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9 疑惑
黛焰2020-09-04 07:552,300

  “我们…是不是以前就认识?”修羽突然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萧姑娘目光一滞,一时愣在了那里,“我们……”

  “咚”的一声,门被撞开了。两人齐齐往外望去,只见门口齐刷刷的站着四个人,耳朵贴着门框,一脸坏事败露了的表情。

  “跟你们说了轻一点轻一点!是谁推的我!”踉跄撞进门的丁宁嘴里还在不住的叫骂,一个回头见门开了,那尴尬劲可是没得说的。

  “哈,哈哈呵呵呵,头儿啊,哈哈哈,那个,这个,你你你,你屋里的门好像防盗不太好啊,咱哥儿几个就是过来帮你看看,呵呵哈哈呵。”

  修羽快速解了萧姑娘的穴,一个转身坐在床边,挡住了萧姑娘的上半身,不善的看着门口的几个人,一言不发。

  萧姑娘感觉身上一松,赶紧坐起了身子,她一手放在胸口,感受着无法安静下来的心跳。

  “呵呵呵呵,那个,你这门吧,咱们已经检查过了,好像没什么问题,要不,要不咱们就走了吧?呵呵呵呵呵。走了奥,不打扰你们,你们继续,继续。”丁宁一边说一边退,刚关上门,只听见吱嘎一声,然后就是一阵尖叫。

  也是倒霉,修羽的房门,直挺挺的往外倒了出去,直勾勾的就砸中了门口的那几个还没来得及离开的人。

  这门又是怎么回事?!在这种时候,它它它它它,它坏了!

  丁宁再看到修羽的时候,只觉得他的脸都是铁青色的,所有人都顾不上砸下来的门,身上是否疼痛,都憋着猪肝色的脸,望向修羽尴尬的笑着,丁宁小声心虚的说,“要不,你们去我屋里睡,我和老贾挤一挤?”

  萧姑娘这时候已经整理好了衣衫,随着修羽一起到门外看看门是什么情况。众人还在七嘴八舌议论之时,她已一步一步偷偷挪到了出口处。赶紧向众人行了个礼道,“各位多有不便,小女子先行告辞了。”说完逃也一般的溜了出去,拐了个弯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修羽那句“我送你”都还没说出嘴,就已经见不到萧姑娘人了,他赶紧追了过去,可同一个地方拐了弯,哪里还有见到这个女子清丽的身影,她就好像和黑夜融为了一体,消失在了茫茫的黑暗之中。

  “咦,这姑娘腿脚够利索的啊,转个弯就不见了?”出声的是阿兵,他看那姑娘跑了也马上追过来看。

  修羽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瞪了他一眼,回到寝屋门口没好气的命令道,“这门到底是怎么回事,明天白天之前好好给我个交代。你们这么爱来我屋,今晚也别睡了,白天前不把我这门修好了,明天都不用来这泓城捕快所里报道了。”

  门前的人各个耷拉着脸,都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知道是自己坏了头儿的好事,没一个敢吭声,也没一个敢反驳,就算是默认了他的话了。

  修羽也不回屋,急匆匆的冲出了后院,是自己把她拐的离家这么远,是自己害的萧姑娘出丑,要是这大半夜的还让一个姑娘家自己跑回十里八里外的北郊家中,自己还算是个男人么。

  他先到他们来时放马之处看了看,来时的马儿果然不见了,估摸着是萧姑娘自己骑走了。他赶紧回捕快所里又找来一匹马,鞭笞着急匆匆往北郊冲去。

  大路虽只有一条,小路却杂乱繁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运气不好,一路上都没能碰到萧姑娘,担忧之感愈来愈浓。万一,万一今天她回去的路上出了点什么事,他可要怎样责怪自己呢。

  一个半时辰后,萧府的大门在他面前缓缓张开。没待修羽张嘴,守门人就告诉他,小姐片刻之前就已经到家中了,说是累得很,所以先去休息了。至于官爷,小姐说,这府中从未欢迎过,官爷早些回去吧,以后也不必再来。

  修羽苦笑,从未欢迎过,以后不必再来,这像是萧姑娘会说的话,听见了这两句,他反倒安心了,看来她的确是安全到府里了。

  可回去路上,还是不忍胡思乱想,他发现自己的心态一向平和的很,可一碰到了这个萧姑娘,就开始始乱终弃。人家本来对自己就不太友好,刚才怎么就把人家按在自己床上了,还被人看见。遇上这样的事情,是个女子都要没脸见人的吧。

  不过,自己必不会负了她的。上次她冷言冷语说自己配不上她还真让自己往后退了两步,可他现在都封了将了,今天他们还这样被人看见了,他心中算是打定了主意,明日就回家向母亲禀报。她不是一直急着想要自己娶妻生子么,要是知道儿子有了意中人,肯定乐的什么一样。修羽一边驾马一边偷乐,可美好的画面在脑海中才盘旋了没多久,又沉下来。既要和父母禀报,好歹得知道人家家世如何父母怎样吧。然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除了知道她姓萧,其他的他一无所知啊,甚至连最基本的名字都不知道,人家还不许自己上门拜访,这可怎么办?

  回捕快所的一路上,修羽的心情是忽上忽下,马儿也是跑的忽快忽慢。来时尽担心着萧姑娘了骑的飞快,回去愣是花了一倍的时间还没到达,他眼看着前面还是一片丛林,怎么还有这么远的路?

  他还没来得及抱怨,脑海中闪过了一丝念头。

  不对。

  这么长的路,自己刚才可是一路疾驰过来的,可到了萧府他们说姑娘在他之前就已经回到了萧府。他作为第一捕快,马术也算是泓城顶尖,萧姑娘的速度比他还快?

  她一个弱质女流,看到他心痛,便很麻利的把他扶上马,麻利带着他一路回到泓城,中途没有出现一点点小插曲,没有出现一点点小问题,她们萧府还常备千里马,如果按这个逻辑说来,她骑马快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这样修羽可要更高看她一眼了,简直是个不世出的奇女子啊。

  可是,为什么修羽莫名的有种感觉,从第一眼见到面开始,蒙面,拒绝,逃避,抗拒,就布满了这个女子的周身,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团经久不散的雾气,让人琢磨不透,这个人,似乎全身都是秘密。

  尤其是,他想到了从她袖口里拿出来的拿把匕首。那把匕首很精致,很锋利,一看便是把绝世好刃,可是修羽明明白白的看到了刀柄处工整的刻了一个字——羽。他当时不知是什么心情,在她厉声将匕首要回后就还给她了。可是,为什么她的匕首上会有这个“羽”字?

  修羽的羽。

  她显然很看重这把匕首。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自恋,修羽总觉得,这个字和自己有着某种莫名的联系。

  难道,这和她很紧张自己的身体有着某种关系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