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云碎月霄离2021-06-09 17:313,420

  寒意带着这个初次见面的沉默寡言的侍卫,走进了一家名叫兰研坊的卖胭脂水粉的铺子。

  这里便是她书中所写的沈敬眉的藏身之处。

  沈敬眉一开始住宿的客栈被官兵查了,她便逃了出来。兰研坊的老板是原先沈家的家仆,所以愿意关照沈敬眉。

  “我要见沈姑娘。”她低声对老板道。

  她身后的侍卫稍有些意外,但是惊讶的表情转瞬即逝,他又恢复一脸的冷漠。

  老板看着眼前这个华服的少女,心中思量着:她既没有问他是否认识沈姑娘,又没有问沈姑娘是否在这里,开口便万分肯定地说要见这沈姑娘,说明她是知道沈姑娘现在藏在这里的。或许,她们是朋友?

  就在老板迟疑之际,林章手中的剑出鞘三寸。看着老板的脸瞬间吓白了三分,寒意不禁笑了。

  有个武功高强的侍卫,果然是硬气得很啊。

  老板赔着笑,“您进后院去吧,沈姑娘在那里。”

  寒意说声“多谢”,抬步往后院去,林章紧跟着。

  穿过院子,她径直走向一间屋子。

  后院里五六间房,她好像早就知道了沈姑娘在哪一间似的,直接就找到了。既早知沈姑娘在哪里,为何还要去问老板呢?那句“我要见沈姑娘”恐怕只是一声知会吧……跟在她身后的林章心里想着。

  果然,推开门,里面坐着的男装女子起身看向他们,“你们是谁?要做什么?”

  “我是来帮你的,沈小姐。”寒意边说边坐在了沈姑娘旁边的位置上,“天太热,我口渴了,跟你讨杯水喝,可以吗?”

  沈敬眉见他二人没有敌意,也稍稍放松了一些,不过仍存戒备。

  “请便。”

  寒意倒了两杯水,递了一杯给林章。林章受宠若惊。

  喝下一杯茶,寒意这才道:“沈小姐,你我虽然素昧平生,但是我很喜欢你,也愿意帮你。如果你肯听我的,我保证你可以达成自己的愿望。”

  “这位小姐都说了你我是素昧平生,你为何要帮我,又如何知道我的愿望?你有何目的?我又如何相信你?”沈敬眉听了她的话也不恼,只是淡然地反问她。

  寒意早就料到了她有此一问,把自己编好的借口搬出来,“我呢,在寺里得到了高人指点,说只要帮你达成所愿,我寒家,便也可以避免血光之灾。我自然也不愿意趟浑水的,更不愿意牵连相国府。哦,对了,我忘了介绍,我是寒依衣,你可能对我的名字不是很熟悉,但是你一定知道我父亲,我父亲是当朝相国寒晁。”

  “你是寒相国的女儿?!”沈敬眉吃惊。

  她没想到,相国已经知道自己的事了……

  “沈小姐不必惊慌,父亲他并不知情。”寒意道,“说正事。我知道你入京的目的,也可以帮你,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帮助,那么就是皆大欢喜了。”

  沈敬眉看着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心中微动,“你不妨详细说说。”

  寒意牵唇一笑,“你有防备是正常,不过我的话也没有假。”她停顿一下,又道:“程宇然死了,你怀疑这事跟两年前的事有关联,你认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一拼,说不定,就可以为他、为沈家上下翻案昭雪。”

  沈敬眉忽地站了起来,垂在身侧的双手颤抖,“你……你如何知道?”

  “都说了有高人指点。”寒意还是拿这一句搪塞她。

  “你待如何?”沈敬眉选择相信她。

  她只身前来,又与自己攀谈许久,应该不会有假。那些官兵,如果知道了自己的所在,该直接进来抓人了,才不会使一个小姑娘来引蛇出洞多此一举。沈敬眉想道。

  “我已经让闻昭——瑞王去找了一套身份证明,你可以假借另一个身份,留在京城。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想要参加来年春日的科选,我知道你可以通过。不过,为废太子翻案的事,非同小可,不会一蹴而就,你要有耐心,要信任我。”寒意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沈敬眉心中微微诧异,她竟然知道自己要参加科选……

  “你需要我做什么?”

  寒意一挑眉,“很简单,我要你住进瑞王府。”

  ?

  沈敬眉“啊”了一声,显然没有明白她此举的用意。

  “我就当你答应了。”寒意一笑。

  小说里,沈敬眉在科选后才住进了瑞王府。虽然现在提前了,但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要能让他们朝夕相处日久生情,故事线推进越快,她就可以更早地回去了。

  “……也好。”沈敬眉深知自己现在的处境,她没有其他的办法。

  “好,那就说定了。林章,把你的斗笠给她。我们走吧。”

  马车来到了瑞王府。

  三个人从侧门进入王府,闻昭和寒温已经在等了。

  看见跟在寒意身后的沈敬眉,闻昭和寒温都有些惊讶。

  “她还真的把人找到了……”寒温笑着喃喃道。

  “你好像一点也不了解你的妹妹?”闻昭打趣他。

  两人说话间,寒意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人我带来了,以后小心行事。”她压低声音。

  “你到底为什么帮她?”闻昭不禁发问。

  “我帮她,就是在帮你,也是帮我自己。再说,我怎么可能真的不管她呢……”寒意叹息一声,她可是自己笔下的女主角,跟自己的朋友一样。

  闻昭皱皱眉,不是很理解她的意思。

  沈敬眉也走了过来,“不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这话是在问寒意。

  寒意明白,她指的是,调查真相的事。

  “先从程宇然的案子查,两年前的事时隔太久,线索少,不如先从程宇然这里开始,顺藤摸瓜。”

  沈敬眉同意,“与我想法一致。不过,你怎么这么肯定,程叔叔的事,是两年前那些人所为?”

  “高人指点。”寒意一笑。

  这个借口,真是万能啊。

  她都佩服自己的机智。

  而站在一边的闻昭和寒温都是一头雾水。

  “不管怎样,谢谢你们的帮助,谢谢你们肯相信我。”沈敬眉道。

  这话,沈敬眉是对他们三人说的。

  寒意点点头,“你是最不可能杀害程宇然的人了,随州官府,大概是受人指使,才会抓捕你。”

  “程宇然?”寒温疑惑道,“随州的案子?”

  寒意点头,“详细的,你们问她吧。我先回府去了。”

  “依衣,你——”寒温拦着她,“我送你回去。”

  寒意看看闻昭,又看看沈敬眉,对寒温道:“不用了,有林章在,你放心。”

  她怎么能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拖男二的后腿呢?女主才出现,自然是要让男女主以及男二有更多机会相处。

  目送寒依衣离开,闻昭和寒温对视一眼,请沈敬眉去了书房。

  “程宇然已死,你这一逃,杀人的罪名怕是洗脱不清了。”寒温听罢事情的经过,如此说道。

  沈敬眉叹息一声,“我又何尝不知,但是随州的官府,根本无心查案,直接擒了我预备屈打成招,我不甘心,这才越狱了。亦如寒小姐所言,我也怀疑此事与当年废太子之事有关。”

  闻昭沉吟片刻,问道:“你说你回到家中时,家里被翻找得一片狼藉,但摆放的贵重饰物都未丢失……所以你怀疑是有人要在程宇然那里找什么重要的东西?”

  “是,程叔叔手里,定然有什么让那些人忌惮的把柄,否则,也不会遭此毒手。”

  “可这只是你的猜测。”寒温接话道,“你一不知道程宇然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东西,二来也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又或者,是不是已经被别人拿走了,对吗?”

  沈敬眉点头,“我刚到家中,发现家中似乎有贼人闯入,便四处寻找程叔叔,当我在书房发现他时,他已经……还不等我再仔细查看,官兵就来了,我就被抓到了牢里。”

  寒温道:“此事一经推敲,果然是古怪。”

  “是啊,程叔叔为了我的安全,一向是不许我出门去的,可是那日,他竟让我替他去驿站送信,而我刚回到府中,就被官兵当成是凶手押入大牢。官府没有审,没有查,就定了案。我逃走后,随州竟然没有任何缉拿布告,只是知会各地的官府暗地里抓人。似乎有人在压着这件事。”

  闻昭和寒温都沉默了。

  沈敬眉看了看闻昭,开口道:“我明白,瑞王是念在先父的师长情义,才出手相救。我先谢过瑞王。但是有些话,我要说明白,当初废太子谋逆案,疑点太多,必然是遭人算计了。瑞王就算是不信任废太子,也该相信先父的人品,他断不会做出谋逆之事!我沈家,是被冤枉的!”

  闻昭咬紧牙关,却依旧没有说话。

  他何尝不知,他也是当初祸乱的受害者啊。但是,没有证据,没有机会,他也无法翻案。一招不慎,他便死无葬身之地了……

  寒温对她道:“沈小姐,这事,就算别人不信,他自是相信的。但是他也无能为力,否则,也不会被贬到北方去戍边了。此事,须得从长计议啊。”

  沈敬眉无奈点头。

  寒温想起来他方才忽略的一点,“沈小姐,依衣她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看样子并不是沈敬眉说与她的,随州的命案,他这个朝堂官员都不知道,她一个闺阁女子是如何得知呢?

  “你是她自家哥哥都不知道,怎的倒来问我了?”沈敬眉被这两兄妹搞糊涂了,“她只说是高人指点……”

  又是这套说辞。

  闻昭看了他一眼,“你可要看好你那妹妹了。”

  一个小姑娘家,竟敢参与到这等复杂的案子里来,胆子不小啊……说不定,这背后还有其他的势力牵涉。

  “等等,方才沈小姐说,那日程宇然让你去驿站送信?”闻昭忽然问道。

  寒温这时候也反应过来,“那信是要送去哪里的?”

  平日里不许沈敬眉出门的程宇然,偏偏在这一日让她去送信,难道不反常吗?说不定就是他提前知道了什么,故意让沈敬眉躲出去,又或者,沈敬眉送出去的这东西正是那些人想要的。

  “那信封上写着,京城探月阁。”沈敬眉依稀记得。

  “走,去探月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