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断绝关系
西楼有月2021-01-21 10:433,418

  翠儿听到自己小姐开口,知是小姐开始回击对方,这才端起秦墨宝刚刚给她倒的水,准备喝一口消火。

  秦墨宝眼光瞥了一下前面美男公子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家公子风神俊朗,天下无双,本小姐看上了,想买他做暖床,回去让你家公子开个价。”

  “噗”翠儿一口水如数喷出。

  “混账……”东西二还没喝出口,高冷的侍卫只觉得身体某处一凉。

  随后一张傲慢清冷高格调的俊脸一阵青一阵红。

  秦墨宝眨眨眼,愣了一秒,然后趴在桌上爆笑不已。

  “啊哈哈哈”她家翠儿太可爱了!

  穆九九笑得眼泪都飙了下来。

  “小姐”声音羞涩又委屈。

  “恩,翠……儿……你……让我再笑一会。”秦墨宝笑得花枝乱颤语不成句。

  “小姐!”翠儿懊恼的加重语气!

  秦墨宝猛然直起身,“我不笑了”,神情严肃不苟言笑。

  但若仔细细看,却发现她的目光依旧落在侍卫身上有一处。

  努力憋着……笑。

  “……你”……侍卫恼羞成怒的举起手招呼打秦墨宝。

  “清风!”温柔的嗓音从美男嘴里飘出,如春风拂柳,挠人心尖!

  侍卫闻言,放下手缓缓转过身面对自家公子,脸上,愤怒,羞辱,委屈。表情变换不一堪称绝伦。

  美男视线落在贴身侍卫的……胯部,嘴角抽了抽,难怪众人笑得如此怪异。

  “小姐”翠儿语含委屈,忍不住控诉,“你倒的是酒!”酒上翠儿咬的很重。

  秦墨宝和周围吃饭的人皆一愣。然后,再也控制不住的爆笑!

  笑声透过酒楼瓦顶,直上云霄!

  清风身影一闪,出了酒楼。

  秦墨宝赞叹,“传说中的轻功啊。好流弊!”

  随着清风的离开,酒楼里恢复正常,大家继续吃吃喝喝。说说笑笑。

  秦墨宝也不再看美男,老实本分的吃着午饭。

  只是没过多久,秦墨宝被人怒气冲冲质问。

  众人又免费看了一场戏,

  “秦墨宝,你还要不要脸,光天化日,众人面前你竟然说要买男人暖床。张三中教了你这么久,就教了你这个?”孙杨听别人说秦墨宝在酒楼里要买男人暖床,整个人都不淡定了。秦墨宝对自己做出疯狂追求,接着又和张三中传出各种各样的闲言碎语,今日又扬言买男宠。她把孙家看成什么了?

  “对啊,我就是要买男人暖床。难道不可以?”

  秦墨宝继续吃饭,正眼都懒得给来人。

  “你吃定我孙家没了你秦家不行是吧,本公子今日就告诉你。你我的婚约就此作罢,改日本公子亲自上门退婚!”

  孙杨说退婚,就好比女人和男人说:“我们离婚吧”

  不痛不痒,过过嘴瘾而已。

  “是吗?”秦墨宝听到孙杨的话,停下筷子,抬头看着来人,似笑非笑,“那我就在秦府等着孙公子大驾光临!”

  秦墨宝嘴角那抹笑在孙杨看来就是嘲笑。

  男人的尊严瞬间盖过一切,“你等着!”说完,拂袖而去。

  “这就走了?还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秦墨宝嘀咕。

  “切,每次都只敢说,没胆做!”翠儿对孙杨的话嗤之以鼻。

  吃完饭,秦墨宝来到美男饭桌前坐在,“嗨,美男本姑娘因为你而毁了一桩婚事,你良心会不会不安呢?不过本姑娘向来心善,允许你付了本姑娘这顿饭钱,买心安。”

  秦墨宝没骨头似的趴在桌子上,目光赤裸裸的盯着面前的男子,不断咽口水。

  “我心甚安,姑娘还是自己付吧。”

  美男就是美男说话都那么好听。

  “我……”秦墨宝刚要开口时,消失的清风换了一身衣服又出现在酒楼里。手中的剑指着秦墨宝。

  “滚远点!”

  “小姐!”翠儿惊呼。

  “滚,我不会。要不你先示范一个我看看?”秦墨宝无视清风手中的剑,懒散的说道。

  “丫鬟的事,三日之内有效。过时不候。”美男离开时给秦墨宝留下一句话。

  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理,秦墨宝也冲着美男后背吼了一句,“做本姑娘男宠,吃香喝辣。从此平步青云。如此好事也只限三日,过期作费。”

  孙家大厅里。

  孙杨立于大厅中间,对着上座的父亲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要退婚!”

  孙杨父亲扬手,一只陶瓷杯子向孙杨砸了过来。

  孙杨也不闪躲,杯子撞在胸口,然后落于地上,碎了一地。

  “你皮又痒了是吧!”孙杨父亲凉凉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可是那个秦墨宝流言不断,之前和张三中就暧昧不清,今日还在众目睽睽下说买男宠。您还让孩儿娶她,这不是践踏儿子男儿尊严么!”

  “她买男宠了?”孙杨父亲皱眉,额头上的抬头纹估计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买是没买……可是……”

  “没买你在这瞎嚷嚷着什么?有着时间好好看看账本。”孙杨父亲打断孙杨的话,不满的斥责道。

  “娘!”孙杨朝站在它父亲身边的女子喊了一声。语气中幽怨绵绵长长。

  见到儿子委屈,女子心中不忍,转头对同床共枕的夫君,“老爷……”

  “什么都别说……”孙杨父亲抬手阻止了女子的接下来的话,“退婚的事没得商量!”

  “难不成老爷当真为了孙家家业而弃儿子的尊严于不顾吗?”见到相公强硬的态度,女子的性子也起了。

  “有何不可?”

  “你……有没有人性?他是你亲儿子,不是捡来的!”

  “老爷,二爷回来了!”管家走进大厅,禀告。

  “我不希望以后在听到退婚的话。”孙建国看了一眼身边的妻子命令道。

  听到父亲强制性的命令,孙杨是敢怒不敢言。

  心中苦闷。

  “大哥,我觉得扬儿想退婚就退婚吧,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强行把他和秦小姐绑在一起,日后指不定会出什么事了!”孙家二老爷同管家进了大厅。

  “二叔。”孙杨惊喜,他怎么也没想到二叔会帮他说话。

  “二弟。你明知道……”孙建国不明白一向同他一样看中孙家前程的二弟为何会说出这般话。

  孙家二老爷笑了笑。上前在孙建国耳边低语。

  “当真?”孙建国不可置信。

  “嗯”孙家二老爷点头。“这也就是我为何赶着回来的原因。”

  孙建国沉默半响,抬头,“管家去拿些像样的金银珠宝和一些绫罗绸缎。去秦府。”

  然后又看向孙杨,“秦家的信物呢?去拿来。”

  “爹,这是……”孙杨瞪着一双眼睛,不确定的问。

  “你不是总算嚷嚷着要退婚,怎么现在不想退了?”

  “想想想。孩儿这就去拿。”孙杨连连点头,然后急忙跑出大厅,去自己院子里拿秦家的信物。

  他真是太高兴了,终于可以退婚了。

  这,还真亏他二叔。

  不然他真的要和秦墨宝那种不知羞耻的丑女人生活一辈子。

  “小姐,刚刚酒楼里人是谁啊?当真无理,竟居然让小姐去给他做丫鬟,他也不看自己是何等身份,他受的起么?”翠儿语气满满的嘲讽和不屑。

  翠儿跟着秦墨宝在渔阳县作威作福惯了,除了秦家的人,别人不放眼里。

  在翠儿脑中有种概念:渔阳县小姐最大。

  “他啊……”秦墨宝顿了顿,“估计就是我爹说的……贵人!”

  翠儿这才想起她们出府时,老爷特意交代道:“渔阳县来了位大人物,就是京都的将军府畏惧三分,你们千万别去招惹他。”

  “不……不是……吧!”翠儿额头上开始出汗。她们不会这么背吧。

  “怎么?怕了?”秦墨宝见翠儿受惊的模样,笑得调侃,“在酒楼,你可不是这样的。拍案而起的动作,怒目而视的小眼神,那真是威风凛凛,霸气侧漏。”

  “小……小姐……要不……。我们回去……”翠儿指了指身后的路,语不成句。

  “回去干嘛?”秦墨宝不解。

  “道歉!”翠儿认真的说道。

  秦墨宝:“……”

  “晚……了……”

  翠儿欲哭无泪,神情完全是一副生无可恋。

  秦墨宝带着翠儿到处逛了逛,买了许多东西。

  美名曰:死前好好享受一下。

  等秦墨宝回到府中就见到两箱珠宝,和上等的绫罗绸缎。随便一件都是价值不菲?

  “哪来的这些?”秦墨宝问府中下人。

  “孙……孙家的。”下人低头老实回答。

  孙家?他家怎么会送这些东西?

  难不成?

  秦墨宝惊恐,不会吧!她才多大。

  他家……

  “回来了?”

  “爹……孙家……不会是……”秦墨宝指了指两箱的珠宝。

  “嗯”秦墨宝点头。

  “禽兽啊,我才多大,他们孙家就要着急娶我。爹您千万别同意啊,女儿舍不得您,女儿还想多陪陪您……”秦墨宝挽着秦浩的胳膊又是撒娇又是哭。

  秦浩:“……他们家……是退婚!”

  秦墨宝哭声嘎然而止,“退……退婚?”秦墨宝不敢相信。

  “嗯”

  卧槽!

  原来是青春损失费!

  害的她白哭一场。

  不过话说回来,秦家还……挺大方的。

  本来她还以为孙杨在说大话,没想到他这次还真办到了。

  这样也好,不用她去费心如何退掉这场婚约。

  “既然是孙家给我的补偿,那就归我了。我去把它换成银票。这些珠宝带在身上太显眼了……”

  秦墨宝喋喋不休时。

  一声巴掌忽然落在她脸上。

  整个屋子瞬间安静的可怕。

  下人个个低头,不敢出声。

  “你有病吧!”秦墨宝捂着被打的脸。眼睛直视秦浩,如果对方不是这身子的父亲,估计此刻站在她前的已经是一具尸体。

  翠儿上前小心翼翼的拽了拽秦墨宝的衣角,“小姐”

  “蛮横无理,言行举止放荡不羁,完全没有女子该有洁身自好不说,还敢辱骂长辈。我秦浩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秦浩冷声道。

  “这是要把我逐出秦家。”反问的话却被秦墨宝说成肯定句。

  “对!本官要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从此我秦家没有你这般不知廉耻的女子。来人笔墨伺候。”

  下人纷纷惊恐,不明白只是一个退婚怎么会闹到断绝父女关系的地步。以老爷以前对小姐宠溺来看,这完全不是个事。

  秦墨宝静静的看着秦浩,抿唇不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