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赤壁之剑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3610,309

  “想不到我广燚峰还锤炼出了这么出色的弟子”,辰陌一边抚着胡子一边笑着说到。

  “师弟,你觉得这小子跟你那爱徒比谁会胜出”?辰尘问身边的辰瑾。

  “两位都是我修吾峰调教出来的优秀弟子,若真要比一下的话,这小子倒是要技高一筹”。

  “师妹,若对上你那爱徒呢”?

  辰珊想了一下道:“真想不到这小子年纪不大,心机倒是不小,竟然藏得这么深,倪音对上这小子若用上七星剑自然不会处于下风”。

  “凌风师尊果然没错”,辰陌说到。

  “当年是谁说凌风师尊捎回来一根木头来着”?辰瑾挖苦到。

  “你”!辰陌瞪了一眼辰瑾,一想这场合也不好跟他理论,只得接着说到:“你也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这小子废物之名是从何而来?还不是在你们修吾峰叫出来的”。

  辰尘见到梦环州刚刚驭剑将木剑送回原处,其极强的感知能力和驭剑手法已经炉火纯青,心想这小子俨然也到了驭剑大成期。

  很快又轮到了梦环州的第二局,这次他所对的是云顶玬一名女弟子。他到过剑阁的每一个山头,唯独没有去过云顶玬,跟云顶玬弟子更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只见眼前这位女弟子生得水灵水灵的,年纪和自己也相仿,便两手相合对着她礼拜道:“广燚峰铁匠梦环州,向师妹请教,还望师妹手下留情”。

  梦环州见她没有理自己又问到:“师妹,来剑阁多久了,如今芳年几许”?

  “我叫‘香儿’,你再油嘴滑舌,看不不打烂你的嘴”,听得长老叫开始后,香儿便是直接提剑向梦环州冲了过去,剑指梦环州面部。

  梦环州见美人冲了过来还是不在意,在那香儿快要刺到自己的时候以最快的身法往旁边一闪。

  “师妹,我在这儿”,梦环州说完对她做了个招手的动作。这可把香儿气坏了,驭剑就向他刺去,梦环州连剑都没拿完全凭借自己的身法一次次闪避着女弟子的进攻。这香儿见一次次攻击都被他轻而易举地躲开了,心里越来越急,越急心里越乱,额头早已香汗渗出,此刻只要见到他的身影就是驭剑刺了过去。

  “师妹,我一再让着你,你不要以为我打不过你,你现在赶紧认输,否则体力耗尽我看你怎么走回云顶玬”。

  “还敢贫嘴”!香儿见驭剑精力消耗太快,却始终都碰不到梦环州。只得将木剑驭回握在手中,也是施展身轻如燕的身法向他追了过去。可梦环州根本不给她靠近的机会,在切磋区域来去迂回,有时候绕着区域跑圈子,边跑边回头用言语和动作调戏着她。

  虽说梦环州对身法从来没有去怎么研究过,更没有什么专业的训练,可他现在看来自己的身法从来没有拖过后腿,至少比同一层次的人要快。这归根于自己从小就上山下山奔波,到剑阁后又长期穿梭于各峰之间,速度磨炼之快,最关键是他背上还背着一条风属性的龙魂。

  梦环州见得眼前这位小师妹,其速度应该是刚刚到达身轻如燕,吃力地在后面追着自己。这香儿被自己言语和挑逗的动作气得不行,可一时又追不上他,时间久了感觉自己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干脆直接坐到地上带着哭腔地骂到:“梦环州你个混蛋,你就只会跑么”?

  梦环州见状来到小师妹面前,准备上前安慰一下她,哪知自己刚刚靠近她,那香儿双脚在地上一弹右手握着剑自身旋转着攻了过来。他见这小师妹旋转着攻向自己,穿着的裙子被转起来如撑开的伞一样圆。梦环州当即在地上一弹便跳得老远了,刚刚一落地见香儿还不依不舍地追了过来。他见状便又跑掉了,边跑边叫到:“还来啊”。

  “梦环州,你就是个无赖”,那女弟子见到梦环州又跑了好远气得骂了一句。

  “真是厚颜无耻之徒”,辰珊坐不住了,自己的弟子众目睽睽之下受到这样的侮辱,她说了一句后便是站了起来。

  “师妹,这切磋也没规定不能用跑的啊,再说梦环州又没有离开切磋区域”,辰陌见状也护短到。

  “哼”!辰珊冷哼了一声后便对着那名女弟子喊到:“香儿,你先回去吧”。

  那名女弟子听得辰珊发话自然遵从,她将木剑放回原处后就朝台下走去,在经过梦环州身边时梨花带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接下来的两场比试梦环州都是毫不费力地胜出了,现在台下只剩下了四人。梦环州看向另外三人,有两个是自己认识的,都是内阁弟子。这两人当初跟自己都有过切磋,不过那时候仅仅只是剑法上的切磋,他记得这两人一个叫“井鹏”一个叫“明远”。

  至于另外一个居然是云顶玬的一名女弟子,梦环州看向这名女弟子,只见她冷若冰霜,双目似仇地瞪着自己。他哪里受得了这眼神,赶紧收回视线,等着宣布下一轮的对手。

  几人等了许久也不见执事长老宣布下一回合的对手,梦环州在心里揣摩起来:“最好安排我跟这两个内阁弟子,哪怕是一场苦战也好,可千万不要遇到云顶玬这个苦瓜脸”。

  不一会儿,执事长老终于拿着名册从天门下走了过来,对着梦环州四人道:“此次切磋已接近尾声,你们是四人都是我剑阁年轻一辈的佼佼者,都有资格去那夺旗大会”。

  执事长接着说:“至于接下来的切磋,由于广燚峰的梦环州修为已达到驭剑大成期,内阁弟子井鹏才驭剑中期,明远以及云顶玬弟子诗絮都才驭剑初期。经几位师尊商议,为了公平起见接下来这场切磋将由内阁弟子井鹏、明远和云顶玬弟子诗絮对广燚峰梦环州。此次切磋不做最后的评判,仅为弟子之间的实战交流”。

  梦环州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公平起见?以一敌三还为了公平起见,莫不是刚刚的几场切磋自己太高调了”?

  切磋一开始,三人便是以三角形将梦环州围在了中间。梦环州警惕地看着三人,三人的表情都不怎么友好,这井鹏和明远还好说,自己当初在内阁打败过他们。可这第一次见面的云顶玬诗絮,好像跟自己有深仇大恨一样,他只能想到这女子是为刚刚被自己气哭的那小师妹来寻仇。

  井鹏第一个冲了过来,梦环州见他右手执剑,在离自己些许距离的时候起跳,凌空一剑斩向自己。多么熟悉的一招,梦环州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被这井鹏拍伤时他就是用的这一招。也就是这一招让他苦思了好久都无法破解,也就是这一招让自己开始对剑法产生了浓厚兴趣。

  梦环州在心里回忆着,我该怎么闪?我闪开了他又会怎样变招?他不敢大意,右手执着木剑准备拆招。看着越来越近的井鹏,只见他凌空后将右手举到背后,准备蓄力一剑斩向梦环州。

  梦环州觉得没那么简单,果然那井鹏突然右手空空地一掌向他击来。他的剑呢?他感到不妙,将自己右手的木剑驭到自己背上,然后一掌迎向井鹏击来的那一掌。梦环州只觉得自己背后的木剑被撞了一下,正是那井鹏的木剑。

  原来那井鹏假意蓄力从背后挥剑,实则趁梦环州注意力都在自己右手时,在刚刚起跳的一瞬间木剑就已是从身后落到了地面,再从地面冲往梦环州身后,直接刺向他的后背。梦环州背后的木剑刚好挡住了井鹏的剑尖,任凭井鹏怎样发力都无法进得半分,他便弃了木剑以自己俯冲的势头蓄力一掌向梦环州拍去。

  梦环州在心里笑了一下:敢跟我拼功力?他站在原地不动以右手为掌迎向井鹏拍来的凌厉一掌。先不说梦环州本身修为就比井鹏要高很多,他在广燚峰抡了几个月大锤,更是半年时间都在那内院接受火龙的淬体。

  在井鹏与梦环州两掌相碰后,产生的巨大波动将梦环州逼退了好几步。再看那井鹏直接被这波动给反弹了回去,其身子差点被弹到了练剑广场下面。井鹏被狠狠地摔在了石板上,不过这点小伤对于修仙者来说就如同凡人被蚂蚁咬了一口一样,只见那井鹏站起来提剑又向梦环州冲来。

  井鹏刚刚站起来的同时梦环州察觉到刚刚在一旁看戏的明远、诗絮二人似乎很有默契地同时向自己发起了进攻。先下手为强,眼下趁井鹏还未过来,梦环州弹到诗絮攻来的路径上,提剑就是对她一刺。诗絮见到梦环州向自己冲来,两脚在地上一垫后跳得老高了,也是持剑向梦环州俯冲而去。

  诗絮凌空一剑被梦环州用剑挡了下来,两人用木剑互相压制抵御着,此时那明远也已经逼近自己了。梦环州趁诗絮着地的一瞬间,将手里的木剑放掉,任由诗絮将自己的木剑一下子压到了地面。就在自己木剑落地一瞬间,梦环州将其驭起朝明远飞去。

  诗絮见机执剑刺向梦环州,梦环州此时木剑已经以攻为守地冲向了明远,无奈只能再次冒险徒手接剑。还好这诗絮修为才驭剑初期,刺向自己的一剑也是被接了下来。

  梦环州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诗絮的木剑,诗絮见自己刺剑受阻,想要收回木剑。可自己的木剑就像跟梦环州的手牢牢地粘住了一般,任凭自己怎样发力就是抽不出。情急之下便用上全力向梦环州刺去,这一刺力道之大直接将梦环州推得向后滑了好长一段距离。

  梦环州也不再客气,在自己站稳后,夹住诗絮剑尖的右手自手腕发力慢慢翻转起来。诗絮见得自己的木剑被梦环州这么一转竟然弯曲了,眼看就要被他折断了,这切磋之中若是自己的木剑断了便是直接输掉。梦环州一脸坏笑地看着诗絮,诗絮见不得梦环州那副贱贱的嘴脸,可眼下也别无他法了,无奈之下只得果断放手,借力将剑柄向他侧脸击去。

  此时那井鹏也是冲到了梦环州身边向他攻来,梦环州见诗絮弃掉木剑,而被自己折弯的木剑剑柄一下子反弹过来向自己侧脸拍来。他赶紧抬起左手一下击向弹过来的剑柄,这剑柄被梦环州一击瞬间改变了方向,飞速地射向诗絮,以剑柄将诗絮击飞了出去。

  将诗絮击飞后,梦环州驭回自己刚刚攻向明远的剑,握在手中挡下了井鹏刺向自己的一剑。挡下这井鹏这一剑后,他与井鹏两人开始近距离持剑拼起剑法来,两人愈战愈勇,直到井鹏渐渐落得下风后,一旁的明远也加入其中时不时驭剑飞向梦环州给他一剑。

  梦环州还是能临危不乱将明远的飞剑击开,而后又与井鹏正面碰撞起来。不多久那缓和了的诗絮也是从远处驭剑攻向梦环州。现在梦环州不但正面要与井鹏硬钢,还要随时提防另外两人的飞剑。

  此时井鹏完全从被动转为主动向梦环州进攻起来,梦环州此时只能被动防守,还好他并没有出现一丝慌乱,见招拆招将三人的攻击有条不紊地接了下来。

  明远和诗絮二人见自己远攻没有对梦环州起到作用,只能勉强牵制一下他,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向他冲了过去。现在梦环州腹背受敌,前有井鹏正面迎击,左后有明远从下路攻来,右后有诗絮从上方持剑斩向自己。

  梦环州不想一直这样被三人牵制,他决定逐个击破,当下就朝那修为较低的明远冲去想将他先解决掉。梦环州的意图自然被井鹏看在眼里,在梦环州冲向明远时就驭剑从他奔去的路径截了过去,同时一掌向梦环州后背拍去。梦环州并没有停下向前奔去的势头,而是弹地而起,双足在井鹏刺向自己的木剑上轻轻一垫,便是冲到空中向那明远俯冲而去。

  而此时的诗絮已经跟了过来,在地上几个弹跳后放弃攻击梦环州,也是跟着梦环州的身影一剑追了过去。此时若是梦环州全力一剑斩向明远的话,自己必然会被诗絮这全力一击所伤,况且还有个井鹏也是追了过来。无奈之下梦环州只得放弃对明远的攻击,在明远前面落地后,借着力道又是弹到了半空中。

  此时的诗絮一剑斩空后,见梦环州又跳到了半空,便是将下方的木剑向他追去,明远见状也将手里的木剑向梦环州驭了过去。梦环州知晓诗絮这一剑的力道和速度,他不想硬接。可眼下自己悬在半空没有一处着力点,看着急速射来的木剑,梦环州急中生智,将自己的木剑驭到脚下,向上而刺,梦环州干脆地一脚在剑尖上一垫便又升高了些,只是这一瞬间,诗絮的木剑就穿过了他脚底和木剑之间。

  梦环州借着这一点点上升的势头,在空中一个旋转后就朝地面落去,同时驭剑挡向明远飞来的木剑。就在自己快要落地的时候,那井鹏看准时机腾空而起全力一击向自己刺来。

  此时的梦环州还未落地,木剑也被自己驭着去抵挡明远飞来的木剑,根本法避开或是挡下井鹏这凌厉的一剑。这井鹏的修为梦环州十分清楚,这一剑肯定是很难徒手接下的,可眼下情况危急,只得双手合掌接下井鹏这一剑。

  井鹏这凌空俯冲而下全力一剑哪是那么简单的,梦环州两个手掌用尽全力向里压,想要阻止井鹏刺向自己的力度。此时的他刚好落地,只能顺势而倒,两个手掌死死地压着井鹏的木剑。梦环州被井鹏这一剑巨大的力道逼得完全后仰而倒,只有两个脚底着地,还好他也有惊无险地接下了这一剑。不过他的整个身子也被井鹏一剑刺得向后急速滑去,就在此时诗絮刚刚掷出的一剑又去而复返直接刺到了梦环州背上。

  梦环州被这一剑刺痛分心了一下,迎向明远的木剑被其击飞。双手也是松懈了一下,那井鹏的木剑也趁机向前了一分刚好刺破他胸前的皮肉,此时明远的剑也是向自己飞来。

  此时的梦环州不敢松手,松手井鹏的剑便是更向前一分。也不能倒下,诗絮的木剑正插在自己后背,可那明远的飞剑又从旁边急速而来。情急之下梦环州赶紧一个转身,同时使出全部力气于双掌,用双掌夹着井鹏的木剑往下面坠,自己也刚好借着这势头身子一转侧躺于一边,避过了后背着地的危险。而那井鹏由于全力都发在这一剑,现在被梦环州借力拖得向下正面俯倒而去。

  这井鹏也是临危不乱,见状直接将木剑插在地面托住了自己倒下的势头,可那明远飞来的一剑不偏不倚地刺到了他的手臂上。梦环州侧倒后立马弹身而起,驭起了自己背上诗絮的木剑后向那明远掷去,同时一脚踢到井鹏的木剑上,井鹏顺势而倒。

  井鹏的木剑也是被梦环州踢得向明远飞去,井鹏倒下的同时梦环州已经拔掉了其手臂上的木剑还给了远处的明远,同时驭回自己的木剑紧跟着朝明远飞去。梦环州这一套攻击犹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四把木剑先后向明远急速而去。

  此时四把木剑同时向明远飞来,明远感觉这四把剑来势凶猛,从不同的角度先后向自己急速飞来。最关键是这四剑完全将自己的退路封死,尤其是梦环州最后驭过来的那把剑,忽上忽下地让人捉摸不透。此刻自己两手空空,如何能挡下这同时飞来的四把木剑。一时间他竟然懵住了,站在原地跟发呆一样,眼睁睁地看着飞来的四把木剑离自己越来越近。

  梦环州见那明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心里暗道:“不好”。他想要及时挽救,赶紧驭剑使自己的木剑改变了方向,可自己先前飞过去的三把剑现在已是来不及改变了,只能看着三把木剑刺向明远。

  眼看悲剧就要酿成,梦环州惊慌失措地看着明远,仿佛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了明远被三把木剑刺身而倒,鲜血洒在了练剑广场上。

  还好结局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只见那三把木剑在明远眼前软绵绵地掉在了地上,如同秋后离枝的落叶一样飘在地面。梦环州一看原来是辰尘阁主出手了,辰尘只是右手轻轻一挥,就将自己射向明远的三把木剑挡了下来。

  “此次切磋到此为止,你们先行回去吧”!辰尘说到。

  听得辰尘这样一说,梦环州心里终于是轻松了下来,他这才感觉到了自己后背和前胸的疼痛。见到其余三人都朝不同方向离去,梦环州也准备起身回广燚峰,他此时感觉到了后背鲜血还在渗出,得赶紧找个地方包扎一下。他赶紧对着几位师尊礼拜了一下后,便是转头就朝天祁峰门口疾行而去。

  “梦环州你等一下”,刚走几步的他回头看向叫自己的辰尘。

  梦环州走到天门下,仰视着几位师尊,心里开始猜测起来,莫不是自己在内院惹的祸事被他们知晓了?

  四位师尊一字排开站在天门下的台阶上,辰尘先开口问到:“梦环州,我等有话要问你,你需如实回话,若有半点虚假,定是饶不了你”。

  “几位师尊尽管问便是,梦环州绝不敢有一句谎言”。

  “梦环州,我且问你,你这一身修为是从何而来”?辰珊率先问到。

  “回师尊,弟子所有本事都是在剑阁所学”。

  “据我所知,你在修吾峰几年修为平平,仅学了一些最入门的东西,你是如何无师自通精修我剑阁上乘功法的”?辰珊又问。

  “回师尊,弟子虽是愚钝,可我一直相信勤能补拙,在修吾峰那几年,弟子每日勤学苦修,幸有辰逸前辈的指引,才得以精进”。

  “照你这样说,你的修为应该跟其他弟子一样循序渐进才对,你在修吾峰几年也才引剑初期,现在又是如何能短时间从引剑初期到达驭剑大成的”?辰陌也跟着问到。

  “还是你故意掩藏自己的实力,心存异心对我剑阁有所图谋”?辰珊道。

  “几位师尊,弟子绝无异心,更不会对剑阁有所图谋。只是弟子当初像是真气受到了阻塞一样,无法完全使用功力。在剑阁所学的功法全都发挥不出来,致使表象修为一直停留在引剑初期”,梦环州回到。

  几位师尊自然是知道梦环州与辰逸比较亲近,梦环州也是经常去藏剑山见辰逸,虽说私自离开修吾峰到藏剑山有违门规。可那时候的梦环州还是小梦,在几位师尊眼里,就是一个刚刚失去亲人的可怜孩童,他们对梦环州的行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后来梦环州在修吾峰也是无所作为,干脆对他都懒得管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影响。

  “那你又是如何在这么短时间能使用真气了呢?这可是当初连辰逸师弟都没办法解决的问题啊”!辰珊又问到。

  梦环州自然不会说出小白龙压制自己功力的事情,他答应过小白龙和辰逸,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自己身有龙魂的事情,可眼下又不得撒谎,只能着急得闭口不语。

  见梦环州一时回答不了辰珊道:“怎么?还在想该怎么编造吗”?

  “没有,只是弟子曾答应过别人不能说”。

  “谁”?

  “辰逸前辈”。

  “呵,又拿他来做挡箭牌”,辰珊不屑到。

  “师尊,此事关系到弟子的性命存亡,辰逸前辈曾多次嘱咐我万不能让他人知晓,若几位师尊不信,可现在就去藏剑山找辰逸前辈问个明白”。

  “师兄,此子的话不可全信,当下邪魔歪道日渐猖獗,当初咱们仅凭一把七星剑就将这孩子当成凌风师尊的托付实属草率。万一是魔教之人将其送来我剑阁那就是养虎为患了,在没有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前最好先将他禁至苦崖洞,等他日查清楚后再做定夺”,辰珊对辰尘道。

  辰尘表面上对梦环州冷言不屑,其实暗地里却是很是喜爱他的,就上次梦环州南海之行都是辰尘点的头,而这次切磋名录也是辰尘示意知书长老将梦环州的名字写上的。

  “梦环州,你来我剑阁之前所在的七星谷是否为魔教之地”?辰尘问到。

  “回阁主,七星谷民风朴实,谷中全是心地善良的平凡民众,又不与外界往来,一片祥和安然之地,绝对不是魔教之地”,梦环州回到。

  这七星谷当年梦环州也对众人说过,可他甚至连自己从哪个方向来的都不知道,而花亭大陆又如此之大。听得梦环州所说这七星谷又是藏于深山不与外界来往的世外之地,却要如何去找。

  “你来我剑阁之后是否与外界之人联系”?

  “弟子自打进入剑阁之后,除了上次南海之行外,就没有离开过剑阁之地,绝无与外界之人往来联系”。

  “两位师弟,你们有何看法”?辰尘问辰陌和辰瑾。

  “师兄,虽说这孩子现为我广燚峰弟子,可这孩子无父无母,其来历和身份不明。到我剑阁之后在剑阁随意来去,性子野得很,辰珊师妹也是为了剑阁之安危着想,师兄不得不防啊”,辰陌说到。

  辰尘又看向一旁的辰瑾。

  “师兄,这孩子在我修吾峰数年,除了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外,并无一点不好的地方。据我了解这孩子秉性善良,只是不受约束,比较随意了一些,观其本性并不坏”,辰瑾说到。

  “师兄,本性并不能说明什么,这历来一念成魔之事还少吗”?辰珊问辰瑾。

  辰瑾像是考虑了些许时间后道:“师妹,我们剑阁自开山立派以来,一直都是以德望立足于大陆。如今没有一丝迹象表明梦环州有悖于剑阁,若是仅凭我们自己心生疑心就妄罚于他,实属不妥。若是冤枉了他断送了他的未来对这孩子来说实属不公。何况我们各峰执事都要秉承光大剑阁的信念而努力,如今剑阁人才凋零,眼下又正是用人之际,若是错怪了这孩子也会是我们剑阁的一大损失,实属不值”。

  辰珊说:“既然辰瑾师兄已有了自己的看法,我也不便多说,眼下辰陌师兄跟我观点一样,按祖训现在已有两座山头意欲囚禁梦环州,还望师兄定夺”。

  辰尘又问到:“辰瑾师弟,你的意思呢”?

  “修吾峰自小就对这孩子灌输仁义礼信之德,这孩子值得打磨,一切听从掌门师兄之意”,辰瑾回到。

  “师妹提醒的对,现在也有两座山头意欲栽培这孩子,就剩下藏剑山还没表态了,稍后我自会去辰逸师弟那里问个明白,听听他的意见”,辰尘说到。

  剑阁谁不知道辰逸对梦环州的情谊,比别人对自己的爱徒还亲,俨然就把梦环州当成了自己儿子一样。这辰尘说是去征求辰逸的意见,实则不用去大家都能想到辰逸会站在梦环州那边。辰珊听得辰尘说后心里不悦,可又无法反驳只得说到:“既然师兄已经拿捏好了,我自是遵从师兄之意,但我会时时提防这孩子的,望师兄也能时刻警醒,不要感情用事,误了剑阁”。

  辰尘想了一会儿后对梦环州道:“梦环州,你可记得身为剑阁弟子的要求”?

  “时刻记得,身为剑阁子弟,须以光大本门为信念,团结同门,永不忤逆,生死存亡,以命捍之”。梦环州熟练地说到。

  辰尘向前走了两步,用手指着头顶的石门道:“此门是为天门,意有通天之灵,你可敢在这天门之下许下誓言,以表赤心”?

  梦环州打心里就当剑阁是自己家,想当初是剑阁收留了自己,内心对剑阁只有感恩,哪会有半丝不敬。于是碎了几步来到天门之下,仰望着威严的天门,举起右手为掌对着天空大声道:“苍天有灵,今日我梦环州在天门之下对着上天以及剑阁的列祖列宗起誓,我梦环州必将以光大剑阁为信念,团结同门,永不忤逆,以命捍卫剑阁,与剑阁生死存亡,若违此言,将坠冥界,日日受鞭打之痛,夜夜受冥火焚烧之苦,永世不得解脱”。

  梦环州毒誓发完后,辰珊也是没有多说什么,跟辰尘几人告别后便是向云顶玬飞去,接着辰瑾、辰陌也相继离去。

  “梦环州,你去将广燚峰的东西搬到内阁来,叫执事长老给你安排一个房间,一切妥当后来找我”,辰尘说完也是转身离去。

  “梦环州,你的伤怎么样,我载你回广燚峰吧”!知书长老说到。

  “皮肉之伤,并无大碍,多谢长老关心”。

  “好小子,想不到你都能偷窥御剑飞行的门径了”。

  梦环州不解地问到:“什么时候”?

  “你刚在半空利用自己木剑上升的时候”。

  “啊”?梦环州一想刚刚确是在情急之下以此法避开了诗絮的飞剑,再听知书长老这么一说,莫非那就是修炼到御剑飞行的法门?

  在他迟疑之际知书长老说:“走吧,先回广燚峰上点药”,

  梦环州听后又来到知书长老剑上,随知书长老御剑飞向那广燚峰。

  梦环州回到广燚峰已是午后,来到许久都没有住的宿舍。趁此时两位师兄都不在,赶紧将后背和前胸的伤口清理了一下,在彝环里面取出药瓶,擦了药膏后,便开始收拾起来。

  梦环州换了套衣服,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放到了彝环里面,只身来到长老院找执事长老。执事长老见到梦环州后毫不拖沓御剑带着他去了内阁。一进内阁梦环州就见到里面的弟子都好奇地看着自己,就如同他当初第一次进内阁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前面自己都是偷偷来的,而这次却是自己凭实力光明正大地走进来的。

  梦环州想来自己到这剑阁后先后住在藏剑山、修吾峰、广燚峰、现在又住到了天祁峰,这剑阁五大山头,就剩下那全是女弟子的云顶玬没有去了。

  执事长老给梦环州安排了一个单独的房间,梦环州记得这里,他曾来这里找过巫小小,还在这里与一众内阁弟子切磋过剑法。待他将被褥衣物等摆放好了,就被执事长老带着往辰尘阁主静修之地而去。

  梦环州默默地跟在执事长老后面,心里面想到了巫小小几人受伤的事,便向执事长老问到:“长老,巫小小她们几人现在何处?不知她们现在伤势如何”?

  “你随我去了便知”,执事长老回到。

  梦环州跟着执事长老绕过了宿舍区,经过一石阶小道,竟然行至一密林里。虽说时值寒冬,但这茂密的针叶松树一大片绿意,若不是他感觉到身边寒流的气息,这林子让人联想不到冬天。

  进得密林后,里面竟然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周围用石头砌了一人高的围墙。围墙里面有几幢石屋和木屋,梦环州随着长老走进院子,这里安静的可怕,他都能清晰地听到自己每一步脚步声。

  梦环州见得院子里面盘坐了四人,三人并排而坐,一人对立独坐一方。那三人正是巫小小、倪音和秦宇浩。辰尘师尊正坐在三人对面,三人如同闭目养神一般对梦环州的到来毫不知觉。

  倒是辰尘先睁开了眼睛,见到梦环州后便是站了起来向他走去。走到梦环州处后辰尘唤出紫云剑,踩在上面后示意他上去。梦环州虽是不明白辰尘意欲何为,也只能顺从地踩到了紫云剑上面。

  辰尘载着梦环州御剑而起往那藏剑山方向飞去,梦环州心想:“真是带我去找辰逸当面对质了”?

  “梦环州,从今天开始你就在内阁修炼,书斋的高级功法你可随时去参阅,若有什么疑问和需求可尽管找我。

  梦环州在心里想:“那书斋辰逸带自己也是去过了好几次,那几次都是辰逸将书籍找好了给自己看的,由于时间紧迫每次都只能在里面随手翻看几本书籍”。

  辰尘这话一说梦环州自然明了现在剑阁对自己的重视,只是在辰尘讲完一句话之间,他就发现已经到了藏剑山山顶。梦环州果然见得辰逸也在山顶,一袭白衣的辰逸今天竟是难得没有喝酒,像是早早就在山顶等候着他们的到来一般,他连忙过去对辰逸亲切地叫了声:“前辈”。

  辰逸见二人到来,起身走到了一处石壁下面示意梦环州过去。辰尘也随他们来到石壁处,只见那石壁上面石槽里面多了一把剑,一把古朴的暗红玉剑。

  梦环州仔细端详着这把玉剑,剑柄犹如石头雕刻而成,剑身就是一整块淡红剔透的古玉打磨而出。梦环州越看这玉剑越觉得熟悉,想要伸手去抚摸玉剑,可刚刚一伸手他就吓得赶紧缩了回来,这不就是自己在阴阳鼎见到那把烫伤自己的火剑吗?

  “前辈,这把剑是”?梦环州问到。

  辰逸顿了顿后淡淡地道:“是凌霜师尊的佩剑”。

  “啊”!梦环州吃惊到,原来那阴阳鼎陨落的剑阁前辈竟然是凌霜师祖。他心里清楚凌霜师祖是这几百年中剑阁唯一修为达到万剑归宗境界的,在梦环州以及剑阁弟子心中无疑就是神一样的存在,竟然连他都被那火龙给反噬了。

  梦环州想想都觉得后怕,若不是凌霜师祖留下一丝残念告诉他们阴阳鼎之秘密,其后果真是不敢想象。假如当时他试着去跟那火龙合体的话,必然也会被那至邪的火龙吞噬了。

  “梦环州,这把赤壁剑就寄托于你了”,辰尘说到。

  梦环州听得辰尘之语后,一时不敢有什么动作,一边的辰逸又道:“这把赤壁剑,虽说名气没有十大神器那么响,可威力绝对不容小觑。乃当年凌霜师尊在海外一神墓中所得,从此便用它在花亭大陆所向披靡,大展神威,论其实力绝对可以和紫云剑媲美”。

  梦环州自然知晓凌霜师祖的佩剑绝对不会差,只是辰尘说要将这剑给予自己,一下子觉得不敢要。想想自己在剑阁从未做过什么好事,他的身份更是让辰珊质疑。当初的他一直想要取得七星神剑,至少那怎么也是爷爷的佩剑,也算取之有道。可现在辰尘阁主要把这么珍贵的赤壁剑寄托于自己,他一时间倒是不知所措起来。

  “梦环州,希望你取得赤壁剑后能用它保护剑阁,扬善惩恶,以正天道”,辰尘对梦环州道。

  辰逸也是示意他引这赤壁剑,梦环州思量了一下,走到赤壁剑下端,又是熟练地重复着引剑之法:盘坐于地,双目紧闭,右手食指与中指合拢指向那石壁中的淡红古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