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探望先生
西楼有月2021-01-21 10:423,044

  吃了饭,秦墨宝和翠儿随着人流来到了渔阳县衙门处。

  这是她第一次来老爹的工作场所。

  衙门口被男女老少站满了。

  秦墨宝扒开人群,好不容易挤了进去。

  挤到最前面。

  肃静的公堂一时寂静威严。

  几个衙役手持廷杖分列两边,神色冷冽,目不斜视。在他们身后立着“回避”,“肃静”牌

  她老爹秦浩身穿朝服,头顶“明镜高悬”的匾额下。

  头戴顶戴花翎端坐在公案之后,神情冷清,不苟言笑。

  堂中间跪着两名男子。

  “堂下何人,报上姓名来!”秦浩抬手拍惊堂木。

  “草民姓舒,名城。舒城。”

  “前日不是说过了吗!今天怎么还问。

  ”相对于舒城的老实,他身边的男子面对县官大人无聊的问话,有点不耐烦。

  “小人姓李,名胜。李胜,是也。”李胜嘀咕一声,还是老实的报了姓名。

  “小人告舒城故意伤人罪。”李胜手指舒城对秦浩说。

  “……”

  听了许久之后,秦墨宝是弄清了事情来龙去脉。

  舒城与含香相识多年,而是二人早暗许承诺。

  只是,舒城当时没有那么钱为含香赎身。

  所以多年来,舒城努力挣钱就是希望能早日替含香赎身。

  哪知,天道无常。

  当他终于攒到钱为含香赎身时,李家公子李胜看上含香强行买了回去做小妾。

  含香早已心许舒城。被李胜强占了身体。

  失去贞洁,自认为无颜面对舒城,悲切之下,

  喝了毒药。

  还好抢救及时,救了性命。

  含香自杀对财大气粗的富二代李胜来说,自然是一种侮辱。

  她的自杀,不过是想告诉人们,她看不上李胜。

  或者可以说,他李胜在她含香眼里比不上舒城。

  天生惯养的李胜如何能忍受。

  对含香又打又骂。身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残。

  让含香生不如死。

  舒城听闻含香被李家虐待,一怒之下,在巷陌中把李胜打了。

  所以李胜把舒城告了。

  冲冠一怒为红颜!原来这句话也能发生在书生身上。

  不过,这官司怎么看都是李家赢。

  因为李家没犯律法,而舒城犯了故意行凶罪。

  最为难的大概是她家老爹了,该如何断才好。

  舒城是弱者,在百姓眼里,舒城和他们是一派。

  轻易的判舒城的罪,只怕寒了百姓的心。

  而李胜在渔阳县也是是上流人士,身后那些关系网自然不用明说。

  再说这件事,在律法上李胜完全站上风。

  此案已经拖了多日,再拖下去,恐怕要招人口舌了。

  秦墨宝在人群中,替自家老爹担心了一把。

  “此事皆因翠红乡里的含香引起,含香自觉有愧二位,昨日已服了,毒药谢罪了。”

  秦浩丢出一枚炸弹。

  “大人,您……说什么?”

  舒城不愿相信秦浩的话。说他不愿意相信秦浩的话,不如说他不能接收含香的死。

  “怎么可能!”李胜也发出质疑的声音。他在府中已经下令,含香房中不允许出现一些可以自杀的东西。

  更别说是毒药。

  围观的群众对于含香的死,惋惜的比较多。拍板叫好的也有那么几个。

  “本官知道你们不信。”秦浩忽然高声喊道:“把含香尸体抬上来。”

  “含香……”舒城见平躺在草席上的女子,闭着双眼。

  伸手抓上女子的手臂。掌心传来的凉意。

  让他失声痛哭,其声悲恸哀鸣,旁人闻之也不免落几滴清泪。

  “香儿,香儿!你在和我开玩笑是吧?你睁开眼看看我,睁开眼睛看看我。”无论舒城如何自欺欺人,躺在草席上的女子。也没能睁开眼。

  舒城抱起含香,把她搂在怀里,哭道:“是我没用,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情到深处,是喜,是悲,是伤皆不分男女。

  “真……死了?”李胜望着含香气死沉沉的尸体,有点害怕。

  身子止不住颤抖。

  虽说他横行霸道,嚣张跋扈。不把人命当一回事,可他从来弄死人!这也是他为什么被舒城打了而舒城还完好无事。

  双膝跪地的李胜,直接跌做在地上。

  “这是含香留下的笔墨,写给李胜的。”秦浩从绣中抽出一张信封。

  唤来一名衙役,让他把信封递与李胜。

  “写……写给我的?”

  李胜抖着手接过衙役送来的信封,打开信封。

  李胜看了许久,对含香的愧疚和后悔变成一声叹息。

  信中是含香对他的道歉,与哀求?

  道歉:是她明知自己是李家人,心中却心系他人,让李家失了面子。

  哀求:是她以最后一口气息,求他放过舒城。

  来世愿做牛做马报答李家。

  李胜起身,“算了,我不告了!然后又命同他一起来的下人,把含香尸体带回去。”

  “这是当日你赎含香钱数,她活着的时候,受制于人,我希望死后她能有自由身。还请李公子把含香卖身契还给含香。”舒城空出一只手,在怀中掏出一袋钱,放于地上。

  “嘿!得寸进尺是不是!”他都撤诉了这家伙竟然,不知好歹顺干子往上爬,提出过分的要求。

  他李家会在乎一点钱?说笑吧!

  “胜儿!”

  “二叔?你怎么在这里。”

  “你爹让我出来瞧瞧。……”被李胜称二叔的男子压低声音,在李胜耳边嘀咕。“含香死都死了,你把尸体带回去做甚?你也不闲晦气。要我说,你就把卖身契给舒城得了,既得钱,又不用戳霉头。你说是不是?”

  “不是……这……”李胜刚要反对。

  李胜二叔便直接逼宫,“这也是你爹的意思。”

  提到他爹,李胜完全……怂了!

  没办法,他只好拿钱。然后把卖身契给舒城。

  李胜闷闷不乐,甩了下袖子走了。

  李胜走了,也就是说官司结束了。

  围观群众也纷纷离开。

  而,舒城依旧抱着含香尸体,一动不动。

  秦墨宝抬头给她老爹送了一个意味不明微笑。

  置死地而后生,计谋用得不错。

  秦墨宝又看了一眼。舒城和含香,笑了笑。

  秦墨宝在张三中脸上涂抹两人都没有出声。

  房间里,一时静逸。估计有个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的:“无声胜有声”

  张三中原本就是腼腆之人,此时和秦墨宝离的又如此近。

  女子的体香和她轻盈的呼吸声让他整个人都紧绷,僵硬。

  心,也跳的快!砰砰的。他感觉心好像要跳出胸胸腔似的。

  “先生紧张什么?”秦墨宝听到张三中不规律的心跳声,轻声笑道。

  手上依旧重复着抹药的动作。

  秦墨宝没心没肺的点破,张三中脸瞬间红到脖子下。

  “我……我从没和女子这般近距离过。”张三中老实说道。

  “哦”秦墨宝低头又在手指上沾了点药,继续在张三中脸上捣鼓。

  “其实……你可以把我当成男的。”秦墨宝笑着说,“不介意的。”

  张三中:“……”她的气息和身上的女子香味,冲次着他鼻尖,感官。让他如何把她当成男子。

  “为什么不去报官?”秦墨宝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瓶盖,盖上。

  为什么没报官,这是他近日不敢深问自己的问题。

  其实他知道自己是害怕,是顾虑。

  打他的是孙家的人,而孙杨是秦墨宝的未婚夫,秦大人又于他有恩。他不想让秦大人为难。

  他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退一步海阔天空。

  他知道秦墨宝问他的意思,在这小小的渔阳县他都缩头缩脑,忍气吞声。

  去了京都,富贵权门满天飞的地方,能生存下去都艰难,仕途更是渺茫。

  又何谈做个好官。

  “这是你的!孙家给你赔你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秦墨宝见张三中又在发呆,清秀的脸上布满纠结与阴郁。

  她知道自己的话让张三中不得不正视自己的问题。她想告诉他,胆小怕事是不适合做个好官的。

  张三中望着桌子上的碎银和银票,眼睛睁的老大,整个人呆掉。

  这是他一辈子不曾见过的。

  “这……也太多了吧!”

  “嫌多啊?那分我一些吧。”秦墨宝挑眉。她还没见过谁会嫌钱多的。

  “好啊!”张三中对上秦墨宝的视线,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然后把一打银票都推到秦墨宝面前。

  秦墨宝:“……”

  “这是你用身体换来的。我怎么能要。”秦墨宝又把银票塞给张三中。

  “而且孙家已经给过我钱了。”

  “谢谢!”张三中神色动容,如果不是男女有别,他恐怕会给她一个拥抱。

  “你身上是不是也有伤?要不要我帮你?”秦墨宝忽然转移话题。

  张三中有点跟不上秦墨宝思维跳跃,愣了一下。

  随即反应过来,脸又再次红了。

  “不……不用!”

  “真的不用?”秦墨宝盯着张三中的眼,笑得邪恶。

  “真的不用!”张三中连连摆手,拒绝秦墨宝的好意。

  秦墨宝把药瓶放到张三中手里,“那你自己来吧!”秦墨宝起身,准备出去找她家翠儿。

  也不知道这丫头哪去了,没来的时候叽叽喳喳嚷着要来,关键时刻却见不到她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