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6 春宵
黛焰2020-08-28 14:254,486

  只是脚受伤有些疼而已,让一个生龙活虎的大男人躺在担架上算怎么回事儿,修羽翘着头,对着左左右右的环境看来看去。一边看一边感叹的摇头,奢靡,浪费,丧尽天良。老爷还老为宫里来的拨款不够而发愁,怎么就不知道在当地找找这些豪门来支援支援,这家的家产能做的这么大,就不信不需要官府帮着打点打点。这种能双赢的事儿,下次看来得跟老爷好好商讨商讨。

  他自顾自寻思着,被抬进了一个房间。其实开始他并没有发现这是个房间。房间分为两个部分,外面有一个专门的隔间,放着软榻,餐桌,书桌书柜和一应摆件。一个巨大的屏风后,还有很大的一个空间,才有床,衣柜等等卧室里的东西。正是被抬进了屏风后面,他才发现,原来整个的空间才是一个完整的房间。这房间,铁定比老爷的房间大,关键是,这居然只是间客房,他咽了咽口水。原本觉得自己家里并不差,自己也算是个年少英才,到了这个地方,才知道自己所认识的世界是多么的狭小。

  萧姑娘所说的叶大夫随后就过来了,带着他的助手。以这大夫过来的速度判断,绝不是从外面请来的。天黑了大夫没这么容易请,况且这地方远离人烟,一去一回都不知道多久过去了。也就是说,萧府还单独养了个大夫。

  把和血肉都黏连在了一起的袜子清理下来后,叶大夫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他的脚不过是些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会有些疼而已。叶大夫让人拿盆冷开水来再清洗一下伤口,又开了些草药,让助手去药圃里采一些新鲜的来,捣碎了给他敷上,说是过一夜就能好。

  “过一夜?”修羽敏感的重复着问了一遍。

  “当然,不然你还想就这么淌着血直接回去了?”叶大夫好笑到,随即又多嘴了句,“你小子的命倒是不错,追着我们家小姐的小伙子满天跑,我倒是第一次见他把男子带到这里来,你是哪路来的神仙啊?”

  “叶大夫,”一个声音打断了他,萧姑娘和絮儿从屏风后面走了上来,叶大夫立刻恭敬的起身,低头垂手立到了一侧,将大概的情况说明了一下。

  萧姑娘认真的听完,点了点头,吩咐道,“让助手好了之后把药直接送进来。今天你也别回自己那儿了,在门口守着,随时等候吩咐吧。”叶大夫顺从的应了,便自觉的去门外了。

  她自己坐到了修羽的床角,让絮儿拿了几块干布来,垫在修羽的脚踝上,然后抓住了他的脚,修羽觉得,她不像是抓了脚,而像是抓住了什么珍宝,“放心吧,我不会碰到你的。”

  修羽觉得有些好笑,他有什么好怕她碰到的,巴不得还差不多,不过她这举动让自己有些受宠若惊,虽然是男子,但这血淋淋的脚被姑娘抓着,还是自己喜欢的姑娘,还是拒绝了自己好几次的姑娘抓着,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不由得想往里缩。

  “很疼么?”萧姑娘柔声问。

  “不,不是。”修羽第一次觉得面对姑娘是那么紧张,紧张到有些结巴。

  萧姑娘嘴上轻柔,手上挺用力,把他的脚从缩回去的地方硬掰直了,“别动。”她轻声道。

  修羽乖乖不动了。

  她从絮儿捧着的盆里将湿布拧的半干,很轻很慢的从他的伤口擦过,

  “小姐,”絮儿有些不忍道,“您的手尊贵,让絮儿来帮你吧。”

  萧姑娘瞥她一眼,淡淡道,“端把凳子来,把盆放下,你也出去门口守着吧。”

  絮儿嘴角抽动了一下,照着她的话做了事就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孤男寡女,气氛一下子暧昧了起来。修羽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和平时有些不一样起来,可一直拒绝他的萧姑娘,此刻的表情确是平静异常,一点没有害羞的样子。

  “刚才怎么抖了?我弄疼你了么?”萧姑娘停住手问。

  “没有,我只是有点不大习惯。”修羽答。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萧姑娘,发现她即使是垂着眼睛,也有一种别样的美。有些美女乍一看时感觉很惊艳,时间长后让人疲倦,感觉也就不过尔尔,可眼前这个女子,虽只露出了一副双眸,还总不正眼看人,却让人觉百看不厌,沁人心脾。难不成这就是若隐若现所透出的美?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很轻很轻的清洗着他的伤口。

  作为捕快从小习武,受伤也不是什么大事,清理伤口什么的也算是常有的事,以前一直觉得这事儿最痛苦,第一次觉得,受伤竟也是一种享受,美人在旁伺候,伤口上的痒代替了疼痛。这种痒,一直痒到心里。

  萧姑娘的举动让修羽之前想放弃的心即刻死灰复燃了,“我说,咱俩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说出去不好听,要不你告诉我未婚夫是谁,我去找他聊聊,让他把亲退了。”

  可惜他还没说完,就被敲门声打断了,萧姑娘直接起身去开门了。

  “哎别走啊…”修羽一脸吃了死苍蝇的表情。

  是送药的来了,萧姑娘端了药又坐到他床边,先将一杯药水递给他,“喝了,安神的。”

  修羽乖乖的拿过去,也不怕有毒,一口气就干了。

  她又拿了外敷的草药要给他敷脚,“这个会有些疼的。”

  修羽才不管疼不疼,疼算什么,他表白都才表了一半呢,他又重新说了一遍,“咱俩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说出去不好听,要不你告诉我未婚夫是谁,我去找他聊聊,让他把亲……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呜。”一叠声的惨叫,脚底处毫无防备的传来钻心的疼。这一回,修羽自己打断了自己,“你你你你你,你干什么!”

  萧姑娘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一些无辜,冷静的回应他,“我刚就说了,这个会有些疼的。”

  修羽呲牙咧嘴,嘶嘶的抽着气,“不好就不好,干嘛下这么狠的手啊,可怜了我的小脚丫。”

  “是该疼死你,才能少要你没脸没皮的乱说话。”她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将药草敷满了他的整双脚,她站起来,看了他一眼又马上移开眼神,“敷好了,你躺下睡吧。”

  “我不躺,这么好的机会,我要看美人。”修羽还是没脸没皮。

  “躺着也可以看的,我不走。”她将凳子上的脸盆端开,自己坐了上去。

  修羽感觉好极了,乖乖的躺下身,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美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可惜不知是不是那碗安神汤起了作用,他才躺下,就觉得自己的眼皮沉的很,想眨眼。一下,两下,感觉自己都要睡着了,脑子里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萧姑娘喃喃,“对了,门口那两个人,没事儿就让他们回去吧,就是破了点儿皮,别让人家在外面看门了。”说着说着,就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修羽睡得很好,一夜无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倏的想起了什么,脑子里一激灵,蹭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他昨天晚上睡在哪儿的来着,这么远的地方赶回捕快所,可别迟到了。

  刚跳下床,就对上了一双眼睛。

  “你醒了?”那双眼睛的主人轻柔的问他。

  修羽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手里捧着一本书,还是昨天那条白色襦裙,还是和昨天同样优雅的姿态端坐在同一把凳子上,“你不会……在这里守了我一夜吧?”

  她站起身来,并没有回答他,直接转过头走去了屏风后面。“你起来吧,我不看你。外面给你准备好了早饭和快马,吃完了来得及去衙门的。”

  男人起床有什么能看不能看的,况且昨天晚上他没脱衣服就睡着了,也就是脱了袜子,没穿鞋子。此刻床边的脚踏上已经放好了崭新的鞋子和袜子。昨天脚上敷伤口的药草已经不见了,脚底板还被人洗过一般干净发亮,伤口都已经结成了厚厚的血痂,他用手指去戳一戳,竟然一点都不疼,看来叶大夫的药草很独到啊,比衙门里贵重的金创药还灵验,修羽心中对叶大夫莫名平添了一份崇敬之情。不知道之后还能不能见到叶大夫,要是再见了,肯定求他开个方子给自己,以后兄弟们受伤就不怕了。

  换好鞋袜往外走,萧姑娘就在隔间等他,他们一起往房外走去。修羽注意到叶大夫并没有在门口守着,就问他去哪儿了,萧姑娘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昨天不是你说让他们别在门口的么。”

  修羽哑然,转而心中一甜,凑近到萧姑娘耳边,轻声在她耳边说,“你这么听我话呀。”

  萧姑娘的脸没有对着他,但他就是感觉面纱下,她的脸上一片红晕。

  她没有回头,快步朝前走去,“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找个丫鬟带你去吃早饭吧。”

  修羽看着她害羞逃走的背影,嘴角泛着抑制不住笑意,你这姑娘,怎么每次向前走,从不回头。不过,我怎么会让你跑。

  他迈腿就往前冲,姑娘才能走多快,眼看就要拉到她的手了,边上的过道里突然出来一个丫鬟,手上的托盘里装着几个小菜,冷不丁出来遇上前面这个男子,男子也来不及刹车,两个人就撞在了一起,盘子碎了一地。

  修羽赶紧往后退了两步,道歉赔礼,问有没有伤着这姑娘,把盘子的大块碎片帮忙捡进了托盘里,还想着,一个丫头砸坏了盘子要赔就不好了,赶紧又从兜里掏了些钱来塞进她的手里,一系列事情完成之后,他在抬头看萧姑娘的方向,哪还有人影,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心中不免有一丝失落

  请这位打碎盘子的小丫头引路,去了早餐的地点,也没有见到萧姑娘,修羽随便往嘴里扒拉了些东西,就准备出发回去了。

  倒是没想到,萧姑娘和絮儿就在萧府门口等着他,她理着门口的一匹马的鬃毛。

  修羽觉得,自从见到这萧姑娘,自己的心情就像是一天要经历四季,一下冷一下热的,这不,感觉萧姑娘在门口等着,定是放心不下自己,他现在的心情就跟春天一样明媚。

  “额头隆起,双眼突出,蹄子好象垒起的酒药饼,好马好马,不仅是匹好马,还是匹千里马,萧府果然所有东西都不同凡响。”萧府门前,修羽真心赞叹道。

  萧姑娘笑,“你倒是识货,今天它就归你了,你走吧。”说罢将马牵至修羽跟前放开,回到了萧府门口,垂手而立。

  修羽也不客气,拱一拱手表示谢过,“今日衙门的事情忙完了,我就来还马,告辞。”

  “不用了。”萧姑娘的声音再次响起。

  修羽调转了马头准备离开,惊讶的回头望她,“那这马?”

  “你喜欢就送你,不喜欢,到衙门了把它放了,他自己能找到回来的路。”一时间,修羽觉得风都好像停了下来,萧姑娘的声音有些清冷,“以后,你也不要再到这里来了。”

  现在,修羽的心情就是冬天,但他还想做一做努力,“昨天我和你提未婚夫的事……”

  “官爷。”萧姑娘打断他,“你觉得你,从头到尾,有哪一点,配得上我。”

  这一次,她的眼睛没有躲着他,正视着他的双目,她说得很慢,却很肯定没有一丝犹豫,最后几个字是一字一顿说的。

  杀人诛心。

  她的话像一根一根刺,扎进修羽的胸口。

  见到萧府开始,这就是修羽心中潜在的忧虑。

  事实上,修羽自己的家世也不差,加上从小武艺出类拔萃,文武兼修,才二十出头就当上了鼎鼎泓城的第一捕快,又一直认为自己气度不凡,有多少家名门望族,世家小姐都巴巴的想嫁进他们修家,押中他这支潜力股。在一天之前,他一直认为他会找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姑娘,不是看中他其他东西的,和他结合。

  这个姑娘,不一定有绝世容颜,不一定有倾城才干,不一定有鼎盛家事,但一定是幸运的。可他从没想过,他真正喜欢的这个姑娘,可以毫无顾忌的,实事求是的,亲口对他说这样一句话。更可怕的是,他竟没有一个字可以反驳。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修羽驾马前行,不再回头。

  许久后,萧姑娘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男声啸鸣。

  而她,在修羽的背影消失不见后深深的吸气和喘气,她似乎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咬紧着牙关,眼睛里充斥着血丝。

  絮儿看着都有些心疼,抓住了她的手又被反握得手指生疼。

  听到那阵撕心裂肺的啸声后,倒像是把萧姑娘心中的烦闷也给一同吼叫了出来,她平复完心情,对絮儿吩咐道,“去查查,他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絮儿:“是。”

  萧姑娘:“感应的印记修复好了吗?”

  絮儿:“只要主人不愿意被他看到,一定是不能再见到了。”

  萧姑娘自嘲的重复了这句话,“我,不愿意被他被他看到。”

  “还有一件事,有些棘手。”絮儿心中有些犹豫,但毕竟是件大事,还是决定对主人说。

  萧姑娘听完,陷入了沉思,“这件事情,让我好好想想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