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致命玩笑
王一水2021-07-17 16:262,003

  “岳十三!我恨你!”

  随着最后一声绝望喊声传来。

  苏晓楠彻底没有了声息。

  我心中一紧。

  赶忙冲上前去。

  数次斩击后。

  我不管后方来袭的鬼物。

  朝着苏晓楠的衣襟抓去。

  此时的她。

  面色已然灰青无比。

  似乎下一秒就要暴毙而亡。

  这还是鬼物们在她昏迷过后就没了目标的缘故。

  毕竟此时的她。

  在一盏阳火熄灭的当前。

  阳气已经削弱到了极点。

  甚至于我敢说。

  若是她现在跑去墓地溜达两圈。

  说不得还能被新死的亡灵主动打招呼。

  当然,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

  扯住苏晓楠的衣服。

  我将她使劲往后一拽。

  而我自身,也随之转身。

  将她死死护在了身后。

  暴动的鬼物们再次有了目标。

  纷纷凶神恶煞朝着我扑来。

  而我,只能被动的左劈右砍。

  不断以伤换伤。

  而且,另外一只手还得时不时抵挡那些鬼物无意间打歪的攻击。

  那歪掉的攻击。

  很可能会如流弹般误伤苏晓楠。

  不得不说,这也是我作茧自缚。

  若是不开这个玩笑。

  我俩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最终,在一片碎散成雾气的鬼雾中。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鬼物没了。

  可我也已然伤痕累累。

  我不敢再睁眼。

  生怕再次招惹这群鬼物。

  事情的最后,我不小心摸到了小黑。

  它呜呜着爬起身来。

  用尽力气为我找来手机。

  你以为我想要摸索着走到门边吗?

  当然不可能。

  门外既然被锁,说明有人捣鬼。

  以我此时的状态。

  是万万不敢赌门外那家伙是否离去的。

  有困难找警察叔叔,这话绝不是盖的。

  睁开眼睛,我飞速拨通了警察叔叔的电话。

  听闻我被困在鬼楼。

  而且呼吸急促。

  他赶忙道

  “你等下,我马上带人过来。”

  “好……”

  我虚弱的放下电话。

  再次爬回苏晓楠身边。

  用最后一丝力气。

  我将自己盖在了她的身上。

  仿佛一床识趣的肉垫。

  而后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再次醒来时,已经时两三天后的事情了。

  苏晓楠早已苏醒。

  可是因为身子太虚。

  她仍旧躺在病床上。

  此时正鼓捣着手机。

  哪怕看见我苏醒,也只是翻了个白眼。

  继续瘫在床上。

  “晓楠啊,身子感觉怎么样了啊?”

  我用尽量讨好的语气道。

  苏晓楠冷哼一声。

  “怎么样?你说呢!”

  她娇叱一声,转过头去不愿看我。

  对此,我只能立正挨打认错。

  一条龙服务。

  身上还有些刺痛。

  跟之前几次进医院一样。

  我的浑身缠满了绷带。

  这时候,门外的纸婆婆和苏父苏母也闻讯进来。

  苏父脸色阴沉看着我们。

  我想,如果不是碍于纸婆婆在现场的话。

  他能将我生吞活剥了。

  相比之下,苏母就没那么理智了。

  她上前来,双眼通红几乎哭诉道。

  “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的。”

  “别害怕,我和晓楠她爸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的!”

  她用鼓励的目光看向我们。

  可是,我却只能无言以对。

  能怎么办?

  说是被一群鬼群殴了?

  已经不用报仇了。

  要问为什么,因为那群鬼被我打死了。

  虽然只是暂时的。

  这时,纸婆婆和苏父突然同时道。

  “阿梅,你先出去下。”

  苏母愣了下。

  转过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这对母子。

  苏父面色沉着,对着她点点头道。

  “你先出去下,我有话要跟他们说。”

  “可!”

  “没什么可是!”

  苏父强硬道。

  纸婆婆也在此时道。

  “我们有些事想要说下。”

  虽然是不甘心,可苏母还是出了门。

  最后,她看着苏父。

  目光决绝。

  “苏恒,女儿被人打了,这种事你可不能随便糊弄过去了!”

  “不然,我跟你没完!”

  蓬的一声。

  门被近乎用砸的方式关上。

  而在房间内。

  空气再一次近乎凝固。

  “妈,我知道你还在做哪些装神弄鬼的事。”

  “可是,我不希望晓楠也学你。”

  “这一点是我的底线,我希望你能明白。”

  苏父转过身子,看向自己的母亲。

  两者之间没有亲情的温暖。

  只有冷漠。

  就仿佛,他们面对的对方。

  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血亲之一。

  而是一个陌生人。

  苏父的话语,更是近乎到了警告的程度。

  纸婆婆皱皱眉头。

  却没有理她。

  而是直接看向我道。

  “十三,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怎么会被困在那里面?”

  我没有犹豫。

  这种时候,如果没必要硬挺着不找人求助。

  孤胆英雄虽然帅。

  可是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

  那是纯粹作死的表现。

  况且,纸婆婆并非没有能力插手。

  她的实力比我还要强。

  更为关键的是。

  她有着比我丰富不知几何的经验。

  尽管可能相比于遇见的怪事来说。

  我所见过的也不少。

  可是正常事件。

  还是她老人家有经验。

  所以,在纸婆婆的凝视中。

  我将事情缓缓道来。

  自我们入驻那栋鬼楼。

  发现楼中异常起。

  再到解决第一件鬼楼亡魂。

  都一一诉说。

  事无巨细,没有一丁点遗漏。

  说到底。

  是我开始怀疑。

  我一开始的猜测就是错误的。

  那鬼楼,并非偶然形成。

  而是有着人为干涉。

  而且,更大的可能是。

  那干涉者,甚至可能还没有离开小区。

  就在我们的身边。

  用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当他发现了机会。

  便如毒蛇般噬着阴冷的笑。

  不过轻轻锁死了我们的门。

  就几乎讲我们置于死地。

  相关的嫌疑人。

  我并没有。

  因为谁都有可能。

  嫌疑对象不光是那些个跟我们熟悉的人。

  例如领舞的大妈,物业那边的几个人等等。

  说不定,他是潜伏在那些围观的居民中。

  当时摆出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实则却在看我们的笑话。

  当发现我们真的是行内人后。

  为了我们不破坏他的好事。

  所以及时出手。

  我没有再想下去。

  身体之中有些冷。

  他的目的。

  我们不得而知。

  可就看他能在鬼楼中聚集起那么多亡灵。

  其中有多少是意外。

  又有多少是他亲手所为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