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招的?
江江绾2021-05-31 15:561,625

  两人出了门,沈璟浔的视线便一直黏在苏御身上不肯移开。

  苏御起初权当看不见,但后来实在是忍无可忍,顿住了步子偏头看向他:“你看够了没?”

  沈璟浔戏谑一笑:“没呢。”

  苏御还未说话便听沈璟浔继续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一招的?”

  “什么?”

  沈璟浔摇了摇头说了句没什么,便生硬的转开了话题:“你就信刚刚那个大钱,你觉得他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苏御没再追问他刚刚问的是什么,顺着这个话题点了点头道:“他会的,刚刚就能看出他是个爱财爱命的,他不敢不按照我的要求做。”

  他说着顿了顿。

  “其实这种有欲有求的人是最好收拾的,最怕的就是一个人无欲无求,那么无论怎样都没办法去收买一个人。”

  “我倒不这么认为。”沈璟浔提出异议。

  苏御扬了扬眉梢,示意叫他说下去。

  “还有一种人也永远没办法收买。”

  沈璟浔的视线迎上苏御的眸子,认真道:“那就是他的欲望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无论怎样都不会改变自己最初的想法。”

  苏御看着他的眼睛不避不闪:“那你呢?你是这种人吗?”

  沈璟浔勾了勾唇,一语双关:“我当然是了。”

  苏御会理解成自己说的是看上他的权利便不会放弃,但他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他沈靖安看上到底不是他的权,而是他的人。

  也不会放弃。

  苏御冷笑了一声:“你承认的倒是坦荡。”

  沈璟浔抬手给他扔过去个物件儿:“坦荡点儿不好吗?”

  苏御下意识接住,握在手中一看,微怔了一下。

  这是他在摊子上多看了一眼的玉坠子。

  沈璟浔没去看他,边走边道:“顺手买的,别叫旁人看出来皇上真是腻歪了臣。”

  “何时买的?”

  沈璟浔不好好答话,有些吊儿郎当道:“臣有十八只手,顺路的时候随便抓了一只。”

  苏御:“……”

  他放弃了跟沈璟浔交流这个话题,随即便继续说正事儿:“咱们没必要这么急的捉住陈志勤,他只是众多关卡被收买的一个小官吏罢了。”

  沈璟浔点头:“不错,这一路上会有许多个这样的陈志勤……而且他们背后是同一个人指示的。”

  他转了下自己的扳指继续道:“他们为的不是钱而是大启不安宁。不是冲着你便是同外敌勾结。”

  沈璟浔说的有些沉重,苏御思虑着他的话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

  沈璟浔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连忙解释道:“可不是我指示的。”

  苏御睨了他一眼:“我没说是你。”

  沈璟浔轻笑了一下,随即便又敛了笑意:“朝中会是谁……”

  他话没说完便摇了摇头:“罢了,现在有了初步眉目,继续往下走下去看看吧。”

  沈璟浔说着在前头走着,在他身后的苏御微微皱着眉头,目光紧锁着手中的那个玉坠子。

  ……

  两人的猜测没有出错,在大半个月中经过了下城关和裕龙关,在每个地方的关卡都会出现粮食被低价倒卖的问题。

  苏御对幕后这个人的恨意越来越重。

  究竟是谁,会如此只手遮天,在每个地方都能够收买能够帮助自己做事的人。

  又半月,几人到了河曲。

  在官道上远远的看到了河曲的界碑,苏御骑在马上,看着远处奔过来个熟悉的身影。

  “皇!……公子!!”

  苏御见自己对面的郑子言激动的朝自己摆了摆手,脸上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似的。

  打半月前苏御便收到了郑子言的信,他已经成功的把军粮护送到了边疆。再回来的路上正好儿能同他们迎上。

  这果不其然,郑子言算计着日子便出来迎人,竟也真的迎了上来。

  郑子言不过片刻便策马到了两人身侧,他拽了拽了缰绳把马调了个头,朝沈璟浔问了声好,又朝后头的舒昂笑着说了句话。

  他凑到苏御跟前神神秘秘的轻声道:“皇上,你知道谁来了吗?”

  沈璟浔自小习武,听力自然也是极好的。这郑子言也没想避着谁,他便很清楚的听到了他张口吐出了阮白这两个字。

  “阮白?他怎么来的?”

  郑子言扯了扯缰绳叫自己的马走慢些:“前些日子他给我传信,说这路途艰辛放心不下你,便想着前来看看,能不能帮衬上一二。我寻思着您应该也……所以便叫他来河曲跟我一同候着您。”

  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苏御对阮白的感觉不再像从前那般。

  可他还不想去想那些阮白是不是真的背叛自己的想法。

  这段日子每天跟沈璟浔在一起斗智斗勇也便忘了这件事,可现在一提起阮白来,这事儿便像跟刺一般卡在了自己胸口处。

  “他人现在在哪儿?”

  “在河曲县的客栈呢。”

  苏御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句自己知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