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巧入墨虚
竹下陌2021-06-21 08:223,489

  待沐君庭走后没多久,林小安的爹娘像是有所顿悟了般,竟早早地给林小安物色起婆家来。

  可这陆陆续续物色来的人,别说和沐君庭相提并论,就连沐君庭的脚指头都比不上,林小安哪肯,连连摇头,最后索性闭了门谁也不见。

  林小安的爹娘也是拿她没辙,见她整天哪也不乐意去,谁也不见,日子这么一天天过去也不是个办法,便提议让她去城里找份小工,给客栈酒楼端茶送水或者进哪个大户人家做做丫鬟什么的,既然不想嫁人,那就去赚点工钱吧,总比每天闲在家里强。

  林小安一听这提议,倒是觉得有点意思,边打小工,边顺便打听打听沐君庭的住处,指不定能再见上沐君庭一面呢。

  所以,这才有了林小安往沐君庭的马车里扔萝卜的一幕。前几日林小安来城里一打听,发现并没有人知道沐君庭是何许人也,只告诉她若真要找墨虚派的人,过两天便是墨虚派游街招新之日,让她去街上碰碰运气。

  其实江湖中人并不知道墨虚派的少主真名叫什么,所以沐君庭这三个字,自然是问了也白问。

  至于林小安为什么会朝沐君庭的马车扔萝卜,那自然是——瞎猜的。

  她将将只是知道那是墨虚派的马车,而放眼望去,就这辆带有梨花暗纹纱帐的马车,和沐君庭的气质异常吻合,扔个萝卜姑且一试罢了。

  扔完萝卜后,马车里也依然没给出什么反应,因此林小安依然摸不着头绪,怎么样才能见到那朝思暮想的沐君庭哥哥呢?

  林小安默默掏出之前沐君庭留给她的这块白玉梨花腰佩,拿着它真的就能见到他吗?

  当然是——不能。

  “哪来的野丫头,走走走,一边去!”

  当林小安千辛万苦找到这墨虚派的大门,拿出腰佩小心翼翼地给门童看并指名道姓要见沐君庭时,被门童不耐烦地打发到一边去。

  “你们……你们怎么这样啊。”林小安虽然有点不服,但毕竟光是这墨虚门口的门童就有十来个人,个个身强体壮,林小安借几个牛胆也不敢招惹他们,只能怂点儿。

  其中一个胖胖的门童一脸不屑:“嘁,小姑娘,别白费劲了,像你这样拿着什么信物来,说要见墨虚派里的哪家少爷小姐的,每天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说白了不就是想借机进去骚扰纠缠那些少爷小姐吗?我们都见怪不怪了。”

  “就是,你当我们墨虚派是什么地方,岂是什么闲杂人等都可以随便进的。”另一个尖嘴猴腮的门童应合道。

  “我……”林小安想反驳,但说来也没错,她找沐君庭也没什么正事儿,也许就像他们口中的那样,是种“纠缠”吧。

  林小安将腰佩收了收,正打算走。

  “那个,要登记的给我老老实实排队,今日墨虚最后一天招工,招完即止。”

  林小安这才发现,离正门四五米处聚集了一堆人,陆续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大多都是和她年龄相仿的年轻面孔。

  林小安好奇地走了过去,老老实实地排在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后。

  林小安拍了拍她的肩,指指队伍问道:“这位姑娘,请问这是在干嘛?”

  年轻女子一脸纳闷:“你不知道墨虚招工啊,不知道你还排队?”

  林小安挠挠头:“呃,嘿嘿,那个我就随便问问,这墨虚现在都在招什么工呀?”

  年轻女子闲来无事,便也就细细讲来:“墨虚这种大门大派平日里自然是不缺人干活,不过听说今年招进了比去年多一倍的门徒弟子,伺候这些门徒主子的丫鬟小厮和书童不够了,这才开放招人。”

  林小安脸上写满了没见识:“啊?这些门徒弟子还要招丫鬟伺候啊。”

  年轻女子一副见怪莫怪的样子:“那是当然了,进墨虚派里的这些门徒弟子,大多都是非富即贵,甚至不少来自名门望族,你说要不要人伺候?”

  这下林小安算是知道了情况,嘿嘿,既然靠信物进不去,那就正好借这个机会进去,这样既找到了活干,又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去找沐君庭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就这么美滋滋的想着,不知不觉便轮到了林小安。

  “报上名来,家址何处。”招工的大爷拿着笔边做着登记边问道,看上去很是严肃。

  林小安如实回答:“我……我叫林小安,家住碧云村东南边。”

  大爷嗯了一声,捋捋胡子,继续问道:“有哪些特长啊。”

  林小安愣了一愣,结结巴巴:“善耕……不不不,善织善织!”

  大爷疑惑地看了林小安一眼,皱着眉头说道:“我们这里不需要耕田或者织布的,只需要丫鬟小厮,你便说说你擅长如何伺候人就好。”

  “噗嗤!”排在林小安后头的几个人都笑出了声。

  林小安有些糗,但没有停止胡诌:“我会洗衣做饭,端茶送水,还有打扫屋子!”

  大爷点了点头:“过!下一个……”

  墨虚派听着确实不小,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大!林小安张着嘴,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情景。

  亭台水榭,花池竹林,假山走廊……再往后,便能看到大批大批望不到头的散发着文雅之气的青砖白瓦房屋,每一个房檐都用银漆镀了边,低调素雅却显不凡。

  而这些房屋后面是什么已经看不真切,总之走在前头的李管事说眼前的这些仅仅只是墨虚的冰山一角,学徒的住所罢了。

  这么大,那找沐君庭岂不是大海捞针般?

  林小安不禁瘪了瘪嘴。

  李管事带领众人到了一处别院,清了清嗓子说道:“这里是部分新主子的住所,下面我喊名字,报到谁的名字,就分配在哪个主子名下。”

  众人:“是。”

  “李洋,王佩林名下。”

  “赵曼婷,费廉名下。”

  ……

  李管事报完一串名字后停了下来:“刚才报到名字的,就可以先行入住你们各自主子主卧的偏房,然后就等着你们的主子回来吧。”

  “诶,李管事,那我们呢?我们还没报到名字呢。”其中一个姑娘说道。

  还有几个姑娘并没被点到名字,这其中就包括了林小安。

  李管事翻了翻手里的册子,不紧不慢道:“别急,剩下的几个会另行分配给老门徒。”

  “老门徒?!天呐,该不会有我喜欢的苏简玉吧?”

  “谢颜池!如果有谢颜池就好了!”

  剩下的几个姑娘你一句我一句,眼里突然充满了期待。

  李管事不理会她们,自顾自报到:“程青青,王抚柳名下。”

  “苏蝶舞,杨闵月名下。”

  ……

  “最后一个,苏简玉……”

  “李管事!求求您,让我服侍苏简玉吧!”某个长得还算清秀的姑娘打断了李管事。

  “不行!苏苏是我的,你休想靠近他!李管事,选我!”又一个有点微胖的姑娘说道。

  李管事啧了一声,皱着眉说道:“你们俩我都不会选!这些老门徒之所以会频繁地换丫鬟,还不是因为受不了你们这种趁机占主子便宜的家伙!那,就你没吭声,苏简玉就归你了!”

  李管事大手一挥,直直指向林小安。

  就这样,林小安在那两个姑娘充满妒意的眼神中被李管事安排到了苏简玉住所的偏房。

  苏简玉的住所明显比之前看到的别院更大一些,院子的构造也大气不少,看来这墨虚里的门徒弟子,也分三五九等啊。

  林小安进到偏房,四面瞧了瞧,这偏房虽没主卧大,但也算舒适清爽。

  接下来就是乖乖等待她的主子回来,林小安以前从来没服侍过人,真不知道等一下会不会适应,还有,这个苏简玉听起来像是来头不小的样子,会不会难伺候?

  他会认识沐君庭吗?到时候找个合适的机会问问他看。

  这么想着,林小安竟然睡了过去……

  “啪——”

  一把玉扇直直敲在林小安的脑袋上。

  林小安吃痛,立马醒了过来,睡眼朦胧间,隐约看到来人一身儒雅的青衫长袍,玉冠束发,手执一把玉骨折扇,正勾起嘴角,眉末轻挑,有些玩味地盯着林小安看。

  此人眉目俊美,贵气非凡,一双傲人的丹凤眼尾处,有一点勾人的泪痣。

  林小安揉了揉眼睛,问道:“你该不会是……”

  “你的主子,苏简玉。”磁性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傲娇。

  林小安立马清醒过来:“啊……主子好!我这就给你去拿晚膳。”

  李管事走之前教了林小安如何伺候主子的流程,林小安都一一记下了。

  “慢着。”苏简玉喊住林小安。

  林小安回头:“啊?”

  苏简玉扫了她一眼便扭开头,仿佛多看一眼眼睛就会中毒一般。

  “你身上穿的是我最讨厌的颜色,马上换掉。”

  林小安一阵恶汗,完了,遇上个难伺候的主子。

  林小安低头:“是!”

  没办法,能忍就忍忍吧,待我找到沐君庭再说!

  片刻后,五荤三素两汤,整整齐齐地放于桌面。

  苏简玉拿起筷子在几块红烧肉里拨了拨,又放下筷子,兴致缺缺道:“我不吃肉,你这是想要腻死我吗?”

  林小安心想你事先也没说呀!

  算了算了,看在你是主子的份上,先磨合磨合吧。

  林小安掐出一丝假笑:“主子,我刚来还不清楚您的口味,我下次记住了,一定给您安排全素的晚膳。”

  苏简玉抱着胸,斜睨了她一眼:“那我今晚怎么办?”

  林小安看了看桌面:“这不是……还有三素两汤吗?”

  说完林小安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苏简玉轻笑一声,耸了耸肩:“我必须要十个菜,才吃的下饭。”

  林小安再次走在通往后厨的路上,心想到底是墨虚里的人都这样,还是就苏简玉一人这么刁钻古怪?!名字听起来倒是很温文尔雅的样子,结果是这副死德行,不知道那些爱慕他的女子,知道真相后还会不会一如既往地喜欢他呢?

  待林小安从后厨拿来五个素菜之后,苏简玉竟然随手拿了块糕点,说晚膳不吃了。

  耍我?!

  林小安的怒气终于染上了眉头,但依然敢怒不敢言——憋着。

  很明显的,苏简玉就是在捉弄林小安。

  虽然苏简玉的外貌在人群之中一定是鹤立鸡群的那种,但和沐君庭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这品性什么的就更别说了,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林小安这么想着,突然更喜欢沐君庭了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莫怕我轻点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莫怕我轻点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