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二:我寄人间雪满头
悠悠我思2021-10-11 11:255,526

  我叫荣铭,出身于荣侯府。

  荣氏,自齐建朝以来,一直是朝廷股肱,忠于皇帝,执掌朝中重权。荣氏一门,历代不参与皇子夺嫡之事,为皇帝纯臣,然荣氏掌权者,不可离京,违者,当诛。

  父亲荣兴身为朝廷重臣,封武穆侯。

  叔父荣正手握重兵,封定国侯。

  一门双侯,可谓是荣耀到了极点。

  我的母亲,是武将世家秦将军家的掌上明珠秦丽。秦氏,和荣氏一样,仅效忠于皇帝,谁是皇帝,谁就能动用荣氏和秦家。我父亲和母亲的联姻,是得到先皇的许可。

  我甫出生,即注定为下一代荣氏掌权人。

  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和我说,我这一生最快活的时候将会是我懵懂无知的时候,我尊享他人未有的富贵荣华,自也要付出他人未有的代价。

  而作为我的父母,他们只能为我争取婚姻的自主权,希望我下半生至少能有一贴心人相伴。

  当时不知天高地厚的我,还不懂。后来,我真希望我这辈子都不会懂。

  对我来说,我最肆意妄为的时候确实是我少年时期,少年不识愁滋味。

  我有三四个好友,为什么说是三四个呢?因为秦烨、谢煜和陆安衍三个是我的好友,还有一个李明恪,勉勉强强算是友人吧。

  这里边的恩怨是非,可以说得很长很长。

  我的相貌肖似母亲,我母亲长得很好看,但好看的不大像正经人家,说的好听点,叫媚骨天成,说的不好听,那大概就是狐媚子。罪过罪过,这不是我这做儿子的在诽谤娘亲。

  这样貌吧,生在女子身上,固然容易惹来闲言碎语,但至少也是长得好看。而长在男子身上,哎,真是一言难尽。总之,我因此就多了一个“青梅竹马”,我的表哥秦烨。也不知他是有多眼瘸,才会把我看成漂亮的小姑娘,还吵着长大后要娶我。

  在我家做客期间,秦烨对我那是一个殷勤,那时候我还以为这个兄弟人好,很会照顾人,没想到他竟然是存着找小媳妇的心思。后来知道我是硬气的男子汉后,他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来我家。其实,我还是有些怀念那个对我千依百顺的表哥,如果他没有那些小心思的话,就更好了。

  谢煜那个傻乎乎的小子,也是武将世家的。他出生柱国大将军谢家。谢家战功赫赫,可惜人才凋零,我父亲曾经感叹过,谢家镇守边疆,为的不是皇室,不是这赫赫声名,而是那些艰难求生的芸芸众生,其当是齐朝百姓的战神,但却是先皇心中的一根刺。

  我并未见过当初谢家军的威势,因为自我懂事以来,边境已然平和许多,而谢老将军也上交大半兵权,在京养老,谢家军分散并入边境各军。但是,我知道,如果是由谢煜那小子统率谢家军的话,算了,还是解散的好,省得污了谢家先祖的名声。

  毕竟我实在没有见过能够蠢得如此清新脱俗的人。

  谢煜此人,运气真的不咋样,在夫子那里读书时,总是被夫子抽到背书,却总是背不出来。练武的时候老是被谢老将军揍得晕头转向,谢老将军下手真的是一点都不留情,可能是爱之深打之狠。

  如果闯了祸,被逮着的第一个永远都是谢煜,偏偏他那嘴说话又难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他这么活蹦乱跳地折腾着。他又不是陆尚书。

  我父亲说过,当年陆尚书那一张嘴真真是怼得整个朝堂都想打他,若不是看他貌若谪仙,下不了手,估摸着早就被人套麻袋了。

  我想着,谢煜能够这么横,大抵是因为有人罩着。

  那人就是陆安衍。

  陆安衍就是陆尚书的儿子,我第一次见到他,真的是惊为天人。

  那天,日头甚好,陆安衍一身素衫,整个人清落得如仙人。天光掠影,当空一缕春晖正好洒下来,不知是不是日光太盛,那一瞬间的风姿,晃得我眼花缭乱。

  那时候,我正在和谢煜比试射箭,也是那一下恍神,让我输了比赛。

  因着谢煜,我们仨慢慢玩到一起。熟了以后,我才发现,陆安衍这人的性子,一点也不像他外表那般清贵骄矜。相反,他甚是胆大,偏偏又聪明得紧,加上那副唬人的模样,以及他身后的谢陆两家势力,在上京里,可谓是无人敢惹。

  因着陆安衍,那个落魄得如同透明人的小皇子李明恪才出现在我们面前。说句实话,我打开始,就看那小子不顺眼,偏偏陆安衍对他护得紧,明明李明恪比他年长,陆安衍却总是拿他当弟弟看护着。

  陆安衍是真的待李明恪好,李明恪那小子当时爹不疼娘不管,都是靠陆安衍拉扯着。我记得,曾有一次,不知何故,陆安衍和大皇子打了一架,那时被皇上罚了,他被打了足足四十脊杖。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背上都还在渗血,却挣扎着起来去欢喜阁把当时在里面喝得醉生梦死的李明恪拉回来。

  李明恪发酒疯,说了很多,我没听懂,也不在意,但无外乎就是皇室里那些破事。

  我却清晰地记得陆安衍对李明恪说的话。

  他说,没事,以后我管着你。

  陆安衍这人平时身子金贵得很,但凡擦破点皮,都要嚎叫半天,在家里休养大半个月。可那天他背上鲜血淋漓,疼得面色发白,额上都是冷汗,却没有喊过半句。

  后来,我戏言说,陆安衍,皇室没几个好东西,你可别最后栽在他手里。

  陆安衍那张俊到了极点的脸露出一抹不以为意的笑,回了我一句,他乐意。

  我怎么都想不到,这戏言最后却是一语成箴。

  那之后,等陆安衍伤好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上京里胡闹得厉害。陆安衍也就比我大一点,但他总是把我们所有人当弟弟般照顾。

  他这人长得好,身手好,脑子也灵活,就是性子闹腾了点。在夫子那里读书时,如有人背不上来,他就在夫子眼皮底下帮着作弊。被罚的时候,也是他模仿字迹,替我们抄写字帖。当然,大多数我们会被罚,都是因为溜得不够快。

  我们一起烤过夫子最爱的锦鱼,被力大无穷小曼曼拎着逃跑过,偷偷逛过传说中的飘香园,骗过大皇子珍藏的美酒,唱戏来彩衣娱亲,帮李明恪追小媳妇……

  那样的岁月,是真的很好。

  如果可以一直停留在那里多好。

  说来我本来打算不学无术,混吃混喝,然后长大以后继承爵位。可后来我却学了一手精湛的医术。这说来还是因为陆安衍。

  我记得是某一天,天气非常好的一天,谢煜又被谢老将军罚蹲马步了,李明恪还在做那老啥子的酥酪追小媳妇。看着他做出来的成品,我很怀疑他不是想追小媳妇,他是想毒死那卢家大小姐。

  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陆安衍也是这般觉得。他已经看不下去李明恪的手艺了,给小洪公公使了眼色,示意他去搭把手,不说做得多好吃,至少别把人吃坏了。

  然后他一脸无奈地走出去,看到蹲在角落里的我,也走了过来,我们实在不想去试吃那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可是有爵位要继承的小侯爷,要是这样被毒死,就太冤了。

  陆安衍和我在墙角蹲了一会儿,忽然说,荣铭,你去学医吧。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陆安衍,陆安衍的神情很严肃,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郑重地道,谢煜脑子不行,医书是背不下来的,李明恪手残得厉害,就不指望了,琢磨了一下,只有你了。毕竟你们没有我这么一张脸,闯了祸被打个半死也是有可能的,为了你们的小命着想,就你去学医吧。

  我本来还想说,你怎么不去学?可当时陆安衍冲我笑得特别好看,我脑子一蒙,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下来了。

  从此以后,我就开启了生无可恋的学医之路。我没有想到往后这一身的医术都用在了陆安衍身上,想来陆安衍也没有想到。

  我曾经觉得陆安衍这人,金尊玉贵,过得肆意妄为,真真是最快活的少年郎了。可后来我才发现,陆安衍他的快活,只有那短短十四年,而后的日子,十四岁以后的陆安衍,实在过得太苦太累了,看着令人心疼得厉害。

  十四岁的陆安衍,没了疼他入骨的娘亲,没了他还未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也没了曾经鲜衣怒马的少年心性。

  那一天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父亲将我禁足在家,不许我外出。等我能够出去的时候,我只知道陆尚书已经将陆安衍送去西境战场了。我找不到陆安衍。

  我去找了谢煜,可是谢煜那个大猪头变了,他哭着发狠说他和陆安衍恩断义绝,没有这么一个害死阿姐的外甥。

  后来我又去找了李明恪,李明恪双眼通红,好像哭了很久,他告诉我,陆安衍的娘亲死了,陆安衍也伤得很重,但是对于幕后情况,李明恪却也是一头雾水。

  他只知道陆安衍伤都没养好,就被陆尚书送走了。他都来不及见到陆安衍一面。

  听到这些,我知道这事不简单,一定是有什么大问题。果然,没有几天,我偷听到父亲和暗卫的话,送陆安衍出境的人,全死了。

  万幸的是陆安衍活着到了西境军营。

  我知道我得去西境了。那可是我兄弟,现在是他最难的时候,我得去找他。

  我没有和别人说,连夜收拾了包袱,偷偷出发了。那时候,我没有看到,父亲就站在城楼上送我远去,也没有看到,父亲身边的暗卫无声无息地跟在我后边,更不知道,父亲已经通知了远在边境的叔父。

  我千辛万苦走到了西境,好不容易以军医学徒的身份入了军营后勤,可是我找不到陆安衍,无论我如何打听,都找不到这人。

  可是人确实进了西境军营。

  有一天,张老头和我说,如果西境军营,到处都找不到这人,而这人又确实进了军营,那么人就只能在死字营。

  我听着这话,只觉得头皮发麻,虽然我很少接触军营,可我还是听过死字营的赫赫大名。

  死字营,那是罪大恶极之人或者必死的重犯所待的地方,是军中的先锋,也就是战场炮灰。

  开什么玩笑,陆安衍可是金尊玉贵的陆家嫡子!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

  可是现实甩了我一巴掌,陆安衍确实进了死字营。我再见到陆安衍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以后了。

  陆安衍瘦了很多,刚刚相遇的时候,那一身的杀气和煞气,吓得我直冒冷汗。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才忽然笑了起来,轻轻锤了我一下,而后抱着我说,谢谢。

  那一瞬间,我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就是觉得陆安衍他太难了。

  后来我就待在西境军营,陆安衍已经出了死字营,调到了平西军里。

  我问过陆安衍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陆安衍数度缄默,我知道他不想说,也就不再问了。直到长平之战后,我才知道了所有事情。

  长平之战,那一战,实在惨烈。

  白骨累累,血流漂杵。

  而陆安衍,肋骨断了两根,断掉的一根肋骨刺进了肺腑,左胳膊也折了,身上中了三箭,其中一箭穿胸而过,全身上下大小外伤二十余处,身上的血几乎要流干了。

  当时我都以为陆安衍要熬不过去了,八百里加急送密信进京,没想到密信在送进宫前被高阳公主截住,好在李明恪及时把讯息传了进去。

  后来,太医院院首袁纲带皇室圣药连夜赶往边疆。可没有人知道当时可谓是险死环生,那晚陆安衍一度没了呼吸,我都不知道自己改了多少次药方、扎了多少针,才勉强拖到了袁太医的到来。那也是我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去学了医。

  也是那次以后,我才知道高阳公主和他们陆家的纠葛。

  在西境的数年,虽然艰辛,可是却不如上京里的惊险。

  若是知道往后会发生那些事,甚至陆安衍会因此命丧上京,那我无论如何都会让陆安衍留在西境的。

  可惜,世间没有早知道。

  十年后,我和陆安衍重新回到了上京。

  西境十年,陆安衍为芸芸苍生,伤痕累累。

  上京五年,陆安衍为至亲好友,累累伤痕。

  在南山别院时,将伤重濒死的陆安衍救回时,我就想过,总有一天,我可能救不了他。

  我很怕。

  在宫闱血夜时,我差一点就救不回陆安衍了。药医不死病,我当时想着,终究到了我束手无策的时候。

  好在他命大,有了转机。

  我没有和人说,那晚,我很怕。

  后来,陆府满门被灭,我们都瞒着陆安衍,可到了最后,还是没有瞒住。

  看着那个悲痛到了极点,却还是强撑着的陆安衍,我很难受。上苍待陆安衍何其残忍!

  可我又感谢上苍终还是给了陆安衍一个姜德音。他们两人相互扶持着走过那么些年头。好在有这么一个温婉贴心的姜德音陪着他。

  我以为苦难到了尽头,总该否极泰来了吧。却不曾想,一切苦难的结束,是以陆安衍的死亡为终点的。

  李明恪因为太后和小公主的死亡,那些年越发疯魔了。陆安衍在朝堂上帮衬着他,给他收拾了不少烂摊子,也替他担负了不少骂名。

  我真想和陆安衍说,不要再管李明恪了,和媳妇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可我知道陆安衍放不下那些人,那些责任道义。我真怕陆安衍有一天会活活累死。

  没有想到,我最怕的那一天来的如此快。

  元和十一年,这一年真的很糟糕。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一年!

  元和十一年,姜德音病逝,曼曼和我痛失第二个孩子。而陆安衍,也在这一年逝世。

  陆安衍死的那一天,他来找过我。我当时已经察觉出陆安衍的不对劲,可是丧子之痛和曼曼的身体状况,让我忽略了陆安衍的不对劲。

  后来,我无数次地回想,那一刻,陆安衍是想要和我说什么的,他明明喊了我的。

  可我却一无所知,匆匆离去。

  是不是我回头多听他说一句,或者我给他把把脉,他就不会死了。

  我听袁老太医说,陆安衍那时候服了一线天。

  这人,怎么对自己这么狠?他那时该有多痛!可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看着安详躺在棺木中的陆安衍,忍不住落了泪。这个我记忆中鲜衣怒马的少年郎,死的时候还不到三十。

  我知道陆安衍的死,是李明恪逼的。李明恪,你个狼崽子,往后不会再有管着你的陆安衍了。

  我心中厌恶李明恪,可我是荣侯爷了,不能任性妄为。我终于知道父亲当年所说的话的意思了,作为荣铭,我可以厌恶李明恪,可是作为荣侯爷,我必须效忠皇帝。

  那段日子,我难受得夜夜难眠,唯有曼曼与我相携相扶,相互慰藉。后来,我很少上朝了。李明恪心中有愧,他也不愿见到我。

  我们俩就这般,尽量不相见,省得两相厌。

  李明恪发了疯一般不断赏赐陆府,陆老尚书将东西都压在库房。

  他去了我们少时玩耍的所有地方,唯独不敢去你的墓地。我知道李明恪他后悔了,可是又能如何?陆安衍已经不在了啊。

  李明恪虽然人品不行,可他治理天下确实不错。

  陆安衍,你说上京很好,它确实很好。

  盛世繁华,安居乐业。

  唯一不好的就是,少了你,陆安衍。

  对了,谢煜也成了一个沉稳的大将军了,他将谢家扛了起来。十三处,没有了,那些活着的人现在都在你给的铺子里好好过日子。

  现在,所有人都过得好好的。

  下雪了,瑞雪兆丰年。今年又会是个好年头。

  陆安衍,你和你媳妇现在应该过得很安宁了吧。

  也好,总算没有那些烦心事来折腾你了。

  荣铭看了一眼雪花纷纷扬扬的天空,大雪压青松,细雪散落下来,落在他的肩膀,头上……

  荣铭笑了笑,踩着雪慢慢走着。

  “嘿,荣铭,打雪仗去。放心,我这次一定不打你脸。行了行了,别哭丧着脸,我给你烤鱼吃,走走走,去静月湖敲雪窟窿捞鱼……”

  记忆中那个逝去很久的少年,也是在这么个雪天,笑得神采飞扬。

  陆安衍,我挺想你的。

  下辈子,咱们还当兄弟。

  大雪纷飞,却道是。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见青山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见青山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