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无名石剑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3610,524

  青鸾费了好大劲才让梦环州渐渐安定下来,两人重新回到木箱上对望着。青鸾说到:“小梦,你刚刚的样子好可怕”。

  梦环州尴尬到:“对不起青鸾,我刚刚控制不了内心的诸多杂念和烦躁”。

  “修仙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心浮气躁了,这将是你以后修仙路上最大的障碍。若你不能调和自己,日后的弊端只会随着你修为的提升而愈发明显,轻者将走火入魔误入魔道,重者则会丢掉性命”。

  梦环州觉得刚刚真是不该,自打到剑阁后辰逸在这方面对自己的告诫和教导比什么都多。是啊!对于一个修仙者来说,心境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若是心境欠缺,其能力越强,对世间带来的威胁就越大,就像那些魔教之人一样。

  再看辰逸前辈,虽是经历了一些凄惨变故,可他心境仁和依然能摆正自己的位置。虽说心里永远有解不开的心结,在修炼道路上也是故步自封,但至少他没有剑走偏锋误入魔道。

  “小梦,你以后的修仙之路上还会遇到更多未知因素,希望你都能坚持秉性,以一颗平和的心去面对”。

  “谢谢你,青鸾”!

  “我那天给你的清心录呢?你有没有看”?

  梦环州自那天收下清心录后就直接将其扔进了彝环中,他早就在剑阁看过了,自然对其毫无兴趣。

  “在呢”,他回到。

  “如初生之纯,之灵动,之無我,……”,梦环州一字一字地念着,此时已快正午,他跟青鸾在箱子上研究起着《清心录》,就是前天青鸾给梦环州的那本。

  眨眼这一天又过去了,这一天两人除了吃喝外,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那本《清心录》。梦环州发现这《清心录》虽只有短短的数百字,可这里面笔墨牵强寓意隐晦很难理解。还有些字都是他不认识的,更别说明其意了。两人研究了一整天,梦环州也就懂了一点皮毛。

  又一个是漫长而寂静的黑夜,漆黑的海面上,只有海水的声音,夹杂着一对男女的话语。

  “如果我们能够活着回去,你还会离开剑阁出来吗”?

  “当然会啊,剑阁就那么点,我都呆腻了,我觉得外面挺好玩的”。

  “要不咱两一起去大陆看看吧?我好想去走走”,青鸾说到。

  梦环州听青鸾这么一说倒是想起了辰逸曾经告诉过自己,这大陆大到超乎凡人的想象,普通人连龙腾国有多大都无法感知,出了龙腾国更是地广物貌的世界。

  传闻南海岛屿众多,深海之下更是有海族居住,他们的水晶宫又大又美。南海之外便是那极恶之海,海上飘浮着许多悬空岛。东边的海域也是无数小岛矗立在海面,小岛上更是有人居住。他们有体型矮小、有的本领强大如世外仙人、有的寿命悠长、有的背生双翼能翱翔于天际。

  极北之地是一望无垠的冰雪,那里有北海冰宫。西域十六国之外就是那十万大山,里面不知有多少妖兽,就连修仙之人都不敢贸然进去。

  除了这些外还有一些地方只存在于传说中,如:九幽之地、修罗界、冥界等,当然还有令所有修仙者都向往的仙界。

  在听辰逸说的过程中,梦环州心里蠢蠢欲动,真想到这些地方去见识一下。当场就被辰逸泼冷水道:“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越是山险水恶,越是有强者存在。他们可能是远离世俗的修仙高人,也可能是千年万年的妖兽,以你现在的修为还远远无法自保”。

  梦环州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连个普普通通的海水都征服不了,又如何去得那些地方。

  “这两天我好开心,遇见你真好”,青鸾说到。

  聊着聊着梦环州发现青鸾居然已经睡着了,他看着残月下的美人,洁白无瑕的面容被海水浸泡的看不到一点妆容。头发也是全湿地搭在肩上,两只大眼睛紧闭着,长长的睫毛时不时跟着眼皮眨动着,两手相贴放在木箱上用大臂勾着木箱,头部枕在手臂上。梦环州越看越觉得青鸾楚楚动人,他心生怜悯将自己跟青鸾腰间的红菱紧紧地抓在手里。梦环州不敢睡着,也睡不着,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青鸾。

  第三天清晨,梦环州被阳光刺醒,睁开眼如昨天一样看见青鸾正瞪着个大眼睛看着自己,梦环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

  “又是美好的一天,小梦”。

  “哪里美好”?

  “天气美好啊,你看今天太阳真大”。

  “快看!看那边”!梦环州指着远处的海面上大声道。

  青鸾随着梦环州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大群白色的鸟儿向他们飞了过来。那群鸟密密麻麻的少说也有数千只,嘈杂的鸟鸣先传入了他们耳朵。

  梦环州看得惊呆了,这比那天在小岛上的鸟群多太多了,而且这群白色的鸟体型也不比金翅大鹏小。梦环州心里暗暗叫苦,此时在这水面漂着,只能等着鸟群前来觅食。

  离得越来越近了,梦环州发现这这群白色大鸟体型跟鹤差不多,长长的脖子,尖尖的嘴,只是比鹤要大了许多,头顶生有红冠。

  等死的二人惊奇地发现,这群鸟经过他们头顶,并没有捕食他们,而是径直从头顶飞过。

  “小梦,咱们得救了”,青鸾惊喜到。

  “小梦,你相信我吗”?

  “相信啊”!

  梦环州说完,青鸾便是解开了自己和梦环州腰间的红菱:“你到我这来先托住我的双脚,等下我两一起发力,我要借着木箱上去”。

  梦环州来到青鸾面前,她晃晃悠悠地扶着木箱踩在梦环州手上,两人默契地同时发力,梦环州使劲将青鸾往上面推,青鸾也用力将梦环州往水里踩。只是一瞬间,梦环州就被手上的巨大力道给踩到了水里,他一边下沉,一边从水底看着青鸾在木箱上一弹,便是一跃而起到了半空,向上抛出红菱,直到模糊得什么都看不见。

  待梦环州浮出水面,哪还看得到青鸾的影子,只有一个被打翻的木箱在海面摇曳。连刚刚那群白色的鸟都向远处飞去了,直到什么都看不见,又是一片寂静的海面。

  难道青鸾姑娘骗了我,只是想利用我逃生?无所谓了,如果不帮她逃生,自己也是要困在这,结局都一样,不过梦环州在心里怎么都不肯相信青鸾是这样的人。

  好在彝环里面还有很多食物,木箱还在,虽然翻在海面上。梦环州朝木箱游了过去,只是现在少了青鸾在身边叽叽喳喳,一个人估计久了会闷死的。

  梦环州边游边思考着,突然一阵熟悉的鸟叫让他心头一动。他转身看向远方,只见刚刚那白色鸟群在消失的方向竟然又出现了。梦环州远远望去数量也怕是有数千只,就是刚刚那群。

  鸟群越来越近,梦环州发现那群鸟儿的前面那只白色巨鸟上面竟然骑着一个人,正是刚刚离去的青鸾。只见她两手抓着白鸟的脖子,一脸笑意地看着下面的梦环州。

  青鸾骑的白色头鸟带着群鸟越飞越低,一直到了梦环州所在的上空,数千只鸟儿在他头上盘旋,叽叽喳喳的鸟鸣吵着梦环州。

  梦环州惊喜地看着青鸾,青鸾那只头鸟突然俯冲下来,将梦环州抓了起来,飞向天空。飞到半空那头鸟又将梦环州扔了出去,梦环州感觉瞬间失重往下坠去,直到掉在一个柔软处。他本能地乱抓,发现此刻自己也到了头鸟背上,再看身旁一脸笑意的青鸾正看着自己。梦环州故作镇定扔掉手中抓下的羽毛,坐到了青鸾的身后。

  “是不是以为我不会回来了”?

  梦环州尴尬一笑,刚刚确实多想了,他不敢看青鸾道:“嘿嘿,没有”。

  “才怪”!青鸾道。

  “好神奇啊!你是怎么做到的”?梦环州问到青鸾。

  “哦,咱遇到好鸟了”。

  “好鸟”?

  “对呀,人有善恶之分恶,鸟也有好的啊”。

  梦环州简直不敢相信又问到:“那你是怎么说服它们听你的”?

  “这个啊,和它们建立心灵感应啊,不信你试试”。

  梦环州半信半疑地用神识感知了过去,却怎样都无法跟这些鸟儿建立联系,连续试了好几只,却没有一只鸟自己。

  “这个需要天赋的,嘿嘿”!青鸾转过头对着梦环州坏笑。

  蓝天白云间,无边海面上,一群洁白的鸟群飞向远方。也许是劫后余生的喜悦,也许是对青鸾的感激,梦环州将双手从青鸾腰际环了过去,竟将她揽入怀中。

  美人入怀,香气扑鼻,身边一群洁白的鸟儿同行,湛蓝的海面曾记忆着这一幕美丽的景象。

  知书长老和百花谷两女子在小岛附近寻找了足足三日还是没有找到梦环州二人。由于梦环州拥有彝环,想省事减轻负重的知书长老将全部食物和物资全部放到了他的彝环里面,现在算下来知书长老已好几天不吃不喝了。这期间百花谷两名女子曾拿出食物多次引诱,都被一身正气的知书长老婉拒了。

  这天傍晚,三人又回到了小岛上,一看回来的人数和彼此表情,三人自然是明了还是没有找到。

  三人一到山洞,知书长老便是体虚得先躺下了。

  “喂,老头你还行不行啊”?

  “还在坚持啊,要实在饿了就恭恭敬敬地叫我们两声仙姑”,两名女子边说边拿出携带的食物摆在面前。

  知书长老哼了一声,坐了起来,盘坐于地面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我们剑阁都是顶天立地之人,岂会为了腹中之食而委曲求全”,知书长老又说到。

  “那你就继续顶天立地吧,我们可要开吃了”。

  两名女子故意吃得吧唧吧唧的,一边吃还一边大声讨论起来味道来。

  知书长老专心地闭目养神,却被这食物的香味传来,这香味一入鼻,加上两名女子故意勾引。知书咽了咽口水道:“你们声音能不能小点,影响到我修炼了”。

  “哟,剑阁的高手就这么点定力?不好意思啊,我们已经很小声了,奈何山洞就这么小”。

  “那就出去吃”。

  “剑阁之人都是这么飞扬跋扈的吗?这山洞好像不属于剑阁吧”?

  “这山洞是我先发现的”,知书长老又道。

  “先发现就是你的啊?这小岛还是我们先发现的呢”!

  知书长老讲不过两名女子,干脆走出了山洞,想到岛上四处转转,看看岛上的风景,顺便再看看有没有野果之类的东西。

  刚刚走出山洞,知书眼睛就瞪着远方的海面上,一大群大鸟向岛上飞来。这群大鸟数目众多,比起几天前更是多了不少。此时的知书饿得没剩多少体力了,不想招祸上身的他已是心生退意,赶紧掩盖了自己的神识,一头又钻回了山洞。

  “怎么了老头,回心转意了”?

  见知书不讲话另外一名女子扔了一个饼过来道:“罢了,剑阁与我们百花谷好歹也算同盟,当互相帮扶,如今同盟有难,我百花谷怎会坐视不理”。

  知书长老哼了一下,将飞过来的饼随手拍了回去。

  此时那群白色的大鸟已经飞到了岛上,“叽叽喳喳”的鸟叫声,犹如万鸟齐鸣般在小岛上响起,随即在狭小的山洞回荡。

  两名百花谷女子瞬时停下了咀嚼动作,她们也不想找麻烦,也一动不动地压制了自己的神识,心照不宣地盯着知书,知书也是死死地盯着二人。

  三人在山洞相互瞪了好一会儿,此时的鸟鸣早已消失,百花谷两名女子先外放神识朝山洞外感知了出去。

  “青儿”?一名女子嘀咕了一下,随即起身朝山洞外走去,另外一名女子也是紧随其后。

  知书闻言也是一惊,想了想还是慢慢跟了出去。

  梦环州跟青鸾二人又回到了几天前那小岛上,看着安静的小岛,梦环州本想大声喊知书长老的。可一看到地面打斗痕迹,和躺着一些天狼蛛和金翅大鹏,又让梦环州想起那天在这里惊险的一幕。

  梦环州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出声,看向身边的青鸾,只见青鸾将两个手指放到嘴里,学起了鸟叫。

  青鸾没叫几声,便是有两道人影飞了过来,正是那两名百花谷的黑衣女子,梦环州有点失望没有看见知书长老。两名女子一落地就拉起青鸾问东问西,不多时梦环州也看见知书长老飞了过来,劫后余生的他如同看到亲人般激动。

  知书长老一落地就一脸严肃地对梦环州吼到:“跟我走”,说完便是带着梦环州御剑而起,向那小山顶飞去。

  梦环州心想这下肯定少不了要被知书长老数落一番了,来到山顶一块巨石上面,知书席地而坐后示意梦环州坐在对面,梦环州只得一脸顺从地坐到知书长老面前听候发落。

  梦环州哪想到自己刚刚坐下,知书就迫不及待地说:“快,快,快,把吃的都拿出来”。

  梦环州听从地从彝环取出袋子准备解绳子,却被知书一把抓了过去连绳子都懒得解,直接一指将布袋划破,从里面取出食物狼吞虎咽起来。梦环州见知书吃得又快又大口,没多久就叫梦环州拿水,梦环州闻言连忙取出水袋递了过去。

  “哟!这不是那特有骨气的老头吗”?

  梦环州看去正是两名黑衣女子带着青鸾也来到了山顶,他站了起来叫到:“两位前辈”。

  “叫仙姑”。

  梦环州又叫了声:“两位仙姑”。

  另外一名黑衣女子对梦环州道:“你们长老还真是位顶天立地的汉子,宁愿饿死都不肯吃我们的东西”。女子说完撇了一眼知书长老,见得知书长老两个脸颊鼓鼓的。剑阁老道虽是故意紧闭嘴唇,可还是掩藏不住满嘴塞满了食物口不得语。黑衣女子又道:“刚刚不是还挺有骨气的吗?我还以为你能撑多久呢”!

  知书长老本想理论的,只是此刻满嘴食物张嘴说话自然要露馅了,加上眼前有两个小辈拉不下脸面,只得转过身去闭嘴开始悄悄咀嚼起来。

  “老头,此去那石岛路途遥远,凶险万分,不如我们结伴而行,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知书长老刚刚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还没来得及打个嗝,就回到:“道不同不相为谋”。

  梦环州急忙回到:“是啊,长老,人多好办事,这次我能活着回来多亏了青鸾姑娘”。

  知书长老看了一眼梦环州没有回答,只是一脸木讷地看着百花谷两位女子。

  一名女子道:“我们明早卯时出发,若二位有意一起出行的话明早卯时一起出发”。

  另外一名黑衣女子随着道:“我们先回山洞休息了,山洞狭小,男女有别,就不欢迎二位了”,说完二人就带着青鸾往先前那山洞飞去。

  青鸾回头看着梦环州,梦环州也跟她点头道别,看着三人消失在自己视线。

  待三人走远后,越想越气的知书长老对着刚刚三人站的地方道:“什么人嘛,又占我山洞”。

  知书长老说完便是就地而躺,对着梦环州说:“把被子拿出来,咱两今晚就在这大石头上对付一晚”。

  梦环州将被子递了过去,知书长老接过被子后在石板上一铺,随后躺了上去,将被子对折拉一半起来,垫一半,盖一半地躺着睡觉了。

  梦环州也不敢打扰,也是躺下准备入睡。

  熟睡的梦环州模模糊糊地感觉有东西拉自己胳膊,经过这几天的惊险,他感觉像是一只巨大的鸟用爪子在抓自己一样,惊得一下子弹了起来,一看原来是知书长老又拽着自己的胳膊叫自己起床。

  梦环州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天色还是一片漆黑,估摸着时辰应该在寅时,便问:“长老,不是说卯时出发吗”?

  “你傻啊,我们先出发到那石岛上,就有先取石剑的机会,那青鸾姑娘天赋异禀,修为比你还高,万一被这妮子侥幸得到了,我们岂不是白跑一趟。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那石剑若被百花谷获得,对我们剑阁又是一大威胁,说不定将来就是斩向我们的剑”。知书小声地对梦环州说到。

  梦环州极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收拾完后便随知书长老御剑而起。

  “老头,真巧啊”!

  梦环州听得声音看了过去,正是百花谷两名女子带着青鸾飞到了他们附近。

  “难怪不愿跟我们同行,原来是要先行开溜啊”!

  知书长老心里尴尬极了,他板着个脸一本正经地说到:“咱们各行其是,告辞”!说完就带着梦环州向远处飞去。

  知书载着梦环州全力飞行了约一个时辰,此时知书已显疲劳之态,速度也是渐渐慢了下来。这时那百花谷三人从后面追了上来,在知书一边道:“怎么了老头,飞不动了?我们赶时间就不陪你们了,告辞”!说完便是将身前的青鸾交给另外一名黑衣女子载着,朝远处飞去。

  夕阳西下,梦环州二人终于快到目的地,一座全是石头的小岛出现在他们眼前。梦环州觉得这石岛跟藏剑山差不多,全是石头。一座高大的石山矗立在岛中间,山下全是被大小、形状不一的石头堆积起来的。

  整个石山山顶部分犹如被神器切掉了山头,形成了一个宽阔且平坦之地。知书一鼓作气带着梦环州飞到了山顶平地处落下,一落地梦环州就看见青鸾向自己跑了过来。

  “你们终于来了”,青鸾说到。

  梦环州走了过去跟青鸾点了点头,随后便好奇地打量起这宽阔的平台来。他发现平台中央凸起一圆形小石台,石台上面斜插着一把石剑。

  知书见到石剑还在石台上心里松了口气,猜想这青鸾定是也拔不出这石剑,想起上午三人超过自己的情形便挖苦到:“我以为你们不要命地在前面飞是早已取得石剑,没想到三位还在等我们,不用客气,让你们先取”。

  梦环州走到石台前,近距离观摩着石剑。还果真是一把石剑,整把剑就是一整块石条,露出石台约莫两尺左右。梦环州觉得这剑奇丑无比,就连剑阁还未成型的剑都比这石剑好看太多。这石剑宽厚笨重,剑身凹凸不平,两边也是无锋无刃,就连剑柄都只能勉强像是一个剑柄。这哪是什么石剑,就是一长得像剑的石条。

  “小公子,快去拔剑吧,我们也想看看你们剑阁取得这石剑呢”,百花谷一女子道。

  梦环州看向青鸾,青鸾也是笑着示意他去。梦环州将手伸向了那剑柄,一旁的知书长老突然说道:“切记不能使用一丝真气”。

  梦环州在剑阁还没出发辰逸就一再提醒自己取这石剑万不可使用一丝真气,否则定会被石剑吸完所有功力。历来也有不少修仙者在不使用真气拔剑未果后,不信邪地妄想用真气强行拔剑,最后无不是被石剑吸走了功力。被吸走功力的修仙者若是结伴而行的还能回去做个普通人。若是只身一人去岛上被吸走了功力,便是无法离开石岛了,只能在石岛等死。

  这一路知书也是提醒了自己好几次,梦环州单手握着剑柄,使出全力将石剑往外拔,可任凭他怎样使尽这石剑好像跟下面石台生在一起般纹丝不动。梦环州干脆双脚踩在石台上两手握着石剑往上拔,可那石剑依然纹丝不动。

  梦环州无奈地看着知书长老,长老示意梦环州过去说到:“这石剑千百年来不知多少高手慕名而来,无不是空手而归,也许这石剑非凡间之物,不是我们所能驾驭得了的”。

  眼下天色渐晚,几人又奔波了一整天,自是要在这石岛上面住一宿。知书吩咐梦环州在山顶等他,随后御剑而起在石山周围盘旋起来,想要寻得一处山洞用以晚上睡觉。

  待一切安顿好后,梦环州无心睡眠,感觉山洞闷得慌,便走了出去。他一路狂奔,此行历经苦难,差点连性命都交代了,眼下却是连石剑也是无法得到。好在自己当初对这石剑所抱的期望也不大,只是明天回剑阁后又该如何是好?难道要去广燚峰后山石室冒险一试?

  “石台有玄机”,突然梦环州感觉到了一个声音传来,他惊喜地发现竟然是这么多天都没有联系的小白龙。

  梦环州问小白龙:“有什么玄机”?

  可又感应不到小白龙了,梦环州觉得纳闷了,这小白龙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又消失了?突然他感觉到有人正在从自己后方过来。

  “小梦,你在这干嘛”?

  梦环州一看是青鸾,便回到:“山洞太闷了,出来透透气”。

  青鸾走到梦环州身边道: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若是有缘自会再见的”,梦环州说到。

  “此次夺旗大会你要去吗”?青鸾问到。

  剑阁这次派去参加夺旗大会的弟子早就定好了,根本轮不到自己,梦环州只得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参加,应该不去吧”。

  “那你去看我好吗”?青鸾急忙问到。

  梦环州知道剑阁每次参加夺旗大会弟子都不会超过四人,这五大势力除了护国寺本土作战外,其余都是在千里之外,路途遥远且艰辛。为保证弟子能有最好的状态来应战,历来剑阁都会派出能御剑飞行的人带弟子去帝都。

  这剑阁目前能御剑飞行的除了五位师尊外就只有三位长老了,此次定是三位长老另加一位师尊同行。如果梦环州要跟去的话,又要多派出一位师尊前去载他,如此剑阁就会多一分危险。

  “好了,不为难你了,你要是能去是最好不过了,若是去不成我也不会怪你的”,青鸾说到。

  “还有啊,我给你的《清心录》不能弄丢了,回去了记得要去研究啊”!青鸾又对梦环州说到。

  梦环州冲青鸾点了点头后想起刚刚小白龙的话便对青鸾说到:“我还想再去山顶看看那石剑”。

  青鸾干脆地回到:“走啊,一起”!

  说完两人便是使出身轻如燕身法在乱石上跳来跳去,在昏暗的夜色中向那山顶奔去。

  来到石山顶部平台,梦环州跟青鸾就发现石台上面居然有一个人,那人正背对着他们在中间小石台处,双手握着石剑。两人都屏住呼吸地移动了过去,待走的近了梦环州发现那人是一个头发微白的老者,不是知书长老还是谁。

  知书长老也发现了梦环州二人,随即停下了拔剑的动作,尴尬地走向梦环州两人所站之处道:“是挺难拔的啊”!

  梦环州二人在心里偷笑,知书又问到:“你们二人不睡觉跑到这山顶来做什么啊”?

  “前辈来做什么我们就是来做什么咯”,青鸾回到。

  梦环州走到小石台处,围绕着小石台转起圈来,仔细感应着石台,许久都未发现这石台有什么异样。可小白龙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说出那句话的,遂走到知书长老处问:“长老,这石台是不是有阵法”?

  知书也是围绕着石台转了两圈道:“没有”。

  梦环州突然想到什么后又问:“可不可以将这石台毁去,那这石剑不是就手到擒来了”?

  “你试试”,知书说到。

  梦环州取出一把铁剑身后太极图案旋转,以全部功力使出了“巨剑斩”,只见一把巨大的铁剑向那石台斩去。这一斩下去他就觉得自己这力道大了些,若是连石剑也一起毁掉了岂不是功亏一篑?可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巨剑斩在石台上没有发出一点撞击声。能量巨剑快碰到石台就被一股神秘力量吸了进去,这一剑就如同一粒细沙掉进了水里,连个波纹都没有激起。

  梦环州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知书在一边说到:“历来也不乏跟你想法一样的,都没有一个伤到石台半分,甚至有恼羞成怒者想毁掉石剑都是无功而返”。

  现在梦环州更是坚信小白龙的话,这石台绝对有古怪,只是连知书的修为都无法感知,千百年来还有比知书长老修为高的修仙前辈都无法识破这石台,自己这点修为和见识,此次定是无法取得石剑。

  翌日,一行人离开石岛向那青丘国南部飞去……

  回到剑阁后,梦环州跟辰逸讲了此行所发生的一切,真是白跑一趟,还差点小命不保,却一无所获。辰逸一直安慰梦环州,你并不是一无所获啊,你认识了新的人、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见到了新的事物。

  辞别辰逸后梦环州又回到了广燚峰,此去南海不到十日,剑阁除了几位师尊和三大长老外没人知道梦环州去了哪里。

  回到锻造房梦环州先是见到了千诺,两人寒暄几句后叶小轩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梦环州赶紧过去接下了叶小轩搬的材料,然后三人在里面忙了起来。

  许久都没有这么累了,抡了一天大锤的梦环州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在吃过晚饭后便是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了广场上。此时广场也有不少人闲逛,梦环州走到广场最中央,凛冽的寒风刺透着自己,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冷了?他记得自己去南海时还没有这么冷。

  “小梦”!一个声音将梦环州吸引了过去,回头一看居然是巫小小。

  “小小,你还没回内阁吗”?

  “嗯,可能今年都要在广燚峰陪你了”,小小点头回到。

  “你这几天跑哪去啦?连个人影都没有,去锻造房也没看见你”?巫小小问到。

  “哦,我……”,梦环州见身边除了巫小小外再无离得近的弟子,便如实地告诉了巫小小这次的行程。

  梦环州虽是猜得到巫小小四人来广燚峰做什么,还是问到:“马上就是夺旗大会了,你们来广燚峰干嘛,还要呆这么久”。

  巫小小想了想回到:“正是因为夺旗大会快到了,我们才来广燚峰进修啊”。

  两人后来干脆坐在了地面的石板上聊了起来,梦环州将此去南海点点滴滴都一一讲给了巫小小听,就像昨天讲给辰逸听一样。

  “那青鸾姑娘对你有意思吧”!巫小小笑着说到。

  “这怎么可能,我跟她才刚认识,只是利益上的互绑吧”?梦环州回到。

  “那她长得美吗”?巫小小又问到。

  梦环州心里嘀咕:“怎么女人都喜欢问这个问题”?

  “美”!梦环州还是回答到。

  巫小小也给梦环州讲了自己这几天去那内院的事情,两人聊了一个多时辰,“我们好久都没有说这么久的了”,梦环州说到。

  “是啊,我们现在很难走到一起了,可能以后我们也终将会离开剑阁的,到时候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听巫小小这么一说,梦环州更是伤感到:“若是离开剑阁你会去哪啊”?

  “不知道,天下之大总有我容身之地的”,巫小小说。

  “传闻在那东海深处,有一小岛常年隐于迷雾之中,岛上百花盛开,鸟语花香。岛上人和妖共存,从不发生争斗,一片祥和之地,如同净土一般”。巫小小一脸期待地说着。

  “哈哈!我听说那东海深处也有一岛屿,岛上的人体型矮小,本性奸诈凶残,附近海域都无人敢靠近”,梦环州道。

  “你啊,就不往好的方面想,我回去了”,巫小小见天色已晚便是起身往长老院走去。

  巫小小走后,梦环州四下一看这广场竟然空无一人,除了自己别无他人,此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他感觉到一股凉意,起身准备回宿舍。

  梦环州刚刚站起来就听小白龙说到:“也许这女子疏远你是有她的苦衷”。

  “小白龙”!梦环州惊喜到:“这么多天你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差点就留在海里了”。

  “有我在怎么会呢”。

  “那次就我跟青鸾两个在海面漂着,我怎么都感应不到你”?

  “那女子不简单啊,她身上有一股未知的力量,我不敢暴露”,小白龙说到。

  “什么力量”?梦环州问到。

  “说不清楚,既熟悉又可怕”。

  梦环州不再继续追问了,他想起小白龙刚刚说到那句话便问道:“小小又怎么了?她有什么苦衷”?

  “这个,这个嘛,说不清楚,你以后会知道的”,小白龙回到。

  梦环州懒得再跟他纠结这些琐事,如今石剑也没取到,难道真要冒险去内院吗?想来也有快十天没有去那内院了,梦环州趁着颜色快速地奔向那后山内院。

  一进内院就熟门熟路地进入到第二层,梦环州盘坐于地上吸纳着里面的火能量。一个时辰过去了他发现自己居然还能扛得住,难道自己这几天修为进步了?他估摸着时辰也该回去睡觉了,不然同宿舍的发现自己夜不归宿又是麻烦事。

  梦环州刚要起身却突然想到自己回剑阁后还未有回宿舍去,两位师兄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干脆不回去了看看现在能坚持多久,打定主意后他又继续吸纳起来。

  “起来了”!一个声音叫着梦环州。

  梦环州模模糊糊地睁开双眼,一看眼前并不是宿舍,而是在内院第二层里面。他问了问小白龙现在的时辰后惊呆了,原来自己竟然在这里睡了一夜。眼下内院弟子就快要进来了,梦环州不敢停留,赶紧走了出去,然后做贼心虚地跑了下去。

  准时来到锻造房,梦环州依旧抡起了大铁锤挥舞起来,他发现这铁锤挥舞起来比昨天又感觉轻了一些。心想这第二层的火能量果然充沛,内心一阵窃喜,随后便疯狂地抡起铁锤砸了起来。

  一天过去了,梦环州心里又犯难了,那内院是去还不去?这几次去内院都是有惊无险,若再这样频繁进入迟早有一天会被发现的。他清楚私闯内院也是要受猝火鞭或者苦崖洞思过的,一想到那苦崖洞他就一阵后怕。

  不管了,今晚再去练一晚,明天再想办法。梦环州又是来到了后山石门,打开了石门阵法走了进去,来到第二层后赶紧坐下闭眼修炼起来。

  才刚刚入定不久,他就感应到外面有人进来了,眼下往外面是跑不了,只能往里面一层跑。梦环州来到“巽”位,火急火燎地使出全部功力撞向那能量璧,这次他居然一下子就进来了。一进到第三层他就感觉火浪迎面扑来,不得不使出浑身修为抗衡着。

  梦环州吃力地抵抗着狂热的火浪,一边用神识感受着外面,发现那人到了第二层后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绕到了“巽”位看样子是要进入第三层。梦环州哪还坐得住,赶紧离开巽位往那通往最里面一层的“离”位跑去。

  他来到“离”位,却怎么都不敢往那能量璧进去,呼唤小白龙也是没有感应,只得坐立不安地呆在那里。果然那人进了第三层后依旧没有停下来,比梦环州预想的还要糟糕,那人又围着石壁饶了起来,看样子是要进入那最里面一层。

  梦环州是断然不敢进那最里面一层的,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也无法冲破眼前的能量璧。眼下迫在眉睫,只能屏住呼吸,一边抵御火浪,一边蹑手蹑脚地跟进来的那人围着石壁绕起了圈。待那人走到“离”位时梦环州已经从另一边回到了“巽位”。他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哪敢有半点停留,立马从“巽”位跑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