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他妈谁啊?
岁耔崽崽2021-08-09 15:302,676

  一个穿蓝色卫衣戴白色鸭舌帽的男生嚼着口糖,抬头朝巨幅广告牌上的何以帆看了一眼,吹了个泡泡。泡泡中途破裂,男生舔了下嘴唇,将口香糖吐到纸中上叠好扔到场圾桶里,转身往反方向走去。

  “哎,复哲,何以帆的演唱会门票。我有两张,你要不要?”

  同桌许明凑过来拿出两张演唱会门票放到他面前。夏哲瞅了那张门票一眼,拿过演算纸潇潇洒洒写下两个大字:不要。

  “哎,夏哲,好歹我们同桌两年,你可是一句话都没对我说过、你这可就很不够意思了,我太伤心了,一定是因为我不够有魅力,你厌烦我了所以你才对我如此冷漠……”

  趁许明闭着眼扭着头翘着兰花指抒情的空档,夏哲刷刷在纸上写下两行字推到他面前。

  —我说过,两次。

  —一次生日快乐,一次问路。

  夏哲敲了敲桌面示意许明低头看。

  “不是哥,那都多少年了??!我都记不得你的声音了。你知道这对于一个重度声控有多么残忍吗?”

  —为什么一定要听我声音?

  “我记得你的声音…很独特,但是记不清了。”许明换了揉脑袋,有些纠结痛苦地看向夏哲。

  —噢,那就记不得吧。

  夏哲快速写完,撕开一个包装袋,往嘴里塞了一块胖大海。

  “呔!你还偷吃!”许明气冲冲地抢过那板胖大洲,也往嘴里塞了一个。“……胖大海…?你累着嗓子了??你一天天的也不说个话,成天吃着胖大海护着嗓子简直浪费!”

  许明戳着夏哲的胳膊愤恨着,夏哲清了清嗓子开口:“聒躁。”夏哲的声音里带着沙哑,听的许明一愣。

  “额……你嗓子哑了?”

  “嗯。”夏哲发出一声鼻音后便没有再多说一个字,许明含着胖大海,把那板胖大海塞回夏哲兜里。

  “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一把扇子更文。”

  罗铭发出今天的第十声感慨。

  “别想啦,说不定人家弃了呢?”许明回头朝罗铭挤眉弄眼道。

  “小明明你能不能别拿着你那个骚粉的扇子摆来摆去的了。”罗铭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什么骚粉?你质疑我?!”

  许明看了看扇子,转身怒瞪罗铭。“你看到没,这扇子上的花、这底画、这底色、这纹路、这材质……”

  “得得得,在下一介粗人,不懂这个,您眼光高,眼光高。”

  罗铭一边说着一边挡住即将飞到他眼眶上的扇子。

  “哼!”许明颇为傲娇地一扭头转身去端详他同位去了。

  “真是两大朵奇葩。”

  罗铭如是评价。

  “夏哲你等等我!你跟个受了惊的兔子似的走那么快干嘛啊?!”

  许明跟在夏哲后面气喘吁吁。

  “挣钱,打工。”夏哲回头看着跟上来的许明在纸上落笔。

  “……同病相怜。”

  “滚!你能拿到何以帆的门票!”写字速度加快,恨不得能把纸戳破。

  “害,那不是雇我的那个人送的,他和那个何以帆是至交!”

  “哦?谁雇的动您?一把扇子,嗯?”夏哲写完许明看完,迎面走来了一个穿蓝色卫衣戴白色鸭舌帽的男生。

  夏哲抬头看了一眼,男生蛮高,目测一八五往上。不是那种干瘦挂的,更偏向于脱衣有肉那类。长相怎么说?有点冷清。就是那种,有冷清美人气质的高冷男人。

  “宝贝!”许明一见来人就走不动道了,猛的往前一冲扑进男人怀里。

  “乖。”男人一把搂起许明,往上托了托“我先把许明明接走啦,拜拜。”

  夏哲愣愣的看着来人接走了许明,然鹅自己连他的名字是什么都不晓得。

  所以这个男人是谁呢?

  夏哲想不出来,但是知道他是许明的对象。

  咦~狗男男。

  夏·单身狗·哲一回想就浑身恶寒起鸡皮疙瘩。

  今天夏哲来的时候何以帆已经准备好在等着了,看夏哲来了还扯着嘴角朝夏哲笑了笑,挺温柔的。只是夏哲不太愿意回应。何以帆是他老板,他来卖声音了。

  何以帆是最近几年火起来的一个网络歌手,火的一塌糊涂那种。但是何以帆的歌是夏哲唱的。因为何以帆不会唱歌。

  今天是夏哲卖声音的第四年。过了这个月底,夏哲就再也不需要给他打工了。

  “小哲,你快过生日了吧?这个月底?”

  何以帆穿着一身纯白的衣服,白色皮鞋鞋尖一丝不染。夏哲沉默。

  “还有十天了啊。”

  何以帆坐在高脚凳上看着面前的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嗯。”

  夏哲应了一声。嗓音里还带着些许疲惫的沙哑。

  “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等你过完生日,我们的合约也就结束了。算当个小谢礼,谢谢你帮我瞒了四年。”“不需要,你付钱了。”

  夏哲说完就开始脱外套,只剩下一层单薄的衬衣,抬头看了眼何以帆“来吧,试几次,你对对,歌词背过了吧?”

  何以帆看着面前的人,只穿了一条单薄的牛仔裤,一件米黄色卫衣,勾勒的身形清瘦而鲜活。

  “好。”

  等两个人对完,天已经黑了。夏哲摸着肚子有些疲惫:“如果没什么事,我最近都不会过来了,歌我已经录完发给你了,你注意别对错词就行。”

  何以帆看着夏哲,提议去吃顿饭。

  “不了,我太累了,等下得回去收拾东西。”夏哲拒绝了何以帆的好意,套上羽绒服转身就走。

  走到半路,夏哲拿出来手机一看,何以帆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他转了钱,三万。

  应该是这首歌的报酬。

  夏哲把手机放回兜里,一个人慢慢走回出租屋。

  一如既往的,屋里一片漆黑,没有人为他开灯做饭,没有人温柔的问一句“回来啦?快来,吃饭了。”他每天开门的时候都会幻想,会不会一开门,妈妈就回来了呢?

  “害,怎么可能啊夏哲!?你是一个人住啊!傻了你?”夏哲一边自嘲一边进门,扑进沙发里窝着不愿意动弹。

  “卧槽你谁啊?为什么在我家??!”

  谷饶平走到门口,还没进门就看见一个小青年扑在他家沙发上,还在呢自言自语什么。

  “不能是遇到小偷了吧?劫财劫色啊?小偷现在都这么弱鸡了吗?喂?!”谷饶平没进门,站门口咋呼半天,就是不进家门。在不认识对方的前提下,尤其是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不擅自行动莽撞行事是谷饶平的人生信条之一。

  虽然以后老夫老夫生活会让他打破这个信条,但是现在不会,并且他还奉行的非常彻底。

  夏哲只觉得一个人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的站门口,聒噪的很。

  “艹谁啊站门口特么烦不烦唧唧歪歪说什么呢!让不让人休息了!”夏哲还没消化完那股子畅快感就发现不对劲了。

  他没关门。

  于是谷饶平就看着那个小青年站起来,朝他走过来,然后,在他面前,呼的一下关上了门。

  嗯,差点磕上鼻子。

  差点就有血光之灾了。

  可是为什么,他被关在了自己屋门外?现在的小偷都这么敢?!就这么把户主,额,租客,房屋的临时主人关在门外??!

  一想到自己合约时间内的歌已经唱完了,夏哲开始肆无忌惮扯着嗓子喊,喊完之后甚至有一股子畅快感。

  谷饶平听着里面小青年的骂声有一点愣神,甚至分心想了想这人是不是感冒了,嗓子哑成这样还出来坚持营业,实在是让人不好意思。但是转念一想,为了生活,为了生存,迫不得已而为之,自己上班好像也差的不是很多。

  百思不得其解并且在爆炸边缘反复试探的的谷老师打开手机,刚准备拨打万能的报警电话就发现了还没有退出的聊天页面。

  又仔细看了看房东发来的消息。

  南苑小区四号楼三单元501室。

  明明就是没错的!就是这个屋!

  谷老师委屈并且暴躁地抬头,眼前明晃晃的挂着个牌子,能闪瞎谷老师狗眼的那种:502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准用我洗脸的毛巾擦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准用我洗脸的毛巾擦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