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神秘高手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1 15:3710,021

  “我去给你取水,你不是口渴了吗,少说点话”,他不想再这样被青鸾牵引着了,抓着水袋就往河边走去。梦环州边走边想我这样细心照顾着青鸾是为啥?是因为心里对她的亏欠吗?他何尝看不出青鸾对自己的心思,只是巫小小在他心里占据了太多。一想到巫小小梦环州心里就不是滋味了,也不知道她如今到底在哪?她为何会平白无故地从那山洞消失了……

  梦环州提着水壶边走边想,全然不知自己早就已经走到了河边,可他竟是还未发现,脑子里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步步地走进了河里……

  直到一块石头差点将他绊倒,及时稳住了身子的梦环州看了看脑子一下子就呆住了。他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河水里面,齐腰的河水从自己周围急速流走,诡异的是那河水竟然离自己好些距离,可前方并没有什么巨大的石头挡住河流啊?

  他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又是往那河水深处走去,直到河水过肩了都还是跟刚刚一样,总是以自己为中心左右加起来约一丈多距离。再低头一看脚下,自己的靴子竟是一点都没有湿,若不是脚下被水泡过的石头和河沙他都不敢相信这是在河里。

  梦环州再也淡定不下来了,赶紧跑了回去对青鸾喊着:“这里有古怪,我们赶紧离开”。

  青鸾不解到:“有什么古怪”?

  “水,河水见人就跑”梦环州如实说。

  “想渴死我就直说嘛,还编个这么荒诞的理由”青鸾微怒。

  “不信,不信自己你去看”梦环州说。

  青鸾瞟了他一眼后径直朝河边走去,梦环州楞了一下赶紧跟了过去。奇怪的是青鸾走到河边那河水就正常了,梦环州眼看着青鸾蹲了下去两手捧了一捧水,在鼻子嗅了嗅后直接仰头喝了下去,而后站了起来两手叉腰瞪着他。

  梦环州心里纳闷又提着水袋走到河边拔开塞子准备取水,可他刚一接近那河边近处的溪水便是纷纷退去,原本的水面出现了一个半圆形空缺,他指着眼前对青鸾说到:“你看,你看”。

  青鸾见得这异象也是一脸诧异,她走了过来看了看后想难道是这个地方有古怪?“梦环州你退后”。梦环州听后便是往后退去,那河水缺掉的半圆也随着他后退逐渐恢复了正常。

  青鸾见后看准了刚刚那半圆走了过去,可等她走过去后那河水又是毫无异样。青鸾用脚尖在河水上垫了垫后若有所思地走向了梦环州。她走到梦环州身边后狐疑地围着他转了两圈,然后将手伸进了他胸前的衣襟内。

  “青鸾你干嘛”梦环州问。

  青鸾很快就从他胸前摸出了一颗蓝色的珠子,正是梦环州先前交给文瑶的那颗避水珠。青鸾将避水珠向河边一扔,那珠子刚好扔到河边的浅水处。只见珠子还未落地下面的河水已是纷纷散去,直到珠子落地河边立马出现了一个丈多宽的圆形空缺。

  青鸾一脸坏笑地看着梦环州,原来是避水珠!梦环州尴尬至极走过去将把避水珠拾了回来。他两指捏着避水珠仔细端详起来,想不到这么小小的一颗珠子竟然能有如此神通,真想把它敲碎看看是什么做的。想来定是刚刚自己与青鸾两人带着文瑶跑路的时候,那文瑶趁着梦环州回头看黑白双煞的时候偷偷将避水珠塞到自己胸前的。他在心里叹到:“这小妮子,还真是个小机灵鬼”。

  “收好了,那可是美人给你的定情信物”青鸾过来打趣到。

  “别开玩笑了,咱们接下来该怎么走”梦环州问。

  “怎么走,那你看看现在该怎么走”青鸾回到。

  梦环州四下扫了一下这河流两边皆是高大险峻的山脉,往河流上游去正好能看到他们刚刚下来的悬崖。

  “再不走那两可追下来了”青鸾在一旁说。

  梦环州将避水珠收到彝环里,走到河边灌了满满一水袋水,然后跟青鸾两人沿着河流往下游走去。

  两人刚走不久黑白双煞便是来到了青鸾刚刚躺的那巨石之上,白袍子一脚将竹筒踢开对黑袍说:“走,往下游追”。

  黑白双煞走了片刻之后,三道人影径直飞到那巨石上,一老者说:“这气息错不了,那小子定是来过这里”。

  “长老,像是朝下游走了”。

  “嗯,我们朝下游追,咦”?

  “怎么了?长老”?

  “奇怪,我怎么还感觉到了另外一股与那龙魂相近的气息”。

  “那我们现在”?

  “先追那小子,到时候再从那小子口中撬”。

  这三人正是西域古巫神殿的血剑长老和铁雄、骨灵三人。那血剑长老突然抬头看了一下后方,只见一道黑影御器飞行从后方飞速赶来,血剑长老说到:“此人修为绝不在我之下,咱们赶紧追过去别让他捷足先登了”。

  这人迹罕至的山谷今天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了,血剑长老三人前脚刚走后面又是陆陆续续几道黑影追了过去。后面这几人都是一身黑袍,都用深色的布遮住了脸面,像是极力要掩饰自己的身份一般,就连脚下驭使的炼器都只是再普通不过。

  修仙之人其身法达到御器飞行后几乎都会驾驭自己的炼器飞行,一是自己的炼器肯定是随身携带着,还有就是驾驭自己惯用的炼器比较称心应手。当然他们也可以驾驭其它的无主练器,就好像梦环州能一直驾驭彝环里面的铁剑一样。虽然可能会因炼器品阶不同受到影响,但对于御器飞行来说影响不大,剑阁的辰逸不就是踩着一把木剑。

  如果驭使那些普通炼器来作战拙劣就一下子显现出来了,就像梦环州彝环里面的那些普通铁剑,跟七星神剑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当然也有一些高手能够强行驾驭已和别人通灵的炼器,不过那可能要两者实力相差太大才行。就比如剑阁高手其修为达到人剑合一大成了,他也许能够强行驾驭一个引剑阶段之人的炼器,若叫他去强行驾驭一个驭剑阶段之人的炼器就很难了。

  此时的梦环州和青鸾两人顺着河流而下,其身后黑白双煞已经远远地发现他们的身影了,两人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

  “大哥,咱头上有人”黑袍子说到。

  “知道”。

  那血剑长老三人很快便超过了地上的黑白双煞,径直向梦环州二人追去。

  “大哥,咱头上又有人”黑袍又对白袍说。

  白袍没有理会他只是继续向前奔去,身边的黑袍又说:“后面也有”。

  “把嘴闭上,等会儿听我安排,不要乱来”,白袍说完在心里琢磨到:“希望这些人不是追那小子的,这些人个个都是狠角色,若他们的目标也是那小子,他两想要将那小子带回去简直就是虎口夺食”。

  梦环州二人此时已发现了后面的血剑长老三人,梦环州心里清楚这三人最弱的一个都能轻而易举地将他拿下,看来自己今天注定是跑不掉了。他看了看身边的青鸾,这一切都是自己惹出来的事情,决不能把她给牵连进来白白丢了性命。

  “青鸾,看见前面河水没有?似乎断流了”梦环州说。

  “断流不应该啊,应该是瀑布吧”青鸾回到。

  “有瀑布下面定有深潭,不如我们就跳下去利用避水珠在潭底躲一下吧”梦环州说到。

  “这?这能行吗?那三人可都是不是吃素的”青鸾疑虑到。

  “不试试怎么知道,再说现在有更好的办法吗”?

  梦环州见青鸾点了点头又对她说:“咱们一到潭底就将气息调制龟息状态”。

  “好”!

  两人瞬息就来到了瀑布之上,梦环州见现在离下面的深潭约莫四丈多高。青鸾说到:“还挺高的”。

  “还好,还在能掌控的范围”,说完便趁青鸾不注意一掌将她推了下去。青鸾万万没想到梦环州竟然骗她,毫无防备地被推了下去,她仰头一脸怨恨地看着上面的梦环州落了下去。梦环州不敢去看她那双眼睛,眼看着青鸾快要落到水里了,他将蓝色的避水珠照准青鸾落水的位置扔了下去,而后便唤出龙魂越过瀑布朝前方急速飞走了。

  青鸾“噗通”一下重重地坠入了潭底,被潭底河水慢慢托住了下沉的身躯,渐渐地又将她轻轻往水面托去。青鸾就像四肢失去了知觉一样仰着躺在水中间,她在水中透过河水看见三道身影急速飞过了头顶。就在青鸾快要露出水面时那避水珠适时落到了她的上方,她又随着那颗避水珠一起往潭底落去。

  这潭底的水少说也有两丈多深,青鸾不知怎么竟是毫无动作地跟避水珠一下子摔了下去,直到快要摔倒潭底的石头上她才有所觉醒。青鸾这才慌忙地撑开了凤鸣舞,饶是这样她还是被摔在了潭底乱石之上,虽然凤鸣舞刚刚抵御了不少下坠的力道,可青鸾还是吃痛地轻哼了一声。

  青鸾稍微缓了一下后起身收起了凤鸣舞,又向前走了几步用手拔开了两块石头,从中间拾起了避水珠。青鸾手持着避水珠快速地来到岸边的石头上。她向刚刚众人飞去的地方看去,哪还看得到半个人影,只是剩下了空荡荡的山谷。

  此时青鸾衣裳全部湿漉漉的,将她完美的身材显露了出来,头发上的水珠滴答滴答地滑了下来。寂静的山谷中她独自站在瀑布下,孤零零的身影已是全身湿透,脸颊不知是头发滴下来的水滴还是眼角滑落的泪水显得尤为楚楚可怜。

  “梦环州,你这个骗子……骗子……”。

  黑白双煞二人老远就看着梦环州驾驭白龙从那瀑布处飞走了,后面几个身影径直跟了上去。无需多想这些人八成就是追那小子去的,等两人来到瀑布上方时哪还能看见前面的人影。

  “大哥,那女的在下面”黑袍子指着瀑布下方的青鸾说到。

  “一起去将她拿下,也好回去有个交代”,白袍说完便和黑袍向那青鸾的位置急速而去。

  “骗子,骗子……啊……啊!”青鸾生气地咆哮着,殊不知那黑白双煞两人已经将她围在了中间,同时举起炼器向她攻了过去。就在两人快要攻到青鸾身边时,那还在咆哮着的青鸾声音突然一下子变得响亮刺耳起来,犹如远古时代某种猛禽的叫声一样摄人心魄,同时一阵噗噗声伴随着风浪向两人迎面扑来。

  黑袍眯眼看去哪还有那女子的身影,只见到一只巨大的青色怪鸟在那扑腾着翅膀。出现这种情况刚开始还一脸杀气的黑白双煞顿时都傻眼了,两人都呆在了原地愣是不敢再有什么动作,直到那怪鸟仰天咆哮了一声,扑腾两下后就冲天而起向远去飞去。

  “我的亲娘啊,今天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事啊?”黑袍子心有余悸地说。

  “走,回去”白袍说。

  “可那小子”黑袍不甘到。

  “别傻了,咱就算追上了也是徒劳无果,那些人你惹得起哪一个”白袍说完不理会黑袍转头就回。

  那黑袍愣了一下喊着:“大哥,你等等我啊”。

  “我们回去可怎么跟老祖宗交代啊”黑袍子问。

  “怕什么,他还指望着我们帮他出来呢,量他也不敢把我们怎样”。

  梦环州从那瀑布上方驾驭龙魂飞行后就全力向前飞行,虽然那血剑几人速度极快,但象征着速度的风属性龙魂也不是盖的,那血剑几人一时也追不上他。只是梦环州用功法催发着龙魂消耗的实在是太快了,没过多久他便是已经显得吃力起来,就像凌晨带着青鸾飞行一样的疲惫感又出现了。

  直到梦环州用尽最后的功力斜着落在了地面,于地面几个翻滚后重重摔在了地上。此时的他已然虚脱,用喉咙大口大口地喘着。他像是得到解脱一样,看着越来越近的几人,静静地等待着死神的主宰。

  “你个臭小子,终于让我追到了”那铁雄边说边向梦环州逼近,随着将手中的黑色铁链向他击去,只见得那黑色的五爪径直向梦环州抓去。

  就在那五爪快要抓到梦环州时,一道金色能量射来一下将铁雄的五爪击飞了。

  “怎么,护国寺也要来趟这趟浑水”血剑说到。

  “历来正邪不两立,我们龙腾国五大势力只是站在正义这边”一个黑衣人回着。

  梦环州听得后难以置信,这声音分明就是护国寺的相空大师啊,虽然蒙着面可梦环州对这声音记忆犹新。

  “小梦,你没事吧?”相空身后一黑袍男子问到。梦环州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再看那黑袍手里熟悉的佩剑,竟然是知书长老!

  梦环州犹如死里逃生后一样,激动地看着他们,尤其是在看见知书长老后他的双眼竟是已经朦胧了。

  “好一个正义,我今天就用血魔剑来领教一下天下至圣的法宝降魔杵”,血剑话刚说完其身影已是逼近了相空,一把血色的巨剑已是朝相空攻了过去。

  梦环州听得那血剑长老的话语后才发现相空手中果真持着降魔杵,这降魔杵乃是世间至圣之物也是无主之物,在护国寺也没有明确的归属,只要佛法能修到参禅证悟之人皆能驾驭它。

  此时那骨灵和铁雄两人对视一眼后同时向梦环州跃去,好在知书长老早有防备,以一敌二跟那两人斗在了一起。梦环州正为知书长老担忧,不料一黑衣人迅速地闪到了他身旁,提着他胸前的衣服一下子将他提了起来。梦环州心里大骇,刚要反抗不想此时一股幽香迎面扑鼻。

  “臭小子,我们家青鸾在哪儿”那黑袍问。

  “她,她很安全”梦环州回到。

  “她要是出什么事我饶不了你”黑衣人将梦环州又扔了回去,便提着两把短刃向知书支援了过去。

  交锋中的知书以一敌二很是费劲,那骨灵和铁雄两人修为并不下于他,此时的知书身上已是多了两道伤痕。知书见兰婳仙子过来帮忙连忙说到:“不需要你,对付这两个瘪三我一个人足够了”。

  兰婳仙子冷哼了一声道“看你身子不硬嘴倒是挺硬,我只是想尽快帮这小子把麻烦处理了去找青鸾”。兰婳仙子的加入着实让知书松了口气,要是再这样下去他可要在梦环州面前丢脸了。四人此刻一对一地打斗在了一起,一时半会儿也难分胜负。

  再看那血剑与相空的打斗就要激烈多了,相空本就修为高深再加上有降魔杵在手,其施展出来的佛法也是威力巨大。血剑长老也是修道多年的老狐狸了,若是单论年龄相空在他眼里也只能算是小辈了。

  他一身魔功阴毒至极,其手中血魔剑更是古巫神殿千年前就存在的邪器,一代代传到血剑长老手里,期间更是不知造下了多少杀孽。只见那深红的血魔剑周围黑雾萦绕,正是血魔剑散发出来的邪戾之气。好在周围这些人也皆非凡人,若是普通人近了这邪气轻则疯癫发狂,重则被摄魂而亡。

  梦环州远远地看着相空,发现他全身被一层金色的能量铠甲护着,降魔杵在他手中施展出来比起前几日的地藏却是强了许多,他在心里期待着相空大师的千手佛印修炼到了多少手臂。

  可惜梦环州还来不及见到那相空就被血剑长老一剑刺在了胸前,相空低头一看自己胸前金色铠甲竟然被血魔剑的黑色戾气逐渐腐蚀开来。那血剑完全不给相空一丝机会,一掌重重地击在了相空胸前将其击飞老远。

  血剑像是赶时间一般,见相空已是重伤之身随口说了句:“护国寺高僧也不过如此”,说完便是朝梦环州所在跃了过去。梦环州现在虽是稍微恢复了些许,可要他以现在的状态面对血剑真是连逃走的希望都没有,一旁的知书见状赶紧朝这边跃了过来持剑挡在了梦环州前面。

  “剑阁的小辈,你找死”那血剑大吼一声血魔剑飞一道符文能量击了过来,知书本可以避开的,可见这道攻势凶猛无比,想想自己身后的梦环州便用全身修为将这攻势给扛了下来。梦环州见身前的知书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随之身子向自己身后倒飞了出去。

  “剑阁,更是不堪一击”,说完便已到达梦环州身前,右手执着血魔剑左手五指弯曲将梦环州吸了过去。

  “邪魔外道,竟敢诋毁我剑阁”,只听得一洪亮的声音响起,那血剑猛地放弃了梦环州一下子离地而起向后跃去了好些距离。只见得血剑刚刚站立之处被一道凌厉的剑气击中,“轰隆”一声那地面被炸出了一个大坑。

  血剑见梦环州身前站立的黑衣人便问:“阁下的修为,难不成是那剑阁常年不出的辰逸”?

  “正是在下”黑衣人回到。

  “久闻剑阁有位隐世不出的高手,素有剑阁第一之称的天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血剑长老说。

  “第一不敢当,我剑阁历史悠久隐世高手众多,我这点修为还远远不配为剑阁第一”。

  “也是,几年前我倒是见过一个,不过可惜……”血剑冲辰逸摇了摇头。

  “那咱们今天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吧”,辰逸说完全身功力外放手持一把铁剑气势逼人地向血剑攻了过去。

  这声音!梦环州听得这声音后一下子站了起来,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如此的亲切。

  “前辈”!梦环州激动地叫喊了一声。

  “看好知书长老”,辰逸对梦环州说到后便向那血剑攻了过去。梦环州点了点头,走过去将知书长老上身扶了起来问到:“长老,你怎么又啊”?

  知书脸色苍白满嘴的血迹,微微地说到:“我没事”。

  “长老,怎么就你过来啊,辰瑾师尊他们怎么没来”?

  “他们,他们先回剑阁了”。

  “哦”梦环州心里失望地哦了一声。

  顿了顿他还是忍不住问:“小小……那小小呢”?

  知书并没有回答梦环州只是那痛苦的脸庞突然俏皮地对他眨了眨眼睛,梦环州会意一时间难以掩饰内心的兴奋抓着知书追问到:“当真”?

  “你小子轻点”。

  梦环州见知书长老一脸痛苦地咳嗽,赶紧松了力道扶着他。

  那知书对他道:“当真”。

  知书长老的这句“当真”一下子就让梦环州如释重负,他闭上眼睛重重地连续呼了几口气。终于!这么多天生死逃离终于听到了最好的消息。梦环州还沉浸在喜悦中醒不过来,远处的草丛中突然两道身影快速向他跃了过来。等他发现之时那两人已是到了他们一丈之内,梦环州迅速警觉起来。好在其中一人先是开口道:“知书老儿,你还好吧”?

  “多谢天卿道兄关心,我好着呢,你二人老早就躲那边怎么现在才出手啊?是想等着给我们收尸吗”知书问到。

  “道兄切莫多想,刚刚我二人早就发现一神秘高手也是隐藏在对面,以备不时之需我和古兄一直防着他呢”天卿道人说。

  “是啊,是啊,还好那高手是辰逸兄弟,若是敌对的话我和天卿兄两人可有一番苦战了”另外一个黑衣男子说到。

  “快去看看相空大师伤势如何”知书对他二人说到。

  两人将远处躺着的相空挪到了知书这边,一番查看后阳辄道人说:“大师你先躺着,我和古兄去叫兰婳仙子来给你们疗伤”,阳辄说完和另外一个黑衣人向那以一敌二的兰婳仙子跃了过去。

  “有劳二位道兄了”知书呼到,不想那阳辄二人头也不回地向骨灵、铁雄攻了过去。

  梦环州心里一阵后怕,刚刚自己一时被喜讯冲昏了头脑,竟是连近身之人都没有感应到。好在是这两人一个是昆仑的阳辄道人,一个姓“古”应该是北海冰宫的某位高手。若是这两人是来取他性命的,那刚刚和知书长老岂不是?梦环州一阵自责。

  知书长老却不屑道:“这两个泼皮,要是辰逸师尊不出手,他两指不定要在那里藏多久”。

  “喂,老不死的,你还有救吗?要是没救了就不要浪费我的精力了”,梦环州一看那兰婳仙子已是过来对知书问到。

  “你放心,你死了我都不会死”知书语气强硬地回到。

  兰婳仙子也不再多话,直接盘坐于知书身后双手结出绿色的能量在他后背游走着。

  梦环州见此也不便打扰,只得转身看向了辰逸和血剑之处。自己还是头一次见辰逸使出了真本事,他仔细地看着辰逸的一招一式。这一招一式都是自己熟悉的剑阁功法和天机剑法,只是同样的功法和剑法在辰逸手中施展出来其威力比起自己简直是天差地别。

  不得不说辰逸修练了多年,人剑合一大成阶段的修为当然要比梦环州强。但梦环州却见得同样的功法剑法在辰逸施展出来更是精进玄妙,还有辰逸那一招一式之间的变幻和衔接,完全让血剑找不到一丝破绽。

  梦环州不得不服,想来辰逸能被誉为当今剑阁第一高手是有原因的,从辰逸跟血剑的对战就能看出辰逸是一个实战经验丰富的老手。想来辰逸前辈年轻之时也是血气方刚的好斗之士,没有个上百年实战成就不出现在的辰逸。梦环州心里一阵落空,自己因那夺旗大会的第一还在自足,现在跟辰逸一比未来的修炼之路可真是任重而道远。

  梦环州又看向另外一边交斗的四人,天卿对阵骨灵,北海冰宫的高手对铁雄。天卿二人已是渐渐占了上风,不过那骨灵、铁雄二人也修为不俗一时间也能立于不败之地。身后的兰婳仙子正在给知书疗伤,就自己一个人闲着。

  突然一声清脆而响亮的鸟鸣声在峡谷响起,一只青色的巨鸟一飞而过。又是这青鸟!梦环州当然认识这曾救了自己的巨禽。只是先前自己是从后面看这青鸟,而这次那青鸟是正面飞向自己。

  梦环州一眼望去那青鸟张开巨大的翅膀俯冲而下,巨大的头也全是青色,只有鸟喙是褐色的,两排不规则的青色亮点闪烁于鸟喙之上。那鸟喙一看就是锋利无比,像是轻易就能将顽石啄碎。

  突然梦环州被青鸟额头上的神秘符文给吸引了,这符文怎么如此眼熟?他在心底仔细回想起来。哪知青鸟直接从梦环州头顶呼啸而过,两只利爪将他抓了起来,趁着众人无暇顾及他时抓着他向远处飞去。

  梦环州细细回想着突然灵光一现,想起这符文跟上次青鸾额头上出现的一模一样,就在青鸾帮他引出体内那透明的血色蝙蝠时。他仔细回想起来自己跟青鸾之间的点点滴滴,从南海之行青鸾唤得群鸟带他们离开深海,到青鸾驭使众鸟阻碍追击他们的骨灵,再到这青鸟跟青鸾的几次适时出现,梦环州开始将所有的记忆拼到了一起。

  他在心里想这巨鸟和青鸾定是有着撇不开的关系。青鸟,青鸾?难不成这青鸟就是青鸾?梦环州突然想到曾在剑阁一本古籍上记载到:青鸾乃是上古神兽凤凰的后裔或是旁支,其形态和鸣叫跟凤凰相似,体内仍然流淌着神兽血液,在其死后有几率浴火重生化为凤凰。

  此时的梦环州早已被青鸟扔到了后背之上,他仔细地打量着身下的青鸟,难道这青鸟就是传说中的青鸾?只是这上古时期才存在的神鸟,怎么可能出现在一千多年后?随着青鸟的一声鸣叫将他惊到。

  “鸟儿,你要带我去哪”?

  “现在没事了,你快放我下去”。

  “你再不下去我自己可要下去了”,那青鸟听了梦环州的话后并没有下落,反而一个盘旋后又是飞高了一些。在青鸟盘旋间梦环州低头望了下去,只见那后面已是有好几人向他们追来。

  追来之人四个能驭器飞行的各自带着一个人飞行着,其情形就跟梦环州他们前些日子一行八人飞往帝都参加夺旗大会一样。梦环州分别看了看那能驭器飞行的四人,根本不是先前激战之人一个都不认识。

  梦环州见他们的衣着并不像是龙腾国之人,且都驾驭着自己的炼器,都是以真面目示人看来并不想掩藏自己身份。他猜想这些人八成是青丘国的强者,被辰逸他们弄出来的动静给招来了,只是这些人不到那边看去热闹全都来追自己作甚?

  青丘国除了王室外较大的势力有三个,分别是观海坞、隐雷宗和仙陨之陵。观海坞位于青丘国南部,离那无边无际的南海不过数十里。观海坞历来行事低调,其门下弟子不仅修为了得,琴棋书画等才艺也是闻名大陆。

  隐雷宗位于青丘国东部,邻近东海边缘,因其宗门功法以雷电之力而著称。仙陨之陵则位于青丘国的最西边,向西百里左右便是西域十六国之地。传闻这里曾是众多远古上仙陨落后的归宿,仙陨之陵藏于隐蔽的地底之下外人难寻其踪,其功法多以驭灵之术为主。观海坞、隐雷宗、和仙陨之陵三大宗门呈三角形将青丘国王室护在中间。

  此时跟在梦环州他们身后的几人正是这三大势力之人,三大门派各派出了一名高手带着一名本门弟子,另外一位白发老者则是王室高手司空鹤,那白发老者带出来的乃是青丘国当今小王子蓝烟。

  因观海坞靠近南海,这一日三大门派以及王室在观海坞碰头后,一行人决定向南海深处前往。一是这三大派带着门下弟子前去那无名石岛,二来这蓝烟王子想来是闷得慌也一并前往猎奇。蓝烟王子深得老国王宠爱,天生慧根从小就受司空鹤亲传。如今年不过十八,不仅在学术上出类拔萃,其修为更是让其他王子远不可企及。

  一行八人皆以身轻如燕的功法自观海坞南下,在途经一山腰之时却见得山下的峡谷内有几道强大的气势,尤其是那两道最为强大的气势连司空鹤都感到不安。

  “老师,能看出这些人的来头吗”蓝烟问到。

  那司空鹤看了一会儿后道:“一方是龙腾国的高手,另一方像是西域魔教”。

  “奇怪,这些人缘何会同时出现在我们青丘国境内,还在这南海边缘大打出手”隐雷宗的高手道。

  “这是觉得我青丘国没人吗”仙陨之陵男子怒道。

  “不知小王子有何高见”观海坞高手问到。

  “我青丘国与那龙腾国这些年虽是战火连连,但这西域邪魔行事一向毒辣血腥,在我青丘国也屡造杀孽。这已是修仙界正与邪的较量了,面对邪魔我们修仙之人自然要同仇敌忾”蓝烟说到。

  “先静观其变,此地离观海坞最近,林老,你们立即通知门下精英前来支援”蓝烟对那观海坞高手道。

  “喏”!

  那观海坞的林老发出讯息不久,一行人见得山谷下方飞出了一只巨大的青色怪鸟,在峡谷下抓起了一人后便向南飞去。司空鹤见青鸟下方几人欲前往追击那青鸟却被对手阻扰了,想来这些人目的就是那青鸟或是青鸟抓走之人。

  “小王子,想来这些人此行便是为那青鸟而来,不出所料的话这些人很快就会追过去。此地观海坞高手应该很快便会赶来,不如我们先向青鸟追去”司空鹤对蓝烟说到。

  “老师所说有理,咱们这就去追击那青鸟”。

  蓝烟说完那几大高手纷纷祭出了各自的炼器带上自家弟子往那青鸟远去的方向追去。

  山谷之下的几人仍是大战在一起,此时的血剑长老三人早就想弃战追击梦环州,奈何一直被对手牵制着。天卿四人的交斗还未分出胜负,先前天卿二人就已是占得了上风,后面又相继交手这么久也不能将那二人击败,看来骨灵和铁雄二人也是有点东西的。

  而辰逸和血剑的交斗此时更是愈发激烈了,两人修为相差不多,此时都毫无保留地用上了看家本领。可惜辰逸所持炼器太过于平凡,那血剑长老的血魔剑乃是传承了千年的邪器,其威力丝毫不输于十大神器。修仙者修为相近的情况下,其身法、功法、以及炼器中任何一个要素的短板都可能成为其致命缺陷。

  一边的知书长老被兰婳仙子治疗一番后算是恢复了些许,但一时间也不敢再发功前去帮忙。而那护国寺的相空大师伤势就要严重多了,兰婳仙子全力救治也只是让那相空有了一点生机而已。

  知书见那相空胸前被血剑击伤的地方隐隐有一些黑丝萦绕,想来是那血魔剑的戾气已经渗进了相空体内。兰婳仙子为了救知书和相空其功力已是消耗的差不多了,见得她脸色苍白掌心发力将最后一道劲气击在相空的后背。那相空“哇”地一口鲜血而出后兰婳仙子将一粒丹药塞进了相空口中。

  辰逸与血剑又是一个交锋,其手中的铁剑被那血魔剑斩断,辰逸将手中的断剑丢掉,一边驭使那半截剑尖攻击血剑长老,一边灵活地闪避着血剑的攻势。血剑心知这辰逸虽是炼器已毁可要将他击败也并不容易,感应到山腰处几人已经先行追向了那青鸟,血剑对那骨灵和铁雄喝到:“不可恋战,正事要紧”!

  血剑说完便几道凌厉的攻势将辰逸逼开后率先向那一群人后面追了过去,骨灵和铁雄见后也先后脱身向那血剑追去。就在铁雄二人离去之时,那观海坞几大高手已是赶到,他们径直御器飞行至辰逸几人处。

  “在下观海坞尧黎,不知几位道友何来”观海坞一行五人皆是御器飞行而来,其中一名年龄看上去最大的白发老者说到。

  “原来是观海坞的尧黎上人,失敬!失敬!我等皆是龙腾国五大势力之人,一路追击三名古巫邪人至此”阳辄回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