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南海之行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3510,223

  “你若要驾驭七星剑,只需将七星剑取来在这段灵池里将剑灵跟那丫头之间的联系泯灭掉即可”,小白龙说到。

  梦环州心底是很想得到七星剑,可一想要将七星剑在这污秽之池里面浸泡心里有些反感。看了湛蓝剑后问到小白龙:“这里面这些古剑都是断了剑灵的,它们现在如同废铁一样,若七星剑在这断灵池浸泡后,岂不是也是一块废铁,那得到七星剑又有何意义”。

  “非也,断灵只是断了修仙者与剑之间的联系,剑灵只会在这断灵池的浸泡中越发狂躁,剑的威力只会越发强大”。

  梦环州问到:“那为何这些古剑要被长久地浸泡在这里而不继续使用”?

  “断灵之法也叫血炼之法,这血炼出来的器具,威力强大的同时,由于器灵过于狂暴,往往会使修炼者迷失心智,误入歧途。历来用这血炼之法的都被修仙者所不齿,只有他们口中所谓的巫邪之辈才会用。当然也有正道之人,被这器灵误入魔道的”。

  “那我用此法得了七星剑以后岂不是也会变成邪魔之辈”?

  “驭器者,本是以器为己用,若反被器灵迷失心智,说明你本身定力不够,根本不配拥有如此强大的武器。一个修仙者连一个小小的器灵都战胜不了,以后如何克制种种心魔”。

  梦环州听得小白龙的教诲后感悟良多,突然他像似感觉到了什么,便朝自己感知的地方快速走了过去。

  石门,阵法,好熟悉的气息,梦环州感受到了这阵法。随即单手结印几下便是解开了阵法,推门而入。梦环州并没有感觉自己破阵比以往急了些,推门也比以往力道大了很多。

  一进们便是一股寒意逼得梦环州身子缩了缩,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里面竟然是一间巨大的冰室。墙壁、地面、顶端全都是寒冰凝聚而成。寒冰似乎被类似夜明珠之类的东西照着,墙壁的冰都显出了淡蓝色,将整个冰室笼罩着。

  梦环州继续朝里面走去竟然发现远处冰台居然躺着一个人,他措不及防的被吓得本能地往后退了退。待定下心来后,他走到冰台前,发现冰台正冒着弥漫的寒气,将冰台上的人笼罩得若隐若现。

  梦环州定睛一看,冰台上躺着的乃是一年轻女子。女子安详地躺在冰台上,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一身白衣,白色踏云小靴,就连头发都是雪白的,就胸口处有一暗红色的呈暗红花瓣状。

  梦环州惊讶地发现这女子竟然是有些熟悉?他仔细在脑海里回想起来。女子的脸型和眉宇之间跟巫小小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这女子的年纪看起来比巫小小大多了。

  梦环州脑海飞速地转着,突然一个名字叫了出来:“珂华”?这女子不就是自己在苦崖洞见过的石像?

  “只是一个六尾妖狐而已,早已死去多年,她手臂处有东西”,小白龙道。

  闻言梦环州在寒雾中摸索起来,随即便是举起了一把黑色古剑。古剑通体黝黑,黑得发亮,古朴的剑柄看是平平凡凡,剑身刻了一些不知名符文。

  梦环州总感觉这剑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回想许久,终于感应到了这把剑上残有着一丝辰逸前辈的气息。他在心里思索起来:“难道这是辰逸前辈的剑?难怪自打来到剑阁后只看到辰逸只在御剑飞行的时候才唤得一把再普通不过的木剑。是啊,以辰逸前辈的修为,又执守着藏剑山,怎么可能会没有一把好剑”。

  “右手还有东西”。

  梦环州又发现女子手里死死捏着一块玉佩,他想起来了,辰逸每次把玩的那块跟这女子手中的相差无几。

  现在梦环州确定这女子就是辰逸所念叨的珂华无疑,只是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曾在剑阁听到一些关于辰逸的风言风语,再联想到辰逸身上十几道淬火鞭伤疤,一听小白龙说着女子是一只六尾妖狐,便是能猜到个轮廓。只是还有很多疑问也许只有辰逸和几个师尊才知道其中隐情。

  梦环州举着漆黑的古剑仔细端详问到小白龙:“此剑如何”?

  “是把好剑”。

  “梦环州看了一会儿后将古剑原位放好,心想这是辰逸前辈留在这里的,就让它继续在这陪着这女子吧”。

  广燚峰,长老院,一间普通的卧室里面,一名女子在朦胧的蚊帐里睡得正香。她完全不知道此时一蒙面男子已经毫无气息地进到了房间内。男子静悄悄地来到桌子前,拿起桌上的七星剑,而后悄无声息地出了房门朝广燚峰山下全速奔跑而去。

  梦环州用小白龙教的气息内敛之法从倪音房间取得七星剑后,便是毫不停留地朝那山下的断灵池奔去。他火急火燎全力奔跑着,穿梭于草木之巅。梦环州此刻已是在心里想着,七星剑在小白龙的操控下,慢慢浸泡在断灵池。又想到七星剑终于被小白龙断了剑灵,还想到了自己手握着七星剑站在剑阁之巅……

  一阵悠然的陶笛声不知从什么地方飘了过来,梦环州熟悉地感觉到这正是自己在苦崖洞听到的陶笛声,那次苦于自己被困于苦崖洞动弹不得。他停了下来,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笛声的来源。像是广燚峰后山方向,便改变方向往那广燚峰后山奔去。

  不一会儿,梦环州就出现在了广燚峰后山,可这笛声好像又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他继续追寻,连续全力奔波了好久,终于累得坐在地上。

  梦环州看着手里的七星剑,想着如此取剑并非君子所为。就算在小白龙的帮助下,强行取得七星剑,自己以后如何面对倪音,如何面对辰逸和几位师尊,更有何脸面在剑阁立足?

  梦环州有点后悔刚刚的冲动,稍作休息后便是回到了广燚峰,轻车熟路地回到倪音的房间,将七星剑放下,快速离开了长老院。

  “七星剑你也不要,那你看上哪把了”?小白龙问到。

  “君子不夺人所好,既是有主之物,我便不要”。

  “无主之物,得知的就只有那南海石岛的无名石剑了。只是那南海之南路途遥远,以你现在的速度往返最少也需要近一个月。何况你还不能御剑飞行,如何渡过波涛汹涌的无尽海面到那岛上”?

  “这的确是个问题”,梦环州抓了抓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你先前说有两点可以快速提升修为,除了寻得一把好剑外,另外一个方法是什么”?

  “后山石壁里面”?梦环州看向小白龙指引的方向。虽说自己在石壁里面呆过些许时间,明显感觉到里面炙热的火浪有提升力道之奇效,可效果也是微乎其微。他也曾听小白龙讲过想要获得更高的收益必须长时间呆在里面修炼,从最外面一层循序渐进到最里那层。

  梦环州在心里盘算起来,去那遥远的南海之外路途遥远费时又费力,就算到了石岛也很有可能是空手而归。毕竟这么多年这么多修仙高手都是无功而返,自己去了又有何本事取得石剑。再看这后山石壁近在咫尺,又曾进去过,梦环州在心里已经有了定夺。

  小白龙似乎看出了梦环州的想法道:“这石壁里面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那石壁里的炙火虽有提升攻击的效果,同时那狂暴的火毒却容易使人走火入魔,就像那深渊下的断灵池一样。你万不可急公进取,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扛着炙火,修炼到最里面一层少说也要半年时间,而到了最里面一层可能还会有未知因素出现。到时候你可能进退两难,以你现在的修为就算有我庇护也很有可能交代在里面了”。

  这也是个费时费力的事,还有可能小命不保,梦环州考虑了一下打算厚着脸皮去找辰逸,想看下辰逸的看法。

  剑阁的三大长老修为都是仅次于几位师尊,也是剑阁目前除了几位师尊外能御剑飞行的。分别是执掌门规戒律的执法长老,分管剑阁零碎琐事的执事长老,以及授以弟子道德礼仪的知书长老。

  知书长老御剑而行,前面扶着梦环州,朝藏剑山飞去。

  梦环州就要第一次离开剑阁,此时的辰逸就像送别一个即将远行的孩子一样,这也不放心,那也不放心,对他啰啰嗦嗦了一大堆。这次辰逸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给梦环州收拾行李,只是在他临走之际给了他一颗戒指。

  梦环州不解地看着戒指,只见一颗黑色的戒指,上面刻着一些古老的纹路,一旁的知书长老露出了垂涎的眼光对梦环州说到:“傻小子,这是彝环,还不快感谢师尊”。

  “这就是彝环”?梦环州早就听说过这彝环乃是远古时代修仙者在指环里开辟空间,用以储放一些需要随身携带的必需品。根据当时修仙者的修为决定了彝环空间大小,传闻一些大的彝环能装山纳湖。

  知书长老之所以垂涎是因为炼制彝环的开辟空间之术早已失传,现世间所用的都是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这东西遗失一枚就少掉一枚,远远算来,不知有多少彝环埋于尘土,或沉于江河湖海。就算侥幸得到一枚,普通人也发现不了其中奥秘以为只是普通的指环,就算给修仙者,除非有原本的开启之法,以现在修仙者的实力是无法强行打开的。传闻在那天师府就保留了一枚上古遗留下来的彝环至今都无人能窥探其中奥秘。

  梦环州满脸感激地看着辰逸,辰逸将他左手拉起将指环套在他的无名指上道:“这是恩师当年给我的,现在我便将它还给你”。辰逸说完便是看向了一旁的知书长老,知书长老人老成精怎会不理解辰逸之意。他开口道:“师尊,我还有些行李落在广燚峰了,我去拿一下半个时辰后再来接小梦”。

  待知书长老离去后,辰逸拉起梦环州的左手,将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按在彝环上,然后传授梦环州开启之法。

  约莫试了几十次,梦环州才成功地感受到了彝环内部。只见里面有着一个高和宽约五丈左右的圆柱空间。梦环州感应不到空间边缘是什么,像似一片混沌,又像是坚不可摧的壁垒,朦朦胧胧的一片黑暗。

  梦环州用神识感应着空间里面的物品,有武器、古籍、装丹药的小瓷瓶、干粮、衣物等。

  梦环州惊讶的说了声:“这么多”!

  “只有干粮和衣物是我放的,其他都是原本都有的,有可能是恩师放的,也许更早”。

  “你也应该去外面看一看,小梦你要记得,不管以后身在哪里,遇到什么,都要秉持自己的本性,心存善念,要有胸怀天下的情怀”。

  梦环州点了点头,随即转过身去,背对着辰逸,双眼含泪道:“我先去广燚峰找知书长老”,随即便是往玄铁桥的方向奔去。

  梦环州自打来到剑阁,无不受到辰逸的呵护,虽无师徒名义,可在他心里早就把辰逸当做了自己的师父。自己不管是在修炼上还是在平日里受到的困惑第一时间想到的必定是辰逸。辰逸对梦环州就像是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特别是在刚刚得知辰逸在彝环装了好多干粮还有衣物,临行前就像慈父送别远行的游子一样。一下子刺激到了梦环州心灵,差点就眼泪滚了出来。

  一望无际的田野上,辛勤的农人正低头在田地里忙碌着。天空蔚蓝,片片白云飘浮在上空。正在田里耕种的农人没有发现天空中有一黑影在云层中快速划去,其中一位老大爷抬起头,看着云层,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继续弯下腰忙碌了起来。

  梦环州被知书长老带着在空中飞行了约莫一个时辰了,刚出发时他满怀期待,一股新鲜感油然而生。梦环州想到了自己被七星剑带到剑阁之时,刚刚起飞就被吓得昏了过去。中途就算清醒了也不敢睁开眼,迷迷糊糊地就到了剑阁。到剑阁后也曾被辰逸和执法长老载过数次,但那都是局限于剑阁之间各峰的距离和高度。

  看着身后的剑阁越来越小,群山都在自己的脚下穿梭而去,河流看上去显得极其细小。远处的云层被太阳照得一片金黄,连绵不绝的犹如仙境一样。由于飞行速度颇快,强烈的寒风将梦环州吹的连睁眼都显得困难。

  能在天上飞行,是梦环州从小就一直向往的。那时候的他对修仙没有一点认知,他觉得只有神仙才能飞。直到进了剑阁后,才知道飞行是可以通过修炼而成的。不单是梦环州,这应该是所有修仙者趋之若鹜的追求吧!他又想到了巫小小,自己曾跟她在修吾峰房间约定过,不管以后谁先到达御剑飞行,必须载着对方去想去的地方。

  自打进了广燚峰后梦环州就私下叫辰陌为“大胡子”,此次能来南海,梦环州没想到的是大胡子师尊竟然爽快地答应了。本来他是想让辰逸带自己去的,后面辰尘没有同意就派出了平日稍微有点闲的知书长老陪同。

  这一路飞飞停停,本来以知书长老的飞行速度最多一天多就能到南海边缘,如今载了个梦环州,飞行了两天半时间才到达南海边缘的一座小城。知书长老远远地落在一个小山头,而后跟梦环州步行至城内。

  一路上知书长老告诉梦环州,这一路辛苦奔波消耗的太多,明天就要飞越那一望无边的海域。在海上飞行危险重重,保不准就遇到海怪异兽,或是飓风迷雾,更可怕的是体力耗尽还找不到落脚点,所以要到城里准备一些物品。

  “今晚我们就进城内好好休息一晚,明早天一亮就出发。进城后不得使用真气,暴露自己修仙者的身份”。知书长老边说边在前面走着,梦环州紧紧地跟在后面,好奇而又胆怯地看着四周。

  两人一走进城内梦环州就被这热闹的景象给吸引了,此时正是太阳斜落之时,集市上挤满了行人,商贩的吆喝声和行人的说话声嘈杂在一起。道路两边店里的木柜上、店外的木案上、路边的竹筐里、连地上都摆满了各种货物。大部分都是梦环州没有见过的东西,有千姿多彩的衣物布料、有千奇百怪的玩物、有香气溢溢的食物、总之就是一些跟“衣食住行用”有关的。

  梦环州走到一处腥气扑鼻的海味摊,那些奇形怪状的海产物,哪是他能见过的。颜色不一的各种怪鱼、长着很多爪子的鱼、比人还大的巨鱼、各类螺蚌之类的看得梦环州眼花缭乱,直到被知书长老拉走了。

  知书长老带着梦环州随便找了一家客栈入住,待处理好相关事宜后又带着他到集市买了些许干粮等物资,而后又找了个地方填饱肚子后便又回到了客栈。一进房间知书长老便是收拾收拾准备休息了,梦环州哪里想休息,集市上的种种无不吸引着自己。在跟知书长老纠缠好久后才答应让他出去逛逛,只是戌时之前必须回来。

  一出客栈大门梦环州就像脱笼的小鸟一样飞快地跑向集市,他走走停停看到一些稀奇的东西总要凑上去。虽说梦环州已年满十八,但涉世未深童心未泯的他被摊贩摆的一些玩物迷住了。他一件件地拿在手上把玩,这些可都是自己从未见识过的。

  突然响起的锣声将他吸引过去,远远望去锣声处围了一大群人。梦环州快步走向人群,艰难地从人群中挤了进去。里面是被人群围住的一块圆形空地,一光着上身的中年大叔一边敲锣,嘴里一边吆喝着。那中年大叔旁边站着一位体型魁梧的壮汉,壮汉右手拿着一长鞭,左手握着一铁链,粗实的铁链末端一分为三,分别锁着三个兽头。

  梦环州仔细一看,居然是异兽,这异兽长有一个身子,却生得三个头颅,每个兽头都是五官俱全。他沿着空地扫视了一圈,发现有几个大铁笼,里面锁了好多不一样的异兽。有的在里面挣扎发出吓人的咆哮声、有的躺卧在里面如闭目养神般、也有的被鞭笞的伤痕累累。

  突然,梦环州感觉到了一丝危机。虽说他没用真气,但作为一个修仙者敏锐的感知一下子就抓住了一只手,一只伸向他荷包的小手。回过头只见身后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衣裳破旧满脸污秽,逃避着自己的凝视。他见这小男孩旁边还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留着短发,胖嘟嘟的粉脸无辜又害怕地看着自己。

  “小小年纪为何要行偷盗之事”?梦环州问到。

  小男孩低声说到:“我们饿了”。

  “你们的爹娘呢”?

  “去年出海捕鱼,还没回来”。

  梦环州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女孩,见她还是刚刚那无辜的神情,害怕的小手牢牢地拉着小男孩不放。

  一见到这小女孩儿不知怎么的梦环州又想起了巫小小,想到了巫小小给自己讲过她以前做乞丐的时候。有时候讨不到吃的,只能啃树皮,吃泥土,巫小小还说自己还曾抢走过一只狗在啃的骨头。

  梦环州心生怜悯,仿佛眼前这小女孩就是巫小小一般,正欲从彝环里取出干粮,突然想到刚刚跟知书长老将新买的干粮都用布袋扎好了放在自己彝环里面。此时若是从彝环取出这么一大布袋必然会暴露。细想之下,便拉着小男孩往人群外走。没走几步,梦环州就听见了异兽的悲鸣声,回头一看,刚刚那位魁梧大汉正用鞭子抽打着一只异兽。那异兽被铁链锁着不可动弹,只能挣扎哀嚎着。他不忍心看下去,拉着小男孩便走出了人群。

  “我带你们去找吃的,记住以后万万不可再行这偷盗之事”。

  小男孩点了点头拉着小女孩跟在梦环州后面。没走多远梦环州见前面有一买饼的地方,便是回头问到:“要吃饼吗”?

  小男孩点了点头,小女孩突然说到:“我要吃大个的”。

  梦环州蹲下来问到小女孩:“你要吃多大的”?

  小女孩两只小手在面前比划了一个圆圈道:“这么大”。

  “不,我要这么大”,说完小女孩又把两手分开了一些比划了一个更大的圆。小女孩还是觉得小了些两手比划了一个比自己身子还粗的圆。

  “老板,来几个饼”,梦环州叫到。

  “素饼一个铜板三个,肉饼一个铜板两个”,一光膀子的大叔说到。

  “两个肉饼,三个素饼”。

  梦环州递给兄妹两一人一个素饼一个肉饼,准备留一个素饼自己吃。突然看见身边竟然又围过来了几个小乞丐,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梦环州随手将手里的素饼递给了其中一人。

  “两个铜板”,老板伸出手来。

  梦环州将手伸进荷包,摸索了半天发现找不到知书长老给的几个铜板了。仔细一看原来荷包的缝线断了,几个铜板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梦环州尴尬地看着老板道:“铜板弄丢了”。

  “好你个臭乞丐,穿得人模狗样的,敢来我这骗吃的”,老板说完将几个饼抢了回去。小女孩看着被自己咬了两小口的饼又被老板抢了回去,一脸无辜的表情。

  “老板,休要动怒,不就是两个铜板吗,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客栈取来还你就是”。

  “你当我傻是不是”?老板说完就拎起火钳要出来收拾梦环州。

  情急之下梦环州突然想到,自己的彝环里面有个木箱,里面不就有好多钱币。他立马用衣袖盖着双手,在彝环里取了一枚递了过去。

  那老板接过钱币停下来,放下火钳两手仔细端详起钱币来。

  梦环州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木箱子里面的钱币不知什么年代的了,颜色都很陈旧,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用。

  只见那老板将钱币擦了又擦,不久便走向梦环州道:“这位小爷,你是埋汰我吧,你给我个金币,就算把我摊子卖了也找不开啊”!

  “金币?不是铜板吗”?梦环州在心里踌躇着,自己从小到大都很少碰到钱币,见过最大的钱就是知书长老那几辆碎银了。虽然也知道金子比银子还要珍贵,但从来都没见过,如果这个是金币的话,那箱子里面那一堆也全都是?

  “够买下你这所有的饼吗”?梦环州问到。

  “足够,足够,还多了去呢”!老板连忙哈腰说到。

  “找不开就算了,你且收下,以后这群乞丐过来乞讨,还望老板不要吝啬才是”。梦环州边说边招呼着一群小乞丐拿着饼子。

  “并不是我吝啬,只是……”

  “只是什么”?梦环州看向老板问到。

  老板吞吞吐吐地说:“这群小乞丐少说也有二三十人,不是我吝啬,我这小本买卖怕是坚持不了多久啊”。

  “哦!你按金币剩下的以后等价给与他们就行了”。

  “好!好!好”,老板连说了三声好,对梦环州行了个恭敬。

  “以后是以后的事,以后的事还是交给以后吧”!梦环州听得一女子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回头见到一名黑衣女子,身着黑袍,头戴黑纱斗笠,一个马尾从斗笠顶部伸出搭在脑后。

  女子手里正拿着一枚金币在食指上转着圈,梦环州一看跟自己刚刚给老板的那枚一模一样的,再看老板正两手空空地看着梦环州。

  “喏,这碎银足以买下你所有饼子了”,黑衣女子向老板扔了一块碎银过去。

  “看公子的穿着并非本土人士,想来不会在此地逗留多长时间吧”?黑衣女子靠近梦环州问到。

  梦环州点了点头道:“明早就离开”。

  “公子离开后,确定这群小乞丐还能吃到饼吗”?

  “公子衣着虽是平凡,但不沾半点污秽,又不喜钱财,还有一颗不受世俗玷污的至善之心,想必公子定是出身名门的修炼者吧”?

  梦环州惊奇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没有回答。

  女子见状噗嗤一笑,打量着金币道:“这枚金币纹饰古朴,颜色暗黄,最少是千年前的钱币了。公子能否将此枚钱币给我,你想要什么作为交换尽管开口”。

  “你若是喜欢拿去便是,就当是补偿你的银两”,梦环州说到。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黑衣女子说完便将钱币收起来了。

  “公子真没什么需求吗”?

  梦环州摇了摇头。

  “我看公子生得慧根,双眼灵动,定是修仙的奇才。只不过我看你双眼略有戾气,公子最近是否去过阴暗晦戾之地”?

  梦环州听闻后更是不敢相信,看眼前这女子年纪跟自己相仿。虽说女子前面猜到的还能从自己的外形看出来,可自己去那断灵池和广燚峰内院,她是怎么知道的?

  黑衣女子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籍,递给了梦环州。梦环州接到手上还没来得及看一眼,那黑衣女子便是一指点在他的额头上道:“既然收了公子一份大礼,公子又不喜尘世凡物,我就送公子一份祝福吧”!

  梦环州心思都放在那本书上,又听从知书长老的告诫在这城里不要动用真气,在女子点到自己额头时才反应过来,只觉得一股清凉入脑。梦环州吓得一个机灵,这女子修为绝对在自己之上,若黑衣女子刚刚心存歹意自己岂不是已经一命呜呼了,他有点懊恼自己的大意。

  还好梦环州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看了看手里的书本:《清心录》?梦环州早就在剑阁见过此书,此书并不是孤本,反而是大陆到处都能找得到的书籍。他以前粗略地翻阅过,里面讲的都是一些与修炼无关的东西,看了几眼便是扔回了书斋。

  “怎么,公子是嫌弃我的祝福了”?

  “不是,不是”,梦环州边说边假意将书往身上一塞。

  “谢谢小仙女的祝福”,梦环州道。

  “你叫我什么”?

  “小仙女啊!我又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青……青……”,黑衣女子吞吞吐吐地说到。

  “哦!青青姑娘,我叫小梦”。

  “做梦的梦”?

  “嗯”!

  “我不叫什么青青,我叫青鸾”!

  “青鸾”?

  梦环州笑着点了点头,看了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想起明早天不亮就要去海边,便跟青鸾辞别:“天色已晚,不如就先行别过,若有缘定能再见”。

  “有缘,有缘,肯定有缘,那我们明早海边见”,青鸾坏笑看着梦环州。

  “啊”!梦环州惊讶到。

  “公子千里迢迢来到这穷乡僻野的南海边上只是为了买饼吃”?青鸾问到。

  “想必姑娘也要去那里”?梦环州问到。

  “不知公子是否愿意跟小女子结伴而行,那南海凶险万分,也好有个照应”。

  “这……”,梦环州支支吾吾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公子是做不了主还是不愿意?若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求的”。

  “哎!算了若是有缘自会再见”,青鸾说完对着梦环州礼拜了一下。梦环州也赶紧回礼,看见青鸾姑娘转身朝一个方向走去。他发现青鸾后面立马跟过去了两名黑衣人,衣着、斗笠跟青鸾姑娘的一模一样,想来肯定是青鸾姑娘的随行或是暗中保护她的人。梦环州看出两名黑衣人也都是女子,眼下顾不得去想太多,告别小乞丐后便是直接回到了客栈。

  躺在床上的梦环州一点睡意都没有,今天见到了太多事了,这些事在他以往住洪仙崖和剑阁是感受不到的。集市千奇百怪的东西,关在笼子里的异兽、可怜兮兮的小乞丐、聪明伶俐的青鸾。难怪自打到了剑阁,辰逸就经常跟自己讲外面的世界,还鼓舞自己要出来闯一闯。

  梦环州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掉进了无边无际的海里。他使尽地挣扎,挣扎了许久,才有一只手拉住自己,使尽地往上拽……

  “快起来,准备出发了”!一个声音将梦环州惊醒,他睁眼一看,原来是知书长老拉着自己的手。

  两人快速收拾好东西后直接走出客栈,穿过凌晨安静的集市,梦环州跟在知书长老后面左顾右盼地观望着。

  天色微亮,走出小城后,知书长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梦环州紧紧地跟在后面。又行走了些许距离,知书长老干脆使出身轻如燕身法飞奔起来,梦环州见状也只能吃力地跟在后面。

  没过多久梦环州就听见前方传来了比在丹水河还要大的水声,想来肯定是快到海边了。他从来没见过海,心里也有些许期待,疲倦的身子有了些许冲劲,加快速度朝知书长老站的位置奔去。

  天色还未亮,梦环州看着远处黑乎乎的海面,一种恐惧油然而生。他站在海边开始四处观望起来,虽说昨晚并没有跟青鸾约定,内心却还是怀着期待地看着。

  知书长老见梦环州也休息够了,也看够了,便唤出自己的佩剑叫他过去。

  “哎呀,长老,昨天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肚子好痛”,梦环州说完飞快朝一边跑去,找了个地方蹲了下去。蹲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见一个人影,便是走了回去。

  “哎呀,又来了”!梦环州刚走回去,又跑开了。他来到一个石头上面,四处观望了好久,终是没能看见青鸾姑娘,只能失望地走了回去。

  知书长老交给梦环州一件旧衣服:“拿着,再来了就用它兜着”。

  梦环州尴尬回到:“好了,已经干净了”。

  知书长老载着梦环州在海上飞行了约一个时辰左右,此时天色早已变白,太阳照着无边的海面,蓝色的海面就像一面无边的大镜子一样。梦环州刚开始还充满好奇地看着,到后来已经看腻了,已是睡意来袭打起了盹。

  直到梦环州身子一晃,惊醒的他发现已经落地了,朦胧的双眼四下一看自己正身处一座小岛之上的一个小山包上。

  “到了”?

  “还早呢,我们先到这岛上休息片刻”,知书长老边说边召回飞剑,继而警惕地看着四周。

  在岛上没坐多久,知书长老突然眼睛一瞪地看向一片海面,梦环州也顺着看了过去,只见一艘巨大的木船正朝岛上驶来。梦环州站在岛上居高临下远远看着,那大船靠岸后,陆陆续续从船上下来二十来个人。梦环州看得真切,这二十几个人都身着护甲,持有武器。

  梦环州发现这些人的武器不一,有长长的铁棍、铁叉、带钩子的铁链,每个人背上都背着一些绳索之类的东西。

  “长老,这些人”?

  “捕获异兽的,想来这岛上定是有异兽生存”,知书长老说完便是想叫梦环州出发。看见梦环州一脸好奇地盯着下面,不忍心叫梦环州出发,又继续坐在石头上。

  梦环州目不转睛地盯着十几个人走到一个山洞,看着他们逐一走进了里面,而后等了好久也不见有什么动静,遂萌生了去意站起来走向知书长老。

  “啊”!梦环州听到山下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刚刚进到山洞里面的那些人蜂拥而出。此刻这些人狼狈至极,有的连武器都没了,身上的护甲也是残破不堪,他发现刚刚进去的人只逃出来了一大半。

  震耳的轰隆声从洞内发出,梦环州看见一只巨型怪物跳出了洞口。那是一只蜘蛛,比人还高的巨型蜘蛛!梦环州吓得嘴巴都合不拢,这么大的蜘蛛,那八条粗壮的腿每动一下都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不是一只是两只、三只、四只……,那十几个人四处逃窜,拼了命地狂奔而去。梦环州见一蜘蛛嘴里吐出一根长丝,缠住了一个人的脚,那人顺势而倒,蜘蛛伸出爪子拉动着丝线,将那人拉了过去。

  “长老,我们下去救他们吧”!梦环州说到。

  “这些人都是咎由自取,现在只是猎人和猎物互换而已,如果这些人修为高深,在屠戮这些蜘蛛,你也会去救这群蜘蛛吗”?

  被知书长老这么一问,梦环州也随之思索起来:“我会救这些蜘蛛吗”?

  “再说了,这天狼蛛全身坚硬,爪子都是剧毒,就连吐出的丝线都有麻痹,减速之功。确保万无一失,唯有驭剑远程攻击,以你现在的修为去也不够它们吃啊”!

  梦环州从彝环取出一把铁剑,用意念催动铁剑,只见铁剑在梦环州的驭使下随心所欲地在他身边飞舞着。

  “像这样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