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7 起风了
黛焰2020-08-29 14:072,349

  自从他们的头儿第一天连鞋都没穿疯癫的跑出去以后,第二天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匹绝世好马和一张绝世臭脸。

  大家只知道那天晚上他没有回捕快所的居所,他的绝世好马不给人碰,自己也不骑。丁宁跟他游说珊瑚郡主的好处被凶神恶煞的骂了一顿,眼眯眯上前八卦男女问题的老贾被邀单挑,很快他被狗追的鸡一般飞上了树,感叹到“这简直是个疯子!”幸好最近捕快所里每个人都杂事缠身,老大还收敛着不下猛手,要不然老贾估计得横着出去。

  所以他们认定,这一次头儿的精神不正常,绝对跟女人有关,而且绝对是这个女人让头儿不爽快了。于是几人私下又多了一个八卦的话题——这女的真瞎。

  亏得最近捕快所里正是用人之际。朝廷负责接待魔族使者的官员、将军都已经陆陆续续来到泓城了。修羽白天要和老爷、师爷一起要和这些官员讲解泓城的情况,带着将军们进行实地考察,晚上又天天要陪着不同的老爷一起喝酒吃肉。总算是让他也没什么心思想起萧姑娘。

  小时候听故事,总说魔族都是一些十恶不赦之人,大奸大恶大险之徒,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可这一次自己亲手操办着这魔族使者来访之事,怎么总觉得也没有那么可怕,反而处处洋溢着一种欢喜喜庆之感呢,想起来也好笑。

  大概是白天太累了,这天晚上他做了一晚上的梦,都是喝酒,吹牛,打架,受伤。

  有一次喝酒的时候,几个漂亮的舞姬在前面跳着异域的舞蹈,风情万种。旁边一个不认识的老爷随手拽了一个过来,把她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细嫩的脸颊,说这真是个绝世美女。修羽借着酒劲大着胆子说这哪算什么绝世美女,他见过一个,“倾国倾城”这个词都是侮辱了她的样貌。这话一说,在场的所有人都起起哄来,让他描述一下美女到底长什么样,画下来也可以。可他想了半天觉得那些美好的诗句词汇都不能形容萧姑娘。准确的说,他形容不来,毕竟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美女的真容啊,真真是人间惨剧。

  另一个梦里,他又回到了萧府,躺在萧家的客房里,萧姑娘正帮他上药,“你的未婚夫是哪家的?”萧姑娘马上顺从的说了一个地址。修羽心里很高兴,“等下出去了,我就去找他,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和你退婚。”萧姑娘也很高兴,说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只要他退婚,她什么都愿意。

  “那你嫁给我啊!”修羽大叫了一声,直起身子,满头的汗水。天已经亮了,该起来了。

  他把毛巾放进凉水里泡了泡,拧拧干铺在脸上。这些天来他有意识的不去想她,可是连梦也不放过他。他想起她看到他脚受伤心疼紧张的样子,想起她轻柔的为他擦脚,为他涂药的样子,想起她一害羞就脸红逃开的样子,这些不是梦,都是真的,一个人瞬间的情绪绝不会作假。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她震惊的表情。不止是她,他丫鬟的表情也很震惊。不是惊讶,是震惊。为什么两个人看到某个人后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呢,说明他不应该在那个时候那个地点出现在他们面前,难道,这就是她一直拒绝自己的理由?

  修羽一下子也想不通,看看时间,今天还要去踩点,没空考虑儿女情长了。他快速将自己收拾妥当,出发去所里。踏出房门的时候,他决定了一件事。

  进入所里,其他的几个人已经准备就绪了,到底是最近事务繁多,谁都不敢松懈,分配完任务,趁着大家还在准备没有出门。修羽凑到老贾身边,“麻烦你个事儿呗。”

  老贾一边整理着手上的重点防护对象名单,一边紧张的上下打量着旁边的人,他还不能确定身边这雷阵雨到底有没有转晴,半天不敢应声。

  “啥事儿啊啥事儿啊,来麻烦我呗。”一颗头从后面钻了上来,眨巴着眼睛兴奋的看着修羽,“要是有关女人的事儿就更好了。”

  修羽和老贾同时瞄了丁宁一眼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丁宁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被漠视,那可怎么能甘心,他嘴一撇,用力的把修羽的身体掰到了自己眼前,诚恳的对他说,“老大,我知道你平时做事都喜欢亲力亲为,一般都不麻烦人,奈何你最近要事缠身,实在脱不开身自己办事,所以才给了大家让你欠人情的机会。你看其他的几个人,管的都是人事儿,个个都忙得昏天黑地,哪有时间管你。可我丁宁就不一样了,专管妖物和女人,你有一切诉求尽管向我开口,专治疑难杂症,我小丁包君满意。”

  虽说这丁宁平时看起来是不靠谱,说的倒也句句是实话,修羽笑了笑,何必如鲠在喉呢,努力用很随意的口气问,“你知道萧府么?”

  丁宁抓着手指头盘算了一番,“萧府不知道,萧王府倒知道一个。”

  修羽摇摇头,“不是萧王爷,就是萧府。”

  丁宁又想了想,木然的摇摇头。

  其余几个人基本上收拾好了东西,陆陆续续的出门了,修羽也不能再在所里多呆了。就挑着重点说,“那你就帮我去查查这个萧府,萧府的主人是谁,靠做什么起的家,他家有几口人,到底哪户人家和他们结了亲。知道了就尽快告诉我。”

  说罢就大步出门了,萧姑娘,这些问题你不愿意告诉我,我就自己查。呵,做捕快也是有些好处的吧。

  所里,丁宁嘴里重复着他刚说的问题喃喃道,“这么多问题啊,这种事情,上次去找的时候直接问人家自己不就行了,还来问我。竟然还要调查人家的未婚夫婿,真是个禽兽。”他眼睛一亮,“哎,不对啊,人家姑娘都结亲了你也不放过啊,禽兽啊禽兽。”

  丁宁一个人在所里像只苍蝇般乱转,”老大啊老大,你说说你,我给你挑了珊瑚郡主这么好的人你不要,你何必啊你,你也太没有眼光了啊你,你说说我得怎么说你,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心痛欲裂,伤心难过。“他一边转一边把他能想到的难过的词都骂了一遍,以表示自己的悲伤,可是骂着骂着,他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萧姑娘……”嘴里低吟了一句,“我竟没有注意到这个,”他的表情从前面的玩笑戏谑突然认真了起来,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嘴角抿了起来沉思着什么,许久以后他的嘴角放松下来,看着屋外修羽背影离开的方向喃喃,“也许,只是个巧合?”

  一道雷声从远处响起,带着阵阵凉风,将屋外园子里的树叶吹落到地上,丁宁的指尖轻轻一捻,地上的落叶就再次飞旋起来,准确无误的飞入丁宁相捻的指尖中,他看着指尖的落叶又喃喃道,“起风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