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7 回忆
黛焰2020-10-09 09:152,416

  泓城捕快所后院的一间寝屋内,深夜亮起了几支蜡烛。修羽吹熄了火折子,坐到了床上。按理,现在将军府才是他人界的家,可他更愿意怀念的,依旧是这个狭小的捕快寝屋,这里留给了他所有快乐的人界回忆。由于这是将军高升后留下的寝屋,官老爷为了讨好他,一直将寝屋留存了下来,不再提供给别的捕快居住。

  想当年,一群好友住在这后院,他们一起在他的屋里开会,探讨抓贼的策略,围在一起赌牌九,围在一起同吃一只新打来的大雁,同在一起开怀畅饮,如同没能一般。然而事实就是这样的残酷,袁亿是修诺的爪牙,丁宁是母亲派来的人,而老贾和阿兵,一个来自于妖界,一个来自于冥界,原来所有的美梦,都只是一个个虚幻的泡影,他的嘴角渗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他抚摸着自己床上柔滑的被褥,一丝灰也没有,看来官老爷还一直请人整理打扫着这里呢。这位官老爷,在自己当了将军后,对自己的态度,对自己所做的事,无不体现着他的世故圆滑。就比如现在,他随时可以回捕快所感受到舒适这一点,就是他的聪明之处。对于官老爷对待所有人的小聪明,他曾经无数次嗤之以鼻,认为这是人类生来所带的虚伪。

  可是现在,他突然觉得自己过去的想法是那么的可笑。世人都道神仙好,可那些堂堂的在天上受人供奉,受人敬仰,受人爱戴的仙人,又都是什么样的呢。他不知道修诺为什么会变成后来的那样,但是他一切的所作所为,真的让他这个做弟弟不齿,心寒。

  可是除了天界呢,魔界又好到哪里去了么。

  他将身体平躺到床上魔帝的身影一次一次的出现在他眼前。

  他将他带至一个神秘的宫殿,那个宫殿被结界层层围住,一个壮丽的高台之下,魔帝取出了两颗光辉灿烂的能量之珠。

  这两颗珠子,他很熟悉,是他亲手取来的,可他之前一直不知道,他原是他父亲的能量之珠啊。

  在他眼前,父亲的能量之珠,从光辉灿烂的色泽,开始在魔帝的手中的被混沌包围,慢慢的被黑气笼罩。他想要抢,却被魔帝控制着,丝毫不得动弹。虽然跟着记忆的部分回复,他的能量有所回归,可仅仅是部分,现在的他与魔帝如何能够抗衡,他痛苦的,怒吼的看着父亲的能量之珠,就这样一点点被魔气侵蚀。

  许久之后,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束缚似乎减轻了,他冲向父亲的能量之珠,一把就从魔帝手中抢了过来。魔帝似乎有些虚脱,无力的坐在了地上,看着修羽和那些已经透着纯黑的能量之珠,大笑起来。

  修羽恨不得屠了魔帝,一把刀架到了他脖子上。魔帝并不闪躲,只是微微收敛了笑声,戏谑的看着他,“杀,你尽管杀,你的心上人,从此也就不复存在。”

  修羽的刀硬生生是卡在了他的话中,拿刀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先让我知道了过去的事情,让我怀着愧疚之心,然后再带我来亲眼看着你毁了我的父亲!”

  “嘘,”魔帝用手在嘴上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别吼的这么大声,老人家我听不得大声。”魔帝的面容,似乎的确在这一会儿时间里,变得更加苍老了,“放心,你的父亲不会因为这一点魔气而复生不得的。”

  修羽打了一个颤,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里似乎又闪过些光芒,疑惑的看着他。只听魔帝平静却又真诚的继续道,“我们都不希望清焰有事不是么。作为他的生生父亲,现在唯独我可以救她,我又怎么会放过这唯一的机会呢。”

  修羽眼镜倏的一亮,脱口而出,“真的?”

  魔帝看着他,似笑非笑,“当然不是真的,除非以命抵命。”

  以命抵命,修羽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种术法,算是一种上古禁术,他小时候曾听父亲讲故事一般的提过。这种术法虽是禁术,却不像其他术法一般被人刻意回避,因为此术对施咒人的要求特别苛刻,修炼未至化境之人根本无法窥之门道,何况以命抵命,一个修为如此强大之人又怎会随随便便将自己的性命换给别人呢。想到这个术法,倒让修羽又想起来,小时候父亲的确曾说过,这个世间除神界外,大概就只有两个人可以使得,而其余五界中,最强之人,不就是天帝和魔帝么。

  魔帝真愿意用此一命换一命的方式来救清焰么?

  “以命抵命,也是有时限的,五天内,不能施法完成,施法者和被施法者皆会灰飞烟灭。”魔帝继续道。

  说到这里,修羽就已经猜想到大概的情况了,他猛然抬头,认真严肃的看着魔帝。魔帝,应当是愿意救女儿的,将他带来这里,是要交代后事啊。“所以,魔帝陛下将我带来这里,是为了让我看顾魔界么?”

  魔帝欣赏的看着他微微笑了笑,“我女儿对眼的人,果然通透,可惜了,却投胎做了天帝老儿的儿子。没错,我可以救清焰,可她却不知何时能够醒来。若我与清焰都没有出面,魔界恐怕群龙无首而会大乱,而且这段时候,难保修诺小儿会不会趁火打劫。”

  “魔界有那么多长老,那么多将军,为什么需要我?”修羽虽然已经猜想到魔帝的意思,却还是不忍发问。

  “你还是仙人的时候,我就听焰儿提过你多次,对你的人品性格都是大大的赞赏,对你的爱慕,也是表露无疑,我相信我女儿的眼光。况且这六千年间,我亲眼见证了焰儿的成长,从她从小的暴戾心性,变得如今的克制,忍耐,说实话,若不是当年她自愿放弃统一六界,我真的觉得,她会将魔界引领向一个更高的未来。”魔帝想起他的女儿,嘴角泛着一丝怜爱又骄傲的笑,“我一生希望能够统一六界,尤其是征服天界。她为了你放弃天下的时候,我是真的恨啊,可六千年来,看到她的转变,看到她对我的孝,看到她将魔界治理的井井有条,我觉得,父母之爱,便是成就孩子,真是没有错的。我虽为魔帝,却也是一个普通的父亲,我愿意成就我的孩子,也愿意成就你们的人生。我相信我女儿的眼光,若你们未来在一起,共同打理魔界也是迟早的事。另一方面,你既恢复了记忆,现在这世上,还能有谁,比你更了解修诺呢。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在此时守护魔界的安全了。”

  这一刻,修羽觉得,这位苍桑的老人一点也不苍老,他似乎很高大,很伟岸,又似乎很符合魔帝的这个称呼,这个脑回路,和正常人也太不相同了,简直诡异。

  正常人能随便相信一个刚杀了自己女儿的人还把自己的国家托付给他掌管?

  可令修羽最迷惑的还不是这一件事情,而是,“但是,这和我父亲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他捧着珠子,恶狠狠的问,却被魔帝打断,“我信你,也不信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