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和谈
王一水2021-07-17 17:332,059

  大奔的抬头大灯在荒野间分外显眼。

  中年人很守约,独身前来。

  这让我心中有些纳闷,这些个有钱人,就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的吗?

  远远看见我,中年人热情下车对我挥手招呼着。

  可等我到了近前,他就不可避免的看见落在我身影后的纸婆婆。

  “十三,这,这是什么鬼?!”

  中年人脸色微白退了两步,紧靠在大灯上。

  我不明白纸婆婆为什么要故意吓唬他一下。

  不过想来,应该是别有深意吧。

  下一秒,纸婆婆脑后纸钱脱落化作飞灰。

  她本人也从虚幻的魂体,变回了肉身的状态。

  “纸婆婆,果真是高人!”

  发现一切都是纸婆婆作法所致,中年人迅速恢复镇定,并不吝于对纸婆婆的敬佩。

  纸婆婆微微一笑,没有给他顺杆往上爬的机会。

  中年人脸上看不出尴尬。

  他跟在我身旁,在纸婆婆的带领下,我们朝着小山内走去。

  此时夜已完全黑了。

  不过借着手电和月色,倒也算是清楚。

  一直到道路尽头,接近墓地,中年人再次憋不住了,向我小声打听道。

  “十三兄弟啊,我们这到底是去哪儿啊?莫非要在我家先人的墓地中谈判?”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

  即便是我,在见过白家那群人前。

  恐怕也不会想到,动物与我们交谈,竟能如此‘简单’。

  中年人摸了摸鼻子,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而在下一秒,我很放心的从他脸上看见了震惊和不解。

  依旧是那扇朱红色的大门。

  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大门旁边挂着的,并不是灯笼。

  而是两盏肉色的,满是筛子的皮质灯笼。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玩意儿怎么看怎么像是人皮。

  “纸婆婆,这儿不应该是我家的祖坟吗?!”

  怔了两秒后,中年人惊慌出了声。

  他这话问的我措不及防。

  可似乎依旧在纸婆婆的意料之中,后者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正当中年人想要追问之时,白无相终于带着人出场了。

  先是用一个善意的眼神同纸婆婆打过善意的招呼后。

  白无相的目光聚焦在了中年人身上。

  “你就是王祥!”

  中年人硬着头皮点头承认。

  事情到现在,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站在他身边的我,都能看见他头上慢慢渗出的密集冷汗了。

  确认来人身份后,不光是白无相,就连他身后的众人,也都以凶恶目光瞪来。

  其中仇怨似要将中年人生吞活剥。

  不过也是。

  这不就是那些被他家族饲养的,以及不小心被抓捕的野生刺猬们的死法吗?

  若是我看见人类被猪一样宰杀倒吊着。

  最后物尽其用,恐怕也会产生类似心理。

  “听说你想跟我们谈谈!我今天就给你个面子,听听你想说什么!”

  白无相满脸冷笑,转身进了大门。

  为了防止中年人扛不住压力转身逃跑,从而坏事甚至连累我们。

  我走在了他的身后紧紧盯着他。

  不过,他也算是颇有胆气。

  一路虽说战战兢兢,可脚步却依旧坚定。

  像个准备赴死的勇士。

  路刚走到一半,意外终究发生了。

  路边一个黑影窜出,朝着中年人直扑而去。

  我未能反应过来,纸婆婆却似乎早有预料。

  在中年人短促的叫声中,纸婆婆转身探指。

  指端是一章纯白如手工纸般粗糙的纸钱,迅捷点在那黑影眉心。

  下一秒,黑影发出啾啾啾的叫声软倒在了地上。

  那是个身着布衣,形同小厮的人物。

  他身上的刺猬虚影已经掩盖不住,似乎下一秒就要化作一个半人高的硕大刺猬。

  “找死!”

  “闭嘴!纸婆婆手下留情!”

  牛仔衣的老者和白无相相继开口。

  后者伸手打断了前者准备暴起的身子。

  牵一发而动全身,纸婆婆赶忙将我护在身后,警惕看着对面。

  白无相站在中间,另外一边则是怒气冲冲的白家人们。

  气势瞬间剑拔弩张起来。

  “混蛋,我要你偿命!”

  小厮模样的白家人依旧不甘心,怒视着中年人的他挣扎着想要起身。

  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我知道,一旦这家伙真的要动中年人。

  我们嘴上虽说不会管他的安危。

  可事实上,却还是有一定保护他的义务。

  毕竟人是我们带来的。

  若是在白家的地盘给一个勉强开了灵智的刺猬杀了。

  那我们也就别想再在这行混下去了。

  一传十十传百,恐怕纸婆婆和我的搭档,会被所有精魂鬼魅当做随手可捏的软柿子。

  这就是圈子小的麻烦,坏事传千里!

  “放肆!”

  白无相脸上一怒,僧袍一甩,宽大长袖顿时如匹练抽出,落在那小厮身上。

  小厮顿时惨呼一声倒飞出去。

  半空中,伴随着痛苦的啾啾声,虚影化作实体,小厮外相消失,又逐渐缩小,化作只巴掌大小的刺猬。

  白无相扭头,冰冷目光扫过噤若寒蝉的白家人们。

  冷哼一声后,他还是上前将遍体鳞伤的小刺猬收入了袖中。

  “你们真是越来越放肆了,连我的命令都敢违背!”

  说完,他又转头看向我们。

  “随我来。”

  我和纸婆婆默不作声跟了上去。

  中年人也慌不迭起身跟在了我们身后。

  此时的他已经被今夜一连串的奇诡经历折腾的神经衰弱了。

  这种情况下,他哪敢离开我和纸婆婆半步。

  恐怕拐个弯,就得给愤怒的白家人们撕成碎片。

  我想,此时他恐怕才发现,主动提出谈判,是什么样的愚蠢决定。

  房门闭合,复古的会客厅内点着蜡烛。

  四方桌上,我和纸婆婆分坐两端,阻止了两人接触的可能。

  “听他们说,你冒着被杀的危险来着,是因为不想放弃用我们族人的皮骨做药的生意?”

  白无相似笑非笑看着对面,如水般深沉的眼底隐含愤怒。

  中年人身子一哆嗦。

  可还是硬着头皮承认了。

  屋内顿时静了下来。

  我身子紧绷,等待着白无相暴起发难的时刻。

  一分钟,两分钟……

  中年人的脸色随着时间越发白了,身子抖如筛糠。

  可在这时,白无相却说出了句即便纸婆婆也瞳孔大睁的话。

  “其实关于这一条,倒也不是不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