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8 百倍
黛焰2020-09-09 08:482,231

  这个空间和昨日沙漠黑洞下的空间很相似,他所谓的任务,也和昨日一样,就是从石缝中取出一颗白色的珠子,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之事。

  只不过取珠子时,他的脑海中又是一片杂乱的景象,各种画面交叠着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仿佛是一个仙境,仙境中总有一个穿戴贵气的中年男子在和他说话,可他并不认识这个男子,也不认得这些场景,更不知道他究竟说了什么。可不知为什么,他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怀念,莫名的忧伤。

  他不能拿着这珠子,不敢拿着这珠子,这种奇异的感觉侵占着他的全身,仿佛那是属于他自己的情愫。

  使者在后面几步之外等他,他踉跄着回头将珠子交给她。同样的,她视若珍宝的将珠子放进了一个精致的匣子里,施咒许久后,将它放进了袖里。

  “走吧,我送你回去。”使者道。

  “那白袍呢?她怎么样了,我们不去看看吗?”修羽不安心道。

  使者的声音有些苍凉,“她若是解决不了,难道你还能帮上忙吗。”

  修羽哑然,对面都是神魔妖怪,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靠自己那点花拳绣腿?

  “那下次任务什么时候呢,是明天么?”修羽继续问道。

  “连他都来了,消息怕是暴露了,以后应该不会找你了吧。”使者的语气森冷。

  这两日虽然疲惫还受了些惊吓,不过又是神鬼又是妖魔的,看风云雷动,看凌厉打斗,看变戏法般的术法,也是普通人一生无法企及的事。虽然普通人若是两天间看了这么多事可能已经吓得神智不清了,可修羽并未被吓坏,反而还觉得有些刺激。所以听她这样说,有些失落,“不会再来找我了啊。”

  使者似乎有些看不起的瞄了他一眼,冷冷道,“放心吧,你的将军之位,没有人可以动摇的。”

  一句话让修羽好生尴尬,“我不是这个意思。”

  使者不愿与他废话,抓起他的肩膀就将他提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妖界的隐秘山林内,白衣男子和妖王二人显然不敌白袍,僵持着战

  局。

  白衣男子知道白袍武力超群,霸绝六界。虽然没有正经交过手,可本以为自己至少能和她打个平手。没想到此番交手,不仅平手无法达到,自己这方还是两个人,对方还是因着一些缘由处处留情,控制着不伤到他的,这才是最难的。

  这几日,他修炼千年的天啸龙吟神功大成,也才有了想与她相交较的想法,却落得如此的局面。如此看来,她的修为之高,远胜于自己的想象。白衣男子心中苦恨,细密的汗水从额头渗出。所幸,因着缘由,她是必然不敢让自己有事的,这是她最大的死穴。

  以她今日这修为,可不能让魔界再度崛起了。她今日可以反悔当日许下的诺言,见了修羽,若有一天她反悔了自己所许下的另一个誓言。就将无任何人可与魔界抗衡。

  镰,鞭,剑相碰的电光火石间,“停手吧。”白衣男子叫道。

  显然几人都已厌倦了战局,这胜负早已显然却硬是因着脸面不愿放弃的继续的打斗,三人早已腻烦,听了这句话的同时间朝后一起纵去,停落在了三个不同的角落。

  “你对修羽做了什么?”白袍脸不红气不喘,却掩不住自己的关心则乱。她到的时候修羽看起来虽没什么事,可与白衣男子的手却是有接触的,也的确是从地上爬起来的。

  “是公主先悖了誓言,先与他有私。我只是给他些小的惩戒,让公主可以深记,我们之间的约定。”白衣男子道。

  “什么惩戒?”白袍咬牙。

  白衣男子:“公主将他盯得这么紧,需要我来告诉你么?”

  白袍:“他若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整个天界陪葬。”她又冷冷忘了妖王一眼,“对了,现在还有妖界。”

  白衣男子:“放心,他是你心尖上的人,我不会拿自己的命来赌。”

  白袍冷笑了一声,“你俩同为一父所出,一样爱穿白衣,可他身在地狱心在天堂。而你,身在天堂心在地狱。你恨我断了你的前程,可你永远无法将天界发扬光大。”

  这话被刺中要害般手指攥紧在了一团,“借公主吉言,不过像公主这样一心儿女情长的,不知老魔帝是否会为他付出的生命而抱憾终身呢。”

  白袍斜睨他一眼,心中复杂,不再多言,转了个身就没进了一片黑雾之中。黑雾消失前,一丝幽幽的回音传来,“妖王,礼物收好,少掺是非。”

  妖王一脸讶异,“什么礼物?”

  白衣男子,“快看看身上有没有多出什么物件?”

  妖王周身各处仔细看了看,没看多出什么东西来,就是手划过衣袖的时候好像有些疼,将手背翻过来一看多出了一条小小的划伤。乍一看,此伤口既不深,也不大,可若细看,就会发现伤口里面正有丝丝缕缕的黑气正在泛出,这是噬魂之镰的伤口。

  从小就是修炼咒法和武术长大的,受些小伤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妖王便一点也没放在心上。确定可全身上下都没什么多出来的东西,她撅起嘴巴来嘟囔着,“真是的,这个魔界公主怪里怪气的,把自己裹得跟个粽子一样,还说送了我什么礼,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看向边上的白衣男子撒娇道,“诺哥哥,你看萱儿都为你都得罪了那个女魔头了,你和我成亲的事儿可得什么时候摆上台面来讲?”

  “诺哥哥?”

  “诺哥哥?”

  妖王见白衣男子没有反应,连声叫他,他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眉头紧蹙。

  “喂!”她重重扭了白衣男子的胳膊一把,才算把他从沉思中脱了回来,她一副小女儿的不高兴道,“哼,每次有事相求就好妹妹好妹妹的,一提起成亲就不理人了,我下次再也不来搭理你了。”

  白衣男子好哄歹哄才算把她搞定,可心中就差骂那萧清焰千遍万遍了。

  也就是妖王这个傻姑娘年纪小,根本不知道魔界公主的狠厉和能耐。可他看到了,她手上的那一丝细微的伤口,虽是细小,却掺杂了多少的狠毒。

  那一年萧清焰也还小,不知道她噬魂之镰的能耐。所以他见过修羽身上噬魂之镰的伤口,也是这个伤口,让自己痛苦了一千年才得以化解。而今,他在妖王身上看到了同样的伤口,他终究是一个字都没有对她提起。

  可是萧清焰,我身上所受的痛苦,会十倍,百倍的让你还回来,因为你是一个有软肋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