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云碎月霄离2021-06-09 17:313,488

  刚回府的寒温,正换下官服,要去看看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妹妹。

  “依衣怎么样了?”寒温系着常服的腰带。

  昨晚那孩子胡言乱语,甚是反常,他今日一直惦记着,这得了空,便急着询问。

  “小姐……”雁山欲言又止。

  寒温拧起眉头,觉得这事不对,“说。”

  雁山这才详细说来。

  小姐昨晚说劳累了,吩咐身边服侍的人不得叫醒她。于是今日,小姐便睡到了日上三竿,甚至没有去相国和夫人那里问安。可是忽然之间,门外守着的桃枝和兰叶就听到房内一声尖叫,她们进去后,便看到小姐哭得凄凄惨惨,还嚷嚷着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她哭了?”寒温顿时心疼道。

  雁山答声“是”。

  “是谁又惹得她不如意了?”

  “我的大少爷,全府上下,谁敢惹这个祖宗啊?就连咱们相国,也不舍得说重话不是?”

  “那她为何不高兴?”

  雁山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我去瞧瞧。”

  来到灵犀苑,就看到只穿着单薄中衣的妹妹独坐院中,身后跟着她的两个丫鬟。

  “是谁欺负我们依衣了?”寒温上前去,柔声问道。

  他的妹妹扬起脸来,一双漂亮的杏眼红肿着,脸蛋上满是泪痕,寒温心中一紧,慌忙蹲下来,小心翼翼捧起寒依衣的小脸,“怎么了这是?跟哥哥说说?”

  “我回不去了怎么办啊……”哭声再次响起。

  寒温和在场的几个下人都愣在那里。

  这是什么意思?

  没错,现在的这个寒依衣,仍旧是寒意。

  她昨晚并没有顺利穿回去!

  当睡到自然醒的她,发现这个事实之后,便崩溃地大哭起来。直到寒温来之前,她已经焦急悲伤又无助地哭了好几个回合了……

  寒温手足无措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痛哭流涕,几个下人是劝了又劝哄了又哄,好久,寒意终于止住了哭声。

  “你哭也不解决问题啊,不如说出来,看看哥哥能不能帮你呀?我们一起想办法,嗯?”寒温耐心温柔道。

  寒意忽然被点醒,她现在唯一能做的,是想办法啊,“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

  寒温缓缓起身,带着几个下人远远地躲开了。

  “同我说说,昨日都发生什么了?”寒温盘问起了昨天的事。

  他隐约觉得,妹妹的异样,都是从昨日开始的。

  桃枝和兰叶两人将昨天的事,事无巨细,都说了一遍,最后寒温道注意力集中在一点。

  “她昨日一早醒来,便很奇怪?也曾胡言乱语?”

  兰叶点点头,“昨日一早,我们原本以为小姐是不愿早起,故意耍赖的,可现在一想,似乎那时候就不太正常……”

  寒温眯起眼睛,心里越来越紧张和疑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看向院中的寒依衣。

  寒依衣此时正拄着下巴,不知在想什么。

  他们站得远,听不到她在自言自语。

  “我真是傻,哭能解决什么事呀……还是要想办法解决呀。穿书嘛,小事情,多少小说写的不都是这个情节,不害怕不害怕……肯定会有办法的。小说里,那些穿越的女主角,最后不都穿回去了嘛,所以,我也一定可以的……”寒意便啜泣边嘟囔着。

  穿书,不管是用什么途径穿来的,但最后要想回去,只有这么几个情况。

  寒意根据自己看过的穿越文,列出了穿回去的三个可行办法。

  首先,就是死亡,多数的书,主角穿越的一个契机,就是意识和身体的分离。但是,这也存在风险,而且风险巨大,一个不好,自己可能就真的消失,这两个时空都不存在了。寒意想了想,摇摇头。

  其次,就是走剧情。把故事情节全部走完,达成结局之后,故事完结,她自然可以回去。这个,可行是可行,但是要耗费太长时间和心力了。寒意觉得这个办法待定。

  最后,便是等待一个时空交错的机会,穿回去。这个,自然是上策,但是这传说中什么天门什么神光的,一般不会轻易出现,动辄要等上好多年……她真的能碰巧遇到吗?这个也待定。

  综上,她目前应该做的,就是一边推进剧情,一边寻找可以穿越时空的办法,不管是哪一个先奏效,她都可以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世界。

  对,就这么做!

  寒意顿时斗志满满。她一转头,看见了在不远处正望着她的寒温。

  有男二在手,还怕不能顺利走故事线吗?

  要知道,寒温可是男主的好友,女主的爱慕者之一啊,虽然,呃……现在的他还没有喜欢上女主,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发挥作用。

  寒意欢天喜地跑去寒温身边,“哥哥,我想见闻昭一面,你会帮我的,对吧?”

  寒温先是惊讶后是无奈,温柔道:“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只是不要哭了,好不好?”他边说边擦拭着她脸上的泪痕。

  寒意直点头。

  “我这就去请他来。”寒温刮一下她小巧的鼻子,对她的丫鬟道:“去服侍小姐洗漱梳妆,然后在我院子里等我。”

  桃枝兰叶福身,“是。”

  在京城的另一端,瑞王府中。

  闻昭正在为安顿沈敬眉的事情发愁,寒温便来拜访了。

  念及昨日对他的妹妹多有冒犯,闻昭便问道,“令妹,没有生气吧?”

  寒温一笑,“我正要说这事,她请你过府一叙。”

  闻昭诧异不已,“请我?为何?”

  “我不知道。”寒温隐瞒了寒依衣今早哭闹的事,“她很少求我帮忙,今日她既开了口,我怎好拒绝?再说,昨日你不也托了我的关系见她,今日她再请你去一回,这就算是扯平了。”

  “这是哪里的歪理?”闻昭叹息一声,“也罢,谁让我欠了你的人情。”

  这便起身出发,临走闻昭还特意吩咐凌风,看顾好府中的沈敬眉。

  一路上,闻昭在心里,反复地琢磨了寒依衣这个人。要说此人,与他确实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他这人生性孤僻冷淡,京城中的女子,与他有交集的,一个巴掌数得过来。他只记得,最初一次见她,是在遥川。

  遥川在京都以北,是出京北上的唯一途径。

  两年前,他受废太子之祸牵连,北上戍边。母妃和妹妹在遥川与他送别,而寒依衣,正是在那个时候经过遥川回京。

  他的养母龄妃,与寒家相国夫人是本家姐妹,寒家的孩子都称她一声姨母的。而寒依衣,又是龄妃唯一的女儿、他的妹妹平韶公主的闺中好友。

  所以寒依衣便下车来,问候了她的姨母和表妹。就是在那个时候,他与她有过一面之缘。

  可惜那个时候的他,满心的悲哀,满眼的凄凉,根本不记得这个名义上的表妹,究竟长的如何容貌,又生的几分玲珑心窍。

  一别两年,再见她时,她竟然未卜先知一般,塞给了他那字条,告知他沈敬眉的下落!这让他如何不心惊,如何不防备?

  闻昭承认,自己是严厉和谨慎了一点,毕竟,他那单薄的身家性命就攥在自己手里,他再也经不起别人的第二次暗算。

  来到了寒温的远江阁,闻昭这才想起,自己时隔许久再次拜访,竟未带什么礼物来,真是失礼了。

  寒温看出了他的想法,笑道:“你我之间,不必讲究那些虚礼。”

  才进了院子,一个鹅黄色的身影便冲着他们这边来了。

  正是寒依衣。

  这一次的她,与他昨日所见的很是不同。

  昨天他见过她两次,她的眼神中分明是对他的喜欢,他都看得到。

  她今日很轻快,不止是步履轻快,而是身心都很轻快。看向他的眼中,也少了几分爱慕和眷恋。

  寒意快步走过来,直接把他拉到一边,甚至连礼都没有行一个,直呼他的名字:“闻昭,我有事和你商量。”

  闻昭看了看寒温,对方冲他微微颔首,示意他去。

  “好。”闻昭跟着寒依衣的脚步,走到了院中一棵树下。

  “我可以帮你。”寒意开门见山。

  这话说得闻昭很困惑,“帮我什么?”

  “所有的事。”她说,“沈敬眉的事,包括争夺储君的事——”

  “寒小姐!妄议定储可是死罪!寒小姐慎言。”闻昭及时阻止了她,生怕她再说些大逆不道的话。

  “我们私下说些什么,你不说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也不必——”寒意急着说明自己的意思,不想跟他云里雾里打转。

  闻昭再一次打断她的话,“寒小姐若是还这般胡言乱语,我就先告辞了。”

  “你,你站住!”寒意赶紧拉住闻昭的手臂。

  闻昭停下来,看一眼落在他手臂上的她纤细白皙的手,没有挣脱。

  “是我没有说清楚……”寒意再三斟酌字句,“我的意思是,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会全力相助。哪怕是一些不敢被人知道的事。这么说,你明白吗?”

  闻昭当然听明白了,他微微低下头,仔细地看着她,“你为何要帮我?”

  喜欢我?爱慕我?想要嫁给我?

  寒意听他这话,像是要答应了,急忙道:“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只要你尽快为废太子翻案,如果能跟沈敬眉结婚生子就更好了……”

  不可理喻!闻昭的脸上出现难看的表情,他忍无可忍,甩开了寒依衣要走人。

  寒温看到这边的场面,正要过来劝,这时候就见雁山领着闻昭的侍卫凌风来了。

  侍卫快步到了闻昭身边,压低声音,“沈小姐跑了。”

  “什么?”闻昭一急,“还不快去找!”

  “等等!”寒意拦下闻昭,“沈敬眉不见了?”

  闻昭不言。

  “我去找,我知道她在哪里。”寒意道。

  “你如何知道?”闻昭下意识问道。

  “这个以后再说。”寒意挥挥手,“你身份特殊,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着,还是我去吧。”

  寒温走过来,阻拦她,“你不要胡闹,这样不安全……”

  对了,女二身边的那个武功高强的侍卫哪里去了?

  “哥,林章呢?”

  寒温一惊,“那个武士林章?他是我今日才带回来的,你如何知道?”

  “别管了,反正你不也是要送给我的嘛,叫他来,跟我一起出府。”

  寒温很犹豫。一个新买来的奴隶,还未好好训练,就让他跟着出去,真的可靠吗?

  “哥哥……我求你了。”

  寒温害怕自己妹妹再哭闹,连忙答应,“好。雁山,去带林章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