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2 决斗
黛焰2020-11-19 09:222,008

  晨曦初露,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二人的汗水都从下颌滴落,胸膛起伏喘息连连,彼此相向,武器都没有放下。

  又一轮近身格斗,清焰突然觉得好没意思。

  近身,远战,放暗器,使诈,她都试过了,占不到便宜。

  他手一松,镰刀与剑再次触碰到一起,铛的一声镰刀被震飞出去。她只觉虎口一麻,也被弹开向远处飞去。

  白衣男子跟她斗了一天一夜,对她的行为招式已了然于胸,看她前几招用意毒辣,下招估计是恶灵同战,明明看她姿势已出,自己也下意识加力还击,没想到对方自留破绽,倒是被他这相对猛烈的一招打中。

  可别伤了这美人,他心中一紧,极速收了剑,逆风向前,将美人搂进怀中,飞落下地,随即镰刀也倏地飞落下地,直挺挺插进地面之中。

  美人一落地就从他怀中跳脱出来,羞红了脸,她娇小的身影孤单的站在那里,眼神显得无辜而可怜,黑发在风中被吹扬起来,仿佛前面那凶狠恶毒的和他打斗的魔女不是她一样,她平静的说:“你动手吧。”

  “什么?”

  “杀我啊,难道你不是因为这个来的吗?”她从边上将插在地面的镰刀抽了出来,扬到他眼前,“用我自己的武器,就算我死了,也算是为我界积蓄力量了,别用你的武器来羞辱我。”

  白衣男子听着她奇怪的论调,觉得这姑娘除了天生神力,倒是有些直率可爱,笑出了声。

  清焰很生气,这个人好像从一开始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你笑什么!怕我脏了你的东西么,那我自己来。”她方说罢就将镰刀往自己的脖子上横。

  白衣男子正在脱衣,没想着她竟是这样的动作,着急的冲向前去,来不及抓回镰刀,只得往她胸口猛然推了一把。她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手上的镰刀也被打落,掉到地上。

  白衣男子抽手回来的时候,也不小心被镰刀锋利的刀锋割伤,殷红的血从手背上渗出来,不过他不以为意,只是轻柔的对她说,“我不会杀你的。”

  这十几年来,杀戮,被追,被不同的人愤恨,却从没有听过这一句话,况且还是她打不过的人。人这东西很奇怪,被人羞辱的时候不一定会哭,可被人关心的时候,就特别容易受不了。这时的清焰就是这样的情形,眼睛一红,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委屈,竟是不可抑制的大哭了起来。

  白衣男子一怔,继续解开了扣子,将披风从身上拿了下来,他没想到这个少女会是这样的反应,他觉得她的行为非常古怪,但又显得十分可爱。便慢慢的靠近了她,将披风递给她。

  一看到他靠近,她本能的边上一退,警惕的看着他,眼泪瞬时收住,转变为极具攻击性的目光,“你要干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小姑娘穿的这么少可不好,喏,我委屈些,披风送你,把身上遮一遮吧。”

  清焰迟疑了好一会儿,她看着他一直温和的眼睛。

  魔界处于六界最阴翳之地,至阴至煞,盛产绝美女子,而男子则多面目狰狞,凶神恶煞。

  她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面目清秀,形容俊雅,全身透着一股干净整洁之气,一丝凶煞之气也没有被她察觉到。他对她,似乎并没有恶意。

  她往自己身上看看,抹胸的短衣,连肚脐都没有遮到,短裙没有到腰和膝盖的中间,只将浑圆的臀部包裹住,两条雪白细嫩的长腿垂落在地,脚上只着了一双木屐。要说身上没有被遮住的部位,还的确是挺多的。

  不过,那有什么问题吗?

  她从小到大,都是这么穿的呀,魔界所有人,都是这么穿的呀。

  白衣男子看她奇怪的望着自己,没有接披风,也不收回,就一直举在那里。直到他觉得自己不该时不时的瞥过这少女香艳的身躯,可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只能轻咳了两声缓解气氛,道,“还好是被正人君子看到了,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他想说她可能会被欺负,又想了想就凭这少女的身手,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哪能有人欺负她呢,不自然的失笑,转口道,“可能会被人笑话。”

  不过清焰听到的重点并不是会不会被人欺负,或者会不会被人笑话,她只问道,“什么是正人君子?”

  白衣男子哑然,竟然会有人女子问这样的问题,于是耐心解释道。“就是会严格约束自己,会遵循原则,不会只顾自己的喜好而随意欺负别人的人,比方说我。”

  “为什么要约束自己?为什么要遵循原则,为什么不能随意欺负别人?”

  这连串的问题问得好,白衣男子再次哑然,为什么?这个少女是狼养大的嘛?不过他依旧耐心,“因为,大家觉得能完全做到的人很难得,这样的人很好,能严格做到这些的人,会受到别人的尊重啊。”

  “那为什么要受到别人的尊重呢?”

  “因为这样,你的心会满足,会不再觉得孤独。”白衣男子回答着她的十万个为什么。

  她似懂非懂,天真的看着他,“你就是正人君子吗?”

  “你看呢?”白衣男子看她的防备不再那么强烈,张开披风,盖在她身上,再这样看下去,他可能会流鼻血。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正人君子,我知道我肯定不是。”她并没有拒绝披风,有些失落道。

  白衣男子笑起来,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印的他的肤色也相当的白净,“你不会做君子的,你是个小女子啊。不过,你的母亲小时候没有和你说,长大了要嫁一个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吗?”

  她的眼神突然低落下来,有些伤神,“我没有母亲,他们都说,我一出生,就把我母亲克死了。”

  白衣男子感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揭了人家的伤疤,张了张嘴一时不知如何安慰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