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又遇美男
西楼有月2021-01-21 10:493,128

  翠儿哭着跪在秦浩面前,“老爷都是翠儿的错,翠儿身为奴婢不知提醒,劝阻小姐导致小姐变成今日模样,一切都是翠儿,只是老爷不要把逐出秦府,翠儿愿受任何惩罚。就算把翠儿买给人牙子翠儿也愿意。”

  秦浩不理哭泣的翠儿,只拿起笔墨在宣纸上写着。

  翠儿跪在一旁又哭又求。

  完全不能打动秦浩的心。

  秦墨宝看不下去了,上前拉起翠儿。

  “小姐你快向老爷认错,就说你以后一定会改的,老爷就不会赶你出府了。”翠儿抽噎。

  秦墨宝用手擦了擦翠儿的泪水,笑了笑,“好了,不哭了。再哭小姐我会心疼的。”

  “小姐。”翠儿着急,小姐到底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拿去,从此以后你我再也无父女关系。”秦浩不待墨水干就急着扔给秦墨宝。

  秦墨宝接过右手捏住宣纸右上角,左手捏住宣纸左下角。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呵呵,才华不错。一篇断绝父女关系到是被他写的洋洋洒洒。

  “想要逐我秦府,先把我娘当年的家装折成银票给我。否则休想!”秦墨宝抬头看向秦浩,“还有,孙家今日退亲给的补偿,也得给我。”

  “家里一共只有十万两银票。你要就要,不要就走人。”秦浩也不和秦墨宝废话,直接说道。

  秦墨宝想了想,十万就十万吧。

  她知道十万两已经是秦府家底了。

  “好,钱拿来,我这就滚蛋。以后再遇便是路人。

  “小姐……”翠儿眼泪从秦浩说和秦墨宝断绝父女关系起就没断过。

  秦墨宝倒是没想到,她家翠儿原来是水做的。

  “你先在秦府住着,等小姐出去后安定下来,就来接你。”

  “小姐不要……你别走。”翠儿紧紧拉着秦墨宝的手,生怕她下一秒就走了似的。

  秦墨宝和翠儿在这边说着话的时候,秦浩已经让人拿了十万两银票来了。

  秦墨宝接过银票,也不数就把一打银票从中间折叠藏于袖中。

  秦墨宝转身欲走,奈何翠儿紧紧拉着她不放手。

  秦墨宝回身,一根一根扳开翠儿手指。

  翠儿泪流满面,摇头喊道:“不要……不要走……”

  秦墨宝见翠儿伤心的样子,心中也十分难过。

  可是此时不走,只怕一会二娘和老夫人也赶来了。

  那时,大家都难过。

  与其那样,不如,此刻狠心离开。

  秦墨宝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翠儿看向秦浩。见他没有挽留秦墨宝的意思。

  心中一片凄冷。

  这,还是当初宠爱她家小姐的老爷吗?

  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绝情,把小姐说赶就赶了。

  秦墨宝走在大街上,夕阳下。

  一时,不知该往何处。

  就在她漫无目的的行走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

  转身望去,原来是翠儿。

  “小姐”翠儿抱着包袱跑上前气喘吁吁,“小姐,这是翠儿给你收拾的衣服,你别着急,先在酒楼里住下,然后给京都的将军府俢封信。就说老爷把你逐出秦家。将军府一定会派人来,到时候老爷定会来接你回府。”

  秦墨宝笑了笑,摸了摸翠儿的头,叹道,单纯就是好。什么都往好的地方想。

  秦墨宝看天空中北方的乌云一大片飘来。

  看来是要变天了。

  “好。小姐我在前面那家酒楼住下。等将军府来人。”

  “那翠儿以后就来酒楼伺候小姐。”翠儿破涕为笑。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卖身契在秦府,她铁定跟随小姐。

  “那不行,你这段时间要在秦府帮小姐照顾二娘哈老夫人,还有告诉她们不用担心,就说小姐我已经写信给将军府了,想必不久将军府就会来人了。”

  翠儿皱眉,嘟着嘴。可怜的望着秦墨宝。

  “怎么?本小姐就吩咐你这点小事你都不愿意去做?”秦墨宝故意拉着脸。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果然,翠儿立马点头,“奴婢愿意……只是奴婢担心小姐……”

  “放心吧,本小姐会照顾好自己的。”秦墨宝见越来越近的乌云,“你快回去吧,不然一会下雨成落汤鸡了,小姐我也赶紧去酒楼定房间,免得晚上流落街头。”

  “小姐……”翠儿拉着秦墨宝的手,不舍。

  “回去吧……替小姐照顾好二娘和老夫人。”

  秦墨宝千哄万哄才把翠儿哄回去。

  秦墨宝先是去了一家卖兵器的店铺,挑选了一柄匕首。

  此去京都,如何能没有个护身的兵器。

  秦墨宝给了钱,便往酒楼方向走去。

  秦墨宝在酒楼里定了间雅间。没一会外面沥沥下起大雨。

  掌灯时分,秦墨宝出门想去找小二,让他把晚饭端到她的房间。

  不想,门刚被打开,她就看到两个人。

  缘分啊!

  一天之内遇到两次,而且她们还住在同一家酒楼。

  “嗨,美男,我们好有缘。”秦墨宝抬手热情的打招呼。

  美男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不过和他身后高傲的像只孔雀的侍卫来说,身为主子的美男就显得很友好。

  “花痴!”清风鄙视。

  秦墨宝把视线移向美男身后的侍卫,凉凉的说道:“傲娇……受!”

  傲娇清风是懂的,可是后面加了个受他就理解不了,不过看对面女子的神情,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清风见秦墨宝欠扁的神态,气的他待要拔剑时,主子已经迈开步伐走了。

  “离公子远点。”清风拔了拔手中的剑冷冷的对秦墨宝说道。

  “你说离远点就离远点啊!你谁啊!”秦墨宝白了一眼自以为是的清风。

  然后扬起笑容,去追美男,“美男你是不是去吃饭?好巧我也是,你是不是一个人吃啊,我也是一个人吃,不如我们一起吃吧,人多吃饭香……”秦墨宝追上美男喋喋不休说了一大堆。

  “我叫秦墨宝,对了美男你叫什么?”秦墨宝忽然想起还没问美男名字,急忙问道。

  只是她一番热情,美男却以微笑的冷漠回复她。

  虽然没能和美男一起吃饭,也没能问出美男姓甚名谁。可是……这并不影响秦墨宝的食欲。

  何况她也不是真的想和他吃饭。

  秦墨宝点了很多菜,让小儿送到她的房间。

  经过美男身边时,美男身后的侍卫又开始挑衅。

  “猪”

  秦墨宝停下脚步,看他,“猪叫谁?”

  “猪叫你!”清风冷笑,他就骂她猪了,她能把他怎样?

  一个女人比男人吃的还多不是猪是什么?

  “哦。”秦墨宝了然的点点头。然后走了。

  秦墨宝的反应出乎清风的意料,他以为秦墨宝怎么样也要回骂他,没想到她只是哦了一声就走了。

  北辰轩见清风还没弄懂,轻轻的笑出声。

  秦墨宝……

  北辰轩看了一眼秦墨宝背影,没想到你比小时候变得有意思了。

  窗外秋雨绵绵,树叶莎莎。

  屋里秦墨宝却是一夜好眠。

  早上起来,宿雨已停唯有秋风。

  漱口洗脸梳理一番。吃了饭。

  秦墨宝雇了辆马车,买了些祭品去暨南村,给张三中的奶奶烧些纸钱。

  因为村子离的有些远所以 等她回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刚到她住的酒楼门口,秦墨宝遇见两个人。

  “妹妹!你……还好吗?”女子脸上很是担忧。

  好不好和你有关系?秦墨宝翻白眼,懒得搭理她,要不是看在,她还是个孩子份上,她早整死她了。

  “秦墨宝,你去哪了?”男子看见秦墨宝鞋子上沾满泥土。皱眉问。

  “孙公子觉得这条马路宽吗?”秦墨宝不答反问。

  孙杨不解秦墨宝此话和意,只是老实说道:“当然宽,这是渔阳县最宽敞的路了。”

  “是么。”秦墨宝看了眼马路,“难道孙公子不不觉得自己管的比马路还宽?”

  “你……”孙杨他每次和秦墨宝说话,都会气的半死。

  秦墨宝懒得在和他多说,直接走。

  “那个……”孙杨张了张嘴,下面难为情的话在见到秦墨宝走人的话脱口而出,“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昨日他说退婚,当时只是气话。

  只是大话已出口,男人的面子使他就不得不去做。

  原本他也没想着能退了婚,他之所以去找他父亲,一是因为他知道 他父亲不会同意他退婚约,二呢,是因为他想找个台阶下。

  世事难料,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二叔会回来,而且只是说了几句让他爹把婚退了。

  更让他想不到是,因为他的退婚使秦墨宝被逐出秦家。

  这,让他有些自责。

  毕竟,以前他孙家靠着秦墨宝才有了今日。

  “孙家已经给出相应的赔偿了,你也无需道歉。”言讫,秦墨宝头也不回的进了酒楼。

  酒楼里,吃饭的人为数不多,不过他们看到秦墨宝,看着秦墨宝窃窃私语。

  秦墨宝隐约听到他们说,她被赶出秦府,

  还幸灾乐祸道:“看她以后还如何嚣张。”

  看来她被赶出秦府,已经被传的满城风雨了。

  秦墨宝懒得搭理他们径自上楼。

  回到屋里,换了鞋子,又换了衣服。

  幸亏翠儿把她的衣服打包送给她,不然她还得上街买。麻烦!

  换好衣服,秦墨宝下楼点了菜。

  吃完饭又出酒楼了。

  “师父呢?”秦墨宝进了同仁堂对正在给病人抓药的男子问。

  男子抬头见是秦墨宝,“师父在院子里。。”

  秦墨宝轻车熟路的来到后面院子里。

  秦墨宝猫着要,轻放脚步,慢慢走到正在磨磨药的老者身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