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萧瑟秋风今又是
王一水2021-07-17 17:332,059

  “关于这一条,倒也不是不行。”

  或许是没听清楚,中年人刚听白无相开口,就语速飞快接道。

  “我接受条件,回去后立刻切断……”

  中年人回过味来,有些难以置信的抬头看了眼白无相。

  可又因为害怕很快低下头去。

  “哦?切断?切断什么,我可以帮你!”

  白无常玩味一笑,冷声道。

  看着这场莫名奇妙要成为闹剧的场面。

  我心里既好气又好笑。

  你说你都被吓得快失禁了,干嘛还折腾这一次。

  有些人,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纸婆婆却不知想到了什么,主动开了口。

  “你确定真要跟普通人合作?”

  她看着白无相,眼睛眯着,不知想些什么。

  白无相一耸肩,没有回答,等待着中年人的回复。

  “那么,代价呢?”

  作为一个商人,中年人很快嗅到了其中的商业气息。

  若是有这帮妖怪帮助自己,恐怕自己家,就真的要飞黄腾达了!

  而在我的眼中。

  中年人的阴相也飞快起了变化。

  那原本应该浑身扎着刺猬刺,折磨致死的死相。

  此时竟然悄然转变,逐渐模糊不清了起来。

  “小家伙,有些东西,可不能随便看!”

  白无相转过头笑着对我道。

  顿时,我头上也有冷汗滴落,低下头去不敢看他。

  看来对中年人死相做手脚的,就是他了。

  这还是死相第一次出问题,我心中也有些打鼓了。

  “不要随意吓唬小孩子!”

  纸婆婆适当警告道。

  晒然一笑后,白无相继续转头看向满头汗水的中年人。

  他已经抬起头来,两眼带着光芒看着白无相。

  而后者,似乎也没有想要隐瞒我们的意思。

  “很简单,你们养殖的那些,我不管,我甚至可以给出让它们存活率大增的方法。”

  中年人心脏微微一跳。

  刺猬容易死,这是众所周知的。

  所以,这一块市场是完全空白的。

  若是他们家能够得到养殖方法。

  恐怕他本人,也能因此地位飙升,成为真正的大人物。

  可没等他高兴。

  白无相就接着冷冷道:“可若是你们再敢捕捉野生刺猬,我白无相发誓,必让你们全族死绝,若违此诺,人神共弃!”

  顿时,中年人刚刚滋生的欲火被打压了下去。

  “是是是,决不敢违背大人意愿!”

  中年人低下头,谄媚说着。

  在哪之后,我和纸婆婆就先走了。

  中年人则主动留了下来。

  看来,他们双方应该会达成什么不方便我们知晓的协议。

  不过,这些都不关我和纸婆婆的事情了。

  甚至于这对我们也有好处。

  在白无相的要求下,中年人再出十万让我们保守秘密。

  对我们来说,这也算是意外惊喜了。

  “纸婆婆,白无相做为它白家之主,为什么会订立这种条约?难道妖,也需要跟人合作吗?”

  我终于耐不住心中好奇,开口问道。

  纸婆婆沉默了一下。

  “生者养者即是恩者。”

  听着这句无厘头的话,我不知如何作答。

  可也不敢再问,只是一人闷在了心里。

  谁知纸婆婆再次轻声道:“这就是你找到的生存途径吗?”

  我不知她说的你,是指的谁。

  可这话中,分明有股老去与无奈交融杂烩的苍凉,让人猝不及防。

  就如活过这十几年间的一些老人。

  秋风萧瑟今又是,换了人间。

  离开爷爷后的第一个单子,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在那之后,我们收到了尾款。

  不过总额不是前面陆陆续续加上去的二十五万。

  而是整整三十万大洋。

  或许是会计算错了吧。

  看着眼前半掌厚的九万块钱,我自嘲一笑。

  随后美得出了鼻涕泡。

  只是我没注意。

  爷爷此时正抬头望着远方,眼中带着怜悯。

  ……

  在那之后的一个星期,我都在考虑这九万块钱该怎么花。

  最后,还是爷爷帮我想了个好主意。

  八万八千八百八成了我的老婆本被他存了起来。

  落我手里的,只剩下寥寥一千多。

  只能勉强给裤兜添点颜面,让它不至于那么干瘪。

  在那之后的一个清晨,我还在睡梦中。

  就听见有人推门走进了我的卧房。

  我本以为是爷爷,侧过身躲开强光继续睡。

  可下一秒,我就给人掰了回来。

  “岳十三,岳十三!醒醒,醒醒!”

  清脆熟悉的声线让我勉强清醒了一点。

  可初一睁眼,我却吓了一跳。

  “卧槽,卧槽,卧槽!”

  我急的几乎跳脚,要不是给这妮子把住了,挣脱不开。

  我恐怕现在已经在跳下床缩进角落了。

  赶忙扯来薄被捂住洗的发白的烂裤衩。

  “苏晓楠,你要干什么!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

  我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质问着这个私闯我闺房的悍妇。

  只能说谁以后要是娶了她,铁定是倒了血霉!

  苏晓楠低头瞧了一眼,满脸不屑。

  “你当我乐意进来啊,要不是在外面叫不应……”

  她脸色忽又大变,焦急抓着我的手摇摆道。

  “你快收拾东西跟我走,我奶奶她出事了!”

  “纸婆婆出事了?!”

  我脑袋嗡的一声,二话不说套起裤子起身。

  可正套衣服时,我犹豫了。

  “那个……你奶奶她,是出的哪方面的事?”

  要是她老人家跟人骂战,我还能过去撑撑场子。

  可要是阴事……

  她老人家都出问题了,我一个菜鸟直接冲过去。

  到时谁救谁还不一定呢。

  “岳十三,你还是不是男人!我奶奶带你的时候,可没苛刻你……”

  看出我的犹豫,苏晓楠退后了两步一叉腰骂着。

  可刚说两句,她的眼圈就红了,声音也低了下去。

  “岳十三,当我求你,你跟我去救我奶奶好不好。”

  “我不知道找谁,只能来求你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个初次见面还精心梳妆的丫头。

  此时竟然没有化妆,一脚穿着的拖鞋上满是泥泞。

  另一只脚已黑丫丫的了,中间还夹杂着被东西刺出的血丝。

  鞋子早不知道甩飞到哪儿去了。

  “或许,这就是她的本性吧。”

  我心有些酸,想到若是我爷爷出了事,我恐怕也会疯。

  穿上外套,我给她提了双自己穿的凉鞋。

  “喏,我去年穿的,我们去救奶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