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3 萧清焰
黛焰2020-09-05 14:332,258

  他的手势向上比起,天空中风云变幻,湛蓝的天空开始阴沉,乱风从四面八方涌来,沙漠之中黄沙大作,惊雷四起,霹雳连连。这里是这位将军所管辖的地界,由他自己施法,战力加倍。

  修羽在沙堆后面被这沙尘暴吹的睁不开眼睛,还好有黑纱遮住了口鼻不至于呼不过气来,他索性把黑纱连着眼睛也蒙住了,可又有些舍不得不看着眼前这壮观的景象,然而无法,终是蒙住了眼。心里却觉得,这个被称之为将军的壮汉应当不怎么样,打架打架,能打的赢才是正理,哪有拼命放雷电烟花把阵仗搞的很大的,还不如一刀子捅了要害的实在。

  另一边,白袍就果然不搞他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她完全无视了周围的环境,因为即使风沙再大,她的周身也泛着一层薄薄的黑气,使这些风沙只能贴着黑气一掠而过,完全不能近身。她一脸的风轻云淡,将手缓缓扬起,对着前方努力施咒的将军轻轻一笔画,一团黑色的雾气就从她指尖缓缓溢出慢慢聚拢,逐渐凝成了一道黑龙,口吐黑气,倏的向将军飞去。

  将军手往前一挥,长矛就在面前旋转起来,旋转速度越来越快,直至在旋转的长矛之前凝出了一道盾牌,散发着光芒,并且越来越厚,厚的如同现在眼前造出了一片城墙一般。

  可是龙往前行,见到盾牌毫不避讳,口中黑雾不停,身躯往前不歇。

  这边,土地看到将军的盾牌不停地感叹,到底是天上派下来的大将,这种术法,自己一辈子也练不成啊,另一边,看到了那天黑龙,更是咂舌,要知道,龙乃上古神兽,这世间能召唤得出龙的人物,数数也就那么几个,隐约间,他已对将军有了最坏的打算。

  果不其然,对龙来说,只觉盾牌如水雾,如草帘,被黑龙轻松的冲撞而出。黑龙从正中而过,不仅撞破了气凝盾牌,连同着内部旋转的长矛一起,拦腰给撞断了,但它没有继续向前,调戏眼前人一般的停了下来,吐着黑雾观察着眼前的猎物。

  然而,即使黑龙及时停下来了片刻,黑龙的冲撞连同着满身的气势,依旧撞的将军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眼看自己的武器被这黑龙轻易损毁,满眼的不可思议。

  黑龙停止了片刻,仿佛给了将军一个喘息的机会,却不等他多吸几口气,再一次飞跃而起,靠近将军,缠上他的脖颈,就由黑龙变成了一根黑绳,黑绳逐渐变长,从脖颈开始延伸,蔓延至手臂,腰间,大腿。变色的风云开始缓缓变回了原来的色泽,将军被缚住了全身不再使得出力气。

  白袍一用力,黑绳就开始往回缩,将军朝白袍靠近过去,这可怎么得了,将军想反抗,想往反方向跑,可是他的力量哪够反抗白袍,只觉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躯体是还受自己控制的,束缚感和疼痛感越来越强。

  土地老儿看着情形已经一目了然,他们两这是遇上了绝对打不过的对手了,但将军若真是出了事,还能有他的好?他终是看不下这场景,即使打不过,死在战斗中,总比死在虐待或囚禁中要好,赶紧招呼几个下属从旁想要偷袭白袍。

  而白袍,眼神都不往他们几个身上落一下,提另一手往土地的方向一用力,几个人就觉一阵强大的气流袭来,将他们整个人冲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几个人本就有了重伤,此时吐了几口鲜血,都昏死了过去。

  将军奋力抵抗着白袍黑绳的收缩,眼看土地几人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心下骇然,悲愤不已。索性大笑了起来,“我终是知道了,代天帝为何会如此愤恨魔族,恨,果然是恨啊。你们魔界之人随手屠杀无辜之人竟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话说的好,挑事的也不知道是谁。”白袍依旧冷漠。

  “我们是为了公平,为了正义,为了所有生活在阳光下的人。哈哈哈哈,你别以为你能杀几个人了不起,以为别人不会么?”他义愤填膺,又充满正义感的大声咆哮。

  眼看着已经和白袍近在咫尺,他索性贴身到她耳侧,轻声对她说,“告诉你,我也杀过魔族。那是一个还没有成人的小姑娘,在她涅槃没成功的时候,在她裸露着全身的时候,哈哈哈哈,这事,仿佛就在昨日。我也杀过魔族,让她血沫横飞,让受尽折磨,让她……”

  “住嘴!”白袍不想听他说话。

  他却还是继续着,轻声却邪恶的在她耳畔呢喃,“我看着她那无辜的表情,看着她那无助的神情,真是个小可爱,也是个小可怜,可惜她不该遇到天界的人,不该遇到我,世代仇敌,你猜她是怎样在我身下被我蹂躏…”

  没有人能看到白袍的表情,可她的声音再度像千年不化的寒冰,她手中的黑绳还在不断的收紧,另一手往边上一横,一把黑色的镰刀已在她手中渐渐变大,“你不是想被大卸八块么,我成全你。”

  将军此前所有的表情,或是得意,或是杀气四溢,或是愤恨,但那把黑色的镰刀一出,修羽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得不再那么得意,不再那么猖狂,而是一种不可思议,不可置信,一种扭曲,这种扭曲终于转化成了一种极度的,不可思议的恐惧。

  “噬…噬魂之镰…”看着那把镰刀,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和片刻之前的他完全判若两人,甚至连话也说不完全,裤裆处滴滴答答渗出了水迹“你…你是……”

  被称之为噬魂之镰的镰刀没有等他说完话就从他头与身子的相连处切过,没有一丝犹豫和等待。

  可是,修羽却听到了风中夹带而过的,头颅最后留下的声音,是三个字,萧清焰。

  头颅飞起,却没有掉落到地上,因为将黑纱从眼睛上取下的修羽,震惊的看到那头颅和身体,渐渐的都化为了黑烟,飘进了被称之为噬魂之镰的镰刀之中了。

  修羽愣在原地,眼前的景象极度令人震惊,但他脑海中却在快速的思索着,白袍曾让他叫她焰儿,萧姑娘姓萧,她们都有那一阵熟悉的幽香,她们都有令人熟悉的黑纱,她们两人,一个带着面纱,一个带着面具,白袍第一次见他就担心他的脚,第二次见他便担心他的身体,难怪,难怪他看见白袍就会莫名其妙的想到萧姑娘。

  是了,萧姑娘,这是她一直拒绝自己的理由吗?原来她,竟是一个魔人,一个眨眨眼就可以杀死人的魔头,她竟是这样的一个人么,修羽突然有些无法接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