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两路并行
王一水2021-07-17 16:152,020

  “我和你们回去住一段时间。”

  纸婆婆听完我的描述。

  沉默良久后面色逐渐严肃起来。

  “啊?”

  我有些惊讶。

  虽说早已猜到。

  可是却没想到她老人家竟然如此决绝。

  这时,另外一边的苏父也发话了。

  “我也跟你们回去住一段时间。”

  纸婆婆目光一紧。

  几乎想也没想转头反驳道。

  “不行,你不能去!”

  “你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

  苏父冷哼一声,同自己母亲抗争着。

  两人之间关系的僵硬程度。

  就这么毫无掩饰的展示在了我们的面前。

  “你去干嘛,你能帮上什么忙?”

  “我虽说是个老师,可我也能用双手保护我的女儿!”

  苏父据理力争。

  “难道你要剥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保护吗?”

  这话说得。

  即便是纸婆婆也不禁语塞。

  没等她想好反驳的话。

  苏父直接转身朝外走去。

  “就这么决定了,我后面会开车送你们回去!”

  他头也不回走出了门。

  随即,房外传来一阵争吵。

  我们屋内三人沉默听着。

  没过一会儿,苏母似乎就被说服了。

  屋外传来最后一声动静。

  “医院里面不准大声喧哗!能请你们出去吗!”

  我们嘴角扯了扯。

  即便再急,也得讲道德。

  苏晓楠挣扎着坐了起来。

  她的伤并不重。

  而且并未伤到筋骨。

  下床走路没什么问题。

  之所以学我躺在床上。

  纯粹是因为懒的。

  事实上,她似乎早就可以出院了。

  苏晓楠径直走到我的床前。

  在我猝不及防的目光中握住我的手。

  真诚感谢道。

  “谢谢你救了我。”

  好嘛,看不出来这丫头的良心还没给小黑吃了。

  可没等我高兴。

  她就猝然在我伤口上一抓。

  恶狠狠道。

  “可是,也是你害我陷入危险的!”

  “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狠话,她的手轻轻一拧。

  顿时给我痛的直抽冷气。

  “要死要死要死,不敢不敢不敢。”

  直至我痛的脸色涨红。

  不断开口求饶,她才手下留情。

  当天下午,我和她同时办理了出院。

  其实,我的心里还是有点顾虑的。

  毕竟我现在这个状态。

  完全就是束手以待的状态。

  如果幕后等着我的那家伙再出现。

  恐怕我连还手的可能都没有。

  顶多嘴上骂骂他。

  当然,那大概率也是死前的遗言了。

  可是纸婆婆却坚持如此。

  并说正因如此。

  那人才可能露出狐狸尾巴。

  也是在当天下午。

  小区里不少人前来看望我这个劫后余生的勇敢之人。

  我们的楼前放了零零散散不少果篮。

  里面有着寄语。

  都是祝我早日康复。

  并且留下了各自的社交账号。

  苏晓楠用我的手机及二连三加了过去。

  然后,我的联系人里。

  就一下子增加了不少老头老太太。

  当然,也可以说是潜在客户。

  他们都是想借此同我打好关系的。

  关系好了,比较好办事。

  不过,我更觉得。

  他们是想要跟我一个先生杀杀价。

  有了好友,那就是熟人。

  总是不好杀猪的。

  看着苏晓楠那躲闪的目光。

  我狐疑道。

  “真的只有这些人加我?”

  “我怎么记得果篮不止这么点啊?”

  苏晓楠仿佛受到了质疑。

  胸膛一挺逼视着我。

  “怎么?你在幻想着什么?!”

  “没没没,我只是……”

  “没有就好!”

  苏晓楠冷哼一声。

  不理我了。

  这一夜。

  我睡在客厅。

  房间里总共就四个人。

  我,苏晓楠,纸婆婆,苏父苏恒。

  当然,还有大黑。

  我们三个无不神情紧绷。

  等待着那幕后黑手的到来。

  苏晓楠是唯一能睡着的。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

  她被安排在了一间独立的。

  没有窗户的小卧室里。

  一直等到凌晨。

  我们依旧没等到偷袭的到来。

  不光是我,就连纸婆婆他们。

  也有些疲惫了。

  特别是纸婆婆。

  她年纪不算小了。

  熬不了夜。

  最后。

  当第一缕阳光出现在窗边。

  我们也就分散开来。

  各自休息。

  要不说意外总是出现在曙光前头。

  闭上眼睛没多久。

  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那感觉,似乎是在游弋。

  我整个身子如同一条鱼般。

  不断飘动着,

  可是我又感觉不到移动的感觉。

  睁开眼。

  眼前的景色早已大变。

  我不再睡在客厅中央。

  而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哦不。

  这里并不陌生!

  分明就是楼上的户型。

  只是,环境似乎略显新颖了些。

  我低头看看。

  并不能看见自己的双脚。

  反而被一团黑灰色的毛衣挡住了视线。

  “这是?”

  我努力站起身。

  想要查看下自己到底在哪。

  这才发现。

  我的行动并不能受自己的控制。

  这时。

  我的视角逐渐高了。

  一摇一晃朝着门口而去。

  我这时才注意到。

  门外的天空泛着慵懒的黄色光芒。

  那阳光中,带着骨子慵懒感觉。

  “这里到底是哪儿?难道说……”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心底升起。

  那幕后之人,是不是当着纸婆婆和小黑的面。

  将我的魂魄抓了出来?!

  不过很快。

  我就镇定了下来。

  因为这根本不可能。

  拥有这种我连听都没听过的能力的人。

  不可能会没有与之相媲的实力。

  如果有,那他压根不用在背后做手脚。

  直接就能让我和晓楠团灭在来鬼楼的第一天了。

  或者说。

  这里是我的梦境?

  我屏住呼吸,打算用窒息的方法退出梦境。

  这时候。

  我视角所在的这个女人。

  已经慢慢来到了门口。

  我听不见声音。

  只能看出她正要开门。

  房门渐渐扭开。

  就在这时。

  房门猛然朝我砸来。

  我踉跄着倒向后方。

  房门之外,一个提着刀,双眼赤红的男人正双眼泛红看向我。

  我被着突如其来的袭击打蒙了。

  还没反应过来。

  那男人就猛的上前。

  一刀扎进了我的胸口。

  血光在我的眼前飘过。

  我感到一阵窒息。

  忍不住惊呼起来。

  惊呼声同女人的尖锐叫声一同响起。

  我的听觉恢复了。

  与之一同恢复的。

  还有我的痛觉。

  我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胸口。

  那里正有血水汨汨流淌。

  在痛苦中,我的视线逐渐下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