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夺旗大会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27 11:1510,215

  能量罩破开的一瞬间梦环州突然发现这第四层竟然是如此之高,竟然超出了自己所能落下高度的极限。再加上破开能量罩时向下的余势,他落地后完全站不住直接摔在了第四层的能量罩上。他吃痛后慢慢爬了起来,发现第四层比起上面三层完全不一样了,不仅更加高大宽阔,就连石壁上都刻满了符文。这里的石室就比较多了,虽是在上面被青牛怪给玩弄过一次,梦环州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涌了出来,刚好那奕藏没有跟下来,遂向一个石门靠近。

  经过刚刚青牛怪后梦环州小心提防地靠近了石门探头向里面望去,这石室内竟然空空如也?又仔细看了一遍,没错什么都没有,可能这就是一间没有妖住的空石室。他本欲去往下一间,哪知那石门内突然冒出个脑袋出来着实将他吓了一跳。梦环州本能地后退了些见那是一只从未见过的兽头,这兽头比起刚刚那青牛怪的头还要大上不少,整个头被暗黄的长毛覆盖着,张开血盆大口冲着他咆哮着。

  “那么凶残,有本事出来咬我啊”!梦环州边说边对那暴怒的妖兽做着招手的动作,哪知这好像明显刺激到了那妖兽。可能是那妖兽惧怕石门之上的封印,便发狂似的用兽角撞着一边石壁,妖兽的强劲力道也是将石壁撞得轰隆直响,梦环州见状不想再招惹它赶紧拉着青鸾走向了下一间。这次他还没来得及把头凑到石门就听见一个声音从石室传出来:“看什么看,没见过妖啊”?

  很快二人就把第四层逛了个遍,梦环州发现这第四层所关的妖魔比起上面要多得多了,总共十三个石室基本上每个里面都关着几只妖兽。

  “小梦,有把握到下面一层去吗”青鸾问到。

  “还下去啊!我觉得这锁妖塔内都一个样,只是里面关的妖魔不同而已”梦环州回到。

  “我只是想看看以我们目前的实力能下到第几层去”。

  青鸾这么一说倒是勾起了他的挑战欲,梦环州刚刚从上一层下来的时候就已经使尽了全力,可想而知这一层的能量罩肯定没那么简单。在试了几次无果后梦环州取出了一把铁剑向那能量罩攻去,再看青鸾也是取下了背上的伞握在手中。青鸾神器在手全力出击很快便将那第四层的能量罩击破,再看梦环州还拿着铁剑在那里如同刨地般,青鸾叫他过来,随后两人看准时机一起跳了下去。

  一下到第五层他两就发现这一层比起第四层又是高了不少,刚刚就摔得生疼,这高度下去怕是要摔得非残即伤了。梦环州脑子飞速转着,努力想着如何借力来化解危机,可一想还有个青鸾在身边,这瞬间两人便是落下了一半。梦环州赶紧将青鸾拉到贴近自己然后大力将她往上一推,两眼一闭在心里大声呼叫着小白龙,可小白龙犹如沉寂了毫无感应。

  可就在他以为就要摔下去的时候一段红菱飘到了脚下,减缓了自己下冲的趋势。梦环州以为是青鸾的红菱,抬头一看青鸾这才将一段红菱扔下来缠在了自己腰际,而此时的她已将凤鸣舞撑开,凤鸣舞被青鸾一分为二在半空旋转着。感情脚下这块红菱不是青鸾的啊?等他着地后发现那红菱早已消失不见。

  等青鸾落地后两人又在第五层转了起来,梦环州边走边讲了刚刚红菱之事,青鸾听后也不以为然。这第五层所关的妖魔比起上面一层更是厉害不少,石门的封印自然也是强大许多。跟第四层一样,也是每个石室都封印了好多妖魔,走着走着梦环州突然感觉到刚刚经过的石室不一样。

  他拉着青鸾走回那石室,只见这石室也是很大,唯一不同的是石室竟然封印的只有一“人”,没错,梦环州又仔细找寻了一番,确定这偌大的石室就关着一个红衣女子。他两将第五层转了一圈发现就这一间石室只关了一个妖怪,心想这女子竟然能享受单间的待遇,自然身份不一般。那女子一身大红凤冠霞帔,一身金丝珠气显得极其高雅尊贵。而最吸引梦环州的还是她头顶盖着一块缀满金丝珠宝的红色盖头,这不就是刚刚自己脚下那块吗?

  梦环州回想好久更是确定刚刚飘到自己脚下的正是那红衣女子头上的红盖头。

  “多谢姑娘出手相救”梦环州向那红衣女子拱手谢到。

  那女子并没有回答梦环州,还是一动不动地端坐于石台之上,两手相握放于身前,犹如一个待嫁的闺女般。梦环州无论如何都感应不到这女子身上有一丝妖气,可不是妖又缘何被封印在锁妖塔内,出于好奇他又开口道:“姑娘是人还是妖”?

  那女子终于开口了;“是人是妖又当如何,谁都逃不过自己的宿命”。

  梦环州一听这女子声音清脆悦耳,犹如黄莺鸣叫般,虽是隔着大红盖头,他根据这女子声音推断那盖头之下定是绝美容颜,再加上女子一身新婚装扮,让梦环州越来越好奇了。

  “姑娘为何一身新娘装”梦环州还是忍不住问到。

  “我在等一个人来娶我”。

  “谁”?

  “我夫君”。

  “姑娘等了多久了”一旁的青鸾问到。

  “多久了?我也记不起等了多久了,好像是一百年吧,亦或者更久”。

  梦环州问到:“一百多年,请问姑娘你夫君乃是哪个门派之人”?

  那女子回到:“我夫君只是乡野之外一介草莽,并非修仙之人”。

  梦环州想了一下说到:“姑娘恕我直言,这凡人之躯是很难达百年之久的,恐怕姑娘……”。

  没等梦环州说完那红衣女子大声叫到:“不会的,我夫君一定还活着,他说过一定会来娶我的”。

  梦环州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青鸾拉了一下衣服示意梦环州别再刺激她了。此时上面奕藏的声音也在头顶传来:“两位施主该启程回去了”。

  两人离开护国寺也很久了,此刻估摸也快到正午了,梦环州对青鸾说到:“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青鸾的表情并不想离去,而是举起凤鸣舞朝脚下的能量罩击去,梦环州见得她犹如发狂般疯狂地击打着能量璧,试了好久都无法击破这层能量璧。终于青鸾在一次俯冲而下全力一击后停下了动作,梦环州见青鸾气喘吁吁满脸汗珠,正不甘心地趴在能量罩上看着下面。

  “算了,青鸾,这层我们打不开的”梦环州走了过去安慰到,边说边将趴在地上的青鸾扶了起来。

  青鸾像是接受了事实但还是心有不甘地一直盯着那塔底,这时梦环州在一旁说到:“坏事了,我们可如何上去啊”?

  青鸾听得梦环州此言也想到这第五层的高度完全超越了他们两个所能上升的极限,更何况还要如何借力击破上面一层的能量罩?

  梦环州向上看去,完全看不到上面,只能听到上面奕藏又是催促了一声。梦环州试着上去了几次可都才跃至一半高度,而此时那红衣女妖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般竟然急着对梦环州叫道:“夫君,你竟要离我而去”。

  “青鸾助我”梦环州一跃而起后对青鸾叫到,青鸾也会意一脚踢到了下落的梦环州而后将凤鸣舞打开向他追去。这次梦㞷州终于如愿到达了上面的能量罩,看准时机举剑就劈,可他一剑下去不但没有击破能量罩反而将自己弹了下来。梦环州下落一半之时一段红菱紧紧地束在了他的腰际,他还以为是青鸾的红菱,可红菱竟然瞬间将自己向那红衣女子所在的石室拉去。他侧脸一看只见那红衣女子咆哮到:“夫君,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你竟要抛弃我跟别的女人离去”。

  梦环州猜想这女妖定是在锁妖塔关的时间久了,再加上心里一直舍弃不下的执念,导致它神经异常。眼看自己就要进去做新郎官了,幸好青鸾眼疾手快也是将自己的红菱向梦环州扔了过去。他被两根红菱拉着终于下到了地面,此时的梦环州感觉都要窒息了,两段红菱死死地束在自己腰部。那红衣女妖力道极大,竟然以一敌二将梦环州和青鸾拉的向那石室慢慢移去,也许是脚下的能量罩太过于光滑,梦环州跟青鸾两人都被拉着向前滑去。

  “你还不出手,你是想进去跟她结为夫妻吗?”此刻青鸾大声叫到。

  梦环州听后手持铁剑使出全力划在红菱上,哪知这红菱不知是何物所织,竟然是丝毫未受到损伤,眼看就要到那石门了,梦环州对青鸾大声道:“青鸾放手”。

  青鸾听后虽是不明白梦环州意欲何为是还松开了红菱,青鸾一松开红菱梦环州就向前冲了几步弹地而起,使出天机剑法的一招“旋风刺”向那红衣女子俯冲而去。

  梦环州俯冲着两手握剑举过头顶身子开始旋转起来,很快一把巨大的能量光剑便是出现在他的铁剑之前。他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那巨大的能量光剑也随着旋转而愈加强大。

  红衣女子见得这一剑的凌厉气势,哪还敢将梦环州往自己面前拉,瞬间松开了红菱向后退去,饶是如此红衣女子还是被梦环州凌厉的一剑所伤。只见梦环州凝聚出的巨大光剑穿破能量罩,幸好红衣女子后退躲避了他的攻击点,不然那红衣女子在挨下这一剑后,定是非死即伤。虽是正面躲过了,可那一剑“轰隆”一声重重地击在红衣女子面前,强劲的余波将女子震得衣裳向后飞舞,就连头上的红盖头也被震得飞了出去。

  此时的梦环州完全没有看里面的情况而是等自己在落地后瞬间向那石壁一跳,两脚狠狠地踩在石壁上,整个身子借着石壁的力量往反方向快速弹去。

  青鸾一直盯着所发生的一切,她见得了一副绝美的容颜,就在那红盖头飞去了一瞬间,一个妖艳的脸庞出现在她眼前。

  红衣女妖此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见得脚下的红菱正被梦环州带走,当下顾不得疼痛扑向那红菱,紧紧地握在手中。

  梦环州落到青鸾旁边,听得石室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遂回头一看,原来是那红衣女子身体撞到了封印上面。从那石室顶部出现了几道长长的雷电,如同长鞭一样一鞭鞭抽打在红衣女妖身上,女妖在石室四下逃窜可还是被那一道道雷电击得惨叫连连。

  青鸾看得清楚红衣女子正是想拿回自己的红菱,才被梦环州后退的劲道给带到了封印之上,在被封印击退后女子无奈松了手。过了一会儿那雷电终于停止了,梦环州见得那女子蜷缩在石室的一个角落瑟瑟发抖。此时他才看清女子的容貌,见得那女子真的可以说是绝美的容颜,额头上有一个红色的图案显得极其妖艳。

  梦环州将那红菱扔了进去,那女子见得后赶紧跑过去拾起红菱死死地抱在怀中。他对青鸾道:“她被雷电击打这多次,竟然还未现出原形,虽说这女子修为比我们要高,可也还没高到这么离谱吧”。

  青鸾回到:“若是真那么厉害她也不会出现在这一层了,想必她是吃过化形草”。

  石室那红衣女子在听得青鸾说出化形草后明显有所动容,梦环州早就听说过这化形草,可食用化形草化为人形的妖怪会在妖脉觉醒后变成半人半妖,可眼前这女子哪有一个部位是妖,就连一丝妖气都没有。

  青鸾似乎看出了梦环州的疑问道:“化形草吸纳天地间的灵气,若是生长到千年以后便会茎叶脱落重新生出另外一种新的化形草。新生出的化形草与之前的完全形同两样,再逾千年长成后便是达到仙药品质的极品化形草,妖兽若食得极品化形草后便已然成人,就算妖脉觉醒了她还是人,还可以在人和妖兽之间随意变换”。

  梦环州心想这普通化形草就极其稀少,化形草每天清晨会释放出充沛的灵气,很容易被妖兽发现。妖兽就算侥幸寻得一处也几乎早已被其他妖兽所占领了,到时候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了,只有强者才能得到,如此一来这极品化形草哪是那么容易成活为极品化形草的。

  梦环州见得这女子不带半点妖气对青鸾说:“极品化形草想来还真是极其稀有之物,想不到这小妖竟还有如此奇遇”。

  青鸾说到:“虽说极品化形草形成条件极其苛刻,但一旦成型就不会有灵气外放了,加之体型的变幻,就算有妖兽从那经过也不会注意到它,以为他就是茫茫中的杂草一束”。

  “这么说极品化形草在这天地间还是存有的,得益于极品化形草没有了灵气外放和体型的改变反而更好地存活下来了”梦环州说到。

  青鸾点了点头又对梦环州说到:“你刚刚那一招好生厉害”。

  梦环州笑了笑道:“哪里,哪里”。

  青鸾又说:“难怪师父说要小心你们剑阁,说你们剑阁功法伤害都是高爆发的”。

  “你师父还说了什么”梦环州问到。

  “我师父还说你们剑阁之人虽说修为高深可就是榆木脑袋,有些方面就是不开窍”青鸾坏笑到。

  “哪方面不开窍”梦环州连忙问到。

  “额,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

  “故弄玄虚”梦环州道。

  “只可惜你缺少一件像样的炼器,不然这第五层的能量罩刚刚应该可以破掉的”青鸾道。

  说到此处梦环州才想起那奕藏还在上面等待着,便对青鸾说到:“咱们上去吧”。

  青鸾点了点头道:“你先上去,上去后从上面打破能量罩我再上来”。

  青鸾说完手里的凤鸣舞撑开飞向半空,随即又生出两把一模一样的彩色琉璃伞向那高空飘去,梦环州见得三把外形一模一样的凤鸣舞呈台阶状在半空转悠着,也不知道哪一把是凤鸣舞本体,心想这凤鸣舞果然有资格称为神器。

  梦环州一下就跳到了最下面一把琉璃伞上,在上面借力后又向上面那把弹去,直到在最上面一把上弹起后梦环州又是一招“旋风刺”轻松就将那上面一层能量罩破去。青鸾见梦环州上去后也是跟了上去,她每上升一步脚下幻化出的琉璃伞便会消失,直到在最上面那把踩过后那琉璃伞便是收起了锋芒向青鸾手里飘去。与此同时上面的梦环州也是打开了第四层的能量罩,青鸾手握凤鸣舞出现在了第四层。

  梦环州向下看了一眼只见那红衣女子此刻正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梦环州感慨到:“哎,真是一个可怜之人”。

  “公子若是同情她大可下去与她喜结连理,我自当送上祝福给二位”青鸾说到。

  梦环州“哼”了一声说:“她要是等的人真是我,我倒愿意跟她在里面共度余生”。

  青鸾听得梦环州的话先是脸色一沉,而后逐渐舒展开来直至双眸闪过了一道光芒,她心情舒畅又略带娇羞地说到:“走吧,上去吧”。

   

   

  “两位施主竟有如此修为,小僧真是开了眼界”,三人辞别释空离开锁妖塔后奕藏说到。

  “小禅师过奖了,这锁妖塔果然神奇,我今天才是大开眼界了”梦环州回到。

  很快三人就回到了护国寺,刚好赶上正午,奕藏熟门熟路地将梦环州二人带到用膳房。梦环州见得那用膳房院子里面摆了好几个方桌和板凳,已陆陆续续有弟子落座了。他扫了一圈发现了巫小小三人,便跟青鸾别过后走向巫小小那一桌去了。

  “有美女相伴,你还舍得回来啊?”巫小小没好色地对梦环州说到。

  “快说,你们两到哪里鬼混去了,赶紧从实招来,若有半点假话我就告诉师尊去”巫小小一手拧在梦环州腰际说到。

  梦环州吃痛,可眼下人多又不敢怎样只能忍着疼痛道:“就去锁妖塔看了一下”。

  巫小小又说:“你两平白无故跑到锁妖塔去作甚”?

  “去找她的一位故人”梦环州回到。

  “哼,她师妹众多,为什么偏偏要找你一起去,我看你两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梦环州说:“真的只是去找人,你若是不信我可以找奕藏来给我作证,我还可以带你去锁妖塔找里面的人给证明”。

  “罢了罢了,姑且信你一次,但是下次你得先征求我的同意才行”小小说到。

  这时一大群人走了进来,众弟子一见都纷纷起身恭迎,原来是护国寺虚空住持及各大势力一行人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护国寺虚空住持和左右各一个“空”字辈的高僧,紧跟着的是北海冰宫之人。

  北海冰宫后面是三个昆仑老道,梦㞷州见得中间那老道银发银须手执一把拂尘,听身边说这就是昆仑派的掌门天卿道人。而梦㞷州的注意却被旁边一个道人吸引了,那道人头发半白腰间挂着一个葫芦。梦㞷州惊讶地看着那道人头顶的一缕赤发,在那黑白相间中尤为显眼,怎么可能?也许只是个巧合吧!他怎么都不会将那道人跟取走墨染蛇胆之人联系到一起。

  昆仑派后面就是与梦环州有过一面之缘的百花谷两位中年女子。梦环州发现这出来的顺序不就是上次夺旗大会排名先后吗!他见到辰瑾师尊和三大长老走在最后还是强颜欢笑地看向众人。

  那空虚住持和众人一阵客套后,各大势力带领人纷纷走向了自己的桌子。待众人都落座后虚空起身向大家行了个恭敬后道:“今日我护国寺终于盼来了各方贵宾……”

  梦环州一边听着虚空的客套话一边看向了与虚空同坐一桌的几个年轻弟子。见得一共有五名弟子,各个虎虎生威,想必这就是明天护国寺派出的弟子。突然一名弟子像是发现了自己将目光移了过来,梦环州与其四目相对,两人的眼睛都没有逃避之意一直盯着对方,梦环州在心里唏嘘,想不到这人的精神力如此之强。

  辰瑾似乎看出了什么,用两个手指在木桌上敲了两下,梦环州才会意地收回目光,继续听着那虚空说到:“这次的夺旗大会跟以往有所不同,此次将不再以个人实力作为门派实力的衡量了。在个人评比结束后会新增一个集体比试,而此次夺旗将以集体比试做最后评定的关键。此举也是我们和各大门派代表商量后一致同意的,目的在鼓励门派弟子亲密团结共同进退……”

  那虚空说了半天后终于说到:“粗茶淡饭招待不周,还望诸位不要嫌弃”。

  各门派用完膳后便是相互辞别离开了护国寺,辰瑾带着剑阁弟子原路返回向客栈走去。这一路上辰瑾都只顾行走若有所思的样子,很快几人便回到了客栈,辰瑾将所有人都叫到了一个房间,八人在房间呈圆形盘坐着。

  辰瑾拿出一书锦看了看说:“此次参加夺旗大会共二十四人,除了我们只有四人其他门派都是五人。明后两天是个人比试,大家量力而行,若是打不过就直接认输,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一定要将全部实力放到大后天的集体夺旗上,那才是此次夺旗大会的关键”。

  辰瑾看了看书锦后又说到:“上午我们已经通过抓阄的方式给你们寻得了明日上午的对手。倪音,明早你对阵昆仑的星月、秦宇浩你的对手是北海冰宫古寒风、小小你面对的是护国寺地藏、梦环州你的对手是百花谷花小朵。总之还是那句话量力而行,保存实力……”

  第二天凌晨辰瑾就带着一行人向那护国寺走去,远远地梦环州就见得护国寺跟昨天完全不一样了。只见此时的护国寺内外已围满了人,一片嘈杂之声,还有人络绎不绝地赶来,显然这都是一些赶过来看热闹的。辰瑾几人混在人群中很是起眼,因为今天剑阁之人包括辰瑾在内都穿上了剑阁的服装,众人纷纷让出了些许道路供辰瑾几人通过。

  梦环州跟在后面很快便来到了比试场,只见那是一个方圆十丈左右的平地。平地像是在地下掏出的,四周都是石台阶像一个漏斗一样斜着向上到地面。一眼看去那底部中间有一个颇大的圆形空地,看样子就是今天用来比试所用的。

  梦环州还发现那下面的圆形空地周围分别有五个石台,他扫了一圈见每个石台后面都刻着不同的图案。刻有一串佛珠的代表着护国寺、刻有一块冰的代表着北海冰宫、昆仑石台刻着一个葫芦、百花谷则刻着一朵花、再看看剑阁显然刻着一把剑。这就是夺旗大会的最终参考地方,到最后哪个石台上所插的旗子最多则为第一名。

  很快梦环州四人就跟随其他门派有参加比试的弟子一起往台阶下走去,约莫下了十几步台阶后,一行人停在一个六尺左右的宽阔台阶处。梦环州向对面看去,见到有排一长桌,共七人坐在长桌后面。

  他一眼就看见了第一个就是剑阁的辰瑾,辰瑾旁边则是昆仑派的掌门天卿道人,第三个是护国寺的虚空住持,最中间坐着一年轻女子,再过去坐着一老道。梦环州见那老道的衣着并非五大门派之一,他没想那么多继续看下去则是北海冰宫的人和最边上百花谷中年女子。

  “我说那是女儿身吧”!青鸾不知何时走到梦环州身边道。

  梦环州随着青鸾的目光看去,那最中间年轻女子真的神似昨天在锁妖塔外遇到的“少年”。再看女子身后站立着两个中年男子正是昨天那“少年”身后跟着的两位,其中一位拿着昨日那“少年”手里拿的宝刀。梦环州算是相信了青鸾的话,心想这女子能坐在最中间定是身份非凡,这时候人群不知谁说了一句:“那就是龙腾国的云琦公主”。

  “那位公主旁边坐的何人”?

  “应该是天师府前来观摩的一位天师”。

  “梦环州”青鸾叫到。

  “怎么”?

  “希望你跟我师妹比试的时候下手能轻点”。

  梦环州笑着回到:“不知今天与我比试的是哪位师妹”?

  青鸾听完后看向了花小朵,梦环州也随着看了过去,只见那女子见梦环州看向自己后竟脸色微红地低下了头。

  青鸾又对巫小小说到:“美人,可惜首轮我两没有遇上,不过没关系,我希望你不要被淘汰掉,我期待在后面能遇到你”。

  巫小小也是强硬地回到:“你也是,到时候我出手可不会轻哦”。

  青鸾笑出声了,回到了百花谷弟子所在位置。

  此时的比试场四周围满了人,梦环州抬头扫了一圈,发现都是一些看热闹之人站在最上面的九个台阶上。他还发现三大长老和五大势力的其余人都分散站在了比试场四周像是保护着身后的围观者一样。

  很快那钟楼方向就传来了钟声,这钟声一次次回荡在众人耳边,仿佛在告诉众人夺旗大会即将开始。此时,嘈杂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梦环州见得护国寺相空大师带着四位年龄颇大的高僧飞到这边。那相空脚下踩的乃是一根粗实黑色玄铁棍,另外四位高僧所驾驭的武器各不相同,有钵盂、佛珠等。

  五人停在了梦环州这群人前面,那相空对着大家说到:“欢迎不远千里而来的精英们,你们都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此次夺旗大会就是一个证明你们努力修炼成果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是你们认识了五大门派其他弟子,我们五大门派就如同五根手指一样,历来都是紧紧的捏成一个拳头,同进退,共患难。希望各位在这几天的切磋中,秉承点到为止的原则,切记不可妄下杀招伤了门派之间的和气……”

  等相空大师讲完后,相空左边的一位高僧向前一步说到:“今明两天是个人对决,此次五大门派参加夺旗大会的共有二十四名弟子,今天将有十二场比试,获胜的十二人再抓阄决定明天各自的对手。个人比试将奖励九旗,第一得五旗,第二得三旗,第三得一旗。个人比试判定有三,其一是本人主动认输、其二是落到比试台下即为输、其三是完全丧失比试能力即为输,如受伤或是被对手控制许久无法脱离者……”

  高僧又讲了些许大会的规则,等那高僧讲完后相空又开口道:“我还要再啰嗦几句,大家在比试中若是不敌对手千万不可逞强,紧要关头可快速离开比试台结束比试”。相空说完顿了顿对着众弟子道:“各门派弟子请到各自的石台等候比试”。剑阁四名弟子来到了刻着一把剑的石台上站立着,梦环州扫了一圈剑阁左边是护国寺弟子,对面则是依次北海冰宫和昆仑派弟子。右手是百花谷弟子,五大门派将这巨大的比试台围绕着。

  梦环州四人昨天就被辰瑾一再嘱咐,个人比试一定要保存实力,绝不能受伤而影响集体比试,毕竟就算在个人比试中得了第一也才得五旗而已。而那集体比试共有三十八旗出现,那才是本次夺旗大会的关键所在。

  相空说完后便是御器飞到了下面比试台中间,四大高僧也相继飞到比试台四周,那相空大师大声道:“第一场比试由昆仑弟子星镜对北海冰宫弟子古栖云”。

  相空话语刚完梦环州便看见身边两人离开人群沿着石梯向那比试台飞奔而去,两人上台后立于相空大师的左右,那相空低声说了两句后就离开比试台而去。两人先是拱手礼拜了一下,星镜先拿出了一个八卦镜托于右手手心。只见那八卦镜竟然凌空在星镜手心转动了起来,左手对古栖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古栖云解下了腰间的带子,将后背的一长物握在手中。只见他右手一挥便是将那长物包裹着的布挥去,露出了一柄比自己还高的长枪。此枪名曰“玉影”,是一把通体碧绿的长枪,枪头乃是一上古异兽的兽头张开血盆大口,枪头有一段鳞片纹往枪身延伸下来约一尺左右。古栖云先是两手挥舞了几下长枪而后便双手执枪向那星镜攻了过去。

  梦环州居高临下仔细盯着比试台上的两人,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昆仑和北海冰宫的功法。虽说自己以前在那苦崖洞也曾了解过这两个门派的部分功法和破解之法,可那毕竟只是局限于文字和刻画的抽象图案里,尤其是对北海冰宫功法所记录的少之又少。今天终于可以亲眼所见其他门派的功法了,梦环州哪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早就用心观摩起来了。

  古栖云速度极快举枪过程中那一枪就已经快要刺到了星镜面门之处,星镜看了也不闪躲只是随意将托着八卦镜的手掌往前一翻,顿时那八卦镜发出暗黄的光。原来是八卦镜生出了一个大的暗黄色光镜,那暗黄光镜也是八角形,除了外形大很多外跟他手里的八卦镜一模一样。古栖云一枪刺到那光镜上发出 “叮”地一声,看那玉影刺在暗黄光镜上竟是再也无法进得半分。

  星镜与古栖云相持了好久,可见两人功力相仿。看来决定两人胜负的关键就在于各自的功法,身法和使用的炼器了,当然还得看各自的应变能力。见一直久攻不下古栖云用玉影枪在那光镜上借力便瞬间跃到了星镜上方,上去后借着俯冲的瞬间举枪就往下刺去,那星镜不慌不忙的将右手举过头顶,托着八卦镜又是挡住了古栖云的全力一击。

  古栖云见这一击又被防住了,便暗中发功于枪身,只见碧绿的玉影枪开始寒气萦绕。星镜也不是泛泛之辈这一变化怎会逃得过他的感知,他右手一旋直接将上面的古栖云转了一圈,等古栖云一圈下来发现下面的星镜竟然移开了位置。古栖云失去了借力点还是以刚刚倒立刺枪的姿势瞬间下坠,星镜趁机转守为攻向那下坠的古栖云全力一击。

  古栖云暗道:“不妙”,所幸他反应敏捷将那玉影枪尖在比试台上一垫,又是借力弹到了半空。星镜怎会放弃这么好的进攻时机,直接两手举起八卦镜很快便是生出了一个个暗黄光镜向那半空的古栖云飞去。正身处半空的古栖云见到飞来的一道道光镜不敢大意举起玉影枪逐个抵挡着。

  星镜完全不给对方留有一丝喘息的瞬间,不断地生出光镜向那古栖云攻去。他连古栖云下落的速度都算好了,一道道光镜向正在下落的古栖云攻去。古栖云一柄长枪挥舞的行云流水般,完美地挡下了星镜攻来的每一道光镜。

  只是古栖云没有注意到从他用枪头在台上借力后他每挡下一道光镜身躯就向后移去了些许,等古栖云再次落地后他竟然踩到了比试场的边缘上。古栖云脚后跟都踩空了,只有前脚掌踩在比试台上,摇摇晃晃地差点就掉了下去。不过还好被他给稳住了身子,还是站稳了。

  可自己才刚刚站稳一个巨大的暗黄光镜就已经到了自己面前,出于本能古栖云持枪就挡。这一档似乎并没有多大用处,可能是古栖云脚后跟没能发力,只有垫起前脚掌哪里承受得了这一击。而星镜这一击像是致命一击一样,一个巨大的光镜飞快地出现在古栖云面前,惊魂未定的古栖云仓促防守直接被光镜推到了台下。

  古栖云虽是挡下了这一击,可还是被强劲的力道给拍在了地上,将地面扑得烟尘四起。在古栖云慢慢爬起之际那相空已经飞到了比试场上大声说:“第一场昆仑弟子星镜胜出”。

  梦环州惊呆了,在心里不得不佩服这星镜,从始至终星镜就用了一招,就是那暗黄的光镜,此人到底还有多少保留就不得而知了。至于那古栖云也是修为了得,只可惜一时大意惜败给了星镜。自己一直呆在剑阁不出,果然正如辰逸所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梦环州在心里也对这大陆充满了好奇,他突然想起了青鸾曾对自己说过一句话:“要不咱们一起去大陆上看看吧,我好想去看看……”

  “第二场比试由剑阁弟子巫小小对护国寺弟子地藏”此时一个声音将陷入回忆的梦环州惊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