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云碎月霄离2021-06-13 13:483,171

  寒意闻言抬头望去,眼前是一群华服的青年才俊,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一个词:风华正茂。

  她知道眼前的这些人都是谁。

  这里面,不仅仅有现在还不起眼的男主角,也就是瑞王闻昭,还有对女主角痴心不改的男三号顺王闻明,以及暗恋自己的男四号广阳王,还有暗藏心机的男五号以及未来的大反派。

  真是群英荟萃。

  她对他们行礼问好。

  几位王爷受了礼。

  “寒小姐能亲自登山,为父祈福,真是孝心可嘉。”男四号广阳王又与她搭话,就像她写的那样。

  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回一句“广阳王谬赞了,这都是为子女的本分”呢?可是她偏偏不想。

  好容易见到了自己的偶像,她哪里有心思去理会别人。

  对着广阳王淡然一笑,她转向了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瑞王别来无恙啊?”她微微侧着头看着他,虽然他站在这些人之后,虽然她的目光会被阻挡,但是,他在她眼中心中依旧是那么的清晰。

  因为他真真切切是闻劭霖的样子。

  漂亮的美人尖,饱满的额头,英气的剑眉,狭长的丹凤眼,高挺凌厉的鼻梁,紧抿的薄唇。与闻劭霖一模一样。

  她喜欢他轮廓完美的眉骨,喜欢他的山根,喜欢他侧脸时候露出的俊秀的下颌线……

  虽然眼前的只是一个与着闻劭霖有着一样面孔的人,但看着他也足够慰藉她这些年对闻劭霖痴痴的爱敬之心。

  可眼前这个他似乎并不愿意接她的话,默默地撇过脸去,假装没有听到。

  再接再厉,绝不气馁。

  “自遥川一别,有两年未见了吧。”她继续说。

  书中的设定是,女二两年前入京时在遥川与正要离京的男主角有过一面之缘。

  这时在场的几位王爷都看向了他,顺王甚至还暗中推了他一把。

  “寒小姐别来无恙。”他望着她微微颔首,语气很是敷衍。

  不过寒意一点也不伤心,能听到偶像对她说这么一句话,她就已经心中窃喜。

  眼前的人,他的声音低沉又真切,礼貌中带着淡淡的疏离,与闻劭霖别无二致。

  仿佛他就是闻劭霖。

  “寒小姐似乎只看得见七弟,看不到我们啊。”与瑞王闻昭交好的顺王玩笑道。

  “顺王说笑了,这不是瑞王远道归来,依衣才多问了一句。”寒意又福身行一礼,低头温顺道。

  几位王爷又与她闲谈几句,就都告辞了。

  走在最后面的闻昭经过她时,她将早就准备好的纸条塞到了他手里。

  她想要帮他。

  闻昭他明显感觉到了,但是没有声张,默默地把纸条攥好在掌心。

  寒意心满意足,与两个丫环打道回府。她靠着马车的车窗,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指尖。

  方才塞给他纸条的时候,指尖触到了他的掌心……

  好温暖的感觉,温暖到让她不停地回忆着。

  虽然自己对于穿进书里这件事很是害怕和抗拒,但是看到他,真的就觉得这一切还没有那么糟。

  明明知道他是闻昭,不是真正的闻劭霖,但不知不觉间,她的心情变好了很多。

  偶像不就是这样的存在嘛,会让自己在困境里生出勇气和信心,会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寒意看着自己的指尖,她半是惆怅半是欣喜地笑着。

  这笑容吓坏了桃枝和兰叶。

  “小姐不会是疯病又犯了吧?”

  寒意冲着说话的兰叶翻个白眼,“你家小姐我好着呢。”

  与她们相反方向的路上,行驶着一辆带有皇室徽记的马车。

  “王爷。”车上的侍卫向对面的人汇报,“没有找到。”

  “那她还能躲去哪里……” 瑞王闻昭看上去忧心忡忡。

  “王爷,属下说句不该说的,我们真不好淌这浑水的,不管她现在在哪里,我们都不能再插手了。”

  “凌风,救人救到底,只这一次,以后我绝不会再管闲事了。”

  被唤作凌风的侍卫也不再多言。

  “对了,你拿着钥匙去王府我书房里,取我先前放下书册送到城外的宅子,既推掉了相国的寿宴,我也不好回去了。”闻昭从袖中摸出钥匙递给凌风,一个纸团顺着他的动作从袖中掉落下来。

  凌风接过钥匙,注意到掉落在地的纸团,伸手去捡起来,“这是什么?”

  闻昭低头一看,脸上顿时露出厌恶的神情,“是相国家的小姐给我的。”闻昭看样子是不想要的,“方才在人前就一直与我搭话,人后还塞给了我这个。”

  凌风顿时会意,“是那小姐看上王爷了?”

  “她不过是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当朝宰相这一条,就如此大胆放肆,哼,根本没有闺阁女儿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寒温的妹妹。”

  “人家不过是倾慕王爷而已,王爷又何必这么说呢。再说了,相国千金的青睐可是多少皇子王公求都求不来的呢。”凌风展开那纸条,想着该是什么酸诗艳词的,结果一看后愣在那里。

  瑞王见他呆在那里,就问,“是什么?很露骨?”

  “不……不是……”凌风抬起头来,有些吓傻了,把纸条递给了瑞王,“王爷您自己看吧。”

  闻昭接过,只见上面写着一个地址,似乎是一个客栈的名字。

  “她也太……竟然敢约我去——”

  “王爷您往下看。”凌风急道。

  闻昭展开下半张纸,还有一行字,上面写着:沈敬眉藏身于此,不必言谢。

  两人当时根本来不及考虑为何寒家小姐会横着逆向书写,只是被纸上所写内容震惊到。

  “王爷……她怎么会知道的?”

  闻昭面色凝重,“我怎么知道……”

  凌风有些慌,“她都知道了,相国大人会不会也知道了?那陛下——”

  “回王府!。”闻昭攥紧纸条,喃喃道:“看来,相国大人的寿宴,我们不去不行了。”

  马车换了方向,往城内驶去。

  寒意回到房中躺在榻上,打算现在就入睡。她期待着一觉醒来自己就穿回去了,这些事就像一场梦一样。

  虽然这里有触手可及的闻昭,但是她还是更想回去她的世界。

  她深深地知道,自己是很爱闻劭霖,以他为榜样,希望有朝一日能有一番成就,与他并肩,但她不会为了闻劭霖放弃自己的一切,更不要提现在这里的那个人本就不是闻劭霖。

  这些,她在回府的路上都想清楚了。

  ……

  寒意正要与周公赴会,就又被丫鬟叫醒了。

  “小姐,这寿宴都开始了,你不露面怎么行啊?夫人都问过好几遍了。”

  寒意被吵醒,自知躲不过,心想着也不急于一时,便挣扎着起身,“什么时候了?”

  “宴会刚开始,大人要去前院了,您的平安符还没送呢。”兰叶道。

  寒意被兰叶和桃枝两人服侍着换上新做的衣衫,绾起双髻,戴上发饰。她将平安符收好,起身去找她的父亲,也就是当朝的相国大人。

  相国大人正离开了后院,要去前院招待宾朋了,她在前院后院相连的门廊看到了他。

  “父亲。”她轻唤一声。

  身着常服的相国寒晁顿住脚步,转过身来,在瞧见寒依衣后,平常严肃板正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依衣。”

  这样的笑容,她也曾在父亲的脸色看到过。只是,她工作后就很少回家了,也没能多陪伴父母亲。想起这些,寒意不禁有些自责和伤感。面对寒晁的慈爱,她便更是感动了。

  寒依衣来到了相国面前,福身行礼,“父亲。女儿今早去了洪德寺为父亲祈愿,求得平安符一枚,特来献给父亲,愿父亲福寿安康,大展宏图。”

  “好好,你有心了。”相国寒晁欣慰地笑着,接过她递上来的平安符,“为父一定好好带在身边。”

  “女儿只希望父亲康健平安。”

  寒晁看着她,只觉得这孩子似乎长大了懂事了,心里很受安慰,“依衣,昨日是为父话说重了,你不要记恨父亲。”

  寒意心中动容,低着头,乖巧道:“父亲都是为了女儿好。昨日之事,确实是女儿鲁莽了,经此一事,依衣今后定会更加谨慎稳妥,不让父母亲忧心。”

  她这个纵览全局的人,不仅知道相国寒晁的辛苦和他对女儿的用心,更加知道,寒依衣日后会给整个寒家带来怎样的麻烦与祸端。

  她看着寒晁,目光扫到他鬓间暗藏的白发,心中不免生出愧疚之情。

  他们的结局已然不可避免,能说几句能安慰老人家的话,也算是聊表她的心意了。

  可是彼时的她还不知道,这个她亲手创造的世界,并不是如她所想那般,枯燥无聊地按照她的文字运作。

  来到后院的宴席上,寒意由母亲领着,向前来贺寿的诸位夫人小姐表示问候和感谢。

  这一圈问候寒暄下来,便过去了好久,寒意腿脚酸痛,又累又饿,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桌案前,还没来得及拿起筷子,就见一个小厮远远地朝她这边过来了。

  身后的兰叶疑惑,“咦,雁山不在前院伺候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雁山是寒依衣哥哥寒温身边的人。

  在她和兰叶疑惑之时,雁山已经来到了她们面前,他弯腰凑到了寒意身边,低声道,“小姐,大少爷要见你。”

  “哥哥见我做什么?”寒意问道。

  因为书里没有这一段,所以她觉得奇怪。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只是说,让小姐去门廊那里等着。”

  寒意起身,远远地向母亲行礼示意,然后便跟着雁山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