下,也不知多少个年月,将底部冲出了一个又大又深的巨潭。

  “梦环州,你过来”。

  梦环州见青鸾走到了那深潭上方的一块石头上,见她叫唤后走了过去。

  “梦环州,你看那潭底有什么东西,是鱼吗”?

  “哪儿呢?”梦环州凑到石头边缘向那下面仔细观察着,不想身后的青鸾悄悄一脚将他踹了下去。

  梦环州措防不及,“扑通”一声便落到了潭中。

  “青鸾,你干嘛”?

  “你身上都发臭了,该洗洗了”。

  “青鸾,救我”!梦环州急切地呼喊着。

  青鸾见下方的梦环州在那水中挣扎起来,时不时还呛了口水。

  “青鸾,快救我”梦环州更是焦急地呼到。

  “你少来,你又不是不会水,上次在南海都见识到了,休想骗我下去”,青鸾说完把头往旁边一扭。

  “这潭底有东西,将我的脚绕住了”梦环州又喊到。

  青鸾见梦环州的身子不受控制般忽上忽下,就像是那潭底有什么东西要将他拖下去一样。她赶紧将红菱一端绕在了一边的灌木之中,持着红菱另外一端跳了下去。

  “梦环州,把手给我”,青鸾从水中浮起后找到了梦环州的位置游了过去,一手拽着红菱一手伸向了梦环州。

  梦环州一把抓住了青鸾的手不放嘴里大笑起来,青鸾见此时的他悠然地浮在水面哪有一点溺水的样子,这才知晓被梦环州给骗了下来。

  “梦环州你个无赖!你……”青鸾生气地骂着他一边向岸上游去,哪知那梦环州却大力地将她往水里拽去。幸好自己有红菱拉着才不受影响,梦环州这一拽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梦环州见青鸾借着红菱的力道将自己拖向岸边遂一抱将那青鸾的细腰环住,紧接着几道剑气飞向岸边刷刷几下将那灌木丛给削了个平整。青鸾气得扔掉了手里的红菱嘴上骂到:“梦环州,你这个混蛋……”。她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就被梦环州给拖到了水下,只从水中传来了几声“咕噜”声和一串上升的气泡。

  青鸾见自己被梦环州给拽到了水里赶紧屏住了呼吸,她睁着一双大眼睛见着面前的梦环州,才发觉自己此时已被他抱在了怀里。梦环州盯着眼前的美人,只见她秀发凌乱在四周,小嘴紧闭,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自己。他们仿佛默契地定住了一般,直到两人被那深潭挤出了水面。

  梦环州见得此时的青鸾犹如出水芙蓉般,头发一缕缕凌乱地搭在双肩,发束上的水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青鸾被梦环州抱着,她见到面前这男人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不由得低下了头。梦环州见青鸾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便将自己的嘴唇慢慢向她移了过去……

  青鸾见得梦环州的举动后娇羞地闭上了双眼,再看她那原本洁白的脸颊早已是抹上了一层红晕,其内心早已是砰砰直跳。

  突然梦环州胸前的伤口刺痛了一下将他惊醒,他慢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在脑海里一下就想到了巫小小。

  对了!小小,我要回去救她。梦环州想着重伤的巫小小现在不知所踪一下就悲从心起。他缓缓地松开了怀中的美人,而青鸾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梦环州盘坐在一块大石板上光着上身,而青鸾则为他擦拭着胸前的伤口。青鸾将一些药粉倒在伤口之处,再将一件衣裙撕成一块块布条。她一边撕一边说着:“梦环州,我们去浪迹天涯吧,远离这尘世的熙熙攘攘”!梦环州听后没再说话,只是陷入了沉思。

  青鸾见状问到:“你还有放不下的执念”?

  她见梦环州没有回话又说:“你还在担心你师妹吧”!

  青鸾叹了口气道:“要不咱们返回吧,现在那妖人也没那么容易找到我们”。

  “那你呢?你要去哪儿?回百花谷吗?”梦环州问到。

  “要你管,我去哪里都跟你没关系”青鸾直接一句话顶了回来。

  这言语间青鸾也是为梦环州包好了伤口,梦环州穿好衣物便起身站了起来。刚刚站起的他一下子感觉到了一阵头晕差点摔倒下去,幸好一旁的鸾眼疾手快将他扶住了。

  “你受伤这么重,还一路奔波,我看你只怕是有好久没吃饭了吧”青鸾问到。

  听得青鸾的话梦环州回想起来已是两三天没有吃东西了,梦环州自打夺旗大会晕倒后就没有好好地吃点东西了。自己一路从帝都逃亡至此,沿途就顺了几个野果下腹。

  “你现在这个状态能回去吗,咱们还是先去找点吃的吧”,青鸾说完便扶着梦环州沿着水流往下走去。照古人的经验,一般这河流附近都可能寻找到人家的。

  两人向下走了好远,梦环州此时缓过来了并不像刚刚起身时那么虚弱。继续向前行走了约十来里路程后两人发现身边已是浓雾弥漫,他们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已经偏离了那河流,就连一点细小的流水声都听不到了。

  两人又在迷雾中行进了两三里后梦环州念到:“这什么鬼地方,怎会有这么多浓雾”?突然他一下愣住了,这是不是跟剑阁半山那迷雾大阵一样?梦环州拉住了青鸾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想起自己曾在那百丈涧也经历过迷雾阵,便叫青鸾上去看看怎么回事。

  青鸾微微点头后唤出凤鸣舞,直接幻化成三把琉璃伞呈阶梯状旋转起来,她一跃而起踩到最下方那把琉璃伞之上后往上面两把跃去。直到从最上面那把琉璃伞上跃起后三把琉璃伞合而为一回到了青鸾手里,而此时的她已是离地五六丈之高。

  等青鸾下到地面后梦环州问:“怎么样”?

  青鸾将凤鸣舞反手背在背上回着:“什么都看不见”。

  “连远处的山都看不见了吗”?

  青鸾点了点头说:“我已经到达上升的极限了,可还是没能出得了迷雾范围”。

  梦环州听后都惊到了,剑阁的迷雾大阵有多高他没有去尝试过。而那百丈涧迷雾阵的高度则在自己能够达到的范围之内,若这些迷雾乃妖邪布控,其修为岂不是要远高于那百丈涧的巴蛇?

  梦环州越想越怕,自己现在连运功都费劲。若此时出现个实力在墨染之上的妖魔,怕是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要放在以前他还能仰仗小白龙载着自己跑路,可现在自己跟小白龙融合后,它的一念一动都需要自己用功力来催发。

  虽然梦环州还没有试过极限催发小白龙能载着自己飞多远,但他心里深知上次在比试台才催动了几次龙魂就已是将功力耗得差不多了。就前两天他催发着龙魂从帝都城墙下来没飞多远就已是感觉到了疲倦感。算来自己在巅峰状态催发龙魂估摸也只能载着自己上山或是下山一趟,还不能是太高的山。

  这还真是祸不单行,两人又在那迷雾中摸索行进了许久。此时的梦环州已是饥肠辘辘,一旁的青鸾也是一脸疲惫。

  “青鸾,如果遇到什么不测你不要顾我了,自己先跑”。

  “我才懒得管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青鸾回到。

  “青鸾,我实在走不动了,要不找个地方先坐一下”梦环州拖着沉重的步子说。

  青鸾见梦环州此时行进的身影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一头栽倒在地。她看向远处见前面有一石台,石台中间有一凸起,便搀着他走了过去。两人瘫坐在石板之上,背靠在那中间的突出石块上。

  “青鸾,咱俩不会被困死在这迷雾之中吧”?

  “不会,会先饿死”。

  “你说,上次南海之行那么凶险我俩都活着回来了,这次一个小小的迷雾就叫我们坐以待毙了”?

  突然青鸾说到:“梦环州,你看背后”。

  梦环州转身一看发现自己背靠之处根本不是一整块石头,而是用一些石块砌起来的。只是那些石块大小形状都差不多,拼接处也是严丝合缝,再加上不知多少年的岁月侵蚀,不仔细看那就是一块大石头而已。

  梦环州扶着那石头站了起来,定睛一看这哪是什么石头,分明就是一口古井。他与青鸾对望了一眼都露出了笑容,有井就说明这附近可能有人家。只是这口井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也可能早就荒废多年了。

  “青鸾,红菱”!

  青鸾会意地取出红菱伸到井口准备向那底部探去,哪知一个声音一下子将她二人惊到。

  “两位贵客你们终于到了”。

  梦环州转身向那声音之处看去,只见前方迷雾中有一道矮小的身影站立着,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童。那孩童生得白白净净,脸蛋看起来肉嘟嘟的。一身素衣,头顶扎了一个冲天小辫,梦环州一看这孩童竟是和自己年幼时的装扮差不多。

  “你知道我们会来”青鸾一脸疑惑地问到。

  “是我家老先生说的,他于数月前就曾嘱咐我在今日备好素菜干粮,说是今日会有两位客人光临”小童回到。

  听得小童的话语后梦环州心里惊到了,这小童不知是何来历,竟能悄无声息就到了他们附近。而小童口中所说的老先生更是让他心生惧怕,竟然能在数月前就能知晓自己和青鸾会来?

  梦环州也曾听闻这大陆是有一些卜卦相命之士,除却一些招摇撞骗之徒外也确实有极少奇人有未卜先知的奇门异术。他心想这迷雾大阵绝对是道行高深之人才有能力布下,如此一来对那小童口中的“老先生”更是有了几分敬畏。

  “不知老先生何在”青鸾问到。

  “老先生乃是闲云野鹤行踪不定,小的也不知何在”。

  “我看两位一脸疲意应该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吧”?

  “不错”梦环州点了点头。

  “小……小兄弟,不知这里是何地,怎会有如此多的迷雾”梦环州问到。

  “此处乃是老先生偶尔寻的一处清闲之地,因不想外人打扰便是设下了这迷雾阵”。

  “两位若是不嫌弃可随我到寒舍稍坐片刻,我们老先生还有东西托小的交给二位”。

  青鸾将目光看向了梦环州,似乎在等他做决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