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帝
江江绾2021-08-25 13:212,170

  天佑三十二年,皇帝崩。

   新帝苏御登基,改年号为天玺元年。

   新帝苏御不过十八岁,在先帝崩后便临危受命登上了皇位。

   大启的大臣都心知肚明一件事,大启的权利并不在皇帝手上,他手中并无实权,大权分了两部分,一部分在摄政王兼大将军沈璟浔手中,一部分在丞相段卫宇手中。

     众臣都认为新帝没有实权又是个年岁小的不足为惧,可偏偏这新帝不是个吃软饭的。

   外族东胡来犯,沈璟浔带兵出征,仅三个月便乘胜归来。

     苏御在宫中设庆功宴,为摄政王接风洗尘。

   苏御在龙椅上坐着,一袭明黄色的龙纹锦袍叫他看起来多了几分老成少了几分少年的青涩。

   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已经入座的人,俊美的面庞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但叫人看起来确挑不出什么错来。

   苏御惯会伪装自己,他在大臣们面前向来都是一副随和的君主形象。

   他迎上段宇卫的视线,狭长多情的眸子微微弯了一下,算是和这位手握重权的大臣问了声好。

   先帝行事懦弱胆怯,大臣们都无惧皇帝,所以苏御登基四个月,所有人都还像先帝在时的样子一般散漫。

   不太吵闹的大殿霎时喧嚣起来,只见众臣都围在门口不知再吵闹个什么。

   还是小太监兼容凑到苏御身侧说了句摄政王回来了。

   “正值雨季路上湿滑,行程不便故而慢了一些,”

   宫殿门口忽然被让出了条通道,身披战甲的沈璟浔单手抱着头盔,说话之间已经走到了大殿中央。

   “臣来迟了,望皇上恕罪。”

   沈璟浔把头盔放到了地上,端端正正的向龙椅上的小皇帝行了跪拜大礼。

   大殿之内寂静了一瞬,随即便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摄政王竟然朝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皇帝行了大礼?!

   早知道摄政王在先帝在时,从来都是臣不跪君,君也不怪臣。

   一旁揣手伫立的段卫宇微眯了眯眸子,似乎在想这个王爷究竟是怎么想的。

   受人跪拜的苏御微不可见的挑了挑眉,好看的眸子中划过了一丝诧异。

   “皇叔平身。”

   苏御微微笑了笑,抬起手示意叫沈璟浔站起身来。

   因着沈璟浔是大启的摄政王,先帝便叫苏御唤摄政王为皇叔。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确实要这样称呼。

   沈璟浔起身,抬头看向苏御等着他开口说话。

   他因穿着铠甲整个人看起来英气十足,整个人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

   深邃的眼眸和高挺的鼻梁,无一不叫这个人的容貌俊美的张扬。

   “皇叔为大启平定战功已立下了汗马功劳,朕又何来怪罪之说?今日之宴会正是为您设下,皇叔快快换身衣裳来歇上片刻吧。”

   待沈璟浔下去以后,大殿内重归于静。

   每个人心思各异,有人在想自己是否站错了队,新帝刚刚登基之时大家都认为这摄政王手握大权,要这新帝登基不过是为了拿小皇帝当傀儡。

   可是现在看来怎么摄政王对这小皇帝如此恭敬?

   还有苏御的人在想,这摄政王是否心怀鬼胎黄鼠狼给鸡拜年?

   不然他特立独行了甚久,又怎会忽然给皇帝这般大的面子。

   是真的服气还是另有所图?

     段卫宇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九五之尊的苏御。

   若是这摄政王跟小皇帝站在了一起,那么局势将对自己大大的不利。

   苏御的余光自然瞥到了这位丞相的举动,他端起茶盏来呷了一口,轻飘飘的向段卫宇看了一眼。

   “此次皇叔立下大功,不知丞相认为要怎么赏赐为妙?”

   段卫宇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朝苏御作了一揖道:“回皇上,摄政王的官衔已是无可再升,现下能做的就只是赏赐金银宝物了。”

   苏御不语,将视线放在了前方,似是在考虑段卫宇所说的话。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大殿内忽然一阵寂静,之间从殿门跨进来个身如玉树的紫衣男子,他的墨发用玉冠束起,面如刀削的脸庞透着丝丝冷峻。

   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骄矜。

   换下战袍的沈璟浔少了丝冷峻,多了些王公贵族的贵气。

   苏御看着这样的沈璟浔微微挑了挑眉,这皇叔看起来竟还平添了一丝轻挑。

   但苏御下一秒便释怀,轻挑便轻挑吧,反正在官场上都传这沈璟浔只要一下了战场便是个喜欢寻欢作乐的主儿。

   “参见皇上。”

   被冤枉的沈璟浔并不知小皇帝在想些什么,他朝苏御拱了拱手,示意自己已经到了。

   苏御弯了弯眸子:“皇叔快快入座吧。”

   笙歌四起,琥珀酒、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叫人看了便心生欢喜。

   宴会进行了一半,沈璟浔忽然抬手叫停了正在弹奏琵琶的乐姬。

   “皇上,臣忽然想起了一事。”

   苏御迎上了他的视线,心中“咯噔”了一下。

   沈璟浔的眼中带了丝执意和探究,苏御很不喜欢他这个眼神。

   自己十二岁时,就是因为他这个眼神,叫父皇把自己送到了习武师傅的屋子里憋了三个月才出来。

   苏御面上不动声色的开口缓声道:“皇叔请讲。”

   沈璟浔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扳指,不疾不徐道:“皇上今年已经十九余岁,先帝在十九岁时尊亲王都已经出生了,皇……”

   “皇叔!”

   苏御面色不善,他看着沈璟浔的眼睛顿了一瞬继续道:“皇叔,大启尚未太平,朕说过朕近几年都不会纳妃。”

   沈璟浔微微垂下了眸子,没人注意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放松。

   他忽然轻笑,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恣意张扬。

    “那既然皇上如此说,臣便也没什么再好多劝。”

   他说着举起酒杯朗声道:“臣敬您一杯!”

   苏御面上的冷意淡了几分,温和的眉眼也端起了桌案上的酒杯:“本当朕敬皇叔的。”

   苏御说完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在大殿内呆了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借自己不胜酒力的借口出去散散心。

   沈璟浔看着苏御离去的背影静了一瞬,他叫自己的亲卫给自己挡了一众想上来献媚讨好的人,饮尽杯中的酒便也潇洒离席。

   亲卫舒昂看着自行离去的王爷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道每次这种善后都是自己来做。

   于是舒昂便轻车熟路的先是朝重臣笑了一下:“大人们吃好喝好,我们家王爷也去透透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