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末日
柒夜羽2021-01-26 15:012,348

  时间 2115年3月8日 天气:多云

  又是一天的日记呢,莫晚歌抬头看了看天空,墨色渲染的云彩好像墨水打翻在天空一样。“最近几天天气都这么糟糕……”一边无聊的嘟囔着,晚歌顺手合上了日记本,把手中的钢笔放到一边,起身走出了房间。

  “晚歌,晚上去重力室锻炼么,一起吧。”走廊的尽头远远传来了室友李峰的招呼声。

  “不了,一会还要去教室接妹妹下课呢。”

  “哦哦,你还有个接妹妹的任务哈,你这哥哥还真称职啊,不会是个妹控吧!”

  “死一边去!”摸了摸脑袋,对这个大大咧咧的室友,晚歌真心感觉特别蛋疼……“糟糕,都快八点了,晚了晚了……”晚歌加快了脚步,穿过一条条通道,向传输点走去。

  “呼……还好,还没下课呢。”在门边向教室里张望了一眼,晚歌便靠在墙上,静静地等待下课的铃声响起,教室里面老师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他的耳朵里。

  “大家都知道,血毒死潮是在2112年12月左右,在103年前的2012年曾经有人发出的玛雅末日论,有一部分学者认为当时人类的解读有一些错误,正确时间其实早已提示为2112年。当然这仅仅是一个小插曲。”

  “重点是,在血毒死潮之后,我们人类被迫缩小生活区域,现在世界上仅剩四个活动区,即欧洲活动区,亚洲活动区,美洲活动区和非洲活动区。血毒感染者死亡后会成为类似僵尸的生物,我们称其为感染者,那么相对的,剿杀感染者获取报酬的人类,我们称其为净化者。下节课我们便学习净化者的职业分类,方便大家选取自己的进步方向,现在下课。”

  “净化者……”晚歌的眼前突然出现三年前末世的情景。那些怪物狰狞的神态和血腥的身体,一直印刻在他的眼中,它们仿佛就在用那放慢了千百倍般的速度向他恶狠狠地扑来……

  随着老师下课的话语,教室里的学生们纷纷站起身来,走向门外。

  “哥哥。”一个端庄温婉的女孩来到晚歌的面前,女孩不算特别的漂亮,微抿的嘴唇,挺翘的鼻子,唯独一双略大的眼睛显得有神。“哥哥,回神了。”女孩白嫩的小手在晚歌的眼前来回晃着。晚歌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唯一的妹妹溺爱的笑了笑:“朝歌,今天有好好听课么?”

  “真是的,听哥哥说这话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不知为何,晚歌感觉周围的学生们都好像在看着他指指点点的,尴尬的摸了摸头,牵着妹妹的手往传输点走去。

  “哥哥,我们今天走回去好么,我不想去传输点。”朝歌抬头看了看天空,春风稍显猛烈的刮来,朝歌额前的头发被吹得一蹦一蹦的:“我想跟你聊聊天。”

  晚歌低头看了看妹妹,默默的点了点头,解下身上的长风衣给她披上。“走吧。”

  三月的春风,还带着些许的凉意。兄妹两人走在街道上,看着街边三五成群的净化者们在讨论着今天的收获,或者交换对战的心得,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那俩人无忧无虑牵手逛街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也仿佛就像是百年前的记忆,既真实又遥远。

  “哥哥。”朝歌低着头,好像在看着自己的脚尖:“你在净化者里,到底是什么职业呢?还有,你三年前……”

  朝歌还想继续说下去,晚歌却已略显急促的打断了:“你哥我肯定是保命最强的枪手了,这还用说。我可舍不得可爱的妹妹去和那些感染者作伴。”晚歌大大咧咧的笑着,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朝歌抬起头注视着傻笑的晚歌,眼眶有些湿润。这个家里,现在只有兄妹两人相依为命,哥哥也才二十岁啊,又要做净化者养家,又要上进修学校,还要照顾自己,朝歌真的很想替哥哥分担一点,但是晚歌说死也不答应让朝歌去当一名净化者。兄妹俩唯一的分歧从小到大便只有这一点。

  仿佛是看出了朝歌对自己的担心,晚歌深吸口气,淡淡道:“朝歌,别替你哥担心,你哥一点也不累,从爸妈去世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了。你也别想去当一名净化者了,除非你是先驱者。”

  先驱者,便是对血毒完全免疫的人类。人类的进化史就是这样,无论再强大的病毒,总有那么少数人身体里会有着强大的抗体进行克制。

  不过这次的血毒抗体连移植都无法做到,那仿佛存在于人类单薄身体里的奇迹,是属于少数人的荣耀。而且,先驱者并不是仅仅对血毒免疫这么简单,甚至可以说,堪称血毒感染者的克星。所以,10个先驱者,九个半都去做了净化者。

  朝歌微微的叹了口气,不知不觉,宿舍已经到了。门口朝歌的朋友已经在向朝歌挥手,晚歌松开了手,解下长风衣给自己披上,淡淡的冲她笑了笑:“去吧朝歌,明天晚上我来接你。”

  转过头,目光里的温柔便如那吹拂而来转瞬又去的春风般,不知消失到了哪里。

  三年前……血毒死潮毁了多少的完美家庭,人类自以为强大的科技帝国,终于暴露出了本来就已经存在的弱点,就像强风吹过的沙雕般,散碎一地。那种情景,晚歌永远不可能也不愿忘记,那些绝望的眼神,那些残忍的,曾经是亲人,熟人,人类的怪物。

  那个……名副其实的末日。

  晚歌并没有回到寝室,而是默默来到了事务所,这是净化者们接取任务领取酬劳的地方,最少这个星期的生活费必须赚到,否则兄妹俩人就要喝西北风了。走到任务公告板边,晚歌耐心的浏览着可能接取的任务,同时在心底默默的权衡着利弊。

  “猎杀二十名感染者,取得感染者大脑样本,就它了!”晚歌碎碎念着,挑到了一个差不多的任务,走到前台接下。

  其实对于一般的枪手来说,这种任务是接了也捞不到好的,因为要杀掉感染者,最好的方法就是一枪打碎大脑。这样脑部和身体的神经连接断掉了,自然感染者也就无法行动了。

  但是,想击杀感染者,绝非这一种办法,因为说到底支持感染者行动的就是神经连接,只要击断神经就能成功击杀感染者,只是说另一种方法比较困难而已。

  那种方法就是,击断脖颈。

  出了事务所的门,晚歌紧了紧风衣,向着远处连绵的海岸处走去,夜晚的海洋泛着美丽的深蓝色 色泽,海面上倒映出一轮弯弯的月亮。晚歌伴随着咸湿味的海风,来到了港口旁。和接待的小姐调侃几句登记了信息后,便坐在甲板上眺望着远处。

  海洋的这边,人工岛上人声鼎沸,是人类最后的避难所。海洋的那边,感染者们血腥的身体,残破的城市与街道,向人类诉说着,末日的恐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