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大了
江江绾2021-05-19 08:182,053

  苏御离开宫后便回了寝宫,他打早便叫兼容告诉了自己的伴读叫他在自己寝宫的前厅等着自己。

  苏御一踏进前厅便闻到了一股花蜜的香气,他顺着香气看去,见伴读阮白正坐在榻上垂眸在调制着什么。

  阮白抬头见苏御回来了,他连忙下榻,作势便要朝苏御行礼。

  苏御拽住他的手腕摇了摇头:“我说过你我之间不必如此。”

  阮白轻笑,他反手拽过苏御的手,将他拉倒了桌案一旁缓声道:“长留你看,这时我刚刚调制好的用来解腻的汤,你尝尝看?”

  苏御字长留,阮白要比苏御长上一岁,他从八岁时便跟了苏御做小太子的伴读。

  两个人平日里在一起,不知不觉竟生出了些同旁人不同的情意。

  苏御抬手端起白玉小碗,在烛光下露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腕。

  他轻轻的品了一口碗内的汤,轻颤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出了细密的倒影。

  太甜了。

  苏御本不喜吃甜,可是不知是不是在自己十岁那年生了场大病叫阮白误会了去,每次给自己调制东西的时候都喜欢加上饴糖或者是蜂蜜。

  那年自己莫名的便生了场大病,太医们都束手无策,话里话外还叫父皇给自己准备后事。

  阮白当时吓的不行,但他天生话少,便日日捧了糖去看望自己。

  对了,那段时间比自己大四岁的皇叔也日日去。

  苏御想着捏了捏眉心,可真是太烦了。

  阮白见苏御的眉头微微皱着,他接过苏御手中的碗温声道:“可是味道不喜欢?”

  苏御摇头:“自是喜欢的,刚刚是想到了些旁的事。”

  阮白松了口气,他也似是想起了那年的事情一般。

  “那年我日日带糖去看你,你说了句真甜,那之后我才知原来你是喜欢吃糖的。”

  苏御恍惚了一下,心道应是自己病的太糊涂了,根本不记得自己竟是说过这话的。

  他不去纠正这件事,反正在他心中是觉得好的。

  苏御抬眼看了看窗外的月亮,他忽然来了兴致,拽了拽阮白的衣袖说道:“出去走走吧,我听兼容说后花园的月季都开了。”

  阮白轻笑:“月下看花,你倒是有雅致。”

  阮白嘴上打趣着,却上前一步把门给推开:“今日不是宴会,怎的回来这么早?”

  苏御抬脚跟上:“遇到了不痛快的事儿,自然便提前回了。”

  “怎的了?”

  两人说话间已然逛到了不远处的后花园。

  月色铺在了地上,打在一旁的小湖中荡着星星点点的亮光。

  艳丽的花儿争奇斗艳,苏御抬手抚过一片花瓣淡声道:“还不是因为那沈靖安。”

  沈璟浔字靖安。

  阮白微微挑了挑眉,便听苏御继续道:“他打了胜仗回来,我自是不能立刻拿他怎么样的,可是他偏偏得寸进尺,非要在宴会上问我何时纳妃。”

  阮白抚花的手一顿,他抬头直直的看向苏御:“那你待如何?”

  微风拂过,掀起了苏御鬓间的发丝。

  阮白抬手拢了拢他的发丝,便见苏御将自己的手给拿了下来。

  “这是在外头,小心叫旁人看了去。”

  阮白冷哼一声:“这是你的天下,看了去又怎样?”

  他不待苏御说话,便继续问道:“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回的摄政王的话?”

  苏御还未说话,便听不远处的凉亭一阵骚动。

  苏御眼神一凛,呵斥出声:“是谁在那儿!”

  凉亭内静了片刻,随即一个有些摇摇晃晃的人便拎着酒坛走了过来。

  沈璟浔朝苏御走进了两步,眯了眯好看的桃花眸:“皇上?”

  苏御不知自己刚刚的话有没有被他听到,他打量了沈璟浔一眼沉声问道:“皇叔怎么醉成了这副模样?舒昂呢?”

  言下之意就是你怎么醉成这样跑到朕的地盘上来了。

  沈璟浔没答苏御的话,反而打量了片刻苏御身旁的人。

  他直勾勾的盯着阮白看了一瞬,从鼻腔中发出了类似于不屑的轻嗤。

  “夜深了,皇上不去休息在这凉风阵阵的花园里呆着作甚?”

  苏御微微动了下身子,挡在了阮白面前朝沈璟浔冷声道:“这是朕的地方,朕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皇叔醉了,我这就派人去叫舒昂带皇叔回去。”

  “这人是白大人的儿子吧?”

  沈璟浔像是刻意找茬儿似的,他自动忽略了苏御的话,反而一直揪着阮白不肯放。

  阮白朝沈璟浔拱了拱手:“王爷,是阮……”

  沈璟浔连忙“哦”了一声:“抱歉,记错了。”

  苏御皱了皱眉,将阮白往一旁拉了拉示意叫他不要理这个醉鬼。

  沈璟浔把苏御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他咳了一声缓声道:“皇上这是何意?还不叫我同他说句话了?”

  “朕没……”

  “好歹是从儿时便有的交情,皇上怎的这么小气?”

  苏御同阮白对视了一眼,示意叫阮白先行下去,自己来应付这个沈璟浔。

  阮白心领神会,朝沈璟浔行了一礼说是有事便先行告退。

  静谧的花园内只剩了两个人,苏御无奈的开口道:“皇叔,你醉了,我送您回去吧。”

  沈璟浔嗤笑一身,多情的眸子里只倒影着苏御一人。

  他抬手在苏御的肩膀上拍了拍:“长大了,开始对我用敬语了。”

  苏御微怔。

  小时候是怎么样的?在自己十岁以前他和沈璟浔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那时候沈璟浔仗着比自己大上几岁,便天天逗着自己玩,有时出宫还会带上些好玩意儿给自己。

  那时候的苏御唤他璟浔哥哥。

  十岁以后,也就是自己那场大病之后,十四岁的沈璟浔便随父去了战场。

  两年后再回来的时候便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他开始对自己生分了起来,甚至是严苛起来。

  他开始同自己的那些老师无异甚至是更甚,每日里只是逼着自己学习学习。

  再到后来不知不觉中他便掌握了大启的大权,两个人一点一点的便生分了起来。

  直到现在,君是君,臣是臣。

  苏御摇了摇头,这太久远了,久远到他已经不想再回忆。

  他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皇叔说笑了,朕怎会与皇叔生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