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一次打配合
王一水2021-07-17 17:372,240

  曾几何时,爷爷也是这么通知我的。

  那一次,父亲永远的离开了我。

  想到这,我心中没由来一阵惊慌,跨上单车就要往回赶。

  不曾想,苏晓楠却把住了我的车座。

  看她那坚定的模样,是不想让我走。

  这种时候我哪有心情跟她逗趣,立刻怒骂道。

  “苏晓楠,你开玩笑也要分时候,我现在可没心情陪你胡闹!”

  苏晓楠眼圈一红,有些委屈,“你那么凶干嘛,我就不能是担心你爷爷吗?”

  我怔了一下。

  想起她本性不坏,只是嘴上不饶人。

  “那你抓紧了,掉下来我没时间停下来等你!”

  “嗯。”

  这条路我经常骑车走。

  可这一次,却感觉它是如此的漫长。

  行至半道,远远的,我就看见了站在路边等待的纸婆婆。

  “纸婆婆,我爷爷这是怎么了?”

  我焦急问道。

  往日健朗的爷爷,此时正一手搭在胸口上,神色痛苦,已经半昏迷了过去。

  纸婆婆还未说话,苏晓楠却已经在旁边抢先开口。

  “你爷爷这是心脏病发,依我看,还是先送到城里医院去吧。”

  我瞪了她一眼。

  虽然我不是学医的,可也见过急性的病人,绝不是这种症状。

  且爷爷脸上死相逐渐凸显,这是死气入体。

  也就是常说的中邪,邪祟正逐渐蚕食他的身体。

  我不明白做了一辈子阴事的爷爷为什么会中这种招数,于是看着纸婆婆。

  她明白我的意思,叹息了一声道:“唉,都是这行的破事……”

  接着,她语速很快,将原因一五一十道来。

  原来,爷爷昨晚镇煞时,竟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将自己体内沉积多年的煞气触发。

  这就跟老烟民得肺癌一样。

  终归会到来。

  只是看死亡和意外谁先追上你。

  “有什么办法吗?”

  “我们这边,也只有我和你爷爷两个做阴事的了,想从外面请人回来帮忙,我能请,可你爷爷也等不到了。”

  她看向我,严肃道:“事到如今,唯有你跟我出手,才能挽救你爷爷了!”

  我心中没由来一阵惊慌。

  有些事情,看着爽和亲手上是两回事。

  别看我昨晚在苏晓楠面前镇定自若。

  可也就是个见多了。

  习惯了。

  看麻了。

  我也知道,爷爷这两次带着我做阴事,是想我接他的班。

  可我虽然跟着去了,可却一直没有摆正心态。

  就如同看一出出志怪神异的故事。

  走马观花,看过就忘。

  不过面对昏迷痛苦的爷爷,以及纸婆婆逐渐冷漠的表情,我还是硬着头皮点头道:“好!”

  做阴事不可能在荒郊野岭,这容易把附近的牛鬼蛇神引来。

  将爷爷背在背上,我飞快往家里赶去。

  就这么不停歇跑了二十来分钟,我甚至将身后骑车载着她奶奶的苏晓楠扔在了后头。

  推门而入,将爷爷放在屋子一角的古旧桃木床上,我重重地抹了把汗。

  不过却也不敢停歇,按照耳听目闻的手法,飞快布置起了现场。

  没过多久,纸婆婆也到了。

  看着我布置出的阵法,她也很惊讶,不过很快指出了几处细节错误。

  “开始吧!”

  纸婆婆站在爷爷身旁,对我说道。

  我看着她心中怦怦直跳。

  可还是毫不犹豫重重点头。

  纸婆婆掏出张淡红的纸钱,在爷爷头顶三寸处平举,随即沉喝:“赦!”

  纸钱无火自燃。

  一阵阴寒邪气如同洪水猛兽,自爷爷体内猛的冲出。

  霎时便布满了屋子的各个角落,化作了肉眼可见的淡淡黑色气体,开始左冲右突。

  在哪黑气之中,我看见了爷爷淡薄而痛苦的魂魄被裹挟而走。

  如果让它跑了,那么爷爷魂魄离体,也就被迫死亡了。

  好在我和纸婆婆早已布置好了阵法。

  见我有些不知所措,纸婆婆脸色一沉,低喝道:“十三,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封住你爷爷的躯壳。”

  我右手自碗中点出数粒朱砂,将一道事先准备好的黄符按在爷爷脑门上,喝叱道:“镇!”

  下一秒,黄符便如同被风强行压服,紧紧贴住了爷爷脑门,将他的大半个面孔遮掩住了。

  这下,空中见突破无望,想要再回阳体作祟的邪祟失了方向,立即暴怒了起来。

  一声唯在房间内传播的尖啸传播开来。

  邪祟裹挟着爷爷的魂魄飞上了半空,凌空俯视着我们两个坏了它好事的小人物。

  “十三,接下来就要将你爷爷的魂魄跟这阴邪分离,你知道吧。”

  我默默点头。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俩的心思,那阴邪迎风直下。

  在半空中腾身一化,如修罗夜叉朝我们扑来。

  纸婆婆出声提醒道:“退!”

  我脸色也是一变,就地一滚,勉强躲了过去。

  可再一抬头,纸婆婆本人却并未退却,手中拿着两叠纸钱正僵在原地,同那邪祟对视。

  纸钱一张接着一张飞快飘起。

  又飞快发黑成灰。

  随风而散。

  不过短短几秒,其中一叠就已经消耗了将近三分之一。

  “十三,你还愣着干什么!”

  纸婆婆大声将我拉回了现实。

  我回过神来,立刻抽出早已准备好的斩阳刀向前。

  我知道,若是自己再浪费时间,恐怕纸婆婆也会被这邪祟侵入。

  届时,不光爷爷会当场毙命,纸婆婆也会当场陷入爷爷此时的境地。

  那时,我就真的铸成大错了!

  此时我再次检讨,这两次跟着爷爷出阴事,我一直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就连阴路都是昨晚头一遭。

  来到邪祟前,我面前便是那翻滚不止的黑气本体,爷爷的魂魄就在我前方一米左右。

  可这中间,却是邪祟的本体。

  或许是察觉到了威胁,黑气一震,翻涌不止间顷刻化为猛虎状。

  “嗷~”

  虎啸不止,一震沉积许久,仿佛腐烂数年的尸体恶臭扑面而来。

  恶心的我险些吐了。

  可这时,斩阳刀感受到威胁,微微发热,顿时将这攻击挡在了外面。

  我低头看了一眼斩阳刀,提刀劈了上去。

  有如热刀切黄油,爷爷留下的斩阳刀当真威力不凡,轻易将我带到了爷爷魂魄前。

  他虚弱睁开眼睛,看着我的眼中浑浊不已,似乎就连我是谁都难以分辨。

  可是,我依旧能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丝欣慰。

  哪怕只剩下了魂魄,爷爷也在鼓励着我。

  我心头有些酸涩。

  小心翼翼将爷爷魂魄切割了出来。

  在这期间,邪祟似乎被纸婆婆束缚住了,虽翻涌不止,怪象频出,可却不能伤我分毫。

  “纸婆婆,我成功了,接下来呢?”

  我拽着爷爷的魂魄冲了出来,立刻对纸婆婆喊话。

  “以你我的能力,没办法消灭这邪祟,事到如今,只能勉强镇压!”

  纸婆婆虚弱说道。

  一听这话,我方才还激动的心又凉了半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