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6 口是心非
黛焰2020-09-02 08:462,242

  萧姑娘说了一大段话,竟听到其中一个青匪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其他青匪纹丝不动。

  “怎么样?这个结局可比你们带走了我或伤害了我,而被官府追杀要划算多了。”萧姑娘淡淡道。

  她的身影在有些凉意的黄昏的风中显得有些单薄又孤单。正常的女子要是碰到这样的情况,早就被吓得哭坏了吧,可她竟是这样淡淡的,仿佛毫无惧怕,仿佛毫不在意,连正眼都不瞧那些青匪一眼。

  青匪头子看着她好一会儿,将一只手抬了起来,在空中扬了扬,其余几名青匪像是接到了命令,超里移动,眼看着越来越靠近萧姑娘了,萧姑娘的袖中出现了一把匕首,悄悄滑落到她掌中。

  几声马啸长鸣,林中突然出现了几匹马的身影,马上的人个个都是官服打扮,朝他们的方向而来。

  “是捕快,快走。”青匪头子低吼一声,连连后退。

  走路的哪赶得上骑马的,他们想退,却已是来不及了。那些骑马之人看到这个方向有人直冲他们的方向过来,其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

  他看到她的一瞬间,似乎也有些惊讶,“是你。”他驭着马儿来到她身边,一手伸向她,“上来。”

  萧姑娘犹豫了一下,将匕首收回袖里,将手地给了他,他的手温暖而有力,一使劲就把她带上了自己座驾的前位。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两人骑着一匹马在林中飞驰。手起剑落,那些所谓的青匪混混然的在他剑下就倒在了地上。

  “留活的,带回去好好拷问。”修羽放话。

  很快,在这几个骑兵捕快前,那几个青匪已经伤的伤残的残,被绑的被绑集中在一起了。

  修羽站在前面,对着几个青匪指来指去,“这个,你带走,这个,带回去直接送给老爷,这个,带回去先让师爷问话。”

  几个马上的捕快纷纷下马,按照头儿的要求把所属自己的青匪带走了。很快,林中就只剩下修羽和萧姑娘两个人了。

  其实修羽近来听说青匪从邻镇流窜到了泓城郊区,一直带着几个新来的捕快在追查此事。刚巧是前面新得的消息,说是北郊附近有民众注意到了一些类似青匪打扮的人经过,来官府报案。北郊,修羽有些敏感,即刻就带了人往萧府的方向来了,没想到缘分天定,不仅逮了青匪,还顺道救了心上人一命。要知道这几天他可一直在苦思冥想,该如何霸王硬上弓呢。

  换作平时,抓了该抓的人,草草的他们就把匪徒收拾收拾运回府衙了。可今日心上人在啊,还是差点被人欺负了的心上人,修羽可算是好好折腾了那些青匪一番,连斥带抽,声音洪亮,气势如虹,好不威风。训完了这群青匪,才算是让人把青匪们都带走了。

  回头看时,萧姑娘一直安静的站在修羽身后,看着他对其他人指点江山,恬静淡雅,不发一言。

  修羽过去关切的问她,“吓到了吧,哪里受伤没有?”

  萧姑娘摇摇头,“今天多谢官爷了。”

  修羽:“别这么客气,天色又暗了,我送你回萧府把。”

  “不用了,”她马上拒绝道,“没多少路,我自己会回去的。”

  她说这话,就好像往前走一步就是自己家了似的。这哪像是刚刚被匪徒劫过的少女啊,别说是对自己的感激之情了,连受过惊吓的感觉修羽也没听出来啊。

  不过,死缠烂打是他的特色,他忙叫住萧姑娘,“几里路也叫没多少路啊,你是真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么,你忘了刚刚自己才被匪徒打劫过,你以为戴块面纱别人就不敢劫色了?”

  修羽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这许多日没见,再见到这双眼睛,依旧惊为天人。

  她却刻意躲过了他的目光,依旧冷冷道,“官爷是忘了上次我于您说的话了。那么我再说一次,我与您无瓜无葛,无论是我被劫财还是被劫色,都于官爷无关。今日之事多谢官爷了,不过恕我直言,这也是捕快的本分,今日换了任何一个女子在这里,官爷也定是要救的。既然现在匪徒也已经抓住了,前方道路必定坦荡,官爷受了累,还请赶快回去吧。”萧姑娘说完,转身便要离去。

  她的说话说得滴水不漏,让修羽连句接话的机会都没有,修羽心中暗怒,这个女人,怎么每次都把话说的这么绝。然而上次她说狠话前,可是整整守了自己一夜,还只是因为自己没甚大事的脚伤,这两件事情的反差也太大了,要知道女人心,海底针,可指不定她哪个想法才是假的呢。想要知道她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修羽眼睛一转,灵机一动,想出一个法子来。

  “萧姑娘此言差矣,你叫我一声官爷,保护你的安全也是我应尽的……”修羽话未说完,“啊”的呻吟了一声。

  果然,如修羽所料,她迅速的回过了头。果然,她嘴上的冷言冷语和她的行为完全不一致,要是她真的不想管修羽死活,大可以不回头。她不仅回头,还很快跑到了他身边。

  修羽一手按着自己的胸口半蹲下身去,面上做出了一副痛苦的表情。

  “你怎么了?”萧姑娘的声音冷淡,语气却是非常的急切,一手扶住了修羽向前倾的身子。

  “……”她面上的纱巾被风吹起,飘过修羽的脸上,她下巴的一丝白嫩肌肤隐隐约约的透出来,看的修羽心里痒痒的。

  “你说话啊!”萧姑娘一抬头,就对上了修羽热切的目光,她感觉自己像是被戏耍了,蹭的站起了身。

  修羽前面陡然失了支撑,就要往前倒去,又在一瞬间被萧姑娘扶住了身躯。两个人一个要倒不倒,一个要扶不扶,画风清奇的展现在夕阳的余霞之中。

  “啊……”修羽故意呻吟一声,就感觉到扶着自己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修羽简直可以断定,她对他的冷漠,绝对是假装的,只是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她的身体似乎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终究又蹲了下来,把他倾斜的身子扶正,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怎么了?哪里疼?”

  修羽不说话,只是委屈的看她一眼,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看上的姑娘处处躲着自己,这心能不痛么。

  萧姑娘皱着眉头,喃喃了一句,“胸口痛,难道,从来没有好过吗?”

  这句哈倒是让修羽有些摸不着头脑,从来没有?难道以前自己就有胸口痛的毛病?自己怎么不知道?

  她的冷漠有了一丝丝松动,“走,我扶你,回去让叶大夫给你好好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