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改阴阳
王一水2021-07-18 13:552,054

  两万!

  这么多钱,我二十多年来都没见到过。

  哪怕我爸还活着的时候,最多也只给我几千块。

  我大学都是靠着贫困补助。

  我的眼神有些贪婪。

  有钱能使鬼推磨。

  更别说我这个穷小子了。

  爷爷沉默了一下,冲着我挥挥手。

  “十三,拿着家伙,今天就带你见识。”

  我激动的跳起来,跑到爷爷的房间。

  在柜子里面拿出一个盒子。

  里面只有三件东西。

  一根毛笔,一把刀,一个帽子。

  这些东西我见过,可不知道有什么用。

  抱着盒子走出屋。

  纸婆婆却扫了我一眼,那阴冷的眼神让我有些不舒服。

  “岳老头,你这大孙子五相俱全,你带他去,容易招祟!”

  她说的招祟,就是鬼上身。

  我听了顿时面色一冷。

  正要开口,爷爷却重重地哼了一声,看着纸婆婆开口道:“有我在,还怕劳什子祟!”

  纸婆婆一愣,随后再次扫了我一眼,面露惊讶。

  “老岳,你不会是要让这小子学你的本事吧?”

  “这倒是件好事,这小子是阴生子,比你的天赋好。”

  “等你这死老头子入了土之后,方圆几十里也不至于没有阴相先生。”

  纸婆婆笑了笑,不过却笑的很是渗人。

  我不由得缩了缩头。

  心中反而有些期待起来,小时候我就缠着爷爷要学阴相。

  可爷爷根本不让我学。

  爷爷淡淡道:“阴相从我这里就断了就好。”

  “等十三赚够了老婆本,也就不让他做了。”

  “走吧,时间不早了,过了子时就麻烦了。”

  纸婆婆在前面带路,我骑着自行车带着爷爷在后面跟着。

  可没多久,我就浑身有些发凉。

  我好歹也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骑自行车带着爷爷走的也不慢。

  可前面两只小脚走路的纸婆婆却比我还快。

  而且像是……飘着走一样。

  我背后被冷汗浸湿。

  “十三,别看这老鬼婆。”

  “她们这些纸婆子走的是阴路,你当然追不上她。”爷爷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我满头大汗,身上却依旧冷的发抖。

  阴路,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活人走的路。

  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

  足足骑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杨山村。

  我们村叫黑山村,是因为背后有座黑狼山。

  杨山村则是因为背后的山里多杨树。

  前面一家灯火昏暗的人家门口,纸婆婆在那里等着。

  我连忙骑过去。

  到了门口,我才看清门口的景象。

  一个纸做的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尸。

  男尸面色发青,浑身僵硬。

  颌下有根根白毛隐隐滋生。

  双手死死地抓着棺材沿,幽绿的眼睛看向我,脑袋还扭了一下,露出一副诡异僵硬的笑容。

  我浑身毛骨悚然。

  “岳老头,这家的男人被毒死,死前受了折磨,怨气重的很。”

  “我制不住他,只能你来了。”纸婆婆对着爷爷开口。

  爷爷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观察了一下。

  这个时候我才看到,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戴上了那个土帽子,腰间别着那柄锈迹斑斑的刀。

  右手拿着那根毛笔。

  和往常的爷爷完全不同,浑身撒发着一股阴森的感觉。

  甚至比纸婆婆还要多上几分阴寒。

  我打了个冷颤。

  下意识的向着纸婆婆那里靠了靠。

  目光却一动不动的看着纸棺。

  就在这时,爷爷忽然抬起右手,毛笔在纸棺的沿上。

  确切的说,是在尸体的手上猛地一点。

  砰!

  尸体的一只手仿佛被火烧了一样,猛地缩回。

  爷爷如法炮制,男尸另一只手也缩回了棺材里。

  阴风阵阵,纸棺里男尸的手抓着棺底,发出一声声刺耳的摩擦声。

  脑袋和身体也在不断的扭动,好像一条蛇。

  我浑身汗毛倒竖,心底发凉。

  旁边的纸婆婆扫了我一眼,轻哼一声:“岳老头的孙子,怎么胆子比耗子还小?”

  话语中的轻蔑,我听得出来。

  我有些不服,立刻昂首挺胸。

  “谁说的!”我不忿的开口。

  纸婆婆笑了笑,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为了不被人看轻,我硬着头皮昂首挺胸,可背后已经是汗湿了一片。

  这个时候,我却被爷爷的动作吸引。

  爷爷手中的毛笔点在男尸的山根处。

  山根位于鼻梁上一寸的地方,活人山根连续,死人山根断裂。

  毛笔点在上面后,男尸忽然停住了动作。

  就连正在缓缓生长的白毛也停了下来。

  当爷爷松开手的时候,毛笔诡异的立起来。

  我瞪大了眼睛。

  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扰了爷爷。

  就在这时,爷爷口中忽然传出一声极为尖锐的声音。

  这声音透着阴森和寒意,更有一种诡异的威势。

  我瞬间头皮发麻。

  “阴王笔,定煞凶,魂相改,阴相成!”爷爷的声音极为凄厉,瞬时间划破长空。

  我两耳都被这声音刺的嗡鸣作响。

  纸棺内的笔猛地下沉,仿佛被人按下。

  直接下压了一寸!

  男尸浑身震动,整个纸棺哗啦一下,成为一堆碎纸。

  男尸躺在地上,手臂死死扣着地面,脸色却逐渐起了变化。

  原本诡异的笑容,此刻却逐渐改变,慢慢褪去了诡异。

  旁边的纸婆婆顿时笑道:“岳老头不亏是阴相先生,果然给这煞尸改了阴相。”

  还不等她说完,地上的男尸脸色忽然变黑。

  原本已经停止滋生的白毛霎时间疯狂生长。

  我脸色狂变。

  可爷爷却面色不变,抽出腰间的锈刀,在男尸脸上猛地一刮。

  下一刻,一张血淋淋的面皮被刮下来,在半空被风一吹,就成了粉末。

  地上的男尸也不再动弹。

  爷爷将毛笔拔下来,淡淡道:“让事主明天带走,当晚下葬。”

  纸婆婆嗯了一声。

  “放心吧,既然改了阴相,就没事了。”

  “剩下的老婆子会处理。”

  “你们也别走了,在我这住一晚,明天拿钱。”

  爷爷点点头,收起三件东西,神色疲惫。

  我连忙接过箱子,扶着爷爷走进纸婆婆的小院。

  还没等纸婆婆安排,左面房间忽然打开。

  紧接着,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少女走出来,柳眉倒竖。

  “封建迷信!”

  没等我变脸色,旁边的纸婆婆脸色就一沉。

  “没大没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