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阴相术
王一水2021-07-17 17:382,063

  “苏晓楠,给我回去!”

  纸婆婆沉着脸开口。

  少女哼了一声,不屑的扫了我一眼,转身进了屋。

  “岳老头,不好意思,这是我孙女。”

  “从小在外面上学,让我给惯坏了。”

  纸婆婆对着爷爷道歉。

  爷爷却摆摆手。

  他活了几十年,还不至于和一个小姑娘计较。

  我则是有些纳闷儿。

  纸婆婆也是赚的死人钱,她孙女没吃过猪肉,总得见过猪跑吧?

  我本来想问一下,可纸婆婆却带着我和爷爷来到了一个房间。

  房间不大,里面有一张大床,倒是够我和爷爷睡的。

  我打来热水,让爷爷泡了脚。

  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爷爷却拉住了我。

  从怀中摸出一本蜡黄色的书。

  “爷爷,这……”我接过书,上面用繁体写着四个字。

  阴相术决。

  “这是阴相术的口诀。”

  “也就是我跟你说的赚大钱的方式。”

  “爷爷老了,赚不动了。”

  “纸婆子经常替人送葬,成了煞的尸她压不住,你就去改阴相。”

  “等赚够了钱,就不要再做了。”爷爷虚弱的开口,脸上的皱纹又深了几分。

  我心头一惊。

  让我改阴相?

  我哪有爷爷的本事和胆量?

  就今天就已经吓得我两腿发软了。

  更别说那些诡异的煞尸,就我这胆子,迟早吓破了。

  爷爷沉默了一下,才继续道:“你爸脑子笨,没本事。”

  “学不会阴相术,打了半辈子工,穷了一辈子。”

  “但是咱们岳家的香火不能断……”

  想到我爸,我有些难受。

  我爸苦了一辈子,到最后还落得个客死他乡的下场。

  更别说我那可怜的妈了。

  “爷爷,我学!”我咬牙开口。

  为了我活下去,爷爷断了手,我爸赔了命。

  我不是为了一个人而活。

  爷爷面露欣慰之色。

  “好好背,过两天爷爷再带你去改阴相,等你学会了,爷爷就放手了。”

  我点点头,略有心疼。

  爷爷每次改完阴相,都会苍老不少。

  显然改阴相的消耗很大。

  服侍爷爷睡下后,我拿起书翻看。

  晦涩难懂的文字,全是一段一段的口诀,还有注释。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原来相分阴阳。

  阳相术就是大街上那些看面相,算命运的。

  而阴相术,则是给死人看相改相。

  一者抹除亡魂怨气,安稳入土。

  二者招魂,让亡魂归体。

  三者超度亡魂,让亡魂投胎。

  四者灭杀亡魂,永不超生。

  而这还只是最基本的四种作用。

  后面还有役使亡魂,不过这种术法比较困难,还需要特定的法宝辅助。

  而我也知道了爷爷的三件宝贝的作用。

  第一个是阴王笔,笔杆用柳仙骨,也就是蛇骨制成。

  而笔毛,则是用……处男生长的第一根阴毛。

  是至阳之物。

  所以才能镇住尸煞。

  我暗暗心惊,光是这一杆笔,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才能做成。

  第二个,是斩阳刀。

  是……古代阉割太监用的刀,除了传下来的,世界上已经没有多少了。

  因为切了男子的阳物,所以拥有极强的煞气,能直接将尸煞的阴相切掉。

  就比如今天爷爷就是用斩阳刀削了那男尸的阴相,抹了他的煞气。

  第三个,则是黄皮帽。

  就是黄鼠狼的皮做成的帽子,是阴相先生的必备之物。

  我心中有些骇然,这三件东西,个个都是宝贝。

  都是花钱也弄不到的好东西。

  紧接着,我又看向口诀。

  “阴王笔,定煞凶,魂相改,阴相成!”

  “阴相面,骨相根,刀切阴面,骨切根!”

  “煞气漏,五雷轰,修罗灭魂走幽冥……”

  一段段玄奥的口诀,默念起来头晕脑胀。

  废了好大的力气,我才记住了不到十分之一。

  看来想要全部学会,肯定还需要长久的时间。

  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凌晨两点,爷爷也已经打起了鼾声。

  我正要准备睡觉,外面却忽然响起敲门声。

  “我爷爷睡了!”我小声的开口。

  纸婆婆这么晚还要叫我爷爷,也不顾虑他老人家的身体。

  可没想到,外面却传来纸婆婆孙女的声音。

  她要干什么?

  我走过去开了门。

  果然,是苏晓楠。

  “你有事么?”我看了看苏晓楠的脸。

  她的脸很好看,就算放在我上的那个野鸡大学,也是校花级别的。

  身上的衣服也很时尚,如果不是纸婆婆告诉我。

  谁也想不到她是纸婆婆的孙女。

  苏晓楠轻蔑的扫了我一眼,淡淡道:“我明天要带我奶奶去城里。”

  “希望你们明天赶紧走,不要弄那些封建迷信了。”

  “你要上过学,就应该知道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不可信。”

  苏晓楠的语气满是鄙夷。

  我忍不住皱眉。

  还是那句话,没吃过猪肉也总见过猪跑吧?

  她奶奶,也就是纸婆婆干了一辈子,她怎么可能没见过一些鬼祟的东西?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疑问,苏晓楠解释道:

  “别看我,我从小就在县城,不经常来。”

  “况且这种封建迷信早就该被打倒了,哼。”

  说完,苏晓楠转身走了出去。

  我摸了摸鼻子。

  以前我也不信,可现在我只能说,随便她吧。

  她信不信,关我屁事?

  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这一觉睡的我有些头晕脑胀。

  穿好衣服走出屋子,爷爷和纸婆婆坐在院子里面,桌上摆着几盘菜还有米饭。

  苏晓楠一身白色长裙,凹凸有致的身材显露无遗。

  不过此刻她却恨恨地盯着我,俏脸上满是不忿。

  我又怎么惹她了?

  我有些莫名其妙,纸婆婆却招呼我吃饭。

  纸婆婆做的饭不错,加上昨晚的经历,我还真饿了。

  唏哩呼噜的吃着饭,苏晓楠却忽然开口道:“奶奶,你就跟我走吧。”

  “我给你养老,以后不用再搞这些迷信的东西了。”

  纸婆婆却哼了一声,淡淡道:“奶奶住村里挺好,养得起自己。”

  “要是去了城里,迟早得让你妈气死。”

  纸婆婆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怨气。

  明显苏晓楠的那个母亲不是个省油的灯。

  就在这时,爷爷却忽然道:“纸婆子,我看你这孙女阴骨天成,怎么不让她接你的本事?”

  我一惊,爷爷说的阴骨,我也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