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云碎月霄离2021-06-13 13:483,234

  在门廊处等了片刻,听到有人来,她回身,却怔住了。

  来的人不是寒依衣的哥哥,而是瑞王闻昭。

  他怎么在这儿?她书中所写,他是拒绝了寿宴邀请的呀。

  寒意望着他那俊逸的眉眼,心中百转千回,但在他走近时,还是露出得体的笑容朝着他行礼,“见过瑞王。”

  看着他,她就心中欢喜。

  闻昭在她面前站定,狭长凤眸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才开口了,“你给我的纸条,是什么意思?”

  纸条?就是那个写有沈敬眉藏身之处的纸条?

  他没有去么?

  “瑞王不去找人?”她轻声问。

  “你的话真假难辨,我如何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寒意听他这话有些刺耳,不过看着他那张与闻劭霖一模一样的脸,虽是生气,却是连一句不悦的话都说不出口,她耐着性子,“瑞王一去,便知真假。”

  闻昭冷笑,“我怎知,那里究竟是有何人在等着我?”

  沈敬眉身份特殊,而且自入京后就被官府的人追赶抓捕,万一他去营救,被别人现场抓到,必会被牵连。

  寒意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以为自己已经成为别人的瓮中之鳖。

  他的怀疑和猜忌,让寒意心中微凉。她脸上的笑也挂不住了。

  “不去也无妨,反正沈小姐福大命大,不会出事的。”寒意道,“眼下是家父的寿宴,依衣还需招待宾客,瑞王若无他事,依衣告退了。”说着,便要转身离去。

  沈敬眉可是她的女主角,是要撑起整个故事的人,没有了闻昭,她也会好好地走下去的。再说,原本书中男主角找到女主角也是以后的事了,她写纸条,不过是想要帮闻昭一把,既然他不识好歹,那便算了。

  “站住!她的事,你是从何处得知?还有谁知晓此事?”闻昭拦住她的去路,问她道。

  寒意顿时感觉自己一番好心被当做了驴肝肺,心里是又委屈又气愤。原来被喜欢的人这样质问,真的会心痛啊……她现在竟能感受到书中寒依衣的那些心酸难过了……

  她转过身来,忍着眼泪,语气不善,“瑞王可知,昨日,若非我出手相救,沈敬眉她现在已经是天牢里的一具尸体了?我拼上自己身家性命,以及整个相国府,就换来你如此不堪的猜忌?我现在都后悔,昨日就不该多此一举。”

  闻昭听后,定定地看着她,“昨日在临月楼,是你救了她?”

  他只知道,昨天抓捕沈敬眉的人因为冲撞了楼里的贵人,而被拦下,这才使得沈敬眉侥幸逃脱。原来,拦下那些人的,是寒依衣。

  寒意不语。

  情节确实如此。寒依衣在临月楼看到一帮差役在追一个女子,便好心帮了她一把。但是寒依衣不知道自己救下的究竟是何人。但寒意是清楚的,这些都是她所想所写,因而她心安理得地把这功劳揽下了。

  闻昭一拱手,“多谢!”

  她侧身避开他的礼,心里微微好受一些,“瑞王这句‘多谢’,我担不起。先告辞了。”说完,径直离开了。

  闻昭留在原地,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我当你是为了什么事要见依衣,原来是这样啊。”寒温走出来。

  闻昭翻个白眼,“你又躲在那里偷听什么?”

  “什么叫偷听啊,我站在自己家的门廊,光明正大。”寒温走到他面前,“你见过沈敬眉了?”

  闻昭点点头。他与寒温两人性格相合志趣相投,所以从前很是要好。这是他回京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我昨日进城时,遇到了她。”闻昭道,“至于她后来的行踪,我是全然不知了。”

  “依衣又是如何牵扯其中的?”

  闻昭叹息一声,“你们自家的事,你也不清楚吗?方才没听到么,令妹昨晚在临月楼救了她,大概是那之后派人盯着,所以知道她的藏身之处,今日在洪德寺遇见时,令妹递了纸条告知我此事。”

  寒温这才明白了,“怪不得她昨晚大闹临月楼,回来后被父母亲训了好久。原来,是为了沈敬眉啊。”

  知道人家是一番好意,闻昭更加内疚,“是我考虑不周又太多疑,方才的话有些伤人了。你替我向令妹陪个不是。”

  “罢了。”寒温摆手,“她那性子,根本不会把这些记在心上,省了吧。”

  闻昭低头一笑。

  “那这位沈小姐,你要怎么办?”寒温看着他,有些忧心。

  沈小姐,名沈敬眉,是前任少傅沈厚之女。

  “我还能怎么办……当初的我有心无力,如今又何尝不是如此。她此次进京必定动机不纯,如若她还肯听我一句,我便送她离开,至少可以避免杀身之祸。”

  寒温也感叹道:“当初的少傅之女,太子之妃,没想到一夜之间成为阶下囚,没入奴籍,流落至此。可怜、可叹啊。”

  “可怜的又岂止她一人。当初废太子之祸,罪及三孤,遭受这无妄之灾的又岂是她少傅府一门,少保少师两府也都无一人幸免,更不要提与废太子交好的几位皇子了。她如今能活着,已是万幸……”

  “也是。”寒温道,“你不必疑虑,此事应该只是依衣随性而为,没有旁的牵扯。你只管放心去做。”

  闻昭点点头,随意问道:“令妹与沈家并无渊源,此次她为何出手相救?”

  寒温无奈地笑了,“你帮沈敬眉是念着与沈少傅的师生情分。依衣她……大概是路见不平?”

  寒依衣是两年前才入京的,所以与京中大多数官宦家的小姐并无深交,而且她入京时候沈家已经遭难。

  “也罢。”闻昭道,“我先派人去客栈接她,暂时在王府躲一躲。”

  寒温道,“不过你也要多加小心,切不可让他人知晓此事!废太子一事,已经害得你戍边两年,如今好容易回来了,可不要再授人以柄,自毁前程。”

  闻昭无奈一笑,“谢你的好意,我明白。”

  寿宴结束后,相国和夫人都很劳累了,就免了子女们的昏定。

  寒温这才有时间去见一见自己的妹妹。

  来到妹妹的灵犀苑前,寒温在心中将今日的许多事情都过了一遍。

  他今日见的每一个人,都对他说妹妹有些不同。

  母亲说,依衣乖巧了,在诸多夫人小姐面前也很识大体,没有闯祸。

  父亲说,依衣很懂事孝顺,特地来送了平安符说了吉祥话。

  兰叶桃枝说,今日的小姐分外好说话,也不训她们了。

  而方才,她对瑞王的那一番话,就更是反常了。

  寒温不禁有些好奇和讶异。昨日还被父母亲训斥的妹妹,是在一夜之间成长了吗?

  进了灵犀苑的门,就发觉这里比平时要安静得多。没有女孩子们的打闹说笑声了,连院子里走动的下人,都悄悄的。

  “大少爷来了。”主屋内出来一个丫鬟来迎接他,正是桃枝,“小姐正等着您呢。”

  “哦?”寒温看一眼主屋。

  走进房间,就见自己的妹妹俯在书桌上,写着什么。

  他走过去,摸一摸妹妹的头发,“你若早这么用功,也不会气走了那么多先生了。”

  “你就会取笑我。”寒意娇嗔一句。把手里写好的东西,都折好放入锦囊,然后交给寒温。

  寒温接过,随口问道:“这是做什么?”

  “锦囊妙计。”寒意俏皮一笑,“这是有顺序的。科选时,拆这个红色的。太子妃择选时,拆这个绿的。皇帝驾——擎天楼的钟声响起时,拆这个月白的。”

  “依衣,你在说什么?”寒温隐约听出些令人震惊的大事。

  现在储君之位空悬,哪里有什么太子选妃的事?还有擎天楼的钟声,是只有皇帝驾崩才会鸣响的!

  “我今日在洪德寺受到了得道高人点拨,这些呢,是预测。”寒意道,“你要好生收着,不要提前打开,不要告诉别人,记住了吗?”

  寒温皱起眉,“你怎么像是在——安排后事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确实是在安排后事,她很快就要回去了。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了,说不定可以保全寒家。

  不管从前写书的时候是怎样的打算,如今见到了寒晁见到了寒温,她实在是不忍心让他们走向那凄惨的结局……

  “我没事,好着呢。”寒意看着俊逸的兄长,“多谢哥哥这些年对我的照顾,我知道自己不懂事,整日胡闹,你多担待。”

  “依衣……”

  寒意轻松一笑,“没什么,今夜过去,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她叫来了桃枝,“桃枝,送大少爷出去吧,我想要休息了。”

  “是。”

  寒温看着寒依衣,想要再宽慰她几句,也无从说起,只好先回去了,想着明日下朝有时间,再来好好问问她。

  送走了寒温,寒意收拾了手边的东西,躺在床上。

  “不管再有什么事,都不许叫醒我。”

  她吩咐过了身边的丫鬟,就闭上眼睡去了。

  原本就是睡觉穿进书里的,那么再一次进入睡梦中,应该就可以离开书中的世界了吧。

  说不定这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她再醒过来,就是现实世界了,就可以继续自己的计划,去旅行,去见朋友……寒意这样想着。

  能够亲眼看见自己笔下的角色,她已经很知足和欣慰了。这个世界是她亲手写就,她希望自己笔下的每一个人,都能喜乐如愿。

  再见了,新历二十三年里这个独特的夏夜。

  再见了,寒依衣,虽然你的悲剧是我一手造成,但我还是希望你能释怀能幸福。

  再见了,闻昭,你不会知道,在另一个世界,有我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孩,在爱着那个闪耀的你。

  寒意在心里与这个世界告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