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意外
柒夜羽2021-01-26 15:022,214

  夜幕笼罩的废墟显得极其静谧,除了街道上纷乱的汽车,仿佛一切都和三年前一样。晚歌细细端详了下眼前的景象,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前走去。

  “唉,真不想在晚上洗海水浴啊。”晚歌叹着气,从风衣里抽出两把手枪,轻巧熟练的上好子弹:“那些惜命的人把船停的那么远,回去又要多游10分钟了。”

  两把漆黑的手枪左手枪被命名为绝望,右手枪被命名为希望。虽然在黑夜中一点也不起眼,对比价格昂贵的电浆手枪或者便宜稳定的离心手枪大概是完败。但这存在于上个世纪的火药武器,却是在当年鼎鼎大名的枪之贵族——西格P-210。

  当然,是经过了更加完善与加强的版本,毕竟谁也不想杀了六七只感染者就换个弹夹吧,由于技术的完善,现在的这两把枪标准弹夹便有近五十发的容量。当然这数量相较于离心手枪和电浆手枪还是稍显少了些。

  风衣的边缘还在滴答着残余的水滴,晚歌看了看周围,只有一个净化者小队,这小队的组合也颇为奇葩,两名枪手一男一女,俩人的岁数都不是很大,那女孩明显是第一次参加行动,腿抖得就跟抽筋了似的。男的倒还好点,不过一脸坚毅也掩饰不了眼神的闪动。

  晚歌把目光收回来,暗叹这次又要有两个人长眠于此了。不是晚歌见死不救,成为净化者的人,大概都有不得已的理由,谁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晚歌如果带上他们俩,没准就是下一个殉葬品。

  黑暗中的城市好像是一个张着大嘴的猛兽,吞噬着那些弱者的生命,留下强者陪它游戏,在这个已经没有规则的地方,只有自己够强,才能成功的搏到生存的机会。

  晚歌一边向前走,一边小心的侦查着某些区域内感染者的数量,对他来说,二十只感染者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一旦开始战斗,谁也不知道会引出多少只怪物来……五十一百倒也好说,要是来个几百上千只,就是学校排行NO。1的鬼影天升也没准得交代在这里。毕竟谁也不是神,总会感觉到疲倦的。况且这感染者与人类通常意义理解的僵尸还有很大不同。

  “那么,就这吧。”晚歌确定了一个差不多数量在一百左右的感染者区域,抬手就是一枪,这类似于打招呼的一击成功的引起了感染者们的注意,顿时一群面目狰狞的怪物们就扑了过来。

  说是面目狰狞其实已经很给这些感染者们留面子了,这些怪物基本就像是进化不完全的人类。有的胳膊已经断掉,在快速的奔跑中忽忽悠悠的晃荡着,有的脸部已经完全看不清模样了,就像一张麻将里的白板,只有个轮廓,其他地方不忍目睹。

  “砰砰砰……”自从感染者出现,晚歌手中的枪便喷出了蓄势许久的怒火,漆黑的弹壳噼里啪啦的掉落一地,为这血腥的一幕配上悦耳的背景音。黑色的风衣鼓荡在萧瑟的晚风中,就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

  说实话,从相貌上来说,朝歌和晚歌绝对是血缘的兄妹,略显平凡的脸,及肩的长发,唯独眼睛略大显得有神。而此时,这双眼睛起到的作用,绝不比手里的枪要小。在晚歌的眼中,这些感染者奔跑的速度被明显的放慢了,就好像是乌龟一样,慢腾腾的。但在别人看来,晚歌手中的双枪,就好像死神索魂的镰刀,每一发子弹都精准的击断感染者的脖颈,然后便是如喷泉一般在夜幕下溅射的鲜血。

  不停歇的射击中,晚歌默默的计算着左手绝望的弹药量,在射出最后一发子弹后,弹匣掉落,右手希望的射击仍不见间断。晚歌拿着绝望的左手在腰间微微一擦,挂在腰间弹袋中的弹匣便乖乖的滑进手枪中。

  于是,新一轮的屠杀再次上演,只不过在射出几发子弹后,这区域的感染者就已被肃清了。

  眼见眼前除了一地的狼籍,已没有了感染者的身影,晚歌解脱般的长吐了口气。使用这种能力的后果就是眼睛过于劳累,而且不光眼睛,就连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晚歌甩了甩头,从后腰挂着的一个皮包中抽出一个略显结实的袋子,将一个个的感染者大脑踢进去。

  收集好二十个头颅,晚歌拖着袋子向来路走去,刚走没两步,不远处忽然传来了阵阵的枪声和感染者沉重且纷乱的脚步声。

  微皱起眉头,晚歌大概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多半是刚才的小队和感染者交火然后不敌逃跑。应该是见他这边战斗力比较强想找个庇护吧,问题是如果拉来十个八个倒好说,要是真来个百八十个的,晚歌可不确定自己的身体还能负担起那能力的副作用。

  想到这里,晚歌也没心思慢慢溜达回去了,提起袋子刚要溜之大吉,就看到左边一道低矮的围墙后边跑来了那对男女,以及后边跟着的一大群感染者。

  看到这情况的晚歌心里已经在开骂了,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这一大票感染者何止百八十个,估计八百八十个都有了。

  再看前边跑着的俩人,女的还好点,男的半个身子都已经被鲜血染红,看上去和那些感染者除了相貌也没差到哪里。而当他看到了晚歌,眼里却是透出了一股深深的绝望,是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大喊了出来。

  “前边的兄弟,拜托,请把她带出去吧,我在后边阻击他们。行么?”那男人估计也知道自己给晚歌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脸上的绝望和愧疚混合在一起,糅合出一种扭曲的神情。

  这个脑子不好的蠢货!晚歌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刚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看到了那男孩的左臂上一个流血的伤口。

  估计那男孩也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吧,晚歌紧紧的咬了咬牙,向后跑了几步牵过女孩的手。那男孩嘴里什么也没说,眼神却慢慢都是对那女孩的眷恋。

  那女孩仿佛已经被吓呆了,只是僵硬的随着男孩的动作,将手交到了晚歌的手里。晚歌也不耽搁,左手袋子一撇,反手就将女孩背在背上。

  耽搁了这一下,后边追击的感染者们已经靠的很近了。晚歌疯狂的向前跑着,男孩眼见女孩脱险,脸上的绝望恐惧愧疚突然通通都消失了,甚至脸上还浮现了一抹温暖的微笑。几秒钟后,被感染者们扑倒啃咬的男孩处,轰然而起一团剧烈的爆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