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再来一回又何所惧
一毛儿2021-08-12 09:582,056

  “唉,一言难尽!我家小主五岁中的毒,被埋入坟墓一年多。现如今他七岁了。”

  “什么?你说他已经七岁?”北寞山人有些意外地重新打量起床上的孩子,那幼小的身体怎么看都像一个四岁左右的孩童。

  张中然无奈地叹了口气,粗糙的黄脸上一片暗然,继续说道:“不错,这一年来我带着他到处寻医问药,半年前遇到一个老中医告诉我,用雪莲配虎骨香草也许能治好他的病。

  我便带他来到了冰城,雪莲我倒是有幸采到了一棵,只是那虎骨香草很难寻到。”

  “慕尘中毒时间太久了,毒素不仅把他的骨头全部蚀碎,更有大部分的骨头都已蚀化,全身的筋脉也都毁灭,如果不是他的体质特殊,早已形神俱灭了。

  必须先用药把他体内的毒素排出来,然后再把他全身的骨头和血脉重重塑重生。中然,你也要尽快养好伤,药草的事由我去想办法,你要给我打下手为他重塑身体。”

  “大哥,我听你的,只要能治好我家小主的病,我什么都乐意做。”

  北寞山人神色郑重的望着躺在床上的尧慕尘道:“慕尘,重塑身体我也只有二成的把握。而且这个过程中经历的痛苦也不是寻常人能忍受住的!更何况成功的希望很渺茫,你还愿意试试吗?”

  “爷爷,我不想死!可我要站起来!我要活得像一个正常人,不然我宁可烟消云散。”

  他虽然对自己中毒的内幕不很清楚,也隐约知道是有人故意害他这样!从管家的神态中他也略微感觉出自己的父母可能凶多吉少。

  “慕尘,我不能保证最终你能否活下来。”

  “爷爷,就是死我也要站着去死,我是死过一回的人,再来一回又何所惧?”尧慕尘咧嘴惨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真的不想死啊!

  “好,我相信慕尘。”北寞山人红润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站起身来对张中然招了招手,两人一起走到屋外。

  “你随我去药房配制解毒药,有几味稀珍的主药我要出去寻找,你在家为慕尘熬汤药先慢慢排毒。”

  “大哥,我代尧族的祖上谢谢您的大恩大德。”张中然感动得泪流满面,“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咚、咚、咚”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你不必这样,早已经说了我也是有私心在内,老弟快起来随我去配药。”北寞山人一伸手将他扯起来。

  绝境逢生,张中然依旧克制不住热泪呜咽着,跟在他后面走进药房。

  药房里浓郁的药香扑鼻,木架上摆着成排的木盒、玉盒,也有一些是石盒。

  北寞山人打开一些盒子开始教他配药,“这是蛇仙草、角蝰粉、蝎尾红、深海珍珠粉、巨蜘液、千年熊胆、龟苓膏、百年蛇蜕……”

  还有一些配药生长在大药田里,两人又一起来到屋外的药田,北寞山人仔细的把那些草药一一指给他看。

  最后北寞山人把药方交给他,还特别交待了一些熬制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一些禁忌事宜。

  张中然在尧族的时候就喜欢看药草古籍,也时常给族人熬炼一些补身体的汤药,所以很快就抓住了药方中的重点。

  “药鼎在屋子后面。”两人又一起转到屋后,那里有一个巨大的石台,上面架着一只雕刻九条龙,黑黝黝闪着青光的铜鼎,那铜鼎有一人多高,看上去异常的古朴厚重,鼎的四脚上也刻有花鸟虫鱼图案。

  两人踏上石阶来到铜鼎前,“这铜鼎下可引动出地火,等熬炼筋骨的时候再用。孩子现在身体太弱了,只能先用桃木火再慢慢增加铁木火,以后才能用地火,先一步一步的来吧,中然切忌欲速则不达啊。”

  “请大哥放心,我一定遵照您的安排的步骤进行。”

  北寞山人点点头,“好!时间不早了,你去歇息吧。”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张中然就起来了,在山下找了块平整的石头打坐,运转体内精气开始练功。

  他从小喜欢读书习字,并不喜欢武功,只学了尧族风雷拳的起手式,仅仅是用作强体防身,现在他有点后悔当初学的太少了,连小主的安全都无法保证,他决定从此努力研习功法,一个时辰后他收气起身去做早饭。

  吃过早饭,北寞山人将一堆形态复杂的兽皮套递给他:“中然,昨晚我给慕尘做了个泡药浴用的皮套,他全身骨头碎的碎化的化,即使你的手臂不断也无法上下兼顾,用了这个皮套会比较好点。”

  张中然心头一热,无声的双手接了过来,这定是老人家为了孩子的安全连夜赶制出来的!

  “皮套下面这个宽圆圈是套在他胸口,旁边这两小的是拴在他胳肢窝上,顶上这个网是用来托住他的头。

  另外我在铜鼎里还安放了一个木头支架,可使他的身体半躺在上面,皮套的顶部就挂在支架上边,托住孩子防止药液灌着他,以后泡药时有这两样防护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北寞山人拉扯着皮套继续给他讲解各处的使用方法。

  “大哥您放心吧,我会多加小心照看他。”

  “开始时的药液温度不要过高,以你的手温为准。如果一个月后我不回来,孩子精神状况好转的话可适当提温,但也不易过高,到时主药加半其它辅药可增加一倍的投放量。”张中然不停地点着头,用心记下他的话。

  “哦,再就是他全身的经脉已经断裂,泡完药浴后你可适当试着为他慢慢运转血气,但不要强行以免伤着他。

  要按药方给他熬药粥吃,这几张方子十五天换一个。你不必再给他喝你的血了,那血已经对他没什么大作用,每天给他吃一粒我留下的药丸可以延缓他全身的疼痛。”北寞山人瞅了一眼他的手腕上密密麻麻的刀痕,把手里的几张粥药方递与他。

  “大哥我都听明白了,您今天就走吗?路上一定小心啊。”

  “呵呵,放心吧,慕尘的身体不能再拖了,我会尽早赶回来。”北寞山人说罢,摆摆手飘然抽身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