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云碎月霄离2021-06-09 17:313,260

  他们到达探月阁的时候,为时已晚。

  探月阁的掌柜已经身亡。寒依衣站在一边。

  “怎么回事?”寒温紧张地走到她身边。

  “我来晚了。”寒意叹声气,“是我考虑不周,反应太慢。”她手一指地上的信封,“里面的东西已经不在了。”

  沈敬眉上前捡起信封,瞧了瞧,上面的字迹确实是程宇然亲笔,“这就是我送去驿站的那一个。”

  寒意点点头,“应该是。不过,官府的人马上要来了,你还是先去避一避为好。”

  不一会儿,官府的人将探月阁围起来,仵作也跟着来查验尸体。

  “此伤口是致命伤,一刀毙命,刀口整齐。对方定是熟手,身形比死者略高。”这是仵作初步查验的结果。

  官差见瑞王还有寒少卿都在,忙道:“天子脚下,竟出了这等事,实在是下官治理不利,惊吓到两位了。此事,下官必定严查,给两位一个交代。只是不知,瑞王和少卿,为何会出现在此啊?”

  “这是在审我们?”闻昭不悦。

  “岂敢岂敢。下官只是例行询问,也好尽快破案不是。”

  再问下去,只怕会将闻昭牵连进来,那可就大事不好了,于是寒意缓步走过去接话道:“是我发现的。我最近喜欢这里的首饰,所以来看看,谁成想一进门便是如此惨状。我惊惧不已,只好叫来了哥哥他们。”

  “这位小姐是——”

  “舍妹。”寒温道。

  “原来是相国的千金,下官有眼无珠。”

  寒意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奉承,“仵作既说了这凶犯是熟手,对方也不是为了银钱,那么仇家报复和买凶杀人的可能性极高,还请大人尽早破案辑凶,还京都以太平。”

  “是,下官责无旁贷。”

  “该问的也都问了,那我们就不打扰大人查案,告辞。”寒意说完,拉起寒温的手便下楼,离开这是非之地。

  闻昭也跟上,几人上了马车,想要再商讨一下此事。

  闻昭终于忍不住开口,“寒小姐是如何得知消息,赶到了这里?”

  寒温抱着寒依衣的肩膀,正在安抚她,听到闻昭问起,便打断道:“她今日见了那样的场景,只怕是吓坏了,你若要问,还是改日吧。”

  沈敬眉看看寒依衣,只觉得她似乎并未被吓到啊……

  确实,寒意没有被吓到,这里所发生的事,在她心里就相当于是一个逼真的游戏场景一般,所以这样的命案场面到了她这里,便也没有那么的震撼了。

  只听寒意说道:“我没事。我们还是尽快把这事理清楚,否则,再拖下去,我们事事落后,很难翻盘。”

  沈敬眉对于这事自然很积极,“依你的意思,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方才那场面,你们也都看到了。”寒意道,“一片混乱,是被人翻动过的。”

  “你是说,杀掌柜的人,没有拿到东西?”沈敬眉问。

  寒意点头。她的女主角,果然很聪明。

  探月阁只有掌柜一人经营,那人一进去必然会与掌柜打照面,所以他定是先向掌柜索要了信件。现场,信封在掌柜的手里,已经打开,里面空无一物。说明对方索要之后掌柜便很快拿了出来,但是密信已经不在里面了,那人这才激动之下杀人灭口,又四处翻动寻找的。如果那人拿到了东西,当然不必将屋内翻乱了。

  “只要我们找到了密信……”沈敬眉声音低低的。

  寒温开口道:“目前尚且不知道程宇然送出的信是否真的有翻案的关键证据,我们还——”

  “有。”寒意肯定道,“否则,探月阁的掌柜,也不会遭此毒手了。当务之急,是找到这命案的凶手,还有探月阁幕后的主人以及今日探月阁的访客,如有线索,既能与随州的案子相联系,又能接近幕后黑手。”

  闻昭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

  沈敬眉这时候也沉默了。她在程宇然身边一年,却不知道他手里有当初谋逆案的证据……

  她也不晓得程叔叔到底要把这信给谁,而这信现在又已经落到了谁的手里。

  寒温倒是听明白了经过,但是他不明白,寒依衣到底为何会对这些事了如指掌?真的是因为有什么高人指点?

  四个人沉默一阵,寒意耐不住了,她看看沈敬眉和闻昭,自知不该当电灯泡了,拉着寒温下车告辞,临走还冲着沈敬眉使眼色。

  沈敬眉很茫然。

  不过,闻昭倒是看出了她的心思。

  她为何执意要撮合他和沈敬眉呢?闻昭心中思量着,她与沈敬眉不熟,与他也不过是有着一点点亲戚关系而已,为何要对于他的终身事这么上心?

  莫非是母妃授意的?

  下了瑞王府的马车,寒温与寒意同乘一车准备回府。

  “沈小姐的事,你不要再插手了。”

  听到哥哥这样说,寒意不禁发问:“为何?”

  “你也说了,此事,很有可能牵涉当年废太子谋逆案。这些事情非同小可,就是让父亲来权衡也颇为棘手,更不要说我们了。依衣,你今日也看到了,那探月阁的掌柜是何下场,如此凶险,你不能再参与了。”

  这番话很有道理,寒意也知道他是为了她好。不过,这事关系着她能否尽快结束离开这个世界回到正轨,所以就算危险她也不会轻易放弃的。更何况,她才是这里的主宰啊,她怕什么?寒意心想。

  望着寒温认真严肃的脸,她不好直接拒绝,于是打算曲线救国,“哥哥,这件事我们既然已经卷进来,便很难再袖手了。我可以不参与其中,不过,就算我不参与,你可以准许我派林章去查啊,如何?”寒意眨眨眼,一脸期待地望着她面前的寒温。

  寒温不急着回答,而是微微向前倾身,靠近寒意,“依衣,你为何这么执意要查清这些事呢?你与沈小姐,萍水相逢,为何要帮她啊?当年废太子谋逆案,与我寒家并不相干,你为何要冒着天大的风险,去翻案?”

  问到点上了……

  可是,她总不能说,这只是一个故事世界,她这个作者被困在这里了,现下唯一的出路便是推进故事发展,好让故事结束,让自己返回现实吧?

  她只能拿出那个万能的借口来搪塞他,“其实,我昨日去寺里为父亲祈福。那里的一个得道高僧告诉我,我们寒家会有血光之灾,如果我帮助沈小姐洗清冤屈,那么我们寒家的灾祸,便可解了。”

  寒温听后撇撇嘴,“依衣,你逗哥哥呢?”

  ……

  看来,只能出杀手锏了。

  她委屈巴巴地啜泣起来。

  寒温此人,在父亲面前也只有敬没有惧,但是唯独害怕自己的妹妹哭鼻子,寒依衣一哭闹,他便没了法子。

  “好了好了,哥哥也不是训斥你,你知道的,哥做事肯定是为了你好的。”寒温安慰道,“别哭了,我答应你就是了。”

  寒意扬起脸来,嘴角微微弯起,“谢谢哥哥。”

  见她露了笑脸,他这才松一口气,“只是这事,千万要谨慎,记住了?”

  寒意乖巧地点头。

  她只希望,沈敬眉在王府与闻昭朝夕相处,能够更快地生出感情吧。如果故事线推进得够快,她也能尽早回到自己的世界去了。

  入夜,远江阁。

  “我让你打探的事,如何了?”

  “大少爷,我去问过了,昨日给小姐解签的,是一位名叫慧灵的大师。听说这位大师是位得道高僧,或许,小姐所言,是真的。不过,那位大师今日已经离开了洪德寺去远游了。”雁山道。

  寒温一挑眉,“哦?这么巧?”

  雁山点头,“是。我还去查了慧灵大师和沈家以及几位王爷的关系,但是并无所获。”

  “看似天衣无缝,完全是巧合……”

  “是啊。”

  寒温挥挥手让他下去。

  现在牵扯到沈家,牵扯到谋逆案,他不得不多想。两年前的谋逆案是陛下的心结,但凡与此事有关联的,陛下都心存芥蒂,如今储君之位空悬,几位王爷个个暗藏鬼胎,如今若是卷入此事,必定后患无穷。

  寒温不愿意让家族因一步之错而跌入万丈深渊,但是,更让他在意的,是寒依衣。

  平日里游山玩水、排舞习曲的寒依衣,到底是怎么知道随州程宇然的案子,又为什么要帮助沈敬眉,甚至,要联合沈敬眉还有闻昭一起为两年前的谋逆翻案?

  什么高人指点,他根本不信。

  这中间,到底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寒温左思右想,觉得问题还是出在了昨日。

  昨日早晨至今,寒依衣的种种言语和行动,很是异常……

  她,到底怎么了?

  门忽然被叩响。

  “谁?”

  “少爷,是我,林章。”

  “进来。”

  林章是他买来的侍卫,恰巧依衣要了去,他就顺便让林章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然后向他汇报。

  “你且说说,她去找沈敬眉的事。”

  “小姐似乎早就知道沈小姐的藏身之处。她径直找到了那家店,入得后院,她便直接去了最西边的一间屋子。找到了沈小姐后,小姐她直接说起了随州的案子,还说什么高人指点,要她帮沈家昭雪冤屈。”

  果然不对。

  寒温深吸一口气,又问了探月阁的事。

  原来,今日将沈敬眉送去王府后,林章便陪着寒依衣上车准备回家了。可是走至一半,她忽然惊叹一声“不好”,之后便让他调转马车去了探月阁。他们一进去,看到的便是躺在地上的掌柜的尸体,以及凌乱的现场,而后小姐只是从容地让他报官。

  “再后来,少爷便到了。”林章道。

  听到这里,寒温已经很确定,寒依衣不对劲。她今日几次都未卜先知,分明是有隐情的。

  “随我去灵犀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