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无声胜有声
西楼有月2021-01-21 10:423,245

  “做什么去了?白白失去表现的机会。”秦墨宝低声嘀咕。

  “你说什么?”张三中隐隐听到秦墨宝说话,只是没能听清。

  站起身准备走的的秦墨宝,回身弯腰,眉眼弯弯,贼贼一笑,“我说,如果有哪里够不着的话,可以喊我。”

  我让我家翠儿来给你上药。

  秦墨宝一本正经的撩拨, 张三中只觉得自己的血,要从头顶滋了出去。

  秦墨宝出了房间,见到翠儿正蹲在院子里逗一只小狗。

  一人一畜,玩的不亦乐乎。

  “翠儿。”秦墨宝恨铁不成钢的喊了一声,“你在干嘛呢?”

  “咦,小姐你出来了?”翠儿招了招手,“小姐,你快来,这只小狗好可爱。”

  秦墨宝:“……”你暗恋的对象都受伤了,你不进去看看,慰问一下。献献殷勤,在这里逗狗。

  她家丫鬟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你身上是不是还有跌打损伤的药?”秦墨宝走上来问翠儿。

  “有啊。”翠儿抱起小狗,“小姐,你看它是不是很可爱。”

  翠儿一边顺着以后的毛,一边对秦墨宝献宝。

  “先生的药不够,你……”

  秦墨宝话未绝,翠儿就拿出自己身上的药递到秦墨宝面前。

  秦墨宝翻白眼,“……”好歹等她把话说话好吧。

  “你送进去。”秦墨宝懒得废话,直接下命令。

  在对上翠儿不解的眼神,秦墨宝现编了谎话。

  “这只小狗好萌啊!”秦墨宝伸手抱过翠儿怀里的小狗,“我抱抱这只小狗。”

  “哦”单纯的翠儿并未能理解她家主子的用心良苦。

  听到秦墨宝夸小狗,喜的她屁颠屁颠的拿着药一蹦一跳的去了。

  秦墨宝看着翠儿的背影,笑道:“这个傻丫头!”

  不一会,秦墨宝就听到高分贝的尖叫声。

  然后就见翠儿以闪电的速度跑了出来,站在她面前,脸像抹了血似的。

  很红。

  “小……小姐……张……”翠儿食指指着门里,结巴。

  “他怎么了?”秦墨宝眨眼。

  “他……他……没穿衣服!”翠儿总算把一句话说完整了。

  这么劲爆?

  “裤子也脱了?”秦墨宝好奇。

  翠儿“……”她家小姐……

  “没……没有……”翠儿摇头。

  “那你尖叫什么?”不就上衣没穿嘛,至于叫的这么大声。秦墨宝一时忘了这是古代,保守的古代。

  不过幸好大周王朝没有,女子看了男子身体,男子就要娶女子。

  “不是啊!他没穿衣服!”翠儿解释。

  穿衣服还如何上药?她让她进去就是让她去表现的。

  可是她……

  秦墨宝叹口气,丫鬟如此害羞可怎么是好。

  秦墨宝这边还在埋怨翠儿一根筋。

  那边张三中穿好衣服,拖着身体,走了出来。

  翠儿刚刚见了张三中的赤裸的身体,这时见到张三中,吓得她立马捂着脸跑了好远。

  都躲马车里了。

  张三中一瘸一拐的来到秦墨宝面前,清秀的眸光望着秦墨宝,指责她的行为,“你故意的?”

  “不是”

  张三中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

  就听到秦墨宝下一句气死人,补偿命的话,“我……有意的!”

  长亭柳色才黄,远客一枝先折。

  秦墨宝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像古人那样折柳赠人。

  长亭外,古道边。

  秦墨宝伸手折了一枝才刚刚发芽的柳条,送到怀揣她爹秦浩的推荐信即将赴京求职的张三中面前,浅浅一笑,“先生总说古人有折柳相赠,今日学生便学古人折一枝柳条送先生。”

  张三中接过那条才抽嫩黄的杨柳,“总算有点长进。”张三中和秦墨宝相处的时间算起来也有大半年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张三中觉得他和秦墨宝呆久了,往日腼腆的脸皮,在不知不觉中……厚了!

  比如:在面对比较正常情况下的秦墨宝,张三中现在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有时偶尔也会和她开几句玩笑。

  当然,这只限于,秦墨宝正常情况下。

  如果是她犯中二病时,他张三中对秦墨宝是敬而远之的。

  不过面对其他人时,他倒是可以做到,喜怒哀乐,不喜形于色。

  这都要归功于秦墨宝,是她豪情奔放下造就了他的沉稳内敛。

  “翠儿也去折一枝送先生吧。”秦墨宝对一旁的翠儿说道。

  翠儿摇头,“小姐不是送了么?奴婢再送张公子一枝,张公子肯定不好拿的。”

  翠儿想:这是你俩的晴天我去凑什么热闹。翠儿拒绝秦墨宝的提议。

  秦墨宝:“……”不是有马车么。

  她觉得翠儿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算了不折就不折吧。

  秦墨宝也不勉强她。秦墨宝暗想:也许

  人家私底下早送了其他东西,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先生此去京都。一切要小心。在必要的时候你就打着将军府的旗号,估计一般人也不敢对你怎样……” 秦墨宝略微担心,虽说他手里有她老爹推荐信,可是京都毕竟人龙混杂,有着各种各样的人。像他这种没背景的人,很难生存。

  这个时代还没有开放科举考试。

  朝廷用的人才都是做官人各种考察以后向朝廷推荐,推荐的官员职位高的话,可以直接向当今天子推荐。

  或者是学子自己向朝廷赋诗也就是古人常说:“北阙上书”朝廷以学子所赋的诗来考虑此人可用不可用。

  “还有,别忘了把我的信一定要交到我外祖母手里。”

  信里面写了一些思念的家常话话,更有着,她求情外祖母对张三中关照。

  她记得张三中曾问过她:“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她的回答他,“现在不对你好,等你飞黄腾达了晚了。”

  “果真如此?”张三中不信。

  “当然!”秦墨宝点头。

  真正的答案:只因他身上有一种书生的儒雅气质,是她特别喜欢的。

  总觉得记忆里有个人也有这样的气质。

  “嗯,知道。”张三中笑着对秦墨宝的叮嘱一一应下。

  “张公子,奴婢能不能和你说几句话?”一旁沉默不语的翠儿忽然开口。

  秦墨宝心中一阵窃喜,她家翠儿总算憋不住了。

  “可以。”张三中点头。

  翠儿走近张三中回身见她家小姐双眼贼亮的望着他俩,“小姐,那边风景不错,你要不要去看看。”翠儿纤纤玉手,遥指不远处对秦墨宝说道。

  秦墨宝:“……”其实,你可以直说的。

  秦墨宝迈着步伐去了翠儿所说的风景不错的地方。蹲着身子在地上捡了一枝筷子长的树枝,随意乱划。

  秦墨宝很好奇听听翠儿会对张三中说一些什么。

  比如一些缠绵悱恻的情话,这是她最愿意听到的。

  距离离的有些远,她听不见她们的话。

  不过,好在她会唇语,秦墨宝得意一笑。抬头望去。

  只是天不随人愿,她家翠儿不知何时背对着她了。

  还好张三中是侧面对着她,她可以看他的唇语来猜测她俩的对话。

  “放心吧,你说得我心里都有数。”第一句没有没尾的秦墨宝还没来得及起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看到张三中脸色微红,眼神飘移不敢看翠儿

  “此事我已经和秦大人说过了,如果我回来早我会负责的。”

  “负责?”秦墨宝扔掉手中树枝,眼神明亮的盯着前面的两个人。我的天哪,发生了什么?她都还什么都不知道,那两个人就谈到负责的问题了。

  秦墨宝好想冲上去对他们说,“什么时候发生的,我怎么不知道?”

  为了不让翠儿尴尬,她只能忍着心中冲动。

  张三中和翠儿又说了一段时间,秦墨宝没注意到张三中说了什么,她满脑子都是“负责”两个字。

  直到翠儿像招小狗似的向她招了招手,她才回过神来。

  张三中又把给他奶奶上坟的事提了一下,请秦墨宝清明节和奶奶的祭祀务必记住。

  “先生只管放心,学生答应你的事定会做到。”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张三中看了看日头“天色不早了,我该出发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张三中上了马车,秦墨宝又嘱咐了张三中前段时间买的下人,“以后的日子还请你多多照顾先生。”

  “小姐严重了,张公子是奴才主子,奴才照顾主子是分内的事。”坐在马车前的手握缰绳的中年男子,憨厚的说道。

  秦墨宝又叮嘱张三中几句:“京都不比渔阳县,先生在京都一定要小心行事,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秦墨宝觉得自己有点像父母对远行的孩子似的,一百个不放心。

  没办法,这张三中说起来也就是初中生的年纪。她当然放心不下。

  张三中闻言,露在马车窗口的脸微微一笑,“嗯,我会的。”

  “还有,古来万事东流水,一切都是浮云?此去京能做官也好,却不能膨胀。未做官也罢,也不需消极,先生只需知道渔阳县还有学生和翠儿仰慕你。”

  秦墨宝给张三中打预防针。

  “嗯”张三中点头,秦墨宝每一句话都让他感动,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晕开。

  他知道,那是不舍。他舍不得离开这肤色嘿呦的姑娘。

  睁眼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对面担忧他的秦墨宝。

  张三中望着秦墨宝许久,他希望把她的样子刻在脑海里。在以后寂寞的时候,可以回想她样子,来解他的思念。

  马车转动之际,张三中忽然轻轻说了一句,“等我。”

  轻柔的两个字,在风声和车轮转动声下掩盖下越加听不清。

  秦墨宝看了一眼旁的翠儿笑得暧昧。

  她可是听到她家先生刚刚说的那句“等我”

  马车上。张三中手握玉佩,大拇指抚摸上面的图案。

  这是秦墨宝送他的生辰礼物。

  张三中看着玉佩,心中喜忧参半。

  “宝儿等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