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满意就是不满意
王一水2021-07-17 17:352,034

  “什么?!”

  中年人有些震惊,眼中带着犹豫。

  此时的他唯有庆幸房内只有三人。

  我,纸婆婆,他。

  否则若是给他那些族人知道了,估摸着已经拍桌开骂了。

  毕竟在壮阳药成为他家产业支柱的今天。

  一旦野生刺猬的买卖被叫停,年利润就得少上一大笔。

  那可就不是区区十万块的事了。

  而且,他们日后还打算推出其它保健用品。

  这个一叫停,其它要不要继续运营?

  如果运营,再遇上这种事呢?

  有一就有二,就有三四五六七八九。

  想到这,中年人不由狐疑看向我们俩。

  纸婆婆面不改色,我却有些不悦了。

  “怎么,觉得我们骗你,那你就等着它们来吧!”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这些屁本事没有,就喜欢残害生灵牟取利益的混蛋了。

  其中一大半原因,还是因为我家以前养的一条大黑狗。

  我跟它关系独好,几乎相伴成长。

  可后来,它却被狗肉贩子给弄走了。

  听我这么一说,中年人面色明显有些慌张,赶忙摆手。

  “没没没,我哪儿敢啊。”

  光是那两所大理石翻新的先人祖坟上面留下的坑洞,就足以让他忌惮了。

  那痕迹可绝不是什么机器或者匠人能够伪造的。

  最后,中年人一咬牙。

  我本以为他要答应白无相的三个条件。

  不想他却道:“麻烦纸婆婆为我和它们搭个线,我想亲自同它们商议。”

  “当然,事后我会再给五万酬劳。”他接着补充道。

  我听着暗中咂舌。

  又加五万,这可真是大主顾啊。

  不过更让我吃惊的是,这家伙居然敢冒着被杀的风险,同白家那些人谈判。

  那可不是光辉照耀下的文明社会。

  甚至于,如果中年人就此横死,恐怕连尸首都不会留下。

  或许,这就是商人逐利的本性吧。

  我暗暗记在了心中。

  同我的惊讶不同,纸婆婆似乎对此早有预料。

  “好,我会帮你跟它们说一声。”

  没等中年人露出笑意,纸婆婆接着道:“可我不敢保证你的安全,我不可能为了区区十几万,就跟它们闹掰。”

  “也就是说,我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和十三轻举妄动,我们都有生命危险。”

  “我明白了。”

  中年人面色阴沉,没再说什么。

  而我,也跟随着纸婆婆的脚步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即便走出了公司,我也忍不住转头回望。

  我原本以为,纸婆婆口中的家境不错,这笔有的捞。

  说的对象是个有些钱的土大款。

  可没想到,竟然是县上数一数二的大公司。

  听闻这家名为华星的公司,主营的就是药品研发。

  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他家的壮阳药。

  我上大学时,也跟朋友谈到过这里,当时戏称它家的壮阳药为中国神油。

  刚坐上出租,纸婆婆突然开口了。

  “刚才我的说话方式,你学会了吗?”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挠着头不好意思笑着。

  纸婆婆有些恨铁不成钢,可还是换了个问题。

  “那我换个问题,你刚有没有看他的阴相。”

  我赶忙点头,献媚似的道:“有有有,我想想。”

  因为家传的原因,我有些职业病。

  几乎每接触到一个人,我都会看看他的阴相。

  当然,更多的是看看他的前生相貌和今生死相。

  前者尤为有趣,使得我几乎能够看着电视指出上面的服饰应该属于什么朝代。

  至于后者,因为很容易让自己进青山,已经被我忽视了。

  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的我倒吸一口凉气。

  “他这场谈判必死!”

  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这才没在司机好奇的目光下吐出那个死字。

  可纸婆婆显然懂得了我的意思。

  她轻轻点头,肯定道:“所以,这才是我们赚大钱的机会!”

  “这会不会有点极端了?”

  事到临头,我却有些犹豫。

  自我爷爷起,我家似乎就没有什么太不择手段的人。

  不然当初我爸就不会死了。

  甚至他老人家连手都不会断,只要找上几个跟我八字相合的婴儿给我抵命,我就能活。

  可最后,爷爷还是断了手,父亲也死了。

  可想而知爷爷的选择。

  纸婆婆眼中晦涩一闪而过,低声对我道:“十三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人难做,屎难吃,唯有不择手段,才能活得更好!”

  我心尖一颤,不敢反驳。

  可在我心底,对这种观点却不是那么的认同。

  车子缓缓驶过我想留下定居的城市,我却心不在焉。

  不知是不是对坚持多年的三观起了疑惑。

  回到家后,我把挣来的一万多块钱交给了爷爷保管。

  他有些惊讶,却似乎想到了什么。

  叹息一声后,爷爷语重心长对我说道:“十三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有没有做错,不过有一件事你要记住,不论做什么,绝不要违背自己的良心!”

  看来,做为多年的老搭档。

  爷爷还是很了解纸婆婆的为人的。

  不过此时的我只是听懂,并未理解爷爷的意思。

  所以,在我沉着点头的同时。

  从未想过,未来的我会因此走上一条如何艰难抉择的路。

  时间来到两天后,也就是中年人跟我们约定的,打算跟白家人和谈的时间。

  尽管有些不愿。

  可爷爷知道,如今他的伤势已经不允许他再次出山。

  即便出手了,届时说不得还得成为我的负担。

  门内门外,两个合作多年的老搭档相对无言。

  最后,爷爷叹息一声。

  “帮我照顾下十三。”

  他犹豫着补充了下,“看在我们那么多年的情分上。”

  纸婆婆微微一笑,露出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放心吧,我不会让她在出师前死的。”

  这话说的我心头一堵。

  不过很明显,他们俩不论是谁。

  恐怕都不会太过在意我的意见。

  抱着这份难言心情,我在爷爷目送下骑车前往小山。

  而纸婆婆,则在这最后一缕阳光中化魂而飘,苍白脸颊上面无表情。

  一如她冰冷的心。

  “终于赢过你一回了啊。”

  她嘴巴开合着,话语无声。

  只因阴阳相隔,不能一述心中积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