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御剑归来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8 17:1910,247

  就在文瑶和文婷去参加剑阁比试的前两天,那远在天边的北海冰宫平静的冰川之下有了一丝异样气息,一个千尺之深的冰洞之中突然有了一丝生命迹象。在那宽约数丈的千尺玄冰洞里一座冰雕开始慢慢融化了,渐渐地显现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形。

  突然那人形冰雕发出了咔嚓之声,细看那冰雕之上已是出现了丝丝裂纹。随着裂纹的逐渐变长、扩散,突然“轰”地一声巨响冰雕从中间爆裂开来,无数的冰块向四周冰川处飞去。

  待一切尘埃落定后黑暗中赫然站立着一个人影,那人身形挺拔双眼炯炯有神,那人衣裳破旧已是难以蔽体,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两年前本就陨落在此的梦环州。只见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活动了一下全身筋骨后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见自己还是在两年前的冰洞之中。

  他两手举起平伸在身前,看着两个光秃秃的手臂,两条龙魂在自己控制之下分别盘旋缠绕于他的两个手臂之上。那两条龙魂长约一尺左右,左手手臂颜色是白色的,右手则是蓝色的。

  梦环州两手用力向前一挥,两条龙魂顺着手臂盘旋而出离开手臂后幻化为两条一丈多长的龙魂,看着眼前的蓝色水龙魂想起了当初那一幕。

  当初梦环州叫水龙魂帮忙解脱了自己,水龙魂扑向梦环州后并没有将他杀死,而是进到其体内跟他融合起来了。梦环州知晓这水龙魂定是想与自己融合后来增加自己的修为,然后助他逃离这千尺玄冰洞。

  不过就连水龙魂都没想到的是它在千尺之深的冰川之下呆了上千年,加上四周的阵法将所有寒气都引了过来,那水龙魂本体已是淬炼了千年寒冰之力。在梦环州与之融合后他一时竟抵抗不住这千年寒冰之力,瞬间就被冻成了一个冰人。

  这两年梦环州的身躯完全不能有一丝动弹,就连呼吸都瞬间停了下来。好在那两条龙魂并没有受这千年寒冰之气的影响,一白一蓝两条龙魂一直游弋在其身体的各处。终于在两年后梦环州的躯体已是完全能够抗衡那寒冰之气后,两条龙魂才破开了他四周厚重的寒冰。

  他将两条龙魂收回闭上眼睛感应着什么,突然那远处的一把石剑向他飞了过来,梦环州一把将石剑抓在手中仔细地抚摸着它,就像是在抚摸着久别重逢的爱人一样。他先是呆滞了一会儿,然后将手里的石剑一横,现在就来试试我与水龙魂合体后修为到了哪个层次。

  梦环州祭出天机剑法身后的太极图案显现,他惊奇地发现自己身后的太极图案竟是有了很大变化。他感觉到那黑白两仪更加雄浑贴合了,变化最大的是那太极图案外围多了八个不同的符号。随着中间的圆形不断旋转着,梦环州心里惊到这不是人剑合一境界才有的八卦纹吗?

  他心里琢磨着自己在这里冰封多久了?几天?几个月?几年?还是几十年了。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他这下算是深有体会那广燚峰的火龙为什么会问他时日。

  梦环州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功力比起以前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形容,他正欲飞出几道剑气攻击远处的冰川,想试一下自己现在功法的威力达到了什么程度。突然传来了一声“咕噜”的声音,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肚子早就是空空的了。不行,得省点力气逃出去,现在必须赶紧学会御剑飞行。

  梦环州对御剑飞行的奥妙早是知晓,御剑飞行须修仙者一边驭剑的同时再以身轻如燕的身法稳于剑上。不仅要将驭剑和身法完美地配合,还要有足够的功力来维持同时消耗。

  他心里想着现在自己已是达到了驭剑阶段了,不管是功力还是对佩剑的驾驭都提升了一个很大的台阶。至于现在的修为是初期还是中期还有待逃出去后再核实,不过最少现在修炼御剑飞行是足够了。

  他用精神力驭使石剑凌空于自己身前,然后便以身轻如燕的身法往石剑上面跳了过去。只听得“砰”地一声梦环州摔倒了冰面上,原来是刚刚他以身轻如燕的身法跳上去后竟然没有再继续驭剑了,他将心思都用在了身法之上却不想石剑失去控制落了下去。

  再试一次,他又先驭使石剑在自己身前,然后又跳向了石剑,这次梦环州将精力全都放在了驭剑之上。等他踩在石剑之上他那一百多斤的重量一下子压了下去,梦环州瞬间察觉到他这次又忽略身法了,看着石剑下坠而去又赶紧发力驭使石剑上升,可他这一下发力过猛瞬间就将自己掀翻了。

  梦环州坐在地上叹着:“果然这御剑飞行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需要将自己的精神力、功力、炼器、以及身法完美地配合在一个微妙的平衡点才行”。梦环州不能放弃,现在除了御剑飞行他别无选择。就这样他又站了起来,将石剑驾驭在自己身前……

  功夫不负有心人,片刻之后梦环州总算掌握到了窍门。他踩在石剑之上颤颤巍巍地向上飞去,他速度极慢生怕又摔下了。飞到最上面的能量网,看着那网状的能量层,就是这一张网子将蓝龙关了一千多年。他用手触碰了一下能量网,那能量网并没有攻击他。

  能量网虽是没有攻击梦环州,但也是阻住了他上升的势头。此时的他根本无法用石剑来破这能量网,只得从彝环取出一柄铁剑,脚下继续驭使着石剑将自己往上方送去。梦环州见手中的铁剑已将那能量网顶得凹了上去,便发功全力向那能量罩撞了过去。

  梦环州看着手中铁剑被压得渐渐弯曲恐怕是难以支撑,那能量网也被其顶得继续向上凹去。突然他感觉铁剑失去了阻力,一下子向上面弹了出去。梦环州此时的身躯已是完全失去了控制,往上而去的巨大力道让他向能量网外面顶部空间飞去。他突然感觉到了危险,这力道上去自己头部撞在顶端的冰川之上那可能又是小命不保了。

  他赶紧弃了脚下石剑任由它落到了下面能量网上,再将铁剑横到头顶,两手托着铁剑驭使着它将自己向下逼去。等快要撞到顶部的冰川之时,他已是卸掉了大部分力道。他手执铁剑一剑顶在那顶部的冰川之上,铁剑被余势瞬间给断成了两截,然其身子也坠落而去,他赶紧将下方石剑驭回脚下托着自己稳稳地落到了下面。

  梦环州站在能量网之上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四周皆是一个个深不见底的洞口,一直延伸到不知什么地方而去。没时间逗留只能靠运气了,梦环州径直向着正前方的洞口走了过去。进得通道后他发现这四周也都是坚硬的寒冰,通道约莫五尺多宽,高差不多七尺左右。通道弯弯曲曲的,时而还在某处分出两个岔开的通道。

  梦环州只能凭感觉前行,终于在行进了两三里路程后见前方有一石门。他走了过去见那石门之上有着能量的封印,便试着催发功力推了一下。好在石门上面的能量并不是很强,还没用多少功力就将那石门推开了,他将石剑捏于右手小心翼翼地向里面走去。

  这里面也是一个巨大的冰室,顶部有一颗夜明珠微微点亮了冰室的大部分空间。梦环州走向里面,见这冰室乱七八糟地堆满了一些谷米、衣物等物品。梦环州大喜,走到最近的一个米袋子一剑将那袋子捅破,一下就抓了一把白米放进口中嚼了起来。虽然是坚硬的生米,但他现在早已是饿得饥不择食了,只听见他将那些白米咬得“嘎嘣嘎嘣”响。

  由于是生米梦环州不敢吃太多,怕到时候肚子会胀,在吃了三分饱后将两个米袋子装进了彝环。他又走向那堆满棉被衣物的地方,随便找了一些衣物和棉被丢进了彝环,将身上原本残破不堪的旧衣服换过后便不再停留向那门外走去。他想尽快离开这满是冰川的世界,只是这地下世界跟个迷宫一样让他摸不着头脑,究竟该如何才能走出去?

  梦环州刚一出来就感应到远处两人向自己走来了,他左右一看也没有其他洞口可以离开,只得又回到了那冰室里面。待梦环州进去后便感应到那两人像是发现了他,径直向他所在的冰室走了进来,他想到这才刚刚出来吃了一顿饱饭难道又要被发现吗?

  那北海冰宫两人推开石门而入,见得里面有一人扛着一大袋米向外面走来。梦环州见来人是一男一女,其年纪不大八成是北海冰宫的年轻弟子,他故作镇定地喊:“师兄师妹好”,说完便低下头向门外走去。

  他还没走两步就被那女子挡住了去路,女子看了他一眼后问到:“新来的”?

  梦环州连连点了点头。那女子说:“先把米放下,随我来”。

  梦环州只得依着她将肩上的米袋子放了下来跟着那女孩而去。看那女子年纪应该在十八左右,再看那名男子的相貌则显得年龄更小了。女子走到摆满米袋子的地方指着立着一个柱子说:“看到这个柱子没有”?梦环州点了点头。

  “以后下来搬米记得搬柱子左边的,柱子左边的是陈米,柱子右边是刚放的新米”。女子说完又道:“还有记得搬完后要将柱子往左边移一下,记住了没有”?

  梦环州连连点头道:“记住了”。

  “你是哪个堂事门下的”女子又问。

  梦环州一时回答不上来想了一下后说:“跟寒雪师姐一个地方”。

  “哦,原来是青龙堂”。

  “还有,以后见到我也要叫师姐,我是玄武堂的灵灵师姐”。

  “灵灵师姐认识我们寒雪师姐吗”?

  “哼,不熟,只不过跟我一个姓,比我早生了两年而已”。

  梦环州听得这名叫古灵灵的女孩话中一股酸味,也大概知晓了什么,他不敢在提古寒雪了只得问到:“这位师弟呢”?

  “他叫‘小路’,跟你一样新来的”,古灵灵又问梦环州:“你有几床棉被啊”?

  梦环州说到:“一床”。

  那女子本来肩膀就扛了一床棉被,听得梦环州一说后又去取了一床棉被扔给了他:“拿去,我们北海冰宫寒气太重,你们新来的一床怎么顶得住”,梦环州将那棉被接了过来扛在了左肩。

  “走吧,你两跟上别走丢了”古灵灵说完便先走了出去,梦环州跟了出去将先前那袋白米扛在了右肩走了出去。

  出得石门后那古灵灵将石门关上了,梦环州心里高兴到自己的运气不错,还能跟着她们出了这地下密道。突然古灵灵问:“等等,你是如何打开这石门的”?

  梦环州笑道:“灵灵师姐,我这人天生就生得猛力,虽然才修炼不久可要是使上全部力气的话还是勉强能推开石门”。他见那古灵灵半信半疑又说到:“别说师姐你不相信,就连上次带我来的师哥都惊呆了”。

  古灵灵走向梦环州后说:“既然你力气这么大那就能者多劳吧”,古灵灵说完便将小路扛在肩膀上的米袋子拎了过来,将梦环州左肩的被子扔给了过去说到:“你没意见吧”?

  “一切听从师姐安排”,梦环州将那地上的米袋子也是提了起来扛在了左肩,却不知古灵灵从身后一掌向自己击来。梦环州早已是感觉到了那击来的力道,便催发了微弱的功力于身抵抗着,直接被古灵灵一掌给击倒在地上。

  梦环州惊奇的问到:“师姐,你干嘛”?

  那古灵灵连忙过去将梦环州扶了起来说:“不好意思啊,师姐只是想试探一下的修为,看看你平日修炼有没有偷懒”。

  梦环州气冲冲得推开了古灵灵,走过去扛起白米说到:“不跟你们啰嗦了,师哥们还等着我做饭呢”。

  “是是是,咱们这就出去吧”,古灵灵说完便率先朝着那通道外面走了出去。

  就这样梦环州扛着两袋白米跟在后面,在那北海冰宫的地下通道一会儿拐过来,一会儿拐过去。走了两三里路程终于出了地下通道来到了白雪覆盖的地面。那古灵灵头也不回地说到:“你放一袋在地上吧,小路,给他一床被子”。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师姐有空了去你们青龙堂找你玩”。

  “师姐”,那名叫小路的新弟子低声叫到。

  “怎么了?”古灵灵回头一看身后却只有了小路一人,哪还有刚刚那青龙堂弟子的人影。古灵灵向走过的路看去,见那远处两袋白米被扔在雪地上,却不见那青龙堂弟子的踪影。

   

  此时的梦环州早已是逃离了北海冰宫,先前他出得地下通道后就边走边观察着周围的地形,找准时机轻轻将两袋白米扔了向一边闪去。他不敢在北海冰宫御剑飞行,等到了最边缘的围墙之后他才越过了围墙向那远处狂奔而去。

  梦环州不敢有丝毫停留全力向着前方奔去,只见此时的他全身包括头部都被一张洁白的床单包着,想来是以此来掩藏自己的位置。梦环州自己都没发现,他双脚所踩踏过的地方,那松软的积雪上竟是没有留下半点脚印。如此说来现在他的身法已是有了踏雪无痕的神通,就像当年他初到剑阁之时,那几位师尊立于积雪而无痕一样。

  梦环州一连跑了好久,此时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就算以身轻如燕的身法前行,其速度比以前又是快了一大截。想来是自己以前与那风龙魂融合之后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自己也算是彻底跟小白龙融会贯通了。再加上自己修为的提升,小白龙风属性的速度加成又更明显了。

  他回头一看,只看见一片白茫茫的雪地,想来已是离北海冰宫很远了。现在暂时是安全了,可自己四周皆是一望无际的白雪覆盖着,该往哪个方向而去呢?一时间他也是没了主意。

  突然梦环州想到自己刚刚是从青龙堂的位置跑出来的,他仔细回想到那古灵灵说她是玄武堂的。莫非这北海冰宫是有四大堂事,分别以四方神兽来命名的?如此说来我这一路都是在向东而行?

  梦环州转身看向刚刚来的方位,右手指着右边嘴里念到:“前面是正西方,也就是白虎的位置。右边是玄武代表北方,那左手边就是朱雀所在的南方了”。剑阁所处位置在北海冰宫的正南偏西,应该朝那个方向去。

  也只能这样了,梦环州从彝环取出水袋,俯下身去抓起了一把把白雪塞进了水袋之中,直到那水袋被塞得鼓鼓囊囊后才将水袋盖住。看着那去往剑阁的南方,一下就涌现了回去的动力。他将水袋收进彝环后,便向那正南偏西方急速而去。

  梦环州一路狂奔了约一个多时辰后终于是离开了那冰雪覆盖之地,为了安全起见他不敢停歇继续前行了一个时辰。此时的天色渐晚,梦环州也连续奔波了两个多时辰,他决定就近找个地方过夜。

  他驭出石剑踩了上去,慢慢地向上空升去,随着位置越来越高那四周的山头也渐渐变小了。他站在高空中扫视了一下,并没有看到附近有什么人家居住。看来今晚又要找个山洞过夜了,梦环州慢慢往下面落去,双眼已是在那些山体寻觅起来。

  梦环州见到远处的悬崖之上有一个巨大洞口,那悬崖笔直笔直的,要是以前他只能依靠小白龙才能上得去。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梦环州驭使着石剑径直朝那峭壁飞去。

  梦环州进到山洞内,先是取出水袋喝了几大口,而后又是一把白米洒进了嘴中咀嚼起来。连续奔波了半天实属有些疲倦了,他找了一个稍微平坦的石板,从彝环取出两床被子铺在了上面。取下后背的石剑放在被子旁,然后便钻进了那两张被子中间。

  可能梦环州是真的累了,他躺下没多久便是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熟睡中的他突然被洞口飞来之物给惊醒了。梦环州猛地坐了起来,右手食指和中指指向那不速之客,只见一道蓝色的能量瞬间便是射到了那不速之客身上。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体型较大的鸟儿,不过此时已是成了一个冰雕。

  被这鸟儿惊扰后梦环州再也无心睡眠了,他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将洞口照得一片明亮。想不到这千年寒冰之力如此厉害,梦环州不管那地上了冰雕,他驭出石剑踩了上去,出了洞口后便向山顶飞去。

  此时的月光正好,梦环州又在一座高山之巅,洁白的月光将周围映得一片明亮。他坐在石头上若有所思,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满月,却想到了以前在剑阁仲秋佳节的场景。他们都还好吗?辰逸前辈、几位师尊、三大长老、还有师兄妹们,梦环州在心里一一叫出了这他们的名字。还有小小,还有她,她们都还好吧……

  我到底在那下面多久了?如若是有几十年上百年的话,自己曾经那些故人可有几个还在,恐怕早就物是人非了吧。咦?梦环州突然想到先前古灵灵说了一句话,她说古寒雪就比她早生了两年。

  看那古灵灵修为远不如自己,绝还没有达到容颜不老的境界。那古灵灵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些许,应该在十八九岁左右。自己跟古寒雪年龄相仿,如此算来的话自己在那冰川下面最多待了两三年左右。

  梦环州想到此处欣喜若狂,自己虽是在那里冰川之下被冰封了这么久,可修为却进步神速。对了,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来试试自己修为到了哪个境界了。梦环州驭起石剑在自己周围随意飞舞起来,他闭上双眼清晰地感觉到石剑所在的位置。仿佛自己现在就是那把石剑一样,连远处剑尖前所要刺到的石头上的纹理都能清晰地看见。

  剑即是人,人即是剑!梦环州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向那远处的石壁一挥,一道火红的剑气瞬间飞到石壁之上,只听得“轰”地一声那石壁被这一道剑气击得爆开了一个三尺左右的石坑,那边缘的石头一下子向悬崖下落去。梦环州驭回石剑执于手中祭出天机剑法,仔细地感应着背后的太极八卦图案,竟是跟知书长老祭出天机剑法后一模一样。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境界竟是到达了人剑合一中期了,跟剑阁的三大长老差不多了?梦环州很清楚他当初在夺旗大会时的修为也才是驭剑大成期,后面跟小白龙合体后也没有一下跨到人剑合一阶段,只是感觉离人剑合一又进了一步而已。可这一条水龙魂怎么可能会使得自己一下子跨了两个阶段?

  他将两条龙魂盘旋于自己的左右两个手臂,仔细地去感应着它们的变化。梦环州惊奇地发现自己现在跟风龙魂感觉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以前他只能感觉得到小白龙在自己体内,自己可以随时将它召唤出来。现在不一样了,小白龙仿佛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梦环州可以随意支配它的龙力,就像刚刚自己用水龙魂的寒冰之力攻击那鸟儿一样。

  梦环州这才明白,当初夺旗大会的时候小白龙与自己仅仅只是合体了而已,自己一点都没有跟它融会贯通,根本没有吸收到小白龙的龙力。后来他又一直被追杀到南海,哪有时间来研究这些啊?直到梦环州在那冰川地下冰封了这么久,小白龙和水龙魂在自己体内一点点地被自己的身体所接纳吸收,这才造就了自己现在的修为。

  也许这就是那黑衣人说的御龙之术吧!看来还真是因祸得福,梦环州想到若不是那黑衣人此举,自己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会领悟到。如此说来当初若是有时间来跟小白龙融会贯通的话,自己的修为定会突破到人剑合一境界,而这水龙魂的吸收使得自己修为又是更上一层楼。

  此时的梦环州再也睡不着了,他此刻就想尽快回到剑阁。他不想再穿梭于山林之间了,决定御剑飞行回剑阁。看着手中的石剑,上面的布条已是损毁了很多。他从彝环取出了衣物,将衣物撕成了一块块布条,然后仔细地缠在石剑之上。

  梦环州深知现在这石剑的危害,他用布条仔细缠了厚厚的两层。那石剑本来形状就似剑非剑的,经过仔细缠了两层布条后看起来更像是一条布棍。

  梦环州握着“布棍”的一端,在心里告诫自己以后若不是生死攸关绝不能使用这石剑了。他将“布棍”驭在身前,轻轻地踩在了上面而后趁着月色向那远处飞去。

   

  这一天的剑阁异常热闹,新老弟子绝大部分都来到了天祁峰练剑广场。如今剑阁的势头比起梦环州刚来之时要强了许多,一众弟子将练剑广场挤得密密麻麻的。

  辰尘阁主和几大师尊还有三位大长老站于天门之下,辰尘位于最中间左手站着依次是广燚峰辰陌、云顶玬辰珊和知书长老,右手依次站着修吾峰辰瑾、执法长老和执事长老。待执事长老宣布完毕后,四大师尊便是坐了下去。

  辰尘对着左右说到:“经过了昨天一天的筛选,今天能上场的皆是我剑阁优秀弟子”。

  辰陌看着那练剑广场的众多弟子感慨到:“若是我剑阁能一直照这个势头壮大下去,定能回到那远久前的巅峰”。

  辰瑾看着下面那些已经开始比试的弟子,看了一会儿后说:“不知辰尘师兄看好哪位弟子”?

  辰尘说到:“自然是师妹的亲传弟子倪音了,此女年纪轻轻其修为就已经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比起先入门几年的封易函竟是只晚了半年”。

  “辰尘师兄谬赞了,你们内阁的秦宇浩也是达到了人剑合一只境界,加上又有阁主的亲传岂是我那劣徒能够比拟的”辰珊说到。

  “那秦宇浩也是半月前才侥幸突破到人剑合一境界,比起倪音的根深蒂固自是不如”。

  辰瑾又说:“这二人此次比试完后按照剑阁的规矩应该同时到那长老院了吧”?

  辰珊心里其实是一万个不愿意让倪音去长老院,在她心里俨然是将倪音当做自己接班人来培养的。可是那长老院又是必须去过度的一个地方,辰珊也是没有办法。按照剑阁的祖训,每个山头的执事必须是长老院之人,其品行和修为让其他长老没有意见的人才能担此大任。

  突然辰尘和另外三大师尊眼神有了一丝异样,辰尘对着右边说到:“执事长老,你去看看是谁竟敢擅闯我剑阁的迷雾大阵”。

  “喏”执事长老应了一声后便是御剑飞行而去。

  梦环州终于看见了远处的剑阁,看着那一座座熟悉的山头他心里一阵激动。自己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这里有严厉的师尊、有一起长大的是兄妹们,这可是自己的第二个家啊。此刻他已经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御剑落到那迷雾大阵之下,收起石剑后朝迷雾大阵而去。

  梦环州约莫走了一半,突然他敏锐地感应到了自己正前方一丝危机袭来。他本欲从彝环取出一把铁剑来抵御的,直到他看见一个执剑的黑影后便放弃了。来人定是剑阁之人,万不能有所损伤。

  梦环州见那一剑就要刺到自己眼前了,赶紧用上所有功力两个手掌将那剑身给夹住了。与此同时他双脚往上一垫,失重的他被这力道往后面推了出去。

  “执事长老”!梦环州认得眼前之人后叫到。

  执事长老听得他的声音后仔细打量着眼前之人,犹豫了一下后他问到:“你是……你是梦环州”?

  梦环州见执事长老的力道收回后便是两脚稳在了地下,两手放开执事长老的佩剑。执事长老利索地收了佩剑走近梦环州激动地说:“太好了,你回来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小子福大命大”。

  “你小子回来的真是时候,走,我带你去天祁峰看热闹去”,执事长老已是迫不及待地拉着梦环州了。

  两人出了迷雾大阵后梦环州看着远处那条长长的玄铁桥,自天祁峰连接到了藏剑山。梦环州思索了一下后说到:“执事长老,我想去藏剑山看看”。

  执事长老自然知晓他是迫不及待地想去看辰逸了,他对梦环州说到:“小梦,我知道你想辰逸师尊了,可你已是离开剑阁两年未归了。阁主为大,按照规矩你得先去拜见阁主,然后听从阁主的指令”。

  梦环州想想也是便点了点头,那执事长老又问:“你小子这两年的修为也没落下吧,怕是到人剑合一的境界了吧”?

  梦环州听后嘿嘿一笑:“到了”。

  执事又道:“我刚刚那一剑用了八成的功力,而你刚刚竟然能够徒手接下我的剑刃。就算是你刚到了人剑合一也不敢如此冒失,老实说你到哪个阶段了”?

  梦环州绕了饶头后小声说到:“中期”。

  “中期?”执事长老惊到了,眼前这二十来岁的小子,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修为就这样追到自己了?

  执事长老将佩剑驭起站了上去对梦环州说到:“咱们赶紧飞过去吧,阁主他们都还等着你呢,他们见到你一定会高兴坏的”。

  “好”!梦环州说完将右手伸向了背后的石剑,可他犹豫一下后又改变主意了。从彝环取出了一把普通的铁剑,驾驭着铁剑跟着执事长老向练剑广场飞去。

   天祁峰练剑广场人山人海,众多新老弟子正观看着精彩的比试。此时不知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声:“执事长老回来了”。

  “咦,长老旁边那是谁啊”?

  “看起来跟我们年龄差不多,怎么就会御剑飞行了”?

  “那是梦师兄”!

  “两年前失踪的梦环州”?

  “夺旗大会上以一敌众、所向披靡的梦环州”!

  倪音听得周围弟子的议论声后抬头看去,那执事长老身边一个少年正脚踏铁剑跟他并排着飞向了几位师尊所在的天门之下。倪音是再熟悉不过了,那御剑归来的少年正是两年不见的梦环州。

  梦环州在天门之下落定后收回了铁剑,跪拜在地上大声道:“弟子梦环州,拜见阁主和三位师尊”。

  “梦环州”!辰尘激动地站了起来,走向了匍匐在脚下的梦环州。他双手扶着梦环州的双肩将他扶了起来,仔细地看看后说到:“真是你小子”!

  辰尘大声笑着,他慢慢地十个手指加大了力道捏着他的双肩,梦环州感觉到了双肩传来的剧痛赶紧催发功力到双肩抵御着。辰尘还是笑着看他十个手指又不断加大了力道,梦环州双肩又是吃痛只得用上了全部功力来抵御着,直到他再也抵御不了了。

  辰尘看着梦环州吃痛的表情后松开了他,重新回到了座椅之上坐定后问:“梦环州,这两年你去哪里了?怎么不回剑阁,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回阁主,不是弟子不想回剑阁,而是弟子被困在了千尺深渊之下,是无力离开,直到前些天弟子学会了御剑飞行后才得以逃离”梦环州回到。

  辰尘顿了顿后问:“你身上那东西还在吗”?

  “回阁主,还在”。

  辰尘想也应该在,龙魂若不在了他是活不了的,他见得梦环州后面背着一根棍子便问到:“你那背后背的是何物”?

  梦环州犹豫了一下后回到:“回阁主,弟子自那夺旗大会后一路南下,沿途多豺狼猛兽,又多山贼蟊盗,弟子实在不忍心伤了他们性命便以此棍用来防身之用”。

  辰尘说:“你先回广燚峰弟子处吧,晚上你来议事堂找我们”。

  梦环州本想去藏剑山的,可自己现在始终还是广燚峰的弟子,加上阁主又已经发话了,只得回到“喏”。

  看着梦环州走进人群后广燚峰的辰陌说到:“我广燚峰人才凋零,昨天参加比试的弟子如今只剩下三个了。

  辰陌说完后又接着问执事长老:“执事长老,这比试不知现在报名可否还行啊”?

  执事长老回到:“只要几位师尊没有意见自然是可以的”。

  辰尘听得后问到:“你们二位有何见解”?

  辰瑾先说到:“这小子上次我带他去帝都参加夺旗大会可算是给我剑阁长脸了,我倒是想看看两年后他的修为可有进步”。

  辰尘又看向辰珊,辰珊本不愿梦环州再掺和进来的,可刚刚一听辰瑾的话后便是心里不服气了。两年前她预期是倪音会在上次的夺旗大会中崭露头角,没想到最后让梦环州一个人出尽了风头。

  辰珊想这小子就算有龙魂在身,这两年在没有辰逸和其他剑阁高手指教的情况下,他一个人修炼最多勉强突破到人剑合一。听得他刚刚说前几天才学会御剑飞行,看其还是驾驭着一把铁剑飞来的,说明这小子至今都还没有通灵自己的炼器。倪音一年前就突破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和学会御剑飞行了,又有七星剑在手对付梦环州自然多了几分胜算。

  辰珊心里想到:“此子现在回到剑阁,无疑是将倪音如今在剑阁的声望一下全抢走了。正好借这个机会让倪音将他击败,那样以后倪音的声望在所有弟子和长老中绝对是无人能及,以后她来云顶玬执掌自然更为顺利了”。

  辰珊说:“我也想见识一下当初夺旗大会的骄子现在成长到哪个高度了”?

  “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就给他加进去吧”辰尘对执事长老说到。

  “喏,我这就去安排”,执事长老说完后便往那比试之地而去。

  梦环州走到了练剑广场前,扫视了一下想找到广燚峰弟子所在位置。他见得最边上的一个师哥在向他挥着手,那不是广燚峰的叶小轩吗?梦环州走了过去见广燚峰就两个人站在那。他对着叶小轩说到:“叶师兄,怎么就你们两个”?

  “梦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有本事谁会去我们广燚峰打铁嘛”。叶小轩指着台上说到:“那还有一位,不过很快就要被打下来了”。

  果然如叶小轩所说,没几下他指的那名广燚峰弟子被内阁弟子一脚踹到了台下。梦环州看着那名广燚峰的弟子狼狈地爬了起来,垂头丧气地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此时梦环州听得身后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叫着自己:“小梦哥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