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6 妖王
黛焰2020-09-08 09:512,903

  修羽回到自己的寝屋时,身上已经很疲乏了,可脑袋却还是清醒的很,和着衣上床滚了两圈果然也是睡不着的。索性就起身,把屋子点的灯火通明,在桌案上摊开纸,又在一边砚起了墨来。

  在白袍离开前,他叫了她“萧姑娘”,虽然她没有应答,可是从种种前情来看,从她停顿的表现来看,这件事情基本上是确认无疑的了。

  泓城北郊有一个豪华又神秘的府邸——萧府。萧府的当家人是一个蒙着面纱的神秘女郎,叫做萧清焰。从修羽第一次见到萧清焰开始就喜欢她,可她一开始就对他刻意的逃避和抗拒,明明是抗拒,却可以为他擦脚守他一整夜。

  自己所在的捕快所里,和自己最要好的和自己最敌对的,原来都不是正常人,试问哪个正常人可以一念之间将人传送到千里之外的地方?不过按时间算,同样的路程,袁亿丁宁二人带自己去沙漠的时间可比白袍带自己到沙漠的时间多了一倍不止,这样算来,袁亿和丁宁的能力似乎和白袍之间还有些着天壤之别,也难怪当时丁宁气的捏拳头却不敢与白袍动手。

  记得袁亿最近回泓城的那一天,修羽就曾在办事途中见过袁亿和丁宁同时出现,当时还有白袍,不知白袍为何出现在那里,只听见袁亿和丁宁同时惊讶的叫了一声“是你”,这说明,袁亿和丁宁早就认得白袍,从他们今天在沙漠的情况看,也早就知道白袍是魔界之人。袁亿在沙漠的时候叫了白袍的名字,说明他也知道她姓萧。那么问题来了,那一天他要调查萧府,丁宁着急的自荐说要帮忙,接着就不见了人影,后来他推脱说是因为珊瑚郡主的缘故而不愿为他寻找其他的姑娘,又说找不到萧府的踪迹,这些都是早有预谋的。他和袁亿都在隐瞒着一些什么东西,不希望他知道,今天还编了一套被他母亲雇来照看他的言论,简直是可笑。

  萧清焰作为凡人存在的时候频繁的拒绝他,穿上白袍将自己遮盖的更严严实实的时候似乎对他更亲近些,却也不越界。魔界专门靠着人皇封他为将军,白袍还来带着他去取了一颗珍珠一样的东西,那么问题就来了。白袍这么厉害,连天界册封的将军都可以轻易的杀掉,为什么取这颗珍珠的时候却要带上自己?自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她需要靠自己帮?

  显然,人皇封自己为将军的主要目的是让自己供魔界驱使,现在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就是取那颗珠子,并不是很难完成的事,但白袍似乎并不希望其他人知道。而丁宁,显然很希望知道他们干了什么。那么,那颗珠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白纸上的墨迹越来越多,涂涂画画的越来越复杂,他想着想着脑子也越来越混乱。几乎两天一夜未休息的头脑开始沉重了起来。

  萧清焰是白袍,是和魔界使者一同来到人界和人皇联谊的使者之一,是因为她的魔界身份,所以她才对自己排斥和抗拒的吗?

  昏昏沉沉中,他想到了这一点。

  多么可笑啊,人家是一个张口就可以唤来黑龙的人,人家是一个动动手就可以打败神仙的人,人家是一个眨眨眼就可以飞越千里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害怕走黑路?需要自己帮着搬花盆,还受伤劳动人家照顾了一夜。这样的人,会怕匪徒侵袭?自己还拼命耍帅在她面前舞刀弄剑,指挥别人。这样的人怎么会怕点穴,自己还把他拐到自己的寝屋,还架在她身上……想到这里,又不忍从昏沉沉中醒转过来,拍着自己的脑袋,修羽那个懊恼啊,只觉自己头不是头脚不是脚,丢人也不是这么丢的啊,这不仅丢人丢在了正常的天地之间,丢人都丢去了魔界了啊,修羽简直欲哭无泪,以后可还能面对那个蒙着面纱的清秀女子?再见到她,可得用什么脸去见,还不一见就想往地洞里钻进去?

  他在不知是梦还是现实的空间里懊恼不已。

  他似乎看见,她一把镰刀从将军的颈间穿过,毫不留情,毫不犹豫,鲜血从将军的喉间飞洒而出。奇怪的是,颈间有大动脉,按理应血如泉涌,但那将军,血流的却并不多,因为剩余的血都连同着他的身体一起化为了一团黑气,飘进了她噩梦一般的镰刀之中。为什么一个人死,竟连尸体都无法留下?那些黑气为什么是飘进了镰刀?

  他见不得这样的场景。身为捕快,他一直认为匡扶正义是他一生的追求。一个人有罪,受法律的制裁自是应当,可是无论如何也不应随随便便被人无情的屠杀。也正因如此,那一瞬间他对白袍是失望的,是冷漠的。可是真正想来,想要先动手的人,真的是萧清焰吗?不,是那些自以为是的神仙。他突然觉得自己是这样的冷酷,竟对一个弱女子冷眼相待。

  弱女子?他随即又否认了自己这个可笑的想法,也许,他才是真正的弱男子啊。那一天她在萧府门口说的话也没有说错,他怎能配得上她呢。她不是白袍时就配不上了,现在?呵呵。

  他的眼皮再也敌不过睡意的沉沉来袭,歪着头靠在桌子上就这样睡了过去了。

  直到太阳晒到了屁股,梦里一脚踩空了楼梯,修羽才从梦中惊醒,口水已经流了一袖子,他迷迷糊糊的打着哈欠揉着眼,眼看着自己怎么在凳子和桌子上就这么将就了一晚,睡的腰酸背疼手也麻的,准备转战回床上再睡会儿去。

  转身的那一步却把自己的一激灵抖的,瞌睡全醒了。

  “你是?”他受惊的问眼前正坐在他床上的那一个,全身黑衣,还以黑纱遮脸的女人。

  “白袍难道没有向将军提起你是如何得的这个爵位么?”黑纱女子淡淡道。

  修羽赶忙行礼,“原来是使者大人。”

   使者的眼神从他面上斜了一眼,笑了笑,“反应倒快。看你睡的香甜我也不便打扰,既然醒了,就随我办事去吧。”

  修羽:“办事没问题,不过毕竟我的捕快之职还挂在衙门里,待我去捕快所里请个假,立刻回来与使者一同前往。”

  “你的小兄弟早上来看过你,见你睡着就帮你请了假了,什么都别想,跟我走。”使者的声音有些飘渺,风一般飘到了他身边,像昨天的白袍一样,一把抓住了他的肩头,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迅速涌上了额头。

  这次再落地的时候是一片草木繁盛的丛林,边上溪水潺潺,奇花异草满地,和一般所见的丛林有着许多不一样,倒有着一股子世外桃源的即视感。

  修羽心中奇怪,昨日来的明明是白袍,今天怎么换了使者亲自来了,瞅了瞅四方八面,的确也没有见到白袍的影子,竟有一丝失落,就问道,“今天怎么使者大人亲自驾临,带属下出来?”

  使者已经拖着他往前走去,动作不客气,声音里透着些不友善,“怎么,本座不配带着你执行任务么。”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修羽不好意思道,赶忙闭了嘴,果然是使者大人,官威比白袍可大了不是一点点。

  她在地面上转悠了两圈,好像找到了一个目标,对修羽说,“抓紧我,我们现在要遁地了。”

  抓着一个姑娘?怎么抓?会不会有些轻浮,修羽犹豫了一下。

  “快点。”使者一声轻斥,直接将他的手环在了自己的腰上。

  这么刺激…修羽干想。

  一段咒语从使者嘴中蹦出,地面开始缓缓泛起了黑烟,浅浅亮起了一个六芒星的法阵。

  咒语略长,她念了许久,随着六芒星的光芒越来越盛,最亮之时,一声“破”绝口而出。

  然而,她所说的地遁似乎并没有发生。六芒星亮到最盛之时,突然一暗,六把寒芒像从地底长出来的一样,地刺一般朝使者扎来。

  电光火石间,使者的第一反应竟是把修羽先一把推了开去,然后身姿急退,躲过了那长着眼睛一般朝她退的方向扎来的地刺寒芒。

  “何方妖孽,竟来我妖界撒野。”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地面传来,几株植物从六芒星的各个角疯长起来,瞬间长的半人高,他们聚合生长在了一起,扭动姿态继续往上生长,在片刻间长成了一棵大树,树间开满了妖异的花朵。树下出现了一个妖艳的女子,红唇白面,眉目如画,是个绝色的美人。

  这一下,魔界使者似乎也有些吃惊,讶异的喃喃了一句,“妖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