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镇压邪祟
王一水2021-07-17 17:362,028

  不能消灭,只能勉强镇压。

  镇压自然需要容器。

  这点哪怕是作为外行的我,也是心知肚明。

  在场的除了昏迷不醒的爷爷之外,就只有纸婆婆和我了。

  我不可能让纸婆婆充当容器。

  否则她一旦昏迷,我就得抓马。

  更何况,我也压根不懂什么封印之法。

  在纸婆婆的深沉凝视下,我咬着牙点头,“好,就封印在我体内吧。”

  爷爷之所以再次挑起阴相先生的担子,就是因为我的缘故。

  做为一个男人。

  我应该担起责任来!

  纸婆婆眼中惊讶一闪而过,大概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下定了决心。

  她宽慰道:“放心,你是阴生子,这点煞气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大事,甚至不如你自己先天带着的煞气。”

  我听了心中一惊。

  不过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

  纸婆婆也不想再在此时多说。

  只见她手中余下纸钱一抛,就轻易从已经受伤的邪祟底下轻易抽身。

  也不知她从哪儿掏出一只红烛,一经点亮,却不是明黄光芒,而是惨淡白光燃烧。

  “来拿着。”

  纸婆婆对我一招手。

  我不敢怠慢,立刻上前拿起火烛。

  顿时,那漫天乱窜的煞气邪祟像是找到了目标一般,厉啸一声朝我扑面而来。

  我下意识想要逃跑,纸婆婆却在此时低沉道:“别动,这引魂火能护住你阴魂不受损伤!”

  一听这话,我立马克制住想要逃跑的双腿,像钉子般扎在原地,可眼睛,早因为害怕而紧紧闭上了。

  封印来得快去的也快。

  我只感觉一阵恶寒,随后是针刺般的胀痛。

  再一睁眼。

  是因为手上蜡烛滴了油。

  而此时,屋内的邪祟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纸婆婆已经在自顾自收起几张地上幸免的纸钱了。

  “哪个?难道不需要施咒封印之类的吗?”

  这不是流程吗?我奇怪问着纸婆婆。

  “要什么咒,你阴生子的身份就是最大的吸引,除了地府,唯有你的体内,才最适合它栖居,指不定睡得多踏实呢。”

  纸婆婆晒笑道。

  我心中一惊,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阴生子的特殊。

  不过此时不是问的时候。

  我默默点头,将蜡烛吹灭后归还给了纸婆婆。

  她却自顾自着。

  “所谓引魂灯,多能引渡人前往黄泉,也引人头七归家,棺材上放上一支,偶尔还能起到镇压的作用。”

  “相传古代皇陵,曾有人鱼烛一说,那便是最顶级的引魂灯,可燃烧千年而不熄。”

  “古时的帝王总以为,待到有一日,自己魂归来兮,就能扫横捭阖,重建帝国,可惜,一个能爬出来的都没有,他们也不想想,以他们那浑身龙气的引人注目程度,地府怎么可能放松看管……”

  纸婆婆说了许多。

  我没有搭话,只是默默记在了心里。

  现实生活是如此的魔幻。

  有些人的想象,就这么猝然的成了另一些人的生活。

  果不其然,纸婆婆最后盖棺定论道:“你爷爷他身子骨不行了,想要亲自传你衣钵估计悬了,再整两次,估计他就是不下去,也得永远躺床上。”

  “十三啊,以后你就跟着我做点事吧。”

  “嗯,谢谢纸婆婆。”

  蓦然,我鼻头有些酸涩。

  世间最难过的事,莫过于英雄迟暮。

  而爷爷他,就是我心目中,生命中的英雄。

  屋外大放光明,炽烈的午后正阳照耀,苏晓楠正蹲在墙头下,脑袋有些蔫巴。

  看见我们推门出来,她有些担忧看向纸婆婆。

  后者轻轻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似乎犹豫了一下,她又看向了我。

  “喂,那个谁,你没什么事吧!”

  她的语气恢复了以往的强硬,可话里不免透露一丝关心。

  我心里有些好笑。

  没有拆穿。

  “你蹲这,就不怕我们里面镇邪失败,那邪祟逃跑的时候顺便把你带走?”

  我突然张牙舞爪上前一步,做鬼脸状。

  “啊!”

  苏晓楠尖叫一声,躲到了纸婆婆身后。

  可见识过昨晚志怪的她,又不敢找我算账,只能撒娇似的多在纸婆婆身后指着我道:“奶奶你看他!”

  纸婆婆微微一笑,我也偃息旗鼓。

  临走,纸婆婆对我道:“十三啊,两天后有个活,你带着你爷爷的东西来找我吧。”

  我怔了一下,大概没想到这行不光风险高,任务刷新率竟然也不低。

  不过正合我意。

  我并不是太喜欢那种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活计。

  回到屋内,爷爷脸上的苦色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静。

  细微鼾声起。

  配以蝉鸣。

  宁静午后,晌几时休。

  帮爷爷用毛巾擦干汗水,屋内本就凉快,我退了出来轻轻带上房门,来到柴房熬粥。

  大病之后,粥最能养人。

  渐渐地,日头落了下去,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好在水多火小。

  刚进院子,就看见一道独臂身影坐在门槛上,静静看着远方。

  “爷爷,吃粥。”

  我端着热粥,来到爷爷身后轻声道。

  他没回话,右手拍了拍旁边,示意我坐下。

  “决定好了吗?”

  “嗯。”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跟纸婆婆出马做事一事。

  “往时是我和你爹对不起你,归根结底还是在我,要是我那些年少做一点,也不会有后来的报应……”

  哪怕天赋再好,阳间人干预阴间的事,哪儿又能没有因果粘连呢。

  “可爸爸曾跟我说过,如果没有爷爷出马,他早就饿死了,更不可能娶上媳妇。”

  爷爷的身影微微一颤,转过头去。

  空气中满是悲伤的气息。

  “既然你意已决,那就好好干吧。”

  爷爷没有流泪,他的泪恐怕早已流干净了,只是轻拍我的肩头,接过热粥回了屋。

  夜晚,爷爷拿着布袋走进了我的屋子。

  接过一看,正是阴王笔,斩阳刀,不过里面没有黄皮帽。

  “你是阴生子,本就近鬼神,而那黄皮帽的作用,也是削阳气,就暂时不给你了,不然你会比鬼阴气还重,可能行错一步,就糊里糊涂走上了黄泉路。”

  爷爷解释着。

  “等什么时候纸婆婆认可你了,我再把黄皮帽传给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